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对不起,我瞎在线阅读第5节

2022/1/15 10:12:44 作者:昔邀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对不起,我瞎
对不起,我瞎
作者:昔邀晓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言快穿《人设不能崩》求收藏,从作者专栏进去就能看到啦≧▽≦】遭人嫌弃的佛系小瞎子不小心就走上被人万千宠爱的道路。最开始,他们对林歇是这样的——大哥:我的妹妹只有安宁,她算我哪门子妹妹?小妹安宁:一想到和她在一个书院里我就犯恶心叔叔:养不熟的白眼狼罢了,无需放在心上。将军府少将军:废物。龙凤胎世子郡主:安宁讨厌她!我们也讨厌她!后来——大哥:安宁是我妹妹,林歇也是。小妹安宁:谁欺负她我就咬死谁!叔叔:北宁侯府难道还保不住一个林未央吗?将军府少将军:北宁侯府不够,就再加个镇远将军府。龙凤胎世子郡

也许冥冥中早有注定,又或者只是单纯运气好,但至少这已经是在最坏的情况里最好的情况了。

看着内疚的江薇,江枫安慰道:“既然意外发生了,也没有办法。爸爸现在要继续研究攻略,你如果无聊的话就找那个姐姐玩。”

江薇凑到江枫的耳边轻轻回道:“那个姐姐很严肃,我不敢。”

“哪有什么不敢的,跟我来。”江枫拉着江薇向客厅里的漓鸣走去。

“漓鸣,你陪她玩吧。”

“你开什么玩笑,我可从来没跟小孩子打过交道。对了,这小孩到底是你什么人?”

“我女儿啊,来自未来世界的。”

“靠。”漓鸣丢下一个字,扭过头去,表示不想搭理满口胡话的江枫。

这种态度的漓鸣,着实让江枫火大了。不过没办法,如果小江薇使不出火焰,就只能安静等危机爆发才能让漓鸣相信了。

“爸爸,那我看电视吧,未来可没有这么好看的电视节目。”

“那最好,那你好好看。”

江枫说完后打开客厅里的大屏电视,把遥控器给江薇。

江薇很容易满足,高兴地不停变换着频道。江枫则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研究攻略。

漓鸣谈不上喜欢小孩子,但是也不是非常讨厌。

“你坐太近了,这样对眼睛不好。”漓鸣走去抱起江薇,把她放到沙发上,然后坐在她旁边。

江薇有点害怕,因为之前没怎么跟漓鸣说过话,而且漓鸣的力气好大。要知道,江薇虽然只有8岁,人也非常小,但她是纯种生化人,骨骼的密度很大,所以她的体重跟一个普通的成年人差不多。江枫之前想抱着江薇玩,但是抱得十分吃力。但是漓鸣居然如此轻松地抱起江薇,把她放到了沙发上。

江薇和漓鸣两个人一起看了几个电视节目后,江薇慢慢地就释然了,她对漓鸣说:“姐姐,你会帮爸爸的吧?”

漓鸣无奈道:“唉,我会的,你们这一大一小还真奇怪。”

“好的,姐姐。”江薇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接下来的时间对漓鸣来说是十分漫长的,而江薇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有时候漓鸣也会无聊,到江枫的房间瞄几眼,但每次都会看到他奋笔疾书,十分忙碌,丝毫没有打算睡觉的样子。

看到客厅墙上的时钟在一点一点接近12点,漓鸣竟然有些莫名的不安感。

为了消除焦虑,漓鸣不停地变换频道。

突然,她站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了一则不得了的新闻:

大家晚上好,现在是晚上11点,我是江蒙卫视的电视台记者,现在正在江蒙市第一医院门口,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的拥挤。整个医院已经被挤爆了,从晚上8点开始,就不断有人感染哮喘病被送入医院,被感染的人群数量越来越多,整个医院已经混乱不堪。现在不止是第一医院,全市所有的医院都已经挤爆。所有医护人员全部取消了假期,所有人全部到岗。不只如此,警察、公安、消防等部门所有人也全部取消了假期,在医院现场维持秩序,但是人手仍然不足。现在有传言,这一奇怪的现象跟中午的地震有关。不过到目前为止,所有感染的人都是体质比较差的老人和儿童,还有就是些本来就患有慢性疾病的弱体质患者,身体健康的正常成年人好像不会感染这种病……

