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混沌初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2/1/15 10:15:06 作者:你们都是小可爱 来源:纵横中文网
混沌初生
混沌初生
作者:你们都是小可爱来源:纵横中文网
混沌初生,宇宙渐开。缥缈仙道,洒落万界。仙帝现世,建立皇朝。神兽诞生,欲统众生。……一代混沌至尊楚天岩在宇宙破灭中消亡,不料重生。新的世界,新的修仙,新的天道…………第一次写小说,哪里写得不好就提出来。

唐颂神气地走出会议室,并对外面守候的各部门老总道,“你们可以进去了,接着开会吧,朱经理不用进去,你还不够格。”

朱大茂气急败坏,“唐颂,我不管你跟董事长说了什么,但我知道,你死定了,董事长的眼里不容沙子!”

“哦,是吗。”唐颂耸耸肩,在朱大茂等人惊诧地目光大摇大摆地进了如梦令的办公室。

“什么情况?”

“小朱,那个员工是什么人啊?”

“怎么胆子这么大!”

“不会跟董事长有那种关系吧?”

“保安呢!”

众人议论纷纷,如梦令终于走出来,喊了一声,“进来开会。”

“董事长,那,那个人进了您的办公室!”有人汇报了一声。

更多人则是惊讶地看着董事长的披肩长发,怎么头发都散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用管他,继续开会!”如梦令瞅了一眼唐颂的背影,牛掰呀小老弟,班主任放产假啊!

如梦令对唐颂的纵容很快传遍了公司,朱大茂甚至做好了被扫地出门的准备,老子在公司做牛做马这么多年,竟然还不如一个小白脸!凭什么凭什么!

~

唐颂第一次进董事长办公室,真特么大,比他们一个部门的办公场所还大。

此时小红果正坐在老板椅上盯着电脑,好像在动画片。

不过因为她个子太矮,看起来非常艰难,要两只小手紧紧扒着桌面。

“喂,小朋友你干什么呢?”

“叔叔!”小红果惊喜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在看小猪佩奇呢。”

唐颂盯着女儿,认真道,“小朋友不能总是看电脑的,眼睛会近视的,你妈妈都不说你的吗。”

小红果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说啊,可是今天不上学,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唐颂把电脑关上,“我们可以谈谈心啊。”

“怎么谈?”

“首先,你坐在这,我坐在这。”唐颂把小丫头放在桌子上,自己却大摇大摆地坐在了董事长的位子上。

喔嚯嚯,这个位子,爽!

难怪人人都想当董事长。

“然后呢叔叔?”小丫头眨巴着眼睛问。

“我想跟你交朋友,接下来我问你一个问题,你问我一个问题好不好?”唐颂建议。

小红果果断同意,抢着道,“我先问我先问!”

“好,你先。”唐颂宠溺地刮刮女儿的小鼻子。

小红果想了想,“叔叔,你有老婆吗?”

唐颂好笑道,“没有啊,该我了,你妈妈现在有男朋友吗?”

小红果:“没有,哦,我还要问你呢,你有女朋友吗?”

唐颂:“没有,那你妈妈有没有说过你爸爸啊?”

小红果回忆道,“妈妈说爸爸是超级英雄,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所以没办法才离开我们的。”

这么幼稚的谎话估计也就骗骗五六岁的孩子吧。

不过唐颂却顺杆爬道,“哎呀,这么巧,我就是超级英雄呢,该不会我就是你爸爸吧!”

小红果有些怀疑地看着唐颂,“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占我便宜啊,你哪里像是有超能力的样子啊。”

哎呀,突然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唐颂稍微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你看哦,我手上什么都没有,嚯!”

他叫了一声,手上立即冒出一瓶果粒橙,“怎么样,我能凭空变出饮料!”

小红果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滚圆,满脑子都是神奇的想法。

她扒拉着唐颂的手腕,可他穿的是短袖,根本没有地方藏啊!

“你你你……”小姑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唐颂,“看,我是法师系的超级英雄,叫爸爸。”

小红果还是有节操的,“超级英雄那么多,总不能都是我爸爸吧,你只是其中一个超级英雄,不能证明就一定是我爸爸。”

逻辑满分!

唐颂指着自己的脸,“你照照镜子,你看咱们长得多像啊,你肯定是我女儿。”

小红果依然摇头,“你说了不算,必须妈妈承认,你才是我爸爸。”

哎呀,这个有点难啊,唐颂果断收回果粒橙,“你都不叫我爸爸,不给你喝了。”

小红果抱着胳膊很有骨气道,“本来也不喜欢喝果汁,我喜欢喝酸奶,你能变出酸奶,我,我就……”

“你就怎样?”

“我就叫你爸爸!”小红果下定决心道。

唐颂后悔的不得了,为什么自己家里就没有酸奶呢。

不过他没有,但他知道谁有!

“好,你等着!”唐颂用如梦令的座机打了一个内线电话。

“喂,洛水,来董事长办公室一趟,记得把你抽屉里的酸奶都拿过来。”

电话那头的洛水有点懵,突然接到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还让自己把酸奶拿过去。

咋的,上班喝个酸奶都不行啊!

只是这声音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啊,好像是老唐的!

