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无限影视之大收藏家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2/1/15 16:58:57 作者:北辰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影视之大收藏家
无限影视之大收藏家
作者:北辰海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卷《秦时明月》火爆开始,王道还是霸道,威道还是杀道,三皇治世,五帝定伦,诸子百家,唯我纵、横。书写秩序,拟定规则,横扫天下,唯我独尊,且看主角如何在秦时明月傲视天下,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山河在我手,众生皆臣服!这是一个以阴谋而存活的世界,一场改变天地的阴谋,在主角策划下,已经展开!江山易主山河动,安抚黎民为苍生!第一卷各种异次元大招的网王世界已经结束,热血的战斗也换成了阴谋的逆袭。热烈欢迎各位书友兄弟的到来!谢谢!希望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多多支持订阅,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得人场,北辰会

心生怜悯。

孟宗青和喜公公看见宁月的脸,真的是心生怜悯。

细腻的脸蛋,精巧的鼻子,一弯秀眉之下,竟然是个斗鸡眼,嘴巴还有点斜。实在是可惜了。

喜公公的表情像吃了酸枣似的,皱眉咂舌,可怜也不是嫌弃也不是:“好了好了,赶紧低下头,别惊了王爷。”

孟宗青着实没想到是这样,颇觉得奇怪:“你是如何进宫的?”

不问还好,一问这小宫女竟哭了,轻轻抽搭道:“奴才本是寻常样子,谁想前一阵子倒春寒,凉风里吃了点酒便晕睡过去,一醒来怕是被风吹歪了嘴,眼睛也这般了。奴才自小没了爹娘,嬷嬷怜惜我,依旧留我于永巷,做些差事有口饭吃。”

宁月说着声音低下去,重重叩首:“望王爷垂怜。”

“你进宫多久了?父母又如何去的?”孟宗青似是还不罢休,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太对。

宁月早就准备好这套说辞,对答如流:“回王爷,奴才进宫有些时日了。小时候奴才的父母被大水冲跑了,寄人篱下,迫不得已才入了宫。”

南方水患一直是孟宗青的心事,前些日子他一直筹谋重修堤坝并彻查贪污赈灾银一事。孟宗青打量她一番,一开始是有些疑惑,但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倒也是个可怜人,沉默一会儿道,“喜常来,拿些赏银给她。”

“谢王爷,谢公公。” 宁月只是想混过去,却没想到还有银子,见孟宗青真的信了,倒有些内疚,搞得这钱像是蒙骗来的。

喜常来将赏银给她,细声道:“是个有福的。几个人能入得了国舅爷的眼?”

宁月垂头双手接过来,又倒了谢,匆匆退下了。

待她走后,孟宗青解开外衫,开始换衣服。喜常来一边伺候,一边念叨:“想不到宫里还有这样的丫头,看来奴才该提点提点李总领,这模样要是惊了圣驾,可就不好了。”

孟宗青伸开手臂,随他整理着衣带,不以为然:“由着她去,不必多事。”他闻着这新衣服上沾染的甘松熏香,道:“是个干活仔细的。”

一般宫人并不会留意道衣服上沾染的香囊气味,直接便洗了熨了。可这个宫女,倒是格外有心,熨烫之后,又重新用香料熏染一番。

孟宗青抬手自己整了整衣领,突然,只觉得脖颈间一扎,仿佛有什么东西似的,不禁倒吸一口气,下意识地抬手便捂住脖子。

“哎呀国舅爷您怎么了!”喜公公见状惊慌道。

孟宗青愣住片刻,赶忙扯下袍子翻过来领子一看。

只见前些日子衣领里面开线的地方,已经被什么人用细细密密的针脚补好。

那紫线不是宫廷御用之物,一看便是线中的残次品,因此才有些扎人。他本就是颇为敏感之人,一点变化都可察觉,这才发现领子里头的不一样。

什么人?孟宗青手握那衣领盯着看了一会儿。

这绝非出自宫中绣坊之手,难不成是……刚刚那宫女补的?

就在那一瞬,孟宗青意识到什么不对似的,突然起身大步走入院中,见一内监在扫地,唤来问道:“刚刚进来那斗鸡眼的宫女,你瞧见没有。”

内监握着扫把发愣,答不上来,支支吾吾道:“回国舅爷,奴才眼拙,没,没看见什么斗鸡眼的……”

“刚刚,就那个送衣服过来的小宫女,” 孟宗青抬手伸出二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眼睛没事?”