没等认真看完,漓鸣着急地跑进江枫的房间喊道:“江枫,好像要出大事了,你快来看看新闻。”

不以为然的江枫陪着漓鸣去了客厅,看了看新闻。

“你现在是不是有点相信我了?”江枫转向漓鸣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大平洋底的裂缝冒出的气体吧,未来的人把它定义为氰氟气,它就是人类末日的元凶。气体里面含有奇怪的超级病菌,它顺着气体飘到了全世界各地。现在氰氟气估计已经飘到海滨城市江蒙市了,等到午夜12点,这种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将达到临界点,那些被感染的患者就将变异了。”

“变成什么?”

“变疯狂,俗称丧尸。”

“你确定没有开玩笑?”漓鸣依然将信将疑。

这时,江薇醒了,揉了揉眼睛。

“爸爸,时间到了吗?”

“差不多了,你休息得怎么样?现在试试能不能放出火焰?”

江薇很听话,眼睛都还没全部睁开,就开始揉搓双手了……

“呼哧”,火焰在江薇小小的掌心中形成,急速涌动、旋转,逐渐形成一个火球。

火球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后逐渐消散,漓鸣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漓鸣蹲到江薇的旁边,抓着她的手,仔细看了看。此时的漓鸣才发现,江薇的体温很高,但是她却没有被火焰烧伤。

漓鸣看了看江薇,又看了看新闻。现在事实摆在面前,她已经不得不相信。

真是没想到,江枫之前的胡言乱语全都是真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漓鸣变得着急了。

“还有近一个小时,你赶紧去我房间,把我电脑里打开的文件看看,粗略浏览下你就心里有底了。”

漓鸣二话没话,立即跑进江枫的房间准备一睹究竟。

“爸爸,你自己不研究了吗?”江薇问道。

“该想的我都已经想好了,已经想不出更好的策略了,到底会怎么样还得看实际情况的发展。”

“爸爸,你直接把末世攻略给那位姐姐看,放心吗?未来的爸爸说这个东西不能轻易给人看的。”小江薇轻轻地说。

“赌一把吧,结合攻略里和李局长对漓鸣的描述,我觉得她是个既单纯而又有原则的人,应该值得信任。”

“嗯,好,我听爸爸的。”

另一方面,在江枫房间的漓鸣冷汗直冒,一想到文件内容里的事情都是将要发生的现实,心里就打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漓鸣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大脑因为一下子跑进太多难以接受的东西,竟然刺痛了起来。

对江枫、江薇、漓鸣三人说来,现在的每一分钟都过得很紧张。

11点58分,江枫拉着江薇,来到落地窗旁边,打开窗帘。

底下是人山人海的人正在享受着盛世天晨房地产公司集团举办大型跨年晚会。

在江枫看来,这场跨年狂欢,跟一场死亡前的典礼没有什么区别……

当盛世天晨大厦的超级大钟的指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整个江蒙市的天空“啪”地一声,礼花像流星一样绽放开。

江枫透着玻璃,看着烟花一冲而上,直入空中,划过闪亮的轨迹,璀璨了整个天际。

多么美丽,多么绚烂啊。

可惜,当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回落到地面时,惊叫声代替了原来的欢呼声,死亡的惨叫声,代替烟花的爆炸声,划破了天际……

末日……爆发了……

一些老人和生病的人,前一秒钟还愉悦地欣赏着晚会,下一秒钟突然发了疯一样撕咬身边的人。而被咬的人惊叫了几秒钟后,突然开始袭击身边的其他人。

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现场变得异常混乱。

丧尸的吼声,和人群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在江枫房间里的漓鸣,此时也在窗户旁边看着,目睹着赤裸裸的血腥真的毫不客气地到来。

