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皇叔要杀我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2/1/15 18:32:52 作者:谁家团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皇叔要杀我
皇叔要杀我
作者:谁家团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曾用名嫁皇叔)(本文缘更,请谨慎入坑,后面没写完的部分会在十月份一次性放上来!)嘉和公主死后重生为户部尚书之女温卿卿,一睁眼就是温卿卿和太子偷情的修罗场。而温卿卿本是皇命钦定的资王妃,资王何许人也,她前世最怕的十四皇叔,阴鹫狠绝,嗜杀易怒,人畜皆惧。想到美人儿被皇叔一剑穿心的凄惨结局。嘉和果断将太子踹到了湖里,刚拉起半褪的衣衫,资王霍衍便提剑闯入,差点被捉奸在床。嘉和哆嗦着身子,哭倒在了霍衍怀里:“皇叔,卿卿好怕,但卿卿好勇敢,与采花贼斗智斗勇,总算将他踹到了水里。”在霍衍骇人的目光下,

一阵剧烈的颠簸让尤舒从沉沉睡梦中醒来。

她刚一睁开眼,刺眼的阳光便让她又下意识将眼睛半眯上。

抬起手臂遮住光线,尤舒一眼便瞧见了车窗外的蓝天白云与灿烂阳光。

这个地方的天气好得过分。

远处的群山层峦叠嶂,墨绿如黛,如油画般的农田中交织坐落着颇有特色的民族建筑,山路弯曲盘旋……这一切都让迷迷瞪瞪的尤舒在陌生中感到一丝熟悉。

好美的风景。

——但是身体的本能提醒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下一瞬尤舒突然一激灵,将身体坐直,目光向四处扫去。

她现在貌似正坐在一辆旅游小巴中,因为有几个老人家带着“美好旅行社”的小红帽。

也许是秉持了人们对旅行团“下车尿尿,上车睡觉,到了景点胡乱拍照”的玩笑话,此时整车的人不是在睡觉就是处于昏睡边缘,还随着山路的不同弯曲程度而摇晃着,动作颇为整齐划一。

--就连坐在最前头的导游也打着瞌睡,脑袋像鸡啄米似的往下点。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作为一名重度手机依赖症患者,此刻尤舒第一反应便是摸自己的手机。

这一摸不打紧,她低下头一看,自己竟然穿着舒服透气还耐磨的户外服装,脚下是一双户外登山鞋,装备看上去十分专业。

她喜欢运动没错,但一般是在室内健身房活动,最多游游泳跑跑步,对户外登山没什么兴趣,也没买过户外装备,为什么会穿着这一套衣服?

而且快速翻了一遍,手机也并不在身上,她只戴着个电子手表,屏幕是黑的,怎么按都无法启动,像是电池耗尽了。

尤舒目光往旁边一扫,身旁的座位没人坐,放着一个大而空的户外双肩包。

双肩包非常陌生,并不是尤舒的,但背包上挂的玩偶她却很熟悉--这是别人送她的蜘蛛侠。

尤舒的心一抽,随即她打开了双肩包。

里头除了一个手机,空空如也。

尤舒将手机拿出来,第一秒就从手机壳认出了这是属于自己的物品。

按了按,屏幕瞬间亮了起来。

手机没有信号,时间显示20xx年4月1日,上午十点半。

看着屏幕,尤舒按着额角,琢磨着昨天是三月最后一天交接工作,她还扫了新的合作商名片。

那么今天是4月1号没错,但按照常理来说她此时应该已经在公司上班而不是坐在旅游小巴里啊……

而且衣服和背包都不是她的。

这一切太荒谬了,尤舒怀疑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就是自己还在做梦。

但愚人节谁会下如此血本开这么大的玩笑?她就是个小白领而已。

一定是做梦。

尤舒发狠心使劲抽了自己脸一下,静谧的车内发出“啪”地脆响,动静大得把尤舒自己都吓一跳。

车上的人都被这响动给惊醒,纷纷抬头寻找声音来源。

“什么声音?”

“不知道啊……”

“好像是耳光声?”

“可能是打蚊子吧。”

尤舒赶紧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将头转向窗外。

--还好身旁的位置没人坐,否则这下就真的是丢脸了。

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的脸,尤舒彻底地清醒了。

但随即她陷入了深深的茫然,这难道真的不是在做梦?可如果不是做梦又是什么?

