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没有更好的爱痛苦的穿越

2022/1/15 19:02:04 作者:林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没有更好的爱
没有更好的爱
作者:林谊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好友开导宋筱:谁让你认识一天就在一起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容易得到的都不会珍惜!在分开的第七个年头,宋筱将自己的初恋经历写成小说,取名《该死的初恋》。谁知,毫无曝光的小说竟然火了!不过不是真火,而是惹上“抄袭”的是非!大批月之下的读者涌入文下,罗列诸多细节证明《该死的初恋》抄袭月之下的成名作《柳城罪案档案》的感情戏部分,宋筱发表第一条微博@月之下我没抄袭!很快,月之下转发并评论:我可以保证你没抄袭,好久不见。这一转发,粉丝们脑洞突破天际,怀疑两人是彼此初恋,按照《该死的初恋》中写,女主角的初

“唰~~”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淅沥沥的暴雨击打着泥泞的土地。这是一片旷野,无比的空旷。尚古静静的躺地上,浑身是血,一片片的雨点肆意的击打在尚古的脸上。

此时一束红光席地而起,直冲九霄,昏暗的天空瞬间一片赤红。而尚古的周身也似乎被一层红光所包围,挡住了不断下落的雨水。

而在这浑然一片的赤红中,尚古胸前的赤磷玄玉突然颤动了起来。

“站起来! 站起来!” 空旷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个浑厚的声音,不断地在天际萦绕着,回响着。

一片红光中尚古渐渐地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血红的眼睛,充满了仇恨,充满了愤怒。尚古缓缓的站了起来,苦苦地支撑着身体,颤抖的双腿在泥泞的土地上慢慢地寻找着平衡。

“哈哈哈……” 又是一阵浑厚的笑声回荡在了天空。

“啊……”

尚古怒目圆睁,大喊了一声,突然浑身爆发出了可怕的气场。早已破败不堪的麒麟战甲在一瞬间化为气体。

“哈哈哈……没用的,现在你应该知道谁才是你的敌人了吧!” 浑厚声音再一次响起。

“为什么!”尚古发疯似得狂吼着,原本赤红的全身尽然在雨中渐渐地燃烧了起来,紧接着全身化为了灰烬。

寒风呼呼地吹啸着,大地一片蜡黄,毫无生气。枯草、秸秆随风摇曳着,像是一片荒野,又像是撂荒了的农田。四个萧瑟的躯体躺在一个土堆旁。三男一女或者说一个中年人和三个年轻人。

干燥的枯草,划掠着尚古的面庞。随着一身寒意, 尚古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晴空, 和煦的夕阳正肆无忌惮地刺着他的眼睛。

尚古痛苦地眨了眨眼睛,突然一股寒意直接涌上了他的胸口,还没来得急等他反应过来,一声男人的嚎叫刺入了耳膜。

“妈呀! 这…是哪里呀! 好冷啊!”

尚古强忍着寒冷把身子撑了起来, 只见刚才电梯里的西装男坐在地上恐怖地嚎叫着。撕心裂肺,似乎还带着眼泪。

尚古的觉得自己的头好晕,刚刚的记忆还停留在电梯里的那一道强烈的白光。而现在这眼前的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让他有种莫名的无力感。

尚古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头,试图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可他的记忆里只有自己和老薛去找老板要工钱的那一段,然后就是在电梯里遇到了一个西装男和一个女孩,紧接着就是一道白光,其他的尚古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叶子,叶子…… 醒醒……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声大叫,尚古裆下突感一阵冰凉,瞬即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荒地,老薛也躺在自己的身边正在朦胧地睁开眼睛,而那个女孩也在西装男的吼叫中醒了过来,伴随的同样是一声尖叫。

“小尚,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怎么在这?”老薛清醒过来蜷着身子惊恐地打量着四周。

同样诧异的尚古只能不知所以然地摇了摇头,皱着眉头环视着四周的一切。

西装男和女孩同样蜷缩着身子站起来惊恐地打量着四周,传来的只有带着苦楚的对话。

“你说会不会是大老板让人把我们打晕弄到这里的?”老薛摸着自己的头寻找着伤口,可心里早已否定了自己的疑问。这里的寒冷和场景明显是北方的冬天,况且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疼痛感。

尚古缩着身子打量着四周,随着目光的延伸,一个个草屋映入了眼帘。这里的寒冷是他们的短袖所没法抵御的,冷静下来的尚古决定先带大家去草屋避避风烧点火。

“老薛!看,那边有些草屋,走吧,先暖和暖和去!” 老薛往远处看了一眼,哆嗦地点了点头。

“喂,,别他妈吵了!我们先去那边的草屋暖和暖和再说,总比在这里冻死强!”尚古大声喝住了正在不停叽歪的西装男。两人向着尚古所指的方向望去,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西装男一路当先,尚古和老薛无奈地摇了摇头跟了过去,同时打量着沿途的环境。

女孩穿着高跟鞋陷在土里,所以并不是很好走路。尚古见女孩蜷着身子一步一歪痛苦地走着,还没问女孩是否愿意,一把背起她往草屋跑去。女孩愣了一下但显然还是接受了尚古的行为,可能此时的她是真的好冷。紧接着是一束憎恨的目光投向跑在最前面的西装男。

一行人跑进了最近的一个茅草屋。这是一个秸秆和干草搭成的小屋,两米见方,没有门,仅有的几个木桩打在四个角落里,胳膊粗的细木便能做梁。四人一进屋,西装男便抱了一把麦草躲进了最里面的角落哆嗦着。

少许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带着颤抖的声音对女孩说: “叶子!过来这边,这边暖和。” 女孩瞥了他一眼哆嗦着看着尚古:“你们谁有打火机我们烧点火吧!”