丧尸的速度和力量都完全凌驾于普通人,没有任何武装的民众犹如待宰羔羊被撕咬。而被咬的人,快则几秒钟,慢则两三分钟,就会变异。

一旦猎物变异成功,丧尸就会寻找新的目标,所以一传十,十传百,速度快得让人乍舌。

江枫渐渐地拉上了窗帘……

虽然都是些陌生人,都是些跟自己无关的人,但是当悲剧如此发生时,还是让人觉得惋惜,所以江枫不愿意再看了……

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江枫看了看,是李局长打来的……

江枫没有接,而是走进自己的房间,去把漓鸣的手机抢了过来。

“江枫,你干什么?我正要打给警局呢。”漓鸣还惊魂未定,而江枫又做出百思不得其解的举动。

“李局长已经来电话了,我没接,我不接的话他马上就会打给你,你也不准接。”

“为什么?李局长帮助过我很多,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背弃他。”漓鸣的语气有点激动。

“你冷静一点。”江枫也提高了音量。

“外面的惊叫声都传到27楼了,我怎么冷静。”漓鸣大喊后便冲出了江枫的房间,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房间,紧接着就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江枫知道她要干什么,所以直接堵在了出口处。

当漓鸣从自己房间里出来时,她已经全副武装,穿上了防弹衣,披上了黑色外套,沙莫之鹰在她的腰间闪闪发亮。

“让开。”漓鸣吼道。

“你别忘记了你的任务是什么?”

“我知道,我先去警局救李局长,晚点和他一起回来找你。”

漓鸣用力推开江枫,但是江枫也是认真的,从后面一把抱住漓鸣。

不过漓鸣可是军人出身,她抓住江枫的手,一甩,一个后背摔。

“轰!”江枫被重重地摔在地板上,只感觉脑子问了一下,整个后背生疼。

江枫自知无法武力阻止她,便大喊:“可恶,你这样子冲出去,谁也救不了,只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

“你这个混蛋,你就别自己骗自己了,到底这个世界重要,还是李局长重要?”

这一喊起到了一点作用,漓鸣暂时停了下来。

江枫明白,李局长的确算是个好人,但是他并不是漓鸣的亲人,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只是漓鸣是个难以做出背弃之事的人,所以她才想着应该要去救李局长。

“可是,可是……”

“你别忘记了我们要背负的使命,”江枫强忍住痛楚,慢慢站起来,走到漓鸣的面前,双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望着漓鸣的眼睛。

漓鸣的表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漓鸣,你看过了那个攻略文件,你应该知道,在未来,不是人类的种族不强,而是不够团结,所以必须有一个王者去指引。”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只有20年的时间,如果20年内没有统一炎黄之地,人类就无法抵抗住异族的侵略。我们肩上背负着巨大的责任,我们不能现在鲁莽冲出去送死啊。”

“所以你为了当王就可以对李局长见死不救吗?”

“这是没办法的,王者之路必然会有牺牲,我们不可能拯救每一个人。”

“你到底是为了自己想当王还是为了人类想当王?”漓鸣开始有些怀疑江枫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而想要当王。

江枫似乎看出了漓鸣心里的怀疑,他突然大声喊了出来:“漓鸣,王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称谓罢了,如果我做不了王,那就你来做。我们两个人任何一个人做成王,就能引导人类团结,那我们这个世界的未来就能被我们改变。”

PS:手机用户请点击立即领取:全文限时免费,下载app,无广告,可以聊天,评论。加个收藏,请求大家支持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改变了社会风气在线阅读第4节

    曾经在大学时期张铭就相当厌恶那些弱智一般的辅导员之类的角色,一天没事就知道查寝室,还折腾出一堆什么桌子上不能放东西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的傻逼规定。“估计这货在大学也是天天干这事吧?如果他有那个智力上大学的话。”如果是上一世的话,张铭或许只能憋着气去打扫,可是如今的他却是根本没有必要在意童甄了。以他现在

  • 帝国建立者在线阅读第4章

    “……”吴函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怎么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啊啊啊!“怎么了?进来试镜吧。”严君然走到一半发现吴函没跟上,回过头来看他。“你也一起来吧。”指魏潇白。于是三人尴尬而沉默地走进试镜室。魏潇白几次三番想开口,但最后都憋住了,脸上的表情时不时扭曲,充满幸灾乐祸。“呼——”一个女孩猛地冲进房间,“

