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不做捉鬼大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10章

2022/1/15 19:54:25 作者:卸小火 来源:17K小说网
不做捉鬼大师的那些年
不做捉鬼大师的那些年
作者:卸小火来源:17K小说网
人,错了,悔恨。人,错了,难以释怀。人,错了,补偿不回。来来回回,总是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旁人眼中,似落魄、似潦倒。纵有人惋惜一身道术荒废,也不愿再提那朱砂笔,也不愿再握那桃木剑。一柱清香祭奠,将过去埋入尘土,从此为一世糊涂人。

回师门的第二天我就下山了。

关于破脉,不知为什么,我总感觉浮在表面上,沉不下心,一天多的摸索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回学校之前熊江冀给龙渊打了电话,让他到车站接我,怕天晚路黑,女孩子一个人走不安全。龙渊吐槽了几句还是来了,我见到他时已经是十一点半多了。看他冻得瑟瑟发抖的那样儿我就知道,他又是逃课来的,而且等了不下一个半小时。

回去怕他感冒,熬了碗姜水给他暖身子。他说姜水太辣,非要我给他加我珍藏的槐花蜜进去调味。他倒也不含糊,一口干了大半碗,说这两个小时没白等。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去了楚家。

楚家这两日也没有闲着,从首都请了名医专家,可是大多是查不出些什么,即便是查出来了,也治不了。这时我才意识到,锁脉锁住的,不仅仅是脉象,连人体最基本的物质成分流通都被限制了。破脉成了唯一的办法。

想活命,别无选择。

刚进门,发现楚家人基本上都在,弟子们不论大小都手持佩剑守在院儿里。一问才知道,原来楚云馆这几日并不安生,频繁有人进来闹事,虽然都被楚家弟子赶走了,但这几次来的都是武艺不高的小学徒。楚家担心来个厉害人物一举杀进去,当真血洗了他们楚云馆。

楚翎飞、翎崎、翎秀都在,按理来说翎秀是老五,那应该在她上面还有两个人,只是这些天,我一直没见过。

小五见我先是打量了他们三人一番,接着又望望四周,明白了我的疑惑,解释道:“我二哥楚翎雨不习武,就是个普通人,而且已经结婚有孩子了,这种江湖上的事儿,我们都没跟他说。我四姐楚翎芸刚怀了孩子,我们怕伤着她和宝宝,把她送婆家去了。”

“是啊,要不然小五这小丫头片子能在这儿帮忙?”楚翎崎感慨道,遭到了小五一顿猛锤。

话不多说,直入主题。

“所以,你们真的确定要让我来给老爷子破脉?”坐在床边,我手持银针再三确认。

“嗯,麻烦您试一试吧。”楚翎飞身为大哥,做了决定。

点起酒精灯,幽蓝色的火焰在屋子里摇摇晃晃,有一种神秘的感觉,银针在悦动的火焰里穿过,散发出一股寒光。屋子里只剩下龙渊和楚翎崎,小五随她大哥出去守门了。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闭目开始回忆书上的所有步骤。在确定没有什么疏漏以后,我找准位置刺了下去。

第五针,老爷子顿时一口鲜血涌上来,楚翎崎找来毛巾为老爷子耐心擦拭。

第十针,针尖开始冒血,乌红色的血凝成了一个个血珠,从皮肤下面渗出来。

第十五针,老爷子的整个嘴唇变得乌黑,十个指尖也变得乌黑。

我隐隐听到窗外划过一丝清脆的破碎声,吵嚷声逐渐增大。楚翎崎已经移至窗口向外张望。我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可是我的手开始颤抖,我闭眼大口地喘息着。我能感觉到龙渊走到了我身后,轻轻拍拍我。

“别怕,我在。”

一刹那,我觉得有了安全感。缓缓吐出一口气后,我又朝楚老爷子的穴脉刺去。破脉一共二十五针,之后还要运气来调节体内的血液流动并帮助排毒,此时最是关键时刻。

第二十针,指尖的乌黑更深了,胸口也变得乌黑,这些都是体内含毒气的血液,随着破脉的完成,毒液会暂时随着不受拘束的血液四处流动并积累在肢体末端。

门外的声音愈发狰狞,有人受了伤,哀嚎四起。

第二十五针。我……成功了……接下来的主要工作是排毒了。再次用银针朝手指肚刺去,黑血流出来以后,手指的颜色明显恢复了很多。

在等待放血的过程中,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从药箱里取出几味丹药喂老爷子服下,至此,他的命才算是真的保住了。

我请楚翎崎扶他坐起来,从背后给他运了些气,又一口血喷出来,不过这次的颜色远比前几次要浅。

反复几次,也差不多了,我又扶老爷子躺下,给楚翎崎交代:“你放心吧,老爷子体内的毒已经排了大半,剩下的再养几天应该就能好利索,至于什么时候能醒,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

楚翎崎连连点头,却又担忧地看向窗外。我和龙渊的目光也相继移至窗外。

来人很强,领头的那个仅凭手里的铁棒子就伤了楚云派二百多弟子。很多人都受了重伤,楚翎飞和小五还有数十个弟子在门口死命阻挡,防止来人闯入内室。

如此情景,身为楚家三少爷在屋子里自然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如今老爷子还重病在床,兄弟们又负了伤,应付不过,他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助阵。

既然遇上了,我和龙渊自是不能见死不救,拍拍他的肩膀:“你看好你家老爷子,外面交给我们!”