内监这才知道说的是谁,回道:“奴才明白了,那是熨坊的宫女,她来给您送衣服……不过她眼睛没事儿啊。”

孟宗青刀眉一起,哼了一声,不等喜公公跟上,负手握着衣服出门而去。

他想,这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个小小宫女都敢诓骗本王。他走得极快,宫道上的宫人纷纷停下朝他行礼,身子还没下去,孟宗青便匆匆而去。惹得宫人偏头张望,嘀咕起来这又是皇上让国舅爷心里堵了不是。

永巷里呆着的大都是受罚宫女亦或年纪大了的管教姑姑,皇上贵人们几乎都不会往这边来。

孟宗青一个劲儿的往那边去,喜公公在后头飞也似的疾走,尖声道:“国舅爷留步,留步呀!”

停下来回头,见喜常来上气不接下气赶来道:“国舅爷,那永巷是什么地方,您这金贵之躯万万不可踏进去。有什么事情,奴才给您办就是了。”

孟宗青握着衣服,掂量掂量道:“好,刚才你也听见了,去把那送衣服的宫女给本王找出来!” 说着,一把把衣服塞进喜公公怀里。

喜公公以为是衣服出了岔子,赶紧抱着衣服钻进了永巷,直奔熨坊。

一进院子,见宫女都在忙前忙后,故意咳嗽了一声。

果然赵嬷嬷瞧见了,赶紧走了过来,道:“公公大好,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哼,是阴风、妖风!赵嬷嬷,你们熨坊可要坏事了!”喜公公摇着脑袋厉声道。

赵嬷嬷还没明白,请他细说。

喜公公拂尘一甩:“你们之中那个斗鸡眼的宫女,办事不利索!惹得国舅爷不高兴,赶紧叫她出来,跟咱家去回话!”

赵嬷嬷一听,想着肯定是弄错了,笑道:“哪有什么斗鸡眼的宫女,老奴这儿都是些顺眼的丫头。”

喜公公不甘心,怕她窝藏,又把那宫女的凄惨身世说了一遍,只见赵嬷嬷依旧迷茫的摇了摇头。

“得,让你那些丫头都出来站好,咱家挨个儿查!”

没一会儿,十八名熨坊宫女排成三排,齐齐整整地站在院子。

“宁月呢?”

赵嬷嬷点着手指数了数一遍,唯独不见宁月,小声问了一句。

一宫人细声答道:“嬷嬷,宁月去给元英殿送衣服,还没回来。许是半路被什么人叫走了办差事吧。”

赵嬷嬷点点头,过去回了喜常来,“喜公公,您也听见了,现在我们熨坊的宫女都在这儿呢。除了……”

“就是这个!” 喜公公捏着手指,哼声道,“去元英殿给我们国舅爷送衣服的,什么什么宁、月。”

赵嬷嬷皱着眉头道:“不知她犯了什么错,让公公这样好找。”

“什么错,以下犯上,知道吗,”

赵嬷嬷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小声侧头吩咐道:“赶紧去找找,看宁月回来了没有。”

“不必了!”

院外一声威严低沉传来,众人纷纷回头一看。

一袭仪态万方的身影出现在熨坊的圆形拱门外,只见孟宗青右手背在腰后,左手扣着宁月的手腕,扬了扬,“人已经找到了。”

***

宁月送完衣服后,想着差事不多,索性绕了个远路,想熟悉一下宫里的布局。谁知走了一圈回到熨坊的时候,好巧不巧,偏撞见孟宗青负手站在门口,等着什么似的。

那一瞬间,四目不经意地相对而视,停了几秒,皆认出来彼此熟悉的双眼。

宁月倒吸一口气赶紧撤回目光,猛地转身要走,只听身后一声厉决:“站住!”

孟宗青三两步踱到宁月身前,听了几秒,见她还低头,索性伸出手一把将她下巴稳稳抬起,迫使她看着自己。

复杂,不甘又有几分羞愧。

这样奇怪的情绪皆沾染其中,有了几分说不清的美。

他一下子就认出来这双眼,清艳非凡,不沾染宫中谄媚之姿,所以他一直记得,更是认了出来。那次,他见到,便不知道为何她会这样看着自己。

如今再碰到,孟宗青万万没想到,他那日见着的小宫女竟然到了这种地方。

看见她白皙的皮肤被自己按的微微发红,他才慢慢松了手。

孟宗青不再看她,将目光漫到一袭花树上,毫无情绪地说道,“看来,你的病好得可真快。”

宁月赶紧双膝一跪,眉头一皱,道:“奴才罪该万死!奴才不是故意说谎,望国舅爷明察!”

孟宗青似是来了兴趣,问:“如何明察。”

宁月眼珠一转,道:“奴才,奴才卑贱,听闻国舅爷面冷心善,体恤下人,才想着博得王爷几分关怀。家中母亲长年有疾,这些赏银,奴婢可拿去给母亲买些好药。”

“哦,这样。” 孟宗青点点头若有所思,突然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拽了起来,面色一沉,低声道:“巧言令色,满嘴胡话。你有几个脑袋连本王都敢利用?”

