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神魔一念之间在线阅读第5节

2022/1/15 5:48:18 作者:今生有悔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魔一念之间
神魔一念之间
作者:今生有悔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世间分六界,所谓“六界”则分为“神、魔、仙、鬼、妖、人六界。魔界蚩尤为了一统六界,和轩辕在涿鹿大战,大败之后被轩辕分尸,蚩尤的八十一个兄弟也被轩辕所杀,魔界从此一蹶不振。但魔界无时无刻都在准备着,它们一统六界的心从来没有动摇过!

一众和尚头大如斗,汗出如浆......

“中午了,各位施主,”突然角落里,一声大喝,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只因这一声大喝确是底气雄浑,功力深厚。老百姓都不会武功,和平年代,少有争吵,大家习惯平平淡淡,突然之间一个会武之人,而且功力不弱,这么全力一吼,还真是声振寰宇,一鸣惊人。老百姓确实被下了一大跳,绕梁之声不绝于耳,只感觉脑袋嗡嗡,眼冒金星,心口似是被一口大钟狠狠的撞了一下。

大家寻声观望不见说话之人,只见大殿角落里,慢慢走出一矮胖和尚,双手合十,目不斜视,脚步沉稳,叫所见者皆不敢小瞧的架势,百姓自觉让出道路,矮胖和尚缓缓走到祖师身前,对着几个看似带头的百姓苦口婆心的道:“中午了,各位施主......”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又一个和尚也汇聚过来,一样的动作,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常胜,大家不知何意也没出声,只是各人心中算计,这中午了!怎么了,叫的这么大声音,吓人一跳这,各人思绪万千,疑惑不解,有甚者,一本正经,冥思苦想,这时候一生佛号,把大家的注意力都调动起来......

“春眠,你怎么就知道吃,”一声呵斥,众人哗然!好生尴尬,感情大师是饿了!再看日头高悬,此时正是春暖花开,这寺周古树参天,空气中花香四溢,植被芬芳,又折腾了一大早......

咕噜噜,也不知是谁,还真就配合肚子叫了,还声音不小。也是乖,他这一叫别的人也有叫的,众人一阵尴尬,这事闹得,一肚子疑问一点儿没问出来,现在这么多人,火急火燎的来了,被小五晋升耽搁半天,这刚想问,这又该吃饭了!有人发狠,这回有经验了,下回天一亮就来.....

大师饿了,村民进退两难。这时走出来一个老者,方巾束发,夫子扮相,正是昨天带人来寺查看情况的夫子,双手虚扣抱拳一礼:“众位大师宽恕,是我等唐突了,耽误诸位高僧用斋,咱们这就离去。”说罢,也不等人回话,转身就走....

行三两步,“施主且慢。”祖师上前,阿弥陀佛:“施主且慢走!敢问诸位,如此阵势莅临鄙寺,不知有何要紧之事?”心里嘀咕,这两天来,满寺最尴尬的就是我,干什么事没有顺当的,今次你们又来和稀泥......

夫子回头,点头到,回高僧问:“其实我们是为了祭拜重宝香炉而来,只是今日又逢小师傅晋升,如此便耽搁了!前时众人愚昧,误会高僧晋升是又有重宝出现,所以才会刨根问底。失礼之处,望祈诸位高僧海涵,我们这便下山,晚些再来。”

祖师眉头直跳,什么重宝香炉,我怎么不知道,难道......

此时常胜越众而出,见礼忙道:“夫子见谅!今日鄙寺确有要紧之事,众施主若要观重宝香炉,还请稍隔几日.....”

“啊?还要过几天再来,不行,不行,人群里有人到道,昨天宝贝出世,他们都见过了,我们还不曾祭拜......最多你们有事快快处理,我们明天再来。”

说完转头就走,大步离去,其他略一端详也紧随而去......

元传祖师早就急了,众人一走。常胜,此事何解?

常胜赶紧上前,拂袖擦汗,心思电转,回祖师,事情是这样,忙将昨天祖师带小五和夫子离开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祖师......