楚翎崎点点头,有些担忧,道:“那……你们小心。拜托了!”说完深鞠一躬。

我和龙渊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院子里,投入战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寄心海上云在线阅读第三章

    南松远心底的情绪在剧烈地起伏,自从他伸出手去打扰殷桃看书开始,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隐隐不一样了。之后他更是被殷桃的那个吻彻底打乱了节奏,那还是除了他妈妈以外,第一次y有女孩子主动亲她呢,虽然不是嘴唇。想着想着,南松远觉得旁边殷桃一举一动的声音明明是那么的细碎,但是都在他耳边如同雷鸣。他听着耳边的声音在辨

  • 幻世雷修之第三章

    “啪!”西弗勒斯路过藤蔓时,这藤蔓就冷不丁地抽过去一下。次次如此。好像是不抽到西弗勒斯,它就绝不甘心。可这么多天了,西弗勒斯也没让它碰着自己一下。“报复心还真强。”西弗勒斯观察了一下藤蔓,现在的藤蔓倒是看得出一点玫瑰植株的样子了,不算坚硬的刺,还有带着锯齿状叶边的叶片。甚至在它顶上,都长出一粒花苞了

  • 太穹吃面

    她端着面过来时,厅里的自鸣钟显示已然是四点四十五了。一进内厅,男人已经在桌上候着了。四点,沈纪堂就起了。他作息很准,提早半个小时,练武骑马早已浑身大汗,他的确是饿了。餐桌上摆了黄油,面包片,荷包蛋和咖啡。胡曼曼低着头进来,把面条往餐桌上一摆,便静静地站在了边上。沈纪堂看了一眼清汤寡水的面条,挑眉:“

  • 该隐之眼第7章在线阅读

    是故梦亦非梦,当下亦惘然。所以不管是幸还是不幸,瑛的进城第一顿饭是在牢里:那狗官,听完案情,问也不问便直接收押入狱。瑛还真是一一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许因为这地方治安好?还是其他,牢里没几个人。至少瑛所在的牢房只有她一个!她自然是庆幸,不会被犯人老大欺压,也不会被人挤人的场面憋死。不过她很快就高

  • 曾经风华今眇然浅笑红衣

    沈浪从朱七七那里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午时,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之前在醇香阁阻止王怜花的大和尚。那大和尚见到沈浪便走上前行礼:“沈大侠,老衲专程等你而来。”沈浪回礼道:“大师傅好,那怎么敢当,大师傅辛苦。”大和尚道:“辛苦不算什么,不知沈大侠可愿与老衲一叙?”说的是询问,但这拦着沈浪的架势分明便是命令。沈浪心

  •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在线阅读青莲

    钟粹宫。全妃问芙儿:“静贵人搬到永和宫去了?”芙儿回答:“是的,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全妃咬牙切齿:“她倒是躲得快!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养心殿过夜了?”芙儿有些紧张,回答道:“是的,娘娘。”“这个狐媚胚子!”全妃气得脸有些涨红,“刚进宫就敢在本宫面前那么造次,我非得想点办法不可!”晚上。养心殿。皇上喝

  • 大汉无疆在线阅读第10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陋室铭》葛仙山便因葛玄之徒,葛洪在此地得道飞升,而得名。葛玄,字孝先,号仙翁。葛洪伯祖。自称太极仙翁。创道教灵宝派,被尊称“葛天师”。得道飞升后,为道家三清之上清,灵宝天尊。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葛玄侄孙,师从郑隐。是九品炼丹师,天阶中医师。后于葛仙山得道飞升。葛仙山原

  • 我东海提督和鹰眼结了仇在线阅读第2节

    小容想扭头就走却好像还有什么不舍得没有说一样,刚才采花的一瞬间小容就好像被他的温柔给电到了一般再也不容许失去……“诶!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小容天真的回过头看着男子问。可是男子却很为难,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我——叫昊天。其实,我是对岸神族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来这边采花

  • 洗怨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危机四起“哒哒哒”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阵浓烟过后,消散在了这轻盈的夜。“哎哎哎?好险好险,那两个帅哥,长得真不错,智商怎么也那么高捏?”溧烨拍着??胸脯??,大呼一气,“唉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吴桦一边弹着床单的褶皱,头也不抬地应道:“吓你妹,赶紧开窗户透透气,就知道拍??胸脯??拍??胸

  • 三度轮回不是樱花的秒五

    一口气写完《秒速五厘米》后,司无言狠狠松了一口气,毕竟悬在头上的剑最少去了一半,就在下刻他正准备看一下《秒速五厘米》成绩时,就忽闻门外敲门声音。司无言眉头一挑,心道谁啊!他收回通灵司南,然后慢慢移挪至门边,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身高不过六尺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梳着一个包子头,肤光胜雪,双目犹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