不一会儿功夫,有人敲门,唐颂把门一开,就把忐忑的洛水拉了进来。

这个刚入职的小美女差点叫出声,发现真的是唐颂后,她这才放了心,只是今天的唐颂好帅啊,跟以前不太一样。

“老唐,刚才我听说朱经理要开了你,又听说你在董事长这里,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以后再说。”唐颂不跟她客气,直接往兜里一掏,两盒酸奶到手。

他得意地冲小红果炫耀道,“现在可以叫爸爸了。”

虽然不是变出来的,但小红果不在乎,她立即从桌子上跳下来,蹦着跳着要抢酸奶,“爸爸,爸爸,给我吧!”

把酸奶交给小红果,唐颂得意地对系统,“哈哈,没想到这么容易,抽奖,抽奖!”

ps:读者兄弟们太牛了,虽然没达到加更要求,但成绩已经超过预期了,老佛特满足,特别感谢,今天就提前加更了!

要过年了,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温暖而刺激的春节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世雷修之第三章

    “啪!”西弗勒斯路过藤蔓时,这藤蔓就冷不丁地抽过去一下。次次如此。好像是不抽到西弗勒斯,它就绝不甘心。可这么多天了,西弗勒斯也没让它碰着自己一下。“报复心还真强。”西弗勒斯观察了一下藤蔓,现在的藤蔓倒是看得出一点玫瑰植株的样子了,不算坚硬的刺,还有带着锯齿状叶边的叶片。甚至在它顶上,都长出一粒花苞了

  • 太穹吃面

    她端着面过来时,厅里的自鸣钟显示已然是四点四十五了。一进内厅,男人已经在桌上候着了。四点,沈纪堂就起了。他作息很准,提早半个小时,练武骑马早已浑身大汗,他的确是饿了。餐桌上摆了黄油,面包片,荷包蛋和咖啡。胡曼曼低着头进来,把面条往餐桌上一摆,便静静地站在了边上。沈纪堂看了一眼清汤寡水的面条,挑眉:“

  • 该隐之眼第7章在线阅读

    是故梦亦非梦,当下亦惘然。所以不管是幸还是不幸,瑛的进城第一顿饭是在牢里:那狗官,听完案情,问也不问便直接收押入狱。瑛还真是一一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许因为这地方治安好?还是其他,牢里没几个人。至少瑛所在的牢房只有她一个!她自然是庆幸,不会被犯人老大欺压,也不会被人挤人的场面憋死。不过她很快就高

  • 曾经风华今眇然浅笑红衣

    沈浪从朱七七那里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午时,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之前在醇香阁阻止王怜花的大和尚。那大和尚见到沈浪便走上前行礼:“沈大侠,老衲专程等你而来。”沈浪回礼道:“大师傅好,那怎么敢当,大师傅辛苦。”大和尚道:“辛苦不算什么,不知沈大侠可愿与老衲一叙?”说的是询问,但这拦着沈浪的架势分明便是命令。沈浪心

  •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在线阅读青莲

    钟粹宫。全妃问芙儿:“静贵人搬到永和宫去了?”芙儿回答:“是的,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全妃咬牙切齿:“她倒是躲得快!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养心殿过夜了?”芙儿有些紧张,回答道:“是的,娘娘。”“这个狐媚胚子!”全妃气得脸有些涨红,“刚进宫就敢在本宫面前那么造次,我非得想点办法不可!”晚上。养心殿。皇上喝

  • 大汉无疆在线阅读第10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陋室铭》葛仙山便因葛玄之徒,葛洪在此地得道飞升,而得名。葛玄,字孝先,号仙翁。葛洪伯祖。自称太极仙翁。创道教灵宝派,被尊称“葛天师”。得道飞升后,为道家三清之上清,灵宝天尊。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葛玄侄孙,师从郑隐。是九品炼丹师,天阶中医师。后于葛仙山得道飞升。葛仙山原

  • 我东海提督和鹰眼结了仇在线阅读第2节

    小容想扭头就走却好像还有什么不舍得没有说一样,刚才采花的一瞬间小容就好像被他的温柔给电到了一般再也不容许失去……“诶!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小容天真的回过头看着男子问。可是男子却很为难,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我——叫昊天。其实,我是对岸神族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来这边采花

  • 洗怨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危机四起“哒哒哒”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阵浓烟过后,消散在了这轻盈的夜。“哎哎哎?好险好险,那两个帅哥,长得真不错,智商怎么也那么高捏?”溧烨拍着??胸脯??,大呼一气,“唉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吴桦一边弹着床单的褶皱,头也不抬地应道:“吓你妹,赶紧开窗户透透气,就知道拍??胸脯??拍??胸

  • 三度轮回不是樱花的秒五

    一口气写完《秒速五厘米》后,司无言狠狠松了一口气,毕竟悬在头上的剑最少去了一半,就在下刻他正准备看一下《秒速五厘米》成绩时,就忽闻门外敲门声音。司无言眉头一挑,心道谁啊!他收回通灵司南,然后慢慢移挪至门边,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身高不过六尺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梳着一个包子头,肤光胜雪,双目犹似

  • 我的怪物猎人才不会这么萌在线阅读第6章

    “都醒醒!都醒醒!我们马上到了!”聒噪的吆喝声通过车载音响,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炸醒了整个合奏团成员。“唰!”前排的隔断被打开,领队戴着无线麦克风站在前方,整个人员搭配像极了“上车睡觉,到站拍照”的老年旅游团。张易天揉眼一望,挡风玻璃外已是昏黄。前方是笔直的大道,两旁高大的蔬菜棚鳞次栉比,将农作物与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