  • 传说总裁会克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许倩在浴室里洗澡,洗得热火朝天,手机搁在盥洗池旁边的台子上,音乐声震耳欲聋,把哗哗的水流声都给压下去了。傅允礼被吵得头疼,这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他睡隔壁时一次也没听过这么吵的声音。许倩这还算好的,没跟着一起唱,这要是唱起来,屋顶都给掀了,当然,这其中也存着些故意的成份在里面。最终,傅允礼受不了吵,他也

  • 大明臣满园春色太刺眼

    虽然无忧时时抚着自己微微麻辣的双唇,时时在脑中将慕清朗的名字骂了千百遍,不过她心思单纯,很快就沉沉入睡。一夜好眠,便让秋瞳早早地叫了起身,今早要陪父亲用早膳,可是无忧见她几次偷偷回头,又匆忙转头勾上纱帐,就是没有说话的样子让她很是郁闷。其实打死秋瞳她也不敢直接说,昨晚,慕清朗悄悄找到她,说只要她配合

  • 灵狐妖妃:邪性鬼帝宠上瘾第2章在线阅读

    周一的早上比平时忙了很多,“小文,你可是回来了,这个月忙死我了,”她的科长姜若华有点夸张地说,其实就是没人端茶送水了,不习惯了。文琦所在的法制科基本上就是审计局里最清闲的科了。科里一色的女人,除了她剩下的两个都有些背景,郝梅的丈夫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她也不知真病假病,反正常年在家休病假,不上班。科

  • 我的女团二代在线阅读第8节

    林枫拿起了紫剑,没有体会到抗拒之意。有了肉身没光团提供能量了,紫剑都拿不起来,使出了全力才移动了一丝而已,这让林枫有了一线尴尬。林枫只是手触摸上去,再次吸收了两种不同力量,肉眼可见的黑色和紫色进入了体内,而绿色的则是体内自动产生。只是身体有点变得虚弱了一点,突然感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停了下来后。在

  • 小桔第四章在线阅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气氛这般尴尬。顾楚和主角攻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会面仪式,两人对视两秒后,还是顾楚率先移开目光,并迅速决定当做一切无事发生。他一个偏远星球出身的贫穷Beta怎么可能认识秦墨渊的脸?他只是一个听说秦墨渊很厉害很牛逼的土鳖新生而已!顾楚从善如流地转头,语气轻柔地问李晓,“你眼睛怎么了?

  • 勇者大陆之奇幻冒险之准备礼物(6)

    无论如何坚持到底在爱赵子轩这件事上新竹已经低到了尘埃里新竹:你走之前我想送你一个礼物,可以吗赵子轩:什么礼物新竹:先保密,哈哈赵子轩:不要浪费钱送我礼物了,我也拿不走新竹:要送的,生活要有仪式感的嘛赵子轩:败给你了,说不过你新竹:哈哈就这样决定了哦,我现在就去买礼物,你是晚上几点走?赵子轩:晚上九点

  • 美女总裁俏媳妇第二章在线阅读

    浴室的灯也许该换了,阴沉沉的,照的人心里生出莫名的冲动。小贼很配合地脱了衣服,坐在浴缸里,抬起头用同样湿漉漉的眼睛瞧着画家。画家动作熟练地放水、调水温,顺手揉了揉小贼的头发,发质细软,手感很好。等画家站在浴室门口准备关门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小贼唤了一声。他说:“哥,你别走。”莫名的冲动催着画家重新

  • 纳博史诗在线阅读第6章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四)杨大员闪了。被抢的人和基他三个抢劫的人扭打在一起。闪到一旁的杨大员也没闲着,他拿着****对准路人,警告路人不要管闲事。杨大员一伙人抢劫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有几个人硬要往前冲,来帮那个被抢的人。这几个人是被抢人的同伴,是走在他后头较远的朋友,还有老婆、孩子。杨大员见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