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能自己编系统第2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9:56:02 作者:无心睡眠a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能自己编系统
我能自己编系统
作者:无心睡眠a来源:飞卢小说网
陆明得到了一个系统,可惜是个损坏的!但不要紧,因为陆明可以自己编!任务系统坏了?不要紧!自己编!“任务:十分钟吃完一碗泡面!”“任务完成!任务奖励【洁柔纸巾】x1卷、【农夫山泉矿泉水】x1瓶!”...“任务:打一把撸啊撸!”“任务完成!任务奖励【罗技鼠标垫】x1块!”...“任务:十分钟打一次飞机!”“任务超时完成,不予奖励!”...于是,在自编系统中,陆明渐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2章

对于小弟一号的质疑,盛夏是这么回答的:“我、我家就住在这附近,我真的是路过……”

她怂怂地缩着脑袋,声音怯怯的,脸都吓白了,看起来确实很无辜很路人。然而小弟一号因为方才的事儿心里憋着火,愣是不肯就这么放了她,说她肯定是来找凌致的,没准儿还是他的妞。

盛夏生性胆小且患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这会儿是真的害怕,但听到这话,心里还是不合时宜地荡漾了一下。

他的妞什么的……哎呀。

“你们脑子里除了妞和屎还有其他东西吗?”凌致却只冷漠地往这边看了一眼说,“别他妈瞎扯路人,要打赶紧打,不打我走了。”

“你说不扯就不扯啊?老子偏不!”小弟一号说着就粗鲁地推了盛夏一把。盛夏一个没站稳,手里的文件夹飞了出去,卷子洒了满地。

盛夏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凌致已经脸色一沉,大步走过来给了小弟一号一个飞脚。

他速度极快,小弟一号反应不及,被踹了个正着,他顿时弓着腰跳了起来:“凌致我操·你妈!”

大块头和其他几人见小伙伴挨揍,纷纷抄着棒球棒围了过来。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凌致一边对战一边回头冲盛夏吼:“还愣着干嘛?跑啊!”

他本是逆光而站,这一回头,昏黄的灯光顿时照亮了他的眉眼。

那是一张轮廓分明,帅得十分有冲击力的脸。

黑浓眉,深眼窝,高鼻梁,嘴唇薄厚适中,眼睛不大但形状很好,眼角微微上挑,睫毛极长,是典型的桃花眼。

盛夏猝不及防地红了脸。

她对这张脸真是半点抵抗力都没有。虽然这会儿的他眼神阴沉,满脸躁意,身上也没了曾经阳光张扬的少年气……

但,还是好帅啊。

不过这会儿不是发花痴的时候,她很快就回神咬了一下唇,然后咽着口水伸出了一双白白软软的小手……

“碰!”

被人一个过肩摔干翻在地的时候,正准备从后方偷袭凌致的小弟一号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

发生了什么事?

“我……操?!”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了神色慌张不安,却又顺势给了小弟一号一脚的盛夏。

就连凌致都有一瞬间的呆滞。

他这怂得不行,平时连话都不敢跟人多说的前任前桌,居然动手打人,还把人给打趴了?!

“你……”

“我……我学过几年柔道。”就是从来没有真正拿出来用过。盛夏颤声说完,捏了捏紧张得直冒汗的手心,却没有逃跑的打算。

一对五,对方还拿着武器,男神处境太危险了,她不能丢下他一个人。

凌致:“……”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地回过神,见那几个傻逼还愣在那,趁机夺了他们手里的棒球棒,反过来给了他们几下。

盛夏见此也有学有样,挥着看起来软趴趴的小拳头加入了战局。

因为惊愕失了先机,最后被按在地上一顿摩擦的大块头和小弟们:“……”

这他妈是什么鬼畜发展?!

***

这场围殴,最终以挑事方的落荒而逃为结局落下了帷幕。

远远的还能听见大块头怒骂一号小弟的声音:“让你放了那女的你不听!现在好了吧?老子腰都要断了!”

“谁能想到那死丫头竟然练过啊!我他妈屁股也要裂成八瓣了!”

听着一号小弟委屈得差点哭出来的声音,凌致:“……”

他突然有点想笑。

但那笑意如蜻蜓点水,很快就被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疲惫感吞没了。

他揉了揉刚才被敲了一棍子的右胳膊,低头看向正蹲在地上捡试卷的前任前桌,沉默片刻后,弯腰帮她捡起了剩下的试卷。

盛夏心头怦怦直跳,却愣是没敢抬头看他,只紧张又兴奋地回想着方才的事情。

她刚刚居然!和男神一起!并肩作战了!

正激动着,突然有手机振动声响起,盛夏下意识要去摸自己的手机,却见身边少年已经腾出一只手接起电话:“喂?”