“荒唐!香炉今在何处?”常满伸手入袖,取出香炉呈与祖师。

元传接过香炉,细细端详,双眼放光,点头幌脑道:“奇哉,怪哉!这香炉随我十几个年头,本是黑不溜秋,粗糙破烂,丢在路上都少有人注意的物件,怎么就变样了那?难道祖师没有骗我?现在看去,真有脱胎换骨的感觉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呀!好宝贝!”急急收起。

“中午了,祖师。”不用问,春眠,众僧只把春眠和尚惊为天人。

三师弟好样的......

三师兄,太牛了!你是我的偶像......

常胜正要发作,被祖师拦住,众人一起注视春眠,春眠也是后知后觉,后脖颈子嗖嗖直冒凉风,悔之晚矣!

“散课......”祖师拂袖远去....

咣,咣咣,三声钟响,全寺和尚快步来到问天殿,无它,这是信号.小五也来了,大家见到小五,好一阵嘘寒问暖,小五,来不急插话,场面热闹......

须臾,三个老和尚到来,大家各自归位,安坐蒲团,静待祖师教务......

元传祖师伸手入怀,掏出一物,石头雕的一只石鸟。还没说话,心思电转,我还是直奔主题吧!几次三番打搅我办正事,夜长梦多呀.....

老和尚拿出石鸟放与桌上,又伸手入怀拿出一小撮麦苗,正直春天,麦苗随处可见,并不稀罕。大家左顾右盼,不知所以,正不解其意之时,祖师开口道:“此为石苗鸟,来历不明,只因它有一项本领,就是可变忠奸,能分善恶,是我早先游离苗疆偶然所得,今次取来只为找出害我之人。”

众僧哗然!“世间居然有如此稀奇的鸟吗?这也太厉害了,可是,不是说鸟吗?怎么看,怎么像一块石头哇。”众人惊奇不以,一脸懵圈.....

“肃静,”老和尚暗运真气,右手虚抛,轻若无物,柔弱扶风的麦苗像涨了眼睛一样,各自飞到众僧面前,大家震惊老和尚武功之高,又心情沉重,就连常胜,常满面前也都有一根小小麦苗....

按理说祖师复活,行恶之人早该漏出马脚,可如今已过两天,这可恶的凶手,还是隐而不发,鱼目混珠,没有道理呀!大家都在纳闷,到底是谁要害祖师那?

元传环视一周道:“诸位安静,不必猜疑,也许事情另有隐情,如我所料不错,此事并非害我之人本意,大家只需按我说的话做即可,”顿了下有转头对常胜道:“人可到齐?”

回师父话:“人都在这里了,全寺一共23人,殿下正好20人,不曾遗漏。”

祖师点头正身再看诸位,“不管有心无意,错即是错。回头是岸,阿弥陀佛!还要隐瞒吗?现在站出来老衲或许可以饶恕你下毒暗害之罪......”

什么师祖是中了毒?怎么不曾听说?众人听到这里,心中一阵害怕,与自己同一屋檐之下,居然有人下毒害师祖。

大殿寂静并无人出来承认,再观众僧,面色如常,并无异样。老和尚点头暗松口气又道:“就请诸位拿起面前小小麦苗,放与手掌中,暗害我之人自然无所遁行。”大伙依言把手放平,麦苗放与掌心之中,静静等待,并无异常。

扑啦啦,鸟儿振翅的声音想起,随后便见二师兄手掌中多了一只色彩斑斓,霞光环绕的小巧鸟儿,此时小鸟口中衔起麦苗,一抖细短脖子,扬头吞掉麦苗,翠鸣一声,又变成一块石头了,事出突然,快若闪电,来的快结束的利落,当真......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等大家反应过来,石苗鸟又变成了石雕。二师兄瞪大双眼,惊呆当场。

“好宝贝!一声喝彩,”师祖匆匆行至春阳和尚面前,收起石雕小鸟,目视春阳低喝,你还有何话说?群僧哗然,大殿瞬间沸腾,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二师兄.....”

“不可能,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师祖.....“春阳......”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二师兄一跃而起,高高飞起,双膝重重跪地,同时头也扣在地上,砰,的一声,大家吓了一跳,以为二师兄原形毕露,见不能隐藏,又使出什么恶毒手段,背水一战,或者鱼死网破的剧情。都翻身跃起,将二师兄包围,却见二师兄猛然抬头,双目充血,咬牙大喝,“师祖,我冤枉......”