尤舒像是被人揍了一拳,彻底懵逼了。

车内的游客找不到声音来源,讨论一阵也就失去了兴趣,开始自己干自己的事情,睡觉的睡觉,吃东西的吃东西,有几个年轻人塞上耳机开始听歌。

此时一直打瞌睡的导游也醒了,他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皮肤黝黑,穿着改良简化的民族服装,整个人看上去有种野性的帅气感。

导游伸了个懒腰,转了个身,拿起了小型扩音器。

“各位游客,大约还有十分钟就会到达本次的目的地,无忧镇,请大家不要睡觉了,把东西收拾一下,不要遗漏物品。”

意外的,小伙子的普通话还挺标准。

“哦~~”

“好。”

车内游客的声音稀稀拉拉回应着。

无忧镇?这名字听上去就是普通小镇,为什么还要特意去那里玩?

尤舒抓着自己的头发,一种莫可名状的不安感侵袭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难道她是死了?

但很快她的脉搏和乱七八糟的心跳便驳斥了这个无聊的推论。

她还活着。

尤舒狠狠掐了自己的手心,暗自告诫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无论什么事情,一乱就会出事。

深呼吸几口之后,尤舒总算勉强冷静下来。

现在的情况很诡异,如果真是做梦的话,这个梦的主观能动性也未免太强了点--毕竟她之前做梦只能被动做事,就好像程序设定好的一样,在梦里摔了倒了也毫无痛感,但这次却不一样,一切的感触都非常真实,刚刚抽自己那巴掌疼得她想骂人。

如果不是梦,那必须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确定此刻的位置。

只有确定位置,她才有回到b市的希望。

这里的风景看上去有一丝熟悉,但尤舒始终想不起名字;手机没有信号,无法用定位,包里和身上也没有地图,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问人。

尤舒转过身子,将脑袋探了探。

坐在她后座的是一对年轻小情侣,像是大学生。男孩子高大英俊,女孩子皮肤白净笑起来眼睛弯弯,嘴角还有两个小梨涡,非常可爱。

此刻这对情侣正亲昵地靠在一起,一人一个蓝牙耳机看电影。

男孩子手里拿着一瓶饮料,随时准备给女孩子喝。

女孩子手里拿着一盒蓝莓,自己吃的时候也时不时给男朋友喂一口。

……尤舒结结实实被塞了一嘴狗粮。

她想着去打扰别人看电影好像有些不好,正准备换个人询问的时候,有着梨涡的女孩子突然抬起头,看向尤舒,目光中带着笑意和友善。

“吃蓝莓吗?”女孩子的声音也很温柔。

尤舒紧张的情绪舒缓了些许。

“谢谢,我不吃。我就想问问,无忧镇你们以前来过吗?”尤舒想了想,换了种询问方式,“也不知道好不好玩。”

女孩子笑着摇头:“早听说祥云省的无忧古镇很出名,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却一直没机会过来玩。这次趁着毕业前出来玩一趟,毕业后就没那么多假期了。”

“你呢,美女小姐姐怎么一个人来玩?”女孩见尤舒没说话,又问道,“男朋友没陪你来么?”

……扎心了,大妹子。

“我单身。”尤舒感觉自己的脸被冻结了,仿佛一个机器人般咧着嘴保持笑容,“一个人来玩,出来散散心。”

“美女小姐姐,听你的口音像是平京人,我和我男朋友就在平京科技大学念书,但我们都是胡桃省的人。”女孩子显得很热情,“等到了无忧古镇,咱们一起玩吧。”

“……好。”尤舒紧紧捏着拳头,控制住自己即将崩溃的心,装作平静道:“请问,你们身上有地图吗?”

“有啊。”

“能给我看看么?”

“喏,给你。”

年轻女孩子从背包里翻了一阵,递给尤舒。

尤舒拿过那张印着“无忧古镇地形图”的彩色地图,整个人都无法呼吸了。

女孩子还在讲话,可尤舒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她只顾着机械点头,大脑里嗡嗡作响,像无数个苍蝇钻了进去,乱做一团。

祥云省?

胡桃省?

平京?

无忧古镇?

