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凹凸世界论少女如何嫖完就跑之宁家长兄(7)

2022/1/15 5:52:47 作者:五月的盛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凹凸世界论少女如何嫖完就跑
凹凸世界论少女如何嫖完就跑
作者:五月的盛夏来源:晋江文学城
莉莉丝作为一个武力值max却情商0的妹子,却又到处乱嫖完,却每次都跑,男生表示很忧伤,决定一定要看住莉莉丝,防止再欺骗其他男生幼小的感情。看文须知:①所有人都喜欢女主。②女主非常强大,非常会装柔弱。③前几章过度,到凹凸大赛时剧情。④各种嫖完就跑的文。⑤人物可能会ooc,额,好吧,是非常ooc。⑥可能出会现黑化什么的⑦前一章是过渡,你也可以一直从第二章看,第二章金出现的剧情.注:此文每周五更新,不会弃坑的的,所以,请放心入坑(#/。\#

宁博容从未见过宁博闻,宁博裕今年都快十五岁了,宁博闻身为长兄自然更大,而且,长到六岁,她甚至连她家大哥的只言片语都没听到过。

只知道爹妈据说差点儿被他气死。

宁博容以为那就是个中二少年叛逆离家的故事。

现在看来,却肯定不是。

因为,宁博闻再怎么看都和中二这个词——不搭边啊!

应该这么说,初见宁博闻,怎么都会很……惊艳!

宁博容本来以为就自己是挑着宁盛和崔氏的优点长的,结果宁博闻居然也是,而且,要说在宁家她和谁长得最像,并不是宁盛也不是崔氏,而是宁博闻,虽然宁博容现在年纪尚小,但她自己都发现了,她的长相与宁博闻足有七八分像。

宁博闻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小妹,而这一看,顿时有些惊奇,显然,他也发现了。

同样是蓝眼睛的宁博闻,甚至比宁盛更像是混血儿,而且皮肤白皙,面容俊美,气质又相当出众,在这个年代,宁博容尚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貌”的男人,绝对是风靡万千少女的节奏。

果然,宁博闻一进来,厅上不少女孩子都悄悄红了脸。

但是吧,宁博闻算是她们的堂叔,也就看看而已。

这年头男女大防尚且还没那么严,宁博闻又是正正经经的宁家人,进内堂也没什么不合适的,问题是,宁盛根本没叫他来。

“阿娘。”宁博闻恭恭敬敬地道。

崔氏却面容冷漠,“谁让你来的?”

堂上林氏忍不住道:“你家大郎亦是阿母之孙,怎可不来?”

“我家大郎?”崔氏冷笑道,“我夫君言道早已没了这个儿子!这么说,你宁家是只愿阿母有这这孙子,却是不要我夫君这个儿子了?”

林氏一噎。

宁博闻身着素白的衣袍,更是衬得面容如玉黑发似墨,崔氏如此,他不声不响,掀起衣摆便在众人面前正堂中央跪了下来。

“儿自知不孝。”

崔氏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起来,咬牙道:“……果然是我生的好儿子,这种时候还如此算计……”

宁博容看看崔氏,又看看跪下来几乎与她一般高的大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起来吧。”崔氏终于道。

宁博闻又给她磕了个头,才站了起来。

“大嫂,不知可有清净的房间容我和他单独说一说话。”

林氏赶紧道:“那自然是有的。”态度却比初时要殷勤许多。

崔氏讽刺地笑了笑,眼神漫不经心地飘过坐在林氏身旁脸色煞白的十娘,和之前插嘴这时候眼中却带着恐惧的宁家小郎君。

权势啊,有时候就是这么有用。

“阿娘。”宁博容拉住崔氏的衣摆。

崔氏摸了摸她的头,见林氏准备的房间乃是里外套间,便将阿青唤了来,让她陪着宁博容呆在里间,她这才同宁博闻说话。

宁博容很乖地半躺在里榻上,耳朵却竖了起来。

谢天谢地,她总算真正发现了练武的好处!

“……果然好心计,知道我不能在宁家人面前为难你是吗?你可以不要脸面,我和你阿父却还要的!”

