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查理九世之死神的眼泪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2/1/15 8:36:37 作者:初秋如叶 来源:17K小说网
查理九世之死神的眼泪
查理九世之死神的眼泪
作者:初秋如叶来源:17K小说网
仔细聆听,天使清唱着你生命的音符。认真观看,海神轻抚着你俊美的脸庞。百年之后再相遇,四季交替如旧,她却在花海等你。前世的命今生来换,前世的情今生来续。然而,这到底是恶魔的呢喃,还是天使的颂歌?她等你百年,你可知,百年来,天使已堕,恶魔已逝,而你,迟迟未来。

林西先与章成回家换了衣服才前往陈默的店。章成开车,让林西坐在副驾驶座上,闭目养神。

“小西,你想清楚,没了他你是不是就真的不能活了。”

章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她说了起来。

“我不知道。”

林西没有睁眼,她不是没对这段婚姻反省过,只是,怎么说呢,那是她一心要的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放弃?就算放弃,也不是由另一个女人来接手啊。

“你说你就看上他什么了!”

看上他什么?林西答不上来。她是怎么遇见楚可平,又是怎么一眼就确定他是她的良人的,就是到现在,她还是不能说清楚!遇见了,就是遇见了;爱上,就是爱上了!感觉的微妙,怎么可能尽细对人言?

“小西,一厢情愿的事,怎么可以长久?”

林西睁开了眼睛,盯着章成:

“哥,你觉得是我一个人的爱情吗?”

章成点头!这两年,大家看着她一个人在她想要的爱情生活中蹒跚前行,她一个人不停步地想接近楚可平,却是越想靠近,越是靠不近。而,楚可平不知道在保护自己的什么,每次都缩在自己的安全壳中。就像林西自己说的,他不出来,她也进不去。

林次叹了口气,她以为的甜蜜爱情,在别人的眼中,是这样的累吗?

“可是,哥,我现在不想失去他。”

林西咬着下唇,红着眼睛,却是想笑。章成也叹了口气,抽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能怎么办,她想,就让她去吧,大不了,就是离婚了。这,正随了他们的意。

林西挽着章成进了店里,陈默与李勉已经候在那了。

“陈少,让人拍张照片过来。”

眼见为实,林西想知道,是不是许依容。

“哭过了?”

李勉靠在沙发上斜着眼看她。林西瞪了他一眼,接过陈默给的水杯,窝进了沙发。李勉不会放弃的,他坐了起来,凑近她:

“男人招人喜欢才说明你的眼光不差,要真的找了个别人当草你当宝的,哥哥我还不得给寒碜死!”

林西对他“嗤”了一声,他的论调还不是从她这边学的:

“小勉,你就不能好好地喝你的酒啊。”

“嘿!哥哥已经戒了!现在,就奔着也成楚可平那样的新好男人,让我家小西也喜欢!”

“小勉!”

章成喝了一声,林西早就拉下了脸,眼里,又是雾气萦绕!

“好、好、好!”

李勉举手做投降状,他也不是故意要去撩拨林西的情绪。她难受,在边上看的人就不难受了吗?

“你啊,在感情处理上学到穆辰的一半就好。”

陈默边玩着手机,边对着她叹气。怎么都不明白,他是哪一点不如楚可平,以至林西是头也不回地就砸到楚可平的怀里!

“好了,催催照青和张为,我饿了。”

章成不想让话题再在林西身上打转,感情的事情,别人说什么都只是隔靴搔痒,要真的看开,也就靠她自己。

陈默把手机丢给林西,下楼张罗下去了。

“小西。”

李勉拉长了语调,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哥哥也是心急,来,给哥哥笑一个?”

“成了!你这语调,每次都像在招谁。”

章成忍不住就给他一个暴栗子,几年的北京生涯,尽学了这种不正经的语调。

“小勉,以后就少上北边找那些京少了,都快成痞子了。”

“哥哥,你怎么老欺负我啊?痞子怎么了,还不是人啊?”

“我说,你是找抽了是不是?”

“行、行、行!这痞子做不来,我就乖乖地喝我的酒。”

李勉灌了口酒,与章成一样,偷偷地注意着林西,她却把注意力都放在陈默的手机上。手机一震,林西明显紧张了起来,偷偷地吸了一口气,才按下了通话键:

“你好!”

那边却是一片沉默!林西又说了一句“你好”,却皱起了眉头。忍着,对章成他们一笑,才出声:

“他不在,等下让他回你电话。”

说完,利索地按下了结束键,撇嘴,是生气:

“女的,一张口就问我是谁,怎么拿了阿默的电话。”

李勉耸了一下肩,对这样的女人,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对了,小西,戴家的那件事情,北边那边好像有人上去说情,放不放?”

林西边与刚到刘照青和张为打招呼,边回答李勉:

“不放!跟他们说不要放!”

刘照青拉拉她的头发:

“怎么,戴家还是没搞定吗?”

林西摇头,这,已经不是搞不搞定的问题了。

“小西,你们是借着戴老三要挟那个张什么的下的狠手吧?我看穆辰就只为了他动心思。”

“谁都好,张捷那一家不行。”

林西抿紧了唇,只有张捷家是不行的,那是他们最后能为张捷做的!

“张捷就你们仨的软肋了。”

“给!”