分明春暖花开季,却是多事之秋时。

众人皆惊,常胜痛心疾首,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常满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众僧诧异,各个聚精会神,凑上前来,二十多个油光锃亮秃头,在昏暗空旷的大殿里,忍不住叫我想起群星闪耀哇!

此时正是下午,外面的阳光西斜,一束阳光射在青石走廊里又通过和尚们的站圈,仿佛一道道射灯正照在二师兄身上。

满屋子的和尚云山雾罩,稀里糊涂,只听祖师道:“你有何冤屈,我准你细细说来......”

二师兄见祖师没有立刻对自己动手,心里踏实不少,按理说,人要杀你,被你发现,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你保持理智,听凶手为杀你找理由辩解,这是不和逻辑的。所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就是这个道理。但祖师就这么做了!

春阳整理思绪,神游回忆良久道:“启禀祖师,三年前您过寿诞,大家都来拜寿,您当时说过源道经下落,我记忆深刻,早以为源道经已经遗失,是我一生的遗憾,恨自己生的晚了一些,无缘见到源道经。您知道我天生爱武,恐已成痴,听到源道经没有遗失,当时我们都很兴奋,寺里清规戒律,咸菜萝卜,未能尽兴,我便偷偷叫上大师兄下山打牙祭,还偷偷喝了点儿酒。”

众人愕然,居然还有这事,本以为出家之人,四大皆空,断六欲,绝七情,受佛光普照,一心向佛,没想到还真出得酒肉和尚,众人愕然的看向大师兄,春正尴尬,搓衣止痒,好不惭愧,硬着头皮点头承认。

“当时我们去的就是林山城,哪里盛产虾蟹,我和大师兄喝的有些多,时值金秋,秋高气爽,长夜无事,我们又带着想酒去海边转转,走出了林山城,大概行了十多里地,我和大师兄被海风吹的有点醉态,浑身也没什么力气,便坐下来休息,大师兄靠在路边树上睡着了,我见大师兄一醉,正好找地方方便,林山城外到海边一片荒凉,少有植被,稀疏的几颗树,也是枝叶凋零,且常有鱼人过往,我便走的远了些,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遮拦,突然看到好似深井的一个大坑。”此时大师兄支起耳朵,不愿错话一字,这后面的事他是不知道的,众僧也是全神贯注,不肯错过分毫。

“我趴在坑边向下看,只见坑约两个人那么深,看样子有四五丈,的样子里面什么也没有,我正急着找遮拦,就跳下去方便,等到向上爬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机关,坑底一侧石壁打开一道小门,坑底不大,三四丈方圆,我当时有点儿害怕,但是借着酒劲儿走进去探看,结果发现里面还挺宽敞,石墙石地,简陋的生活用器,全是石头做的,地中央有石桌一个,石凳两只。借着外面反射进来的光看不分明,石室里有灯无光,我赶紧燃起石灯,却看见石桌旁边地上躺着一句尸体,严格的说是躺着一件衣服,其他鞋裤都已腐朽,尸体也没了,连一块骨头都没有,我也很好奇,拨开蛛网灰尘拿起衣服翻看,整件衣服轻如鸿毛,柔若无物,入手清凉丝滑,也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我便将衣服收起,正要寻找其他地方,外面有人大喊涨水了,快跑啊!我被声音惊醒,想到涨水这里会被淹,再说大师兄喝醉了!我也怕他出事。”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大师兄。大伙也是如此。

“出了石室,仓惶的寻找机关,谁知门自己关上,我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爬出枯井,找到大师兄,带他离开了,回到山上时天已经快亮了,没敢惊动大家,我们悄悄的各自回房了,许是太累,许是喝的有点多,躺在床上我就睡着了。”

“奇怪的是我做了个梦,梦里面祖师呼唤我的名字,一片奇怪环境,但祖师就在那里,我寻声而来。祖师说,见我勤奋聪慧,说会将掌门职位传给我。”说到此时自觉尴尬,偷偷扫了一眼众僧,见没人在意。“我当时就乐醒了,醒来之后感觉奇怪,突然有个声音出现在我脑海里,说他可以帮我得到源道经,条件是,我每天给它点儿东西,我当时吓坏了,以为遇见鬼了!后来才明白是那件衣服说话,我很好奇,拿出来对话,它说我不可以穿起它。”