“阿娘,宁家这些人平白糟心罢了,我却从未将他们放在眼中,这次来,也只是想见见阿父和你,还有二郎和阿容罢了。”

“宁博闻!你自过你的日子,当年你父几乎是恳求你时,怎不见你如此有孝心?现在何必惺惺作态!”

“阿母,父亲不理解我便也罢了,阿母怎会不知?”

那厢的崔氏却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才道:“是啊,我知道你,为了滔天的权势,不管是你父还是我,甚至是你的弟弟,妹妹,全部都可以牺牲,大郎,自你出生,你阿父为你倾注了多少心力,我更是视你为珍宝,便是阿裕出生,所得宠爱亦是远不如你,结果,你怎会变成如此——”

“阿娘,我没有。”

“你怎没有?那年明知我怀着阿容,你执意要退亲,那个女人竟然跑到云州来,虽是无心,却害得我早产,你阿妹生下来细弱地好似猴儿一般,差点儿就没了命去,自此体弱多病,便是她自小喝的苦药受的针刺,都是寻常小孩儿无法承受之难……”崔氏说着,已然哽咽,“你阿父亲自上门退亲,被削了脸面便也罢了,只当是我俩前世欠你的孽障,可你——”

“阿娘,是我的错,便是贞娘这些年,也心中多有歉疚,是我辜负了阿父阿母,是我大不孝,是我们夫妻对不住阿妹……”

认错的声音倒是很诚恳,宁博容却有些愕然,原来自己这辈子早产,是拜这个大哥所赐?

“算了吧!她会心有歉疚?身为大梁唯一的长公主,她刘婉贞会有那么一瞬觉得对不起我家阿容吗?是,这几年阿容生日,她送来无数的珍宝珠翠,可这又如何?这些钱财可换得回她健康的身体?宁博闻,你扪心自问,便是没有阿容之事,三年前的公州案,你父亲自上京与你说道,你却如何?戚大人乃是清贫好官,你却眼睁睁看着他冤屈而死!尚有泸县三策,外虏战和论……宁博闻呐宁博闻,何以我与夫君寄予厚望的儿子,会变成这般只贪权谋的奸臣!”

这回,是宁博闻的沉默。

“阿母,戚闵非是我不救,而是救不得,公州案他确有责任,若不是他过于严苛,何以致公州之乱……陛下让他死,至于——”

“罢了吧!于你而言,什么都比不上如今这滔天的权势富贵!”

宁博容:“……”母亲,你这句话吼得太响了,就算是没有内功,谁都能听得到了好么……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轻轻叫:“阿母……”

崔氏回头看到怯生生的宁博容,脸色立刻缓和下来,“来,阿容,阿母带你去灵堂祭拜祖母。”

宁博闻方才还面无表情,见到宁博容来,却也露出温和的笑,柔声道:“阿容,不要怕,我是大哥。”

崔氏脸色一凝,真是气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早就知道,宁博闻的脸皮厚到根本就谁都拿他没办法好吗?

如果不是因为云州远离京城,以这厮的死皮赖脸,恐怕她和宁盛根本没办法将他隔离在宁家之外那么久。

偏偏如今阿裕要留京备考,崔氏看着宁博闻就头疼得厉害。

于是,板着脸的崔氏带着宁博容到了前堂,宁博容从未见过安氏,自然对她没什么观感的好坏,她只是觉得,似乎这整个宁家,都没有人真正为她的离去而伤心。

“节哀顺变。”熟悉的声音响起时,宁博容猛然间回过头去。

然后就看到了那张几乎可以成为她噩梦的脸。应该说,如果她上辈子不是学医的,单单看到那样处死一个人的场景,恐怕都足以让她噩梦一场。虽然说,到最后做的工作与她的专业其实并不怎么对口……

宁博容很讨厌闯祸,更对早晨自己因为听到小孩声音而生出的一时好奇深恶痛绝。

可做过的事,她却不会反复后悔,只想着怎样去解决。

“那是谁?”她悄悄问崔氏。

崔氏拉着她的手,“天家四郎,楚王。”

宁博容:“……”擦,不闯祸就不闯,随便好奇一下就碰到什么皇帝的儿子,这是什么狗屎运?

