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大圣我儿子祸福

2022/1/15 18:37:01 作者:落笔凌霄 来源:17K小说网
大圣我儿子
大圣我儿子
作者:落笔凌霄来源:17K小说网
远古纪元9999年的时候,荒古天帝渡劫之时,天雷滚滚,一个巨大旋涡出现,于是他就被吸入了其中,昏迷了过去。当孙行醒来的时候,一只小猴子蹲在自己的面前,乖巧伶俐,模样讨喜。“耙耙!”“嗯...嗯?”什么情况,这是谁家的倒霉猴子?后来,孙行才无奈的发现,原来,名震六合八荒的齐天大圣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白寒天快亮才回来,他一回家连连喊:“白路,白路。”

白路虽回了家,但一直都没睡,她听到他喊也不做声。白寒急急忙忙冲进她房间,看她坐在那里,也没睡觉,拍着胸口说:“还好,还好,你在家里,你没事,真是急死我了。”

“这有什么好急的,黄飞飞没来唱歌,你才着急呢。看灯的时候,是不是心不在焉,走散了,也不来找我,你肯定是玩得快活自在。”白路说话口气不好。她昨晚吓个半死,现在要好好睡一觉,她说完就躺下睡了,也不理她哥。

白寒见她没事,也彻底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她生气也是应该的。

他因为没见到黄飞飞,丢了魂似的,哪里还有心情看灯火。他无精打采地跟在白路后头,不知何时有个男子就隔在他与白路中间了,两个人还聊得起劲,他也没在意。

走着走着,他看到那边有位老翁,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旁边立着个幡子,上面写着“壹问壹答壹两”,他开始也不明白什么意思。

但很快就有人来,给了一两银,问了问题,那老翁就回答。这样也能赚钱啊?来这妖市,好像赚钱的门道多的是,可他怎么就只能砍柴为生呢?好不容易能采点人参,又被参人搞砸了。怎么会想到参人呢?人家也没对他做什么呀。

参人小姐姐那也真是漂亮,论外表一点儿也不比黄飞飞差。可黄飞飞去哪里了呢,他就想听她唱唱歌,她去哪里唱去了呢?

要不去问问吧,他给了一两银子,问道:“黄飞飞去哪里了呢?”

“去她去了的地方。”那人将银子还给了他。

这是什么意思呢,白寒都没弄明白,后边有人在等,那老翁直直地看着他,他一时也想不出还想要问什么,就只得离开。

他找个地儿想了好一阵子,是这老人家不知道黄飞飞去哪里了,才将银子退还给他吧。这买卖倒是实在,没欺人,可他既然做这一行,还是一两银子一个问题,那多少也是有些本师的吧,怎么黄飞飞那样的名人都不清楚呢 ?黄飞飞到底去哪儿了呢,难道以后就不能再见到她了么?遗憾,真是太遗憾了。

人一生不知有多少遗憾,不要老想这事了。白寒站起来看了一下,咦,白路呢,这下好了,他一心想着黄飞飞,将自个儿妹妹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他急冲冲去找她,不好,撞到人了。

“喂,你这么急,赶着去投胎么?”一位身着灰布衫的娇俏姑娘朝他嚷嚷,人娇小嗓门可不小。

“对不起,小姐姐,没有受伤吧?”

“没受伤怎么了,还想撞伤我吗?”

“对不起,对不起。”白寒连声道歉,见她没事,也就走开了。哪里还有白路的身影,她会在哪里呢?

白寒在市场里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到处看了个遍,可就是找不到白路。她不会出什么事吧,这可去哪里找呢?天都快亮了,这妖市都快要打烊了。他现又在那问题老人那里,干脆去问一下得了,管他灵不灵,试试运气。

“我妹妹去哪里了?”

“回家了。”

这来都来了,问都问了,干脆再问一个:“我怎么能赚多一点钱呢?”