此时祖师格外紧张问道:“他要什么东西,速速说来,”祖师双目含怒,再无之前高人风范,拽起二师兄急急追问,大家也能感觉到,祖师体内真气翻滚不休,似乎随时会暴走,事出突然大伙也是内心凌乱。快说!大家被祖师的气势吓得分分后退,场中只留下祖师元传和被箍住双手的二师兄春阳,二师兄吓得双腿发软,又被拽起。二师兄大喊:“祖师饶命!”

话说元传祖师心急证实自己的判断,情绪有些失控。可这二师兄给祖师的气势吓得说不出来,只会混乱的大喊饶命!

正是心急吃不到热豆腐,性急喝不了热稀粥......

祖师抓着春阳问了半天无果,气急攻心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此时,常胜走出来,合十宣理道:“师父请息怒,容春阳慢慢道来。”

发觉自己失态,祖师放开春阳,退后一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是老衲失礼了!”也不知道在对谁说了,压下心中戾气道:“春阳休怕,老衲并无恶意,你慢慢道来便是,放心只要不是你不是存心害我,我定不追究你便是......”

听到祖师如此说法,春阳内心安定不少,自己并无心害祖师,怎么就会变成这样,今天这鸟儿他也是服了,一想起刚才手中神鸟,又是一身冷汗,拂袖擦了擦满头的汗水,定了定神说:“它叫我给它点儿东西。”大家恨不得撕他的嘴,给你就快给,不给你就快说,翻来覆去的急不急人。不过,有了刚才的教训也没人再敢开口,耐心等吧.....

“血,”终于说出来了,大家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祖师听到,血,似是确定了什么,胸膛一阵起伏,好半天,才对春阳说:“你继续说,后来怎样?”

春阳看看大伙,犹豫片刻组织语言又道:“他说要血,我就很不舒服,自然不同意,他也不逼我,只说不能穿他,什么时候想要源道经,什么时候去找他,叫我把他收好,不要跟别人说。一晃两年多,期间因为怪异我也在没去过那个地方,也不曾记起它,它也不曾联系我,几个月前,我正在修行真气,突然他有说话了,说......”

“他说:他没时间了。”

嗯?没时间了!什么是没时间了,此时二师兄正好停下喘喘气,大家伙儿都把目光投向祖师,希望祖师解惑。祖师点头沉吟片刻道:“此刻那衣服在何处?”大伙本以为祖师会解释为什么没时间了,结果祖师直接快进,俩人开始打起哑谜!众僧是越听越糊涂,干脆不听了,只能站着陪着各想个的心事。

二师兄急忙道:“前段时间就在我房间柜子里我单独找出一个格子存放他,早些时间因为害怕不敢把它和别的用品放一起,直到七八个月前他再次说话后,我才又见过几次,最近一次是上个月初10左右,他每个月那几天会主动叫我给他喂一滴鲜血.....”

“鲜血?那是先天精血,元传大叫。”

众人修为不高,平时也没什么战斗,大家修武基本都是强身健体的目的,关键是他们没得选,这里的大小和尚,基本都是师父师公捡回来的,连师父和师叔也是被捡回来的,不过是被他们太师祖宿真捡的,虽说是和平年代但是生活并不富足,欺男霸女之事还是常有,百姓又不节育,医道也不昌盛,最主要是穷。