但是,她只是看到这位楚王殿下干掉一个阉人,貌似也不是很大问题?她站得那么远,只要稍有点常识都知道是根本“听不清”他们说话的……

她的大伯宁丰一直陪在楚王身边,安氏过世,原本是绝对不可能有诸如楚王这个层级的人来吊唁的,但是,安氏出身不同,她原是世家大族之女,甚至说起来亦是当今天子外家远亲,所以时年八岁的楚王前来吊唁并不难理解。

宁氏已渐渐没落,是以宁丰方对八岁的楚王如此着紧。

但宁博容仍然找了个机会从崔氏身旁溜走,看来那位楚王也是有话对她说,将宁丰支开了。

“这个小娘子,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宁博容:“……”难道她要叫这位小郎君吗?

感觉好奇怪,娘子郎君什么的,捶地啊!说实话,穿越到这个世界,让她最不适应的就是这样的称呼了。

“……那时候,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你知道,当时天还很黑。”她诚恳地说。

说实话,她那时候冒出好奇心,多半还是因为听到小孩子的声音,否则她早就走了,做人还是不能太心软。

楚王刘湛似乎感到挺有趣,微笑起来,“哦,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不过是处死一个阉人罢了,便是看见了也没有什么。”

宁博容这才放松下来,果然,他并不认为那么远自己可以听到他说话。

“不过,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小娘子你——在天还没亮的清晨,能够独自跑到山上去吗?”

宁博容:“……”卧槽!

“睡不着觉,随便走走。”

刘湛挑起了眉,压根儿不像是一个八岁孩子应该有的表情,“你觉得我会相信?”

宁博容:“……”你不相信又怎样!

“你很聪明,宁家大娘,但那天早上你看到的关于我的事并不是什么秘密,现在我的父母亲人都知道我已经处死了我身边的那个阉人,但是你——一定是你的秘密吧?”

……你妹,你才是大娘呢!但以序齿论,在整个宁家这一代,她应当是二十九娘,在她自己家中,却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大娘……

宁博容眨了眨眼睛,努力做出六岁小姑娘应有的懵懂茫然样儿。

刘湛却反倒被她逗笑了,“不用装了,我早听说宁家小娘子早慧,若非如此,你今天会站在这里同我说话吗?”正常的小娘子,怕是早就因为看到那样处死一个人的场景而十分惊慌,就算是看不清,想想都足以吓坏一般的小孩子了。

唔,不过,正常人家的小娘子,会在天没亮的时候就跑到山上去吗?

她的秘密还真不小呢。

宁博容:“……”她讨厌和伪小孩打交道。

“不过,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宁博容:“……”总觉得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只是你要记得,你欠我一次。”

宁博容:“……”她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不过,幸好这个重生的变态,似乎还不是太变态。

还是说,他太擅长伪装?

也幸好,他不会知道她真正的秘密——他以为,她看到的只是杀死那个怀禹的场景。

事实上,她却连他说了什么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啊,小子,你以为是你掌握了我的秘密,呵呵,好天真,明明是我掌握了你的秘密呢。

于是,宁博容笑起来,“好啊,你有什么事尽可以来云州找我。”

身为年轻的诸王,能远到云州才有鬼呢。

所以宁博容笑得特别灿烂明媚,纯洁天真。

刘湛被这笑容闪了一下,微微一怔,那个穿着素白衣衫的小姑娘已经转身离开,脚步格外轻盈可爱。

宁博容,他轻轻吐出这个名字,这才慢慢翘起了唇角。

就是她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大汉帝国在线阅读第6章

    夏日的清早,姒昊如往常将羊赶出羊圈,赶去牧场吃草。大黑奔跑在羊群两侧,一有脱队的羊,便就被它撵回队去。大黑还是条狗仔,未完全长大,但是已能想见它日后的样貌。它四肢强劲,黑黑的背毛油光亮丽,威风凛凛,待它长大成熟,必是不同凡狗,也许会在角山下称霸一方呢。在大黑成长的过程里,它的打架斗殴对象,从斑猫、野

  •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变态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1章傅一理了理头发,敲响二楼浴池的房门,声音轻柔:“楚凝,时间快到了。”屋里的傅楚凝眉梢挑了挑,慵懒地应了一声:“好。”房间的装饰偏中国风,浴池前面是很长很长的刺绣屏风,房间内处处精细,要不是屏风外榻榻米上的茶几放着手机和电脑,怕是很容易让人觉得穿越到了古代。片刻,屏风后浴池里的女人站了起来,手一