“挖人参。”

这二两银子花掉,就听了六个字,比那书还贵不知多少倍。那书上好歹还有几十道符,这就干脆利索六个字,一点儿尾音都不带。他默默站起来,想着白路也许没看到他,是真回家了。如果想要多赚点钱,对他现在来说,还真只能指望多采到几根人参。这问了也是白问,不如不问。

他想还是先回家,没看到,再回来找。他又急匆匆往外边走去,怎么又碰到那灰姑娘呢。

那灰姑娘在他前边儿的前边儿走着,她后边儿一虎背熊腰,正伸手摸她屁股。那灰姑娘一回头,那人躲一边去了,他走得急,一下子就只有他正站在她后边。

“啪”一耳光扇在他脸上,那灰姑娘两眼圆瞪,愤怒地说道:“畜牲,看你人模狗样,怎么如此下流。”

此言一出,旁边好事者立即一大堆围了上来,那虎背熊腰也在其中。现看到正面,一张方脸都可用来画正方形了,这是个什么妖精呢?那贴识妖膏真是省不得,应该早早就买的,砸锅卖铁都要买。现在可怎么解释呢?

“小姐姐,我急着赶路呢,刚才我们隔得远远的,怎么可能呢?”他也没说是那人摸的,他一时也不清楚对方什么来头。

做为一只狐狸精,见机行事,是必须的。遇到比自己强的,就应该明哲保身;比自己弱的,就当行善,忍着点儿算了;旗鼓相当的,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轻举妄动,以免遭遇暗算,这样才能活得长久,修行圆满。

“兄弟,大家都是畜牲,你这么做可就太不像个畜牲了,敢做敢当啊。”那正方形还有脸如此大言不惭,真是不知怎么修成人形的,就凭这幅厚脸皮吗?人不要脸,天下走遍。原来真有这种人啊,也算是开了眼界。

“小姐姐,我真是没有做什么下流的事,苍天明鉴,我急着有事,还请小姐姐好好想想才是。”白寒并不理会那人,只希望这位灰姑娘有点儿头脑。

一群男人围着,品头论足,说长道短,那灰姑娘也不想这样。她狠狠盯着白寒看了看,满腹委屈扭头跑了。白寒也不管那些人,急急赶回来,还好,白路在家中。

两人都睡了一白天才起来,白寒主动道歉,还说了那灰姑娘的事,让白路出门也要小心那些色狼。

一说到狼,白路昨晚可是真被狼追,她想了想,还是告诉了白寒。但没有说参人小姐姐的事,因为参人嘱咐了她,不要对别人说起她。

白寒更加自责了,昨晚上他老想着才见过一面的黄飞飞,就差点将妹妹送入狼爪。

两人商议,他们从来都没有什么仇家,这狼妖怎么会这样呢,这明明是有备而来。周朝阳难道就是那狼妖么?他可说他就是这村里周员外的儿子。

说来说去,那识妖膏真是不能省,看来得努力赚钱才是,如果自己炼不成,那也只得买两贴了。还有看有什么法子,能提高白路的修行,下次再去妖市,要么去问问,要么去买本书来看看。这些都是要钱的,那还是得不能不去采人参了。

白寒认为既然白路已经遇到那狼妖了,她现在还是小心点好,不要轻易出门,他去山中看看吧,但愿不要碰上那位参人。

他在山中很快转悠了一阵,竟然采了五根,品相很好,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大收获,白寒也不贪心,也就不采了。

那问题老人给了他启发,知识能挣钱,信息能挣钱,技术能挣钱,力气能挣钱。他不能只天天砍柴,等着成仙,到时仙没成,命也没了。他要多学习,多观察,多打听,他的人生才开始,好多机会,他多少得抓住一两个吧。

那狼妖的事,得多打听,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他在这山中到处察看了一下,并没有狼的踪迹,那昨晚的狼不是这山中的狼,看来周员外的身份很可疑。

那得去周员外家看看。他一路沿山路而下,心情欢快,林里的小鸟们飞来飞去,也是很快活吧,但他听到了微弱的哀鸣声。

他是拜过菩萨的人,慈悲为怀,还是去看看。是只小麻雀,腿受伤了,它的哀叫声很小,但它仍是没放弃。它努力睁着它圆溜溜地眼睛,但随时可能闭上,白寒把它捧起来,带回了家。

白路忙将这小麻雀清洗,擦药,包扎,弄完就看天意了。

她在家中整理了那些草,那两株个个草竟发了好多株了,满满一瓦盆。她又分了些出去,另外再栽了两个瓦盆。这样下来,下个妖市日,她也可以拿个个草去卖了,一两银子一株,那得卖不少钱。

但其它的都没分株,那些草怎么就不能分呢?问白寒,他对这些草,也是一窍不通。他说他去街上药铺将那人参给卖了,顺便去周员外家打听一下,可能要晚一点儿才回来。

白寒拿去那常去的药铺。吴掌柜刚开始可也是蒙过他的,但白寒采来的草药,人参几乎都是卖给这店。他的东西质量好,人也爽快,之前吃了亏,也从不提起,吴掌柜现在对他也不错,给的价钱也合理。

吴掌柜一看他去了,忙说到:“哎呀,白兄弟,我还正想派人去打听你呢,也不知你家在哪里。我这里有位老客户急需上好的人参,我们存的人参都被他给买光了,一时间也找不到去哪里进,就想着你总是能找到,盼着你来,真是菩萨保佑,你还真来了,带人参来了么?”