这都是些什么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建国后飞升的修士都会被导弹打下来在线阅读第六节

    顾初初唇边弯起浅浅的笑容,睁着一双漂亮干净的杏眼,温温柔柔出声,“不知道啊,太贵了的话可能买不起。”今晚的孔克珠和蓝色钻石,她志在必得。“口气好大。”孙佳琪被她刺激的差点失态。就是这个无辜又天真的样子,最让她恶心。买不起就直说,装什么大尾巴狼。还太贵了买不起,便宜的她也买不起好不好。爸爸可是答应过自

  • 珠罗纪之自由世界偷窥的猫3

    抓住抢劫犯电话是校保卫部打来的,要姚君明立刻到保卫部报到。姚君明到了校保卫部,一看汤灿也在那里,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顿时一凉,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你们简直在胡闹。”保卫部的人听完姚君明和汤灿所谓英雄救美的故事后,非常生气,直接把两人轰走了。“能看得出,校保卫部的人对我们的解释,并不是完全相信,

  • 都市之不灭道尊之第五章(5)

    人类无法利用的废弃食物越来越难找,我也不知道他们将那些东西藏得越来越密实到底目的何在?泥巴被他们推成了水泥,树木被他们做成近似的模样,路上除了那些坚硬的东西,没有什么软和的东西。为了保住我性别强有力的证据,我远离了那群要主动上供食物的人类,继续自力更生。生活虽然有点困难,但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之前也

  • 冰与火的殇情祸不单行

    杨一一揣着乞讨来的钱高高兴兴的要往回走,按照自己脑子里的历史常识,在很多朝代,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也不会超过十两银子的,自己这次差不多赚了二两银子,所以,还是蛮多的哦。给婆婆请了个大夫,并且抓了药,可能是婆婆的年龄大了的缘故,药吃完了,婆婆虽然醒了过来,但是却依然烧着,看着婆婆还很难受的样子,杨一一既

  • 娱乐:和女明星荒岛求生在线阅读第8节

    再说夏鱼到了农资市场,挨家挨户的买种子。小威告诉他空间的土地是很好的,所以种子的优劣对于生长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他便挑也不挑各种种子都买了很多。再听说空间是会因为种的越多而慢慢升级的,听到这个消息的夏鱼如同鬼子扫荡一般买了一大堆的种子,有番茄种子、白菜种子、青椒种子、萝卜种子、黄瓜种子、花生种子等等等

  • 综漫:进化游戏在线阅读第4节

    徐淮瑾,“……”行吧,你开心就好。骗子就骗子。这是没办法沟通了。老头瞪着徐淮瑾,徐淮瑾平静地看着老头。过了半晌,老头才回过味来。“你的意思是……”老头蓦地睁大了眼睛,心里升起了一股不敢置信的荒谬感。徐淮瑾但笑不语,只是点了点头。“我不信!”老头反应过来,又再次质疑到。老头:哼!好小子,差点就被你唬住

  • 破碎的命运武侠文(1)

    莫莫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为什么死了还这么痛呢?不是说死人没有感觉的吗?一边疑惑想到一边睁开眼,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醒了?”莫莫吓一跳,快速转头向声源处看去,结果动作太大牵动了伤口,条件反射的“嘶”了声倒抽一口凉气。“伤口太多,不宜行动,你还是乖乖躺着吧。”“哦。”房间里恢复安静,莫莫小心翼

  • [综]每天都在被直播第一回 秋风萧瑟天气凉(七)

    那汉子道:“就算天师说的这些都是事实,然而此次蝶湖宫派出弟子在武林中广发令牌,胁迫武林大小帮派前去阳首山参加武林大会,并强逼所有参加祭拜的武林帮派弟子都必须为梅大侠披麻带孝,这等行径,难道还算不得是大恶吗。”丘天师道:“蝶湖宫胁迫武林各派参加阳首山武林大会之事,确是有些荒谬,然而她们开这次武林大会,

  • 都市:开局全满幸运值在线阅读第6节

    周氏边扒坟边回忆,风吹过她的脸,一滴泪都没有。老天待她不薄,她有了孩子,那个病痨鬼也死了。婆婆躺在床上哭,骂她是灾星,是她夜夜纠缠着男人,掏空了他,他才去的那么早。她听不下去,如果村里人听见这些话,会怎么想她?她肚子的孩子以后还要做人呢,她不能被这个老妖婆毁了一辈子。她用枕头捂了那个嘴碎的老太太,那

  • 吃货的异界餐厅之自由

    冬子注意着脸边的杂草,这样肆无忌惮地躺在草地上,她还没尝试过。侧过脸看着用手臂枕着后脑、哼着小曲的夏子,冬子本想打趣她一下,但想到她今晚有好好跑,自己也是跑累,便作罢了。夏子随手拔了一根草,缠绕在指尖:“诶,你看看这星空,有没有觉得刚才跑步的劳累都消失了啊,顿时神清气爽哈哈。”冬子看向星空,这边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