落羽大陆,土地广阔,大国小国众多,最普遍的现象就是穷,整个世界,只有一个地方富足,那就是最中心的地方,咱们后面再说,飓风国已经是整个大陆东南角最边缘的国家了!又是原来的两国边界。几十年前,绝尘高僧屠了连海国,至今朝廷都没有来占地开疆扩土,哪里的林山城是各国鱼商行贾,自发修建的时间也不长,之前的临仙城是早期满园国的国都早就废了,其实满园国地盘里里外外也没多大,从天上俯瞰就像是被老牛才出的大坑,蹄印右前侧就是原来的高山国,只不过若是被蹄子踩的,就不知道为什么蹄印不曾塌陷蹄印之外的地方反倒凸起来了,只不过如果是蹄印,那的多大的老牛哇!这蹄印的正前方就是大海,叫南环海,蹄印的左边一道缓坡就是飓风国和满园国的边界,现在是无主之地了,几十年前的那起惨案,飓风国皇室根本就没参与,后来更是一兵未发。现在这里可能是整个大陆唯一一块无主之地,若您经常进林山城,不管老幼,耳熟能详,奇怪的是来这里的人只会安稳度日,经商行贾,都不会动武,大家猜测可能是几十年哪一次吓破了熊人胆了!

咱们继续说,这大源寺这边仔细看也像个脚印,只不过不明显,面积也小了很多,这大源寺所在的山就是朝佛山,飓风国边境和朝佛山中间就是小龙潭,朝佛山山脚下偏东几十里就是念恩坡。

说一众和尚武道知识匮乏,不知道什么是先天精血,其实常胜,常满师兄弟也不知道,心里把元传祖师好一顿埋怨,这祖师爷说着说着见大家直勾勾的眼神,有尴尬了,明显大家在埋怨他,你这师祖是怎么当的,先天精血呀,这么重要的事你也不先教教。这祖师心里也是不服气,一群安于现状的蠢材,平时偶尔也有讲武课,你们都在干啥,不懂你问那,其实这东西不是什么秘密,老祖师在寺三十来年,多半时候在闭关,到了他的境界,日常修炼已经没什么用了,需要静心参悟或者寻找大机缘,直到离开就留下了一本源道经,究竟有多厉害谁也不知道,元传也只是学的一知半解,太深了看不懂,又没有注解,往往一句话得研究一两年然后选择过,宿真和宿迁也走了,就剩他自己目前勉强提的起,他能问谁,他也经常埋怨他师祖,这就是报应。至于奇闻异事,江湖见谈之类的更不可能留下,可能师祖认为他们更适合偏安一隅吧!此刻元传祖师不服气,倔强的眼神又瞪回去,谁知今天众和尚得理不饶人,最后祖师自知理亏,握拳咳嗽一声笑了笑道:“哈哈哈,众弟子不必着急,嗯!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以后我再给你们讲,”打个圆场蒙混过关。众僧好一阵撇嘴,不重要你紧张什么,糊弄谁吗?不过也不敢说,心里想想过过瘾而已。

“行了,春阳你也不用说了,快带我去找那衣服,迟则生变。”

春阳不敢怠慢,三步并两步一路小跑冲向居所,后面一众人快步跟上,小五也不曾落下,虽然此间他境界最低,但是现在他已经练体七层境,也算有些底子了,再说人多集体移动不能全速,路程又短,一众僧人几乎一同到得春阳住处,有细心的惊讶小五厉害,就算他现在练体7层,跟煅体境界得比也差好多那。小五自己也奇怪,这么快?最主要感觉自己还没发力的样子。

屋子不大,其他人在外等候。祖师同春阳进得屋子里,春阳娴熟的找到藏衣的地方,打开一看。

还好,还在。取出交于元传,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这要是不见了.......

元传点头接过道:“嗯!春阳,师祖知道你不会害我,没事了,你先休息吧!我不怪你,回头老衲给他们个交代,大家都不会怪你的。”

春阳听到师祖的话,热泪盈眶,双手合十,双膝跪地:“谢!师祖大恩!谢!师祖大恩,春阳知错了,咚,咚咚......”

元传捧着衣服出的房来道:“罪魁祸首已经找到,春阳无罪,大家都散了吧,”又对常胜,常满道:“你们跟我来,随后离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颜控女将的追夫之路在线阅读第6节

    第二天,苏离起床后照常在粉丝群里和粉丝兼后妈的离粉们日常报早安,离粉们纷纷签到后又对苏离进行了鸡汤灌输后苏离心情舒畅的出门上学了。大学的军训无非就是站军姿、列队齐步走、列队正步走、列队跑步走唯一有点意思的可能就是唱军歌了。军训第一天教官给五班列队的时候安排女生在前男生在后,教官下达小个在前大个在后的