白寒掏出那五棵人参,吴掌柜那三角眼都成椭圆形了,连连说到:“好参啊,好参啊。白兄弟,你是爽快人,我呢,也是受人所托,这可是救命的事了啊,价钱比平时高,但下次可不一定是这价,这是特殊事例啊。”他伸出两个手指头,白寒从不讨价还价。

这人参还能买光药铺的,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家。白寒问道:“这是哪位大官人家中出什么事么?”

吴掌柜看了外头一眼,外边一个人也没有,里头就一个小伙计,他烤着火,昏昏欲睡。他压低声音,凑过来说道:“周员外的夫人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年前就病倒了,一直拿着人参在续命呢。”他又四下里看了一下,神神秘秘地说到:“张道士去看了,说是狐狸精害的。但那张道士道行太浅,收不了那狐狸精。周员外已经派人去临安府请有名的道士赵胡来来捉妖呢。这赵胡来可是名震四海,临安府离这里也不算远,横竖这几日就要到了,可这人参快没了,正急死个人,白兄弟恰好就送来了,真是太谢谢你啦。”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是哪里来的狐狸精呢?这可把他们兄妹俩害惨了。他们就住在这村里,再偏僻也能找得到,那赵胡来真是那么神的道士么?

北山这么大,有坏狐狸精也不奇怪,那周朝阳是把他们当成仇人了么?

可周夫人难道不是妖精?这儿子是,那周员外也是妖精啰,这家人好乱啊。

他也想不清楚,他又分不出什么妖。看来还是那书上说得对,“不要看到道士,如果看到,偷偷跑掉”,但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难道就为了个道士,就偷偷摸摸过一辈子?朱老伯不也没跑么,这可怎么办呢?

周朝阳,周老爷都是妖精,就不怕那赵胡来把他们也给收了么?如果周朝阳不是那狼妖,那是谁要他们兄妹的命呢?如果是,他难道不能弄死那狐狸精么?这么厉害的狐狸精,他们可没听说过,表姐也没说过,他娘以前也没说过。

白寒心里想了种种,不管哪一种,对他们两兄妹都不利。狼妖惹不起,道士也惹不起。他刚得了二百两银子的喜悦就被赵胡来道长给毁掉了。

他还是去了周员外那里,他就一普通村民,不能随便见到周员外。他去那里问,周员外请不请临工,府上的人答道,暂时不请人。

白寒又来到闵二娘那里,说是想给自己做套衣裳,顺便聊了周员外家的事。

闵二娘对周朝阳赞不绝口,说他那样的富家子弟,世所罕见,将来肯定是要中状元的。

“听说周夫人生病了,也不知好些了没有?”白寒随意问到。

“哎呀,周夫人可是个大善人啊,菩萨保佑她快快好起来,她可要看着她儿子中状元呀。”

“周夫人得的是什么病呀?”

“也不知道,请了不少医师看了,就是看不好,张道士说是狐妖害的,周员外就去临安府请道士去了。”

“这好好的,狐妖怎么会去害周夫人呢,这是乱说的吧?”

“这谁知道呢,道士说是,那就是吧。”

白寒这样也打听不到什么,只得回家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在线阅读第4节

    创世天地,位于A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历年世冠预选赛都选址于这里。这次也不例外。一楼进去,就可以一眼看到无比宽敞奢华的商场正中央立着去年冠军TXT的五个等身比队员模型,他们身后的巨型显示屏循环播放着这支队伍从预选赛到总决赛的胜利画面。这是独属于冠军队伍的特权。程希他们赶过去的时候,无数粉丝已经聚集在那