张为把手提电脑递给她。

“陈默的邮箱。”

林西揉起了额角,李勉瞥了她一眼,还是忍不住,刚想开口,章成却拦了下来:

“小西的事情,她自己做。”

开机并不慢,慢的,是那照片一点一点地刷出来。林西看得专注,有准备了,却还是像被谁捏住了鼻子,一时间,竟是连喘息都不会了。

那照片拍得真好!男人身上的儒雅,女人身上的忧郁气质,就是隔着屏幕,也是觉着触手可摸!

“小西!”

章成唤回了她开始游离的思绪,她回头,眼神迷离!

“是你担心的吗?”

林西点头,是她!许依容!

李勉把电脑转到他的面前,与其他人分享:

“气质美女?小西,这女人比你差远了,你可给哥哥站好了,别趴下!”

林西眨眨眼睛,真的见了,竟是没有伤心!

“算了,得之我命。”

林西接过张为倒的酒,一口灌下,得之,真的从来不是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韩文清他妹在线阅读魔灵宫

    “表弟,什么重要事不能等到天亮啊!”乔冕之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坐在龙傲寒对面。“我今夜出去了。”他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是要去阁里查东西吗!”乔冕之答道。“去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名黑衣女子,追至城外,还和她交了手。”龙傲寒喝了一口茶,想着和夜娆交手的过程。乔冕之揉了揉眼睛:“正事你不办,欺负一个女子

  • 大明:朕年号天启第十章在线阅读

    门外马声长嘶,紧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大踏步地冲向了沙归途。沙归途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足有八尺的大汉,方形的脸膛,粗犷的五官,两道浓眉不怒自威。此刻他紧抿着嘴唇冷冷地看着沙归途。“韩桐,你很好,很好!沙归途眼角抽了抽,他也没想到韩桐能这么快赶来,韩桐赶来保沙无心,这一次的行动已经注定是失败的了。若是杀了

  • 魔兽世界之帝国远征在线阅读第一节

    今天,是我钟毓走出校园、乔迁新居的大日子。当然,以我目前的经济实力,想在这有名的高档小区里拥有一套房,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去抱大腿。之前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有问我想不想合租,但钟某人暂时找到了落脚之地啊,所以就都很委婉地拒绝了。等到该离校的时候,我就直接拎着自己打包好的行李,轻车熟路、堂而皇之

  • 金莲花开之第十章(10)

    袁明清又惊又怒,几欲喷火的眸子盯着已经几乎空了半数的瓶子,“这是什么?谢凉,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受吗?我要是再提前一点回来你是不是就打算午饭都不吃了就吃这个?!你说话!”谢凉脸色苍白地看着他:“……不是。”“不是?!”袁明清拿起瓶子看了一眼,咬牙道:“艾司唑仓,一瓶也有一百个吧,你他妈十天吃了小半

  • 荒星时代在线阅读第4节

    “可怜的孩子……”蒋晨给她拍着后背,就这毛病,别人要是说什么东西,可能正常人听听不会有反应,乔荞接收到信号之后都是成图的直接映入脑子里,还是来回点播的那种,吃饭讲恶心人的笑话,别人不中枪,乔荞是一次一个准,并且不只是当时这顿饭吃不下去,就连下一餐吃的时候她脑子里就自动补脑,神经过于纤细。乔荞前半夜对

  • 婷泓恋之开天辟地之撒花,开新文啦~~~

    某楼的新文,妙手宠医,已经开文啦,诸位可以在本书附近的某些位置,找到它的踪影,点击链接进入,就可以啦~~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养肥,给某楼投点票票哦,谢谢拉~~

  • 材料帝国:开局罐头换飞机在线阅读第六节

    开区的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要点的东西太多了,特别是建筑系统,前面低级建筑的建造时间前3级都可以直接用VIP特权免费加速掉,在0.20分的时候我的主公等级达到了20级,我把满体刷掉一点之后,就开始在国家频道打字收人了:军团收人,N个区老玩家,欢迎各路高手加盟本团,本人对所有英雄职业流派均了如指掌,欢迎大

  • 那就互虐到底!在线阅读第三节

    徐慧之本来在路上闲逛,听到旁边篮球场上的嘈杂声,感觉到烦躁。于是拐进了小操场,同样被四盏大灯照得明亮,散步的学生很多,小孩子也很多,后面跟着老人或者并不年轻的父母,都是教师及家属。因为在班级聚会上唱歌跑调,被人嘲笑,觉得世界都灰暗了一半。可是她并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明白那不过是鸡皮蒜毛的小事,连放在

  • 熱血王朝在线阅读第6节

    宁振琛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批阅奏文,边塞那边军情稳定而且还有肖峰在那儿守驻,他大可放心地留在府里。过了一会儿,守门侍卫走进来向他报告,“禀报将军,夫人醒来了。”“嗯,退下吧。”宁振琛微微颔首,突然想见见他的大夫人,放下手中的卷书跨步走出书房。“啊,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许悠然惊慌地问道,看着陌生

  • 战国之夏在线阅读第六章

    宽厚的树叶遮蔽了阳光,只有零散的圆形光斑散落在地,这里是野兽的的天堂,很少有人类会来到这般的深林。正因如此,男孩一身浅蓝的衣装才格外的突兀,明明身处危险的深林,但男孩却是一副宛若在自家后院散步的样子,还时不时地停下步伐,摘下一些植物,随后手掌一翻,植物便消失在他手里。男孩似有所觉的看向林子的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