“我去捡些柴火, 这些草不经烧。” 尚古搓了搓手原地小跑了几步继续道“老薛,你不是有火吗?先烧点草,我立马回来!” 随即热了热身小跑了出去。

“姑娘你也原地跑跑,这样暖和点,我这就点点火。” 老薛从裤兜里掏出了火机,找了一小堆秸秆点了起来,女孩搓着手原地小跑了起来,显然是不愿搭理墙角的西装男。

老薛害怕烧着草屋,在草屋的中间点找了一小堆秸秆和干草。随着火苗的变大,一股暖流向四周投射了过去。老薛和女孩不禁把手和身体尽量得靠近火堆,享受着这难得的暖意。

这时尚古抱着一堆小木条拖着一根稍大一点的树干回来了。看见中间的火堆立马放下柴火靠到火堆旁,不停地搓着两个胳膊。此刻的西装男蜷在墙角早就受不了了,碍于不好意思,在那硬撑了一会。感受到火堆的暖以后,不由分说立马撇开麦草,跑到火堆旁蹲下,享受着难得的暖意。

尚古又往火堆里不断地添着柴, 火越烧越旺,四人各自取了会儿暖,心中不由又升起了对现状的诧异。

“美女, 我叫尚古。现在虽然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我们总得认识一下吧!”尚古带着期待看着叶子。

此时天已经渐渐入黑了,在微微跳动的火光下,叶子那稍显落魄的脸庞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尚古的话显然打破了四人的沉默,老薛随着尚古的疑问也把目光转到了叶子身上。此时正在哆嗦的张锡听到尚古的话,突然反应了过来,还没等叶子回答尚古张锡对着三个人说:“你们谁带手机了,我们赶快报警吧!”

“对哦,我这有手机!”老薛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他那个伴随多年的山寨手机,准备拨打110。可是拨了好几次都只听到嘟嘟嘟的声音。尚古拿过老薛的手机一看,上面显示一点信号都没有。

“妈的!没有信号。电话打不出去!”尚古无奈地说到。

“不会吧,你这什么破手机啊,不会买个好点的啊!等回去了本少爷送你一个!”张锡气愤的抱怨着,此时的他不知有多自责,早知道就不把自己的手机落车里了。

“你妈逼!有钱了不起啊,小心老子揍你!”尚古拿起一个木棍瞪了瞪西装男。

“现在我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只能熬过今天晚上再说,明天想办法找找附近有没有人。”尚古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往火堆里添着柴。

“他叫老薛,一起遭这罪也算缘分。回去以后,怕我们谁都不会认识谁啦!”尚古的话语冲充满着感慨。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西装男和女孩和他这样的农民工在现实社会中怎么可能会有交集, 更何谈交朋友。伴随着话语,尚古落寞的眼神落到了叶子身上。

“我叫叶梓媛,叫我叶子就好了。他叫张锡,,是我父亲好友的儿子。” 叶子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指了指张锡。

“我爸是华南集团的董事长,他一旦发现我失踪一定会发动所有渠道找到我们的,放心吧,我们马上能回去的。” 张锡虽然依旧哆嗦着身体,但说话时表情却颇为得意继续道“叶子她爸更厉害,中央部级的……”

还没等张锡说完,只见叶子狠狠地瞪了张锡一眼。老薛默默地低下了头,尚古也只能继续往火堆里添着柴, 四个人进入了沉默,仅剩的是互相之间的眼神。

夜慢慢的深下来,四周显得一片寂寥荒凉。在一片旷野中只剩下一点微微的火光不时地跳跃着,四个微微晃动的身影在微光中静止着。此时的他们谁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唯一感觉到的是身体的越来越寒冷,北方的冬季是寒冷的,冷得刺骨。

四人断断续续交谈着,可能因为寒冷,谁也不愿多说点。老薛微闭着眼睛,紧紧地蜷缩着身体,尽量减少热量的流失。此时的张锡用西装紧紧地裹着身体,躺在麦草上紧紧靠着火堆。尚古还是时不时的往火堆里添着柴,但让人发愁的是,第二次捡过来的柴火也快烧完了。 叶子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焦虑的看着尚古……

“啊呜…….呜……..”

突然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叫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此起彼伏越来越多。似乎互相重叠着,交错着,伴随着山谷的回音,让人有一种身处地狱的感觉。

此时叶子的眼神显得有些惊恐,身体不自禁地停止了晃动。似乎静静地聆听着,突然她的眼中出现了泪水,全身急躁了起来。侧卧的张锡似乎也感知到了危险地临近,一个挺身坐了起来,带着恐惧的眼神向四周张望着。

尚古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反应,而是带着焦虑的眼神,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老薛。

“老薛,怎么办……” 此时一向镇定的老薛也有些担心起来了。他生活在大山里,从小就见惯了这些山兽,可目前的状况摊上谁也镇定不下来。 一般山兽不敢靠近火光,但是他们附近所有可以烧的都快要烧完了,一旦火堆熄灭, 面对这样一群饥饿的野狼,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谁也活不到天亮。

“啊!” 突然张锡大叫了一声,用手指着门外“狼……狼……过来了!”

只见张锡所指的方向,一双萤亮的眼睛正看着他们,两双……三双……此时他们距离门口只有十米远,时间似乎一下子停止了。 屋里鸦雀无声,四双眼睛紧紧地和屋外对视着,叶子屏住了呼吸,一双泪眼带着恐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