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所有温柔都给你之传说

2022/1/15 19:06:28 作者:多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所有温柔都给你
所有温柔都给你
作者:多梨来源:晋江文学城
【《招惹玫瑰》求预收呀】娱乐圈十大未解之谜其一,沈皎皎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传闻,是英娱的老板霍清辉。凡认识霍清辉的人都表示不可能,那就是一个冷面冷心的主,清心寡欲的像个和尚。直到有一天,电影开机上,沈皎皎喝醉,霍清辉沉着脸过来,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住她,仿佛那是无上的珍宝。醉酒中的皎皎呢喃一声:“……清辉。”几乎从不笑的霍清辉,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忽然笑的像是偷了腥的猫,把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柔声哄她:“我在。”酒局上的众人:……这不是在做梦吧?*爱你爱到入骨,想把整颗心都捧给你。*沈

只见此兽全身覆盖着无数的鳞片,反射着一缕缕漆黑的幽芒,蜿蜒的尾巴末端,长满了一段段的倒钩和一排排的骨刺,微微张合的大嘴,布满了无数锋利的尖牙。

就在玉真缘震撼的同时,一阵阵的精神波动传到了玉真缘的脑海之中:

“卑微的偷盗者,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我蛟龙一族的圣物,龙珠的气息……快将它还给我。。”一段玉真缘从未听过的语言响彻在玉真缘脑海,但是玉真缘却是听的非常清楚的,更是懂得它吐出的每一个字……

一瞬间玉真缘突然默默其妙的明白了,这是超越于语言的交谈,这是直接烙印在灵魂上的文字。

“人类你听见了吗?如果再不将它交出来的话,你就将承受伟大的蛟龙皇炙风崖的怒火……”就在玉真缘发呆之时,面前的这只自称为蛟龙皇的妖兽不耐烦的警告到。

庞然的气压朝玉真缘呼啸而来,玉真缘瞬间便感受到了面前这名大妖的惊人实力,其自身在它面前,自己仿若大海中的一叶浮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都怪你们,都是你们这些可恶的人族,毁灭了我的家园……杀了伟大的妖皇羽灵妃大人,将我从来舒适的妖界擒来,封印在这片狭小污秽的山谷之中。”庞然的巨兽仿佛有无尽的愤怒与恨意……仰着丑恶的头颅不断的咆哮,蜿蜒的蛇身上一双巨大的肉翼不断的摇摆。

就在玉真缘以为……这庞然的巨兽,想要将他撕成碎片时,突然听到一阵阵的抽泣声,竟然是眼前的巨兽不知不觉中留下了眼泪。。。接着又有一股精神波动传来。。

“人类,你能陪我聊聊天吗?这里除了那把可恶的断剑以外没其他的东西……我已经在这山谷中孤独了几千年了。”蛟龙停止了哭泣,眼带着希咦的目光看着玉真缘道。

玉真缘深吸了一口气,说到:“但凭前辈有何吩咐,晚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刚才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我蛟龙一族的至宝“龙珠”的气息。”

“我叫玉真缘,那是奉天宗派辖下驻阳峰内的弟子,我师尊叫邵明言,是驻阳峰辖下三观之清风观的观主。”玉真缘神色端正的报上家门。

“奉天宗,嗯……我曾经好像听过这个名字。”蛟龙皇随意的盘起巨大的身体,而后晃了晃硕大的头颅,仿佛在思考多年前的往事。

“我……想起来了,那是在久远前的那一天,有一名自称为奉天宗的长老来过这里。”

“那名人族的实力很不错,已经有了金丹后期的实力了。”说到这里又看了看玉真缘说到:

“不像你,你弱小的如同蚂蚁一般,不过以你现在的年龄,就已经有了练气中阶的修为,在我们妖族也算是很好的了,毕竟我们妖族的修炼,主要是靠时间的累积。”

“你应该知道的,以本座的能为,自然不会将那名金丹期的小修士放在眼里,毕竟在很多年以前我就已经达到了元婴期的顶峰了。”

“只是很可惜,这里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世界,再者这个山谷的内的灵气,也不足以支撑我突破元婴期达到出窍期的地步。”

接着,这名名叫炙风崖的蛟龙皇,又接着缓缓的说到:“到现在,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名人族修士,看到我之后的表情……那是极度的恐慌和恐惧柔和而成的表情,在慌乱中,他不断用各种术法攻击我。”

“当然了,那种程度的攻击自然是无法威胁到本座我的,我甚至都没有加以防护,只用我蛟龙一族强悍的肉身去对抗,他都无可奈何。”

听到这里,玉真缘瞬间就想到了三千年前那名来这里探查的奉天宗的金丹期长老,此时不由自主的拼住了呼吸,因为他即将听到了一段无人可知的秘闻:

“那后来那……”玉真缘不由自主的问道。

“后来……恩,你明白的,我之所以能够容忍这名人族修士对我的放肆,就是因为我已经太久没有接触到生灵了,我有许多的问题想要问他。”

“可是,那名人族的修士,见到所有的法术无法给我造成伤害后,忽然大叫一声……然后用手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膛爆发出一阵血雾,接着那名人族就在血雾的包围下,尖叫的逃出了山谷,并且大喊元婴老怪这四个字……”

说到这里,炙风崖心中感到一阵意外,因为它始终也想不明白,那名人族的法师为什么要伤害自己,而就在的同时,玉真缘脱口说道:“血遁……”

炙风崖所说的这一现象,立刻让玉真缘想到了传说中的血遁大法,那是一种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数十倍速度的逃命之法。不过使用这种法术会有非常恐怖的代价,所以非到生死关头,否则不会轻易使用。

“这片山谷被那把可恶的断剑补下了结界,使我无法离开这里半步。我饥饿的时候也只能将山谷周围的野兽吸入谷中……”这是从蛟龙皇炙风崖的口中第二次说出断剑这词语,而且其中蕴含的恨意,就一旁的玉真缘都不难听出……

由此可见,这里应该有一把断裂的剑,而就是这把剑封印了这个山谷,使得强悍如炙风崖这样的老妖也无法逃脱出去……玉真缘在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接着更是下意识的问道。

“断剑,那是什么,是一把剑吗?”就在玉真缘脱口询问短剑的同时,炙风崖的眼神,扫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接着双眼更是闪现出难以言喻的恐惧之色,仿佛这把剑是天地间最可怕的存在,瞬间又恶狠狠的对玉真缘吼道。

“人类,不要妄想得到这把剑的力量,我绝对不会允许它再有一个新的主人……”

无边的杀意袭来,玉真缘通体发寒,他毫不否认的认识到,如果自己再多说一句话,绝对会被眼前这名暴怒的大妖撕成碎片……

“炙风崖前辈,晚辈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任何的不敬之处,倘若前辈不愿相告,那么晚辈默言就是了”

玉真缘连忙讨饶道:“开玩笑,他可不想就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况且以晚辈这点微薄的功力,是绝对无法使用什么高深的法宝的,更不会对前辈造成什么威胁,所以请前辈放宽心。”这句话倒是实话,以玉真缘练气六层的修为,的确无法使用什么高深的法宝。

听到这里,炙风崖便释然了,毕竟玉真缘的修为摆在那里,那是和它有着天与地的差距。

“恩,好吧人类,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片刻后,炙风崖瞬间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我记得那是妖界的平凡的一天,我与各方的妖王正红海之中聚会……突然,一声惊天的巨响打破了妖界永恒的宁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