“小致啊,是我,王阿姨。是这样的,今天护士把那个缴费单拿过来了,说是你之前预缴的住院费不够了。你之前不是说不够了让我通知你一声么,本来下午的时候我就想给你打电话的,后来我看护的另一个病人临时出了点事儿给忘了……”

两人离得近,对方说话又大声,盛夏猝不及防,听了个一清二楚。凌致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微沉地站起来往旁边走了几步。

“嗯,王阿姨……”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盛夏听不大清,但却知道这会儿的他一定是拧着眉头垂着眼睛,一脸的疲惫与烦躁。

自从半年前凌氏集团宣布破产,他爸爸跳楼去世,妈妈又因为心脏病住院,以致他不得不辍学打工,养活自己与一对双胞胎弟妹之后,他脸上就经常出现这样的表情。

盛夏很是心疼,想去安慰他,又不敢,只能慢吞吞地捡着试卷,一边竖起耳朵听着那边的动静。

没一会儿,凌致回来了,盛夏忙捡起地上最后一张试卷站了起来。

他的脸色比方才更加疲惫了几分,眉心的川字痕迹也更深了,盛夏知道,他一定是在为妈妈的住院费用而烦心。她抿了抿唇,特别想说“我有钱我可以帮你”,但话到嘴边转了好几圈,就是出不来——虽然曾做过两年的前后桌,可他俩实在不怎么熟,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家住哪?”

正纠结着,少年突然问道。盛夏一愣,下意识往对街的巷子指去。

……家住那边怎么会路过到这里来?凌致皱眉看了她一眼,却没多说,只压下心中的躁意说:“走吧。”

“啊?”盛夏迷茫了一瞬,而后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要送她回家。她脸一红,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凌致不耐:“快点。”

他这会儿心情不好,烦得很,要不是天色太晚了怕她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他绝对不会多事。

“……哦。”盛夏怂怂地闭上了嘴巴。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黑漆漆的小巷子,穿过了马路。盛夏偷偷看着他的后脑勺,心里像是有一大群蚂蚁在爬,说不出的蠢动难受。

她想帮他。

可是,该怎么开口呢?

很快两人就在一个种满了花花草草的小院子前站定了。

这院子不大,门口立着一扇黑色的镂空铁门,铁门后头种着一棵茂盛的茶花树,比围墙还要高,正团团簇簇地开着朱红色的花朵,看着很显眼。

“我……我到了,”盛夏纠结地看着他,小声说了一句,“同学,谢谢你。”

凌致没什么表情地“嗯”了一声,扭头走了。

盛夏看着他的背影,着急得直抓耳朵,抓着抓着,她突然灵机一动,视线落在了手中厚厚的文件夹上。

有了!

“等、等等!”

凌致闻声顿足,不耐地偏头看了她一眼:“怎么?”

盛夏鼓起勇气,抱着手里的文件夹走过去:“招……招聘作业代写,同学,应聘吗?工资一月五千……不,一万!”

凌致一怔,眉眼沉了下来。他眼神阴鸷地盯着盛夏没有说话,半晌才冷笑地说了一句:“你应该庆幸,老子不打女人。”

盛夏:“……???”

少年尖锐的气息犹如实质,扎得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盛夏害怕又不解地看着他,满脸通红地挤出一句:“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他为什么想打她?

凌致被问得滞了一瞬。

这特么……为什么你心里没点逼数么!

“同、同学?”

见她眼神茫然,一脸惊惶,似乎并没有恶意嘲讽或是耍他玩的意思,凌致沉默了一下,深吸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问:“你刚才这话,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盛夏只是胆小并不是笨,她很快就明白他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翻开自己的文件夹,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说的是认真的!我是美术生,上学期一直在准备统考,功课落下了很多,作业写得也很慢,这些寒假作业……马上就要开学了,我、我怕来不及写,然后凌同学你成绩好,写作业的速度也很快,所以我、我才想……”

她有点接不上气儿,顿了顿才小声补充道,“我真的没有故意开你玩笑的意思。”

看着那摞大部分都还空白的试卷,凌致:“……”

想着可能是自己刚才说的工资太高,不大符合常理,所以才让他有了被戏弄的错觉。盛夏握了握拳头,再次鼓起勇气说:“至于工资,我、我刚刚说错了,不是一个月一万,是一个学期一万,你觉得怎么样?”

凌致:“……”

凌致嘴角微抽地看着这巴巴望着自己的少女,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起。

她是打算接下来这一个学期都不写作业了吗?

身为一个马上就要高考的高三狗,这么刚真的不会挨揍?

最重要的是……

“你有钱?”