  • 地球最强女婿在线阅读第八章

    鼻息间夹杂着酒味,是霍时彦厌恶的味道。可也不知怎么,他舍不得松开女人柔软的唇。贪心的,一寸寸的汲取着,直至大脑空白,手不受控制的摸到了慕澜光洁无暇的后背。偌大的卧室里,两道交叠的身影,呼吸乱了方寸。等慕澜被疼得找回一丝理智时,霍时彦那张俊脸就放大在她眼前。男人一双深眸锁着她,满眼都倒映着她的羞红脸的

  • 一骑清尘如霞烟在线阅读第2章

    夜间,刘家酒楼。“夫子啊,我再敬你一杯,今儿这酒可是我特意让人去武都城采购的,咱武安县可是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啊!”夫子此时也是喝的有些上头,顿时不乐意了。“百年陈酿,确实是好酒,还是酒神庄的。但是,你说县城没有好酒是不把我的收藏看在眼里啊,我这可是有着从星辰宫带来的繁星坠,喝一口就感觉自己与繁星共舞,

  • 嫁给聋哑男配第3章在线阅读

    阳春三月,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随着风儿摇曳的柳树条刚刚爆出嫩绿的芽,一对对的燕子衔着泥,飞往屋檐下忙着筑巢。但是,在高高的宫墙内,一处偏僻的院子里,却感觉不到春的暖,冷清的让人发抖。“公主她会不会是被吓傻了?”院子一个宫女小声的对身边的太监说着,手却依旧拿着扇子往一个小炉子上扇,炉子上一个罐子

  • 皎若云间月第一章

    九天劫雷已连续劈了八下,林舒渡劫的山头早已夷为平地。第九道劫雷姗姗来迟,水桶一般粗的劫雷宛如有生命般在乌云中穿梭,趁她虚弱之时,直冲而下。趴在地上的林舒,抬起头来,双目灼灼看向上方,她伸出右手,本命剑小红心随意动出现在手中。她白衣黑发,手持宝剑,一跃而起,向着半空中的劫雷迎头而上。林舒再次恢复意识,

  • 我!主角猎杀者在线阅读第2章

    刚回到房间,一位傲慢的师兄就传音过来:“废物快过来给我捶背!”那位师兄常年困居聚灵中阶,别的弟子都通灵境界了,他也只能使唤下赵圣。“聋了吗,小爷我让你过来!”看到赵圣不来,那弟子越发强横了。“他娘的!”那位弟子飞过来一掌拍下,聚灵中阶的实力没有保留地爆发了出来。“既然汝心想诛我,那我也不客气了!”赵

  • 万界拼多多第六章在线阅读

    淮引视角:我是淮引,凤唳国的将军。从小,父亲便告诉我:你将来一定要做个好将军。那时我才七岁,我问父亲:“什么是好将军?”父亲说,“忠君,报国。最后,是保护好自己。”父亲摸着我的头说。自那以后,父亲教授我武艺,我不敢有丝毫疲懒懈怠。别的孩子在戏扑黄蝶时,我在读兵书,练武。父亲不断告诫我:各司其职。所以

  • 我的绝色小姨第十章在线阅读

    诗毅回到灯火通明的诗家大别墅时,客厅内一家四口欢声笑语和乐融融,她的脚步顿住了,生怕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就破坏了别人家的天伦之乐。“大小姐回来了。”保姆阿姨的话让阖家欢乐戛然而止。徐薪茹瞧见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她端着母亲高高在上的模样,皱着眉头对诗毅说:“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才回来?”诗毅懒得跟她

  • 三界镇邪刀之穿越

    “唔,这里是哪?”女孩穿着白色的吊带裙站在路上,她□□着双脚有些迷茫。四周的景象她很陌生却又有一丝熟悉,路上偶尔有行人路过好奇的看女孩一眼。“柯南,那里有个大姐姐耶!”步美叫住柯南指着街道边上的女孩,柯南眼镜闪过一道光“走,我们过去看看。”“呐,大姐姐在这里干什么?”女孩低下头看着旁边多出来的四个孩

  • (东京喰种)目标!甜倒研君第3章在线阅读

    封蔷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逃跑计划竟折在了被老爹狠揍一顿,赶出来寻人的封嗅身上。苍天啊,想当初还是他放她走的,总不好直再这一个人手心里兜圈子吧。“不是,你想想,就这么把我带回去了,你那顿打还不白挨?”封薇于是决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痛定思痛,觉得自己果然一时糊涂,做了混帐之事,今日寻到你,那自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