  • 无限之命运的选择第6章在线阅读

    “都来了~”义wu国际博览中心。各队再次聚集起来。他们身份人设一直都是各个商贩。但此刻再一看,一个个已经和之前穿着不同了。虽然看着有点俗气,这也和时代没关系。体现了他们个人商贩老板的身份,而且也是他们个人而已。搞笑嘛。四个队聚齐。“呦?都有变化啊。”邓弨看着嘚瑟的王组蓝。“毕竟十年不见,大家肯定都有

  • 我的玄幻有英雄联盟之神殿

    巨龙谷西北方向的山谷之上,此时也有人也正在谈论着昨夜的事。这片山谷之上有一座小小的神殿,神殿虽小,但是金碧光辉,阳光之下显的异常的耀眼。神殿不过长宽二十米的样子,从神殿门口向里望去,最里面中间高台之上有一个巨大的宝座,此时空空如也,左右各有一排六个座位,左边坐着三个人,右边坐着一个人。这四个人每人都

  • 冷情夫人:总裁追妻路漫漫在线阅读第十节

    “先生,你的饺子请慢用”敏兹笑着说道,然后走进厨房忙活去了,叶锋快速的将第一盘的饺子吃完,“叔叔,不可以吃那么快,小心噎着啊”一个萝莉音在叶锋后面响起,叶锋转头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站在哪里,“知道了,谢谢提醒”叶锋微笑的说道“啊,你是哪天比赛的评委,天啊,好帅啊,妈妈,快来看,快来看啊”小兰激动的喊道惠

  • [HP]世界第一暗恋第八章

    第一天的班级训练一直持续到傍晚六点,以李珍檬用手机最大音量循环播放(百度来的)肚子咕咕叫录音,和班长趴在跑道上一边说“我不休息,我还能跑”,一边被小结巴拖起来搀走而告终。操场上的人差不多已经散光,三人也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李珍檬推着车,小结巴扶着班长,两个半人一起走出校门——然后就看到有辆车停在马路

  • 跑男之他火了在线阅读牛骨

    手里小小的盒子唤起叶生久远却深刻的记忆。父母去世后,他想靠着四处旅行来忘记悲伤和孤独,但是走过的地方越多,他越是觉得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越发难受。直到他在偏僻小镇里遇上了一对和善的老夫妇。这家老婆婆很会做古式的胭脂水粉。因为店子的东西很有特色,来往的人也不少。两个老人总忙不过来,就留了叶生在那帮忙。

  • 中剧影视同人文汇总(含港台剧)在线阅读第十章

    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风采铃笑容温柔,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那就不管了吧?”苏灵韵“嗯”了一声,继续抱着小姐姐蹭啊蹭。风采铃脸颊微微红了起来,总觉得她仿佛被占了便宜,但是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苏姑娘不仅是女孩子,还只是个小孩子呢。一抬眼看到素还真走来,便拍了拍她的肩膀:“素还真回来了。”苏灵韵

  • 没有界限的地平线在线阅读第3节

    ……在积聚力气撑开眼皮之前,如月变先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甜腥气息,缭绕在他鼻端,不断刺激着他反应迟钝的大脑,然后眼睛才慢慢地能够睁开,跟着,力气逐渐恢复,得到供血的大脑开始运转、回忆、思考。灯光下的雪地、模糊的黑影、蔓延的暗色……有东西来了,在他去屋子后面看木柴的时候,重伤了灶门家的女人和孩子,待听到动

  • [综英美]大佬您好序章【天外飞仙】(上)

    序章:【天外飞仙】(上)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别称,例如南京的别称,叫做金陵。而伫立在黄河水旁,一座钢铁林立,道尽繁华的参天巨城,也有它的别称——巨人城。相传唐朝时,曾有一个长发飘飘,仙风道骨,骑着一个小毛驴子的仙人,来到这座城外。大唐盛世,无论是李白,还是白居易,都出生此世。仙人抬望眼,仙家,尘世。仙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