  • 缘龙传第五章在线阅读

    我向他比了个OK的手势‘嘘~’随后听到裁判的口哨声,比赛开始我拿着球,安宇熙半拱下腰做好准备拦截的工作,一想起刚才那个下马威,他眼里便多了一份认真,我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因为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我的弱点一个极速的运球转身,我快速的绕过安宇熙,纵身一跃,双手用力的一抛,手中的球在空中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 通灵论之闲暇时刻

    “哈哈,叫帝王,我要翻牌”不久后凉亭下响起了欢快的声音。没错,所谓的游戏就是斗帝王【地主】】刚刚有想歪的童鞋可以去面壁思过了。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叫斗地主呢,凌宇是经过认真思量的,毕竟要是她们问起来地主是什么,为什么要斗他,凌宇怎么解释。所以呢,为什么避免麻烦,凌宇就改了一下名字,而且也只有他敢起这个名

  • 魔法师与幽灵船打赌

    退出元旦音乐晚会?“退出?为什么?”听到这话,李逸不禁是一怔。他既然吹出去的牛触发了吹牛成真任务,肯定不会是这么容易放弃的。“李逸,我也不怕实话跟你说,依菲说我们班除了你还有两个人要参加,一个是我,另一个其实是依菲她自己,若是你退出,那么我就能建议她和我一起组成合唱组合参加,为我们班争光。”孙俊不紧

  • 海贼之不死元帅第2章在线阅读

    苏灿接过电话。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正在气头上,苏灿毫不犹豫地挂掉了。丈母娘都没搞定,他没心情接任何人的电话。刚挂掉,对方又锲而不舍地打过来了。再挂掉。再打过来。苏灿一把按了接听键,对着里面就吼了起来。“滚蛋,都滚蛋吧!老子没钱。”对方,显然一愣。然后。一个很温柔的女声传了过来。“苏先生

  • 北冥余念第八章

    虽然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但苏言的心里还是对于上次自己所经历的事情感到诡异,而那个男人的声音每每想到,苏言都会觉得有一股莫名的一阵寒冷袭。来。至于上次的那个巷子苏言也去过了很多次,一次也没有发生和上次一样的事情。到时得那场雾气来的很是突然。如果说男人让人忌惮那么那个雾气就显得诡异了。最近都比较闲的苏言,

  • 雷霆死神第3章在线阅读

    “我已经帮你联络好了三家俱乐部。等一下你好好发挥,我相信你的实力肯定可以打动他们。”Rsta拿着笔记本,一边分析一边说道。“好!”江源很快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只不过前世刚拿到冠军,现在就要从头再来,稍微感觉到有点遗憾。但是他了解了这具身体主人的经历后,心中又对他充满了同情。被俱乐部高层逼着打假赛,

  • 梦魂师之老公好厉害(第三更,求花求评价票)

    “老婆!我来了!惊喜也来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张非掀飞了自己的睡袍,将自己的一切展现出来!“哇!”一声惊嚎!……本书是不会出现拉手以上情节的,请自行脑补!今天的夜晚似乎变得很长。别墅外面的夜猫子额外的有精力不断的嚎叫。别墅内,一丝丝奇怪的声音将野猫惊走!偶有几个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农民工惊奇的看着别墅。

  • 灵竹食用指南大叔与女孩的命运相撞!(求收藏!)

    就在胡一菲跟曾小贤打情骂俏,而吕子乔正在被毒蘑菇搞的幻觉频现,各种精神紧张的时候,张伟已经骑上了公共自行车,开启了马路狂奔模式。原因很简单,他现在已经有点怕了这个张益达的鬼运气,只想早点搞定这个送分任务,不想慢腾腾的拖时间了。哪怕就正常来说,他现在的时间很充裕,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要知道,要是个正

  • 死神派遣协会日常在线阅读第3节

    姬施等到第四天天亮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支璋告诉他,这人叫做小六子,就是这个人是和那个贵族一伙的,小六子对待姬施说不上客气,但是也说不上态度多好,就是问了很多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到底住在哪里,从什么地方来的,有什么亲人没有?”小六子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异类自然是严防死守,这么多年了,就这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