印象中他这前桌家庭条件不怎么好,不仅平时穿衣吃饭都很节俭,他还见过她放学捡瓶子回家却被人欺负的样子,这会儿哪来的这么大口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猎皇在线阅读第5章

    看着她抓狂的样子,萧衔似笑非笑。他面前这个女人多大义,多高尚啊,为了所为的正义,不惜奉上那么多条人命。犯法的是外公和舅舅,他做错了什么?妈妈她做错了什么?萧家的下人又做错了什么?而大哥他又做错了什么?充其量不过是个过客……哪怕这些人里有人从未接触过黑暗,哪怕这些人里还有着她的亲人,哪怕这些人曾经视她

  • 绝地求生之杀人升级第十章在线阅读

    来者是和容徽有过嫌隙的云鹤。云鹤箭步上前查探卞旭伤势。当他发现卞旭金丹碎裂,经脉寸断之时怒目圆睁。云鹤不问缘由直接将怒火倾泻在众修士身上。“尔等让我天音宗少主身陷险境,竟见死不救!”云鹤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本座要你们为自己所为付出代价!”怒火从云鹤胸口喷出,他五指成抓凌空一

  • 沉骄在线阅读第九节

    叶尘回去到住的地方,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了两个大床,并没有看见呵呵庆,于是就又走出来,一个绕着湖边慢慢的散步,突然看见一个女孩子在旁边坐着,身着皇家学院的校服,叶尘稍微走进一看是爱丽丝,在她的身边做了下来,爱丽丝看见了叶尘也没有搭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坐着,不停地向湖里面扔小石头,水面上的涟漪不断。爱丽丝

  • 来自三十八线的纸片恋人[快穿]在线阅读第一节

    命运就是一根被人操控的线,而我就是被那根线牵着的木偶。命运就是一根被人操控的线,我就是被那根线牵着的木偶。寂静黑暗的空间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漫无目的的飘荡着,没有光线没有参照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飘荡,也许只是停在那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停在那,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影动了一下,然后又不动了也许是觉得这个姿势呆久了想

  • 妃常作乱之情债之南荒城(10)

    第二天,清晨房门打开,楚忘忧先了出来扶着巧儿,木婆婆在后面千叮咛嘱咐的告诉楚忘忧照顾好巧儿。“婆婆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会照顾好巧儿姐的。”楚忘忧拉着巧儿的手胸有成竹的说道。木婆婆看到这幅模样心中还有些放不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刚走出镇口一把木剑就劈在楚忘忧头上,小石头大声喧叫道“

  • 绝色杀手:洛三小姐本倾城在线阅读第四章

    +下一秒,电光火石之间,仿若瞬移一般,安珀突然出现在恶魔的面前,按着他的脸,将他压在了卫生间尽头的墙上,墙上绘着光屁股小天使的瓷砖碎裂,正好碎裂出了恶魔的轮廓身形。恶魔惊声尖叫,发出一声只有邪恶的生灵才能发出的呐喊。这声音,比安珀的死嗓歌声还要深入灵魂。隔间里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亚七又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 穿越从水月洞天开始九曲还魂草

    林朗背着手,摇摇晃晃的走到地摊前,打量着地摊上的药材。地摊老板一见是个学生,看穿着也不像是有钱的主,也没正眼瞧他,收起那棵“八十年”的参。看着林朗阴阳怪气的说道:“小孩你看什么看?买药吗?不买一边玩去,别影响我做生意。”林朗表现出一副什么都不懂萌新小白的样子,说道:“随便瞧瞧,想买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

  •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五章在线阅读

    三皇子对大皇子的话云里雾里的,从马场回到行宫没多久果然被皇上召见。“三殿下,皇上宣您觐见。”“我知道了,我换了衣服马上就去!”“殿下,皇上这时候召见你不会是真的和马场上的小孩和姑娘有关吧?”这时候的三皇子回想起大皇子的话才觉得有什么不妥:“那孩子和姑娘确实不像平常世家的人,但父皇这个时候召见我也不像

  • 未始有封在线阅读第8章

    如果你不去吸收血液回复血量,我可能就认命了,但是你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血液凝固”随着赵义最后一印结出,血魔狼身上的血色毛发由蓬松变得紧实。整头狼宛若一尊雕塑。前爪离赵义的头只有一拳的距离。他甚至感觉到了一阵劲风从自己的脸上划过,冷汗瞬间渗了出来。从得知血魔狼的毛发是用来储存血液的那一刻起。大胆的

  • 二货王妃难再逃在线阅读第五节

    郁清棠没有在宾馆留宿,听见身后的呼吸声变得均匀绵长,她再等了会儿,才转过身,借着月光确认程湛兮已经睡着了,方轻手轻脚地起来,换上几个小时前丢在沙发上的衣服,没有发出声音,悄悄离开,带上了宾馆房间的门。从专用电梯下楼,凌晨四点的酒店前台神情微讶,保持着友好的标准商务微笑:“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