那一阵甘松的味道包围了宁月一身,让她差点透不过气来。

“走,本王倒要好好审审你。宫里出了这样的奴才,今天就当为皇上清理不干净了。”

一杯热茶奉上,喜公公揣着拂尘站在一边,眼睛却直往宁月清秀的脸上瞥,心中想着刚才那斗鸡眼就是她?

熨坊的内屋,孟宗青坐在简陋的椅子上,慢慢悠悠地喝了口茶,好像到手的兔子总算跑不了似的,显得颇为悠闲。看了一眼地上的宁月,扬手让喜公公退了出去。

“本王还奇怪,一个眼睛有问题的宫女,怎么缝的衣服?” 等喜公公走了,孟宗青将那紫衣扔在宁月面前,居高临下问:“你做的?” 声音倒是温和了几分。

宁月暗自皱了皱眉头,当时也不知怎么,顺手就补了两针,却没想到那样隐秘的位置还是被他发现了。

“回王爷,奴才粗笨。碍了王爷眼了。”

孟宗青哼了一声,:“少在那说没用的。为何不送去绣房?”

宁月不想招惹他,脑子里飞快细想一番,赶紧垂头道:“那日小印子说,王爷最喜爱的衣服沾了茶水,嘱咐我们赶紧熨好送回去。奴才想着,若是再送到绣坊,一来一回耽搁时间。心里一急,没想别的,便擅自补了几针。奴才下次不敢了。还望王爷恕罪。”

孟宗青拍了下衣服上的微尘,点点头,“哦,是吗。”

宁月正要称是,突然小臂被一把拽起,身子猛地被拉近,一下子超过了原本男女之间的界限。她身子顿时僵住,想往后退去却无力挣脱。一道审视的目光如火如炬,让她耳朵有些发热,却不知道是觉得羞愧或是愤怒。

孟宗青看她仍然低着头,嘲笑道:“那天,是谁肆无忌惮地用那样的眼神看本王,今日为何不敢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被男主逼成精分后[穿书]之s级球星卡(3)

    起身的周峰,带着一身的内伤和满满的怨气的离开了球场,而王昊看着他,心中升不起一丝愧疚。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就在这时,他也准备收拾收拾回去,脑海中突然是再次响起了刚刚那道声音。“完成任务,获得S级球星卡大礼包*1,请问是否立即使用?”“诶,不是说好的旺旺大礼包吗,这是啥玩意?”“

  • 九帝天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周五,四人便来到了《欢乐小品》的现场。在《欢乐小品》开播之前,其实大家早就在网上议论并且投过票了。“到底谁可以在今晚的比赛中夺得头筹,又是谁,会在今晚被淘汰呢?”先不说大家投的第一名是谁,就说这最后一名,那网民们的心也是前所未有的一致啊。“一定是叶南风。”“我敢打赌,绝对是叶南风。”“叶南风也别来参

  • 刀镇乾坤在线阅读第5章

    “复制,强化?”阎楚有些疑惑,而当他看到桌上的笔记本的时候,忽然有了发现。这本笔记本是阎楚在小商品超市买到的,里面是普通的笔记本,外皮则被设计成了类似武功秘籍的样子。上面还写着《葵花宝典》四个大字。【系统:《葵花宝典》(假),强化所需1点属性点,强化后宿主可直接学习精通,无需任何练习。】“雾草,这功

  • 影帝又偷偷加吻戏第七章在线阅读

    “当然,你看。”郭金浩打开了那张照片,还未等我定神,他便补充了一句,“最可怕的是萧长婕自殺后尸体是落在水池里,我昨晚看的那个东西也是湿的。虽然照片里那脸我认得就是萧长婕没错,但是我去年可是亲眼看见她尸体被送进火葬场的!你说是不是大晚上撞见鬼了!”我先看了看他的表情,很认真很恐惧。语言也很有条理,不像

  • 雪梦樱的穿越之旅第九章在线阅读

    长桌上又重新摆上了两张空白的宣纸,都用镇尺压住一头,荆白与张景分别站在两张宣纸的前面,“开始吧!”陈老师和他们两人说道,“你们只要画出一根竹子,我和王老就能判断出那幅画到底是谁画的了。”张景握着毛笔,就像一尊石像一般,动也不动,他有多少斤两自己最清楚,在水墨画上他一点天分也没有,而且也没有认真练习过

  • [综]来自炸炸豪的爆炸警告在线阅读第6章

    这一次,林锋他们就享受不到小岛别墅一样的待遇了。沙漠的旁边是一大片的木头房子,分给了各个训练营的人休息。简单的吃过饭,林锋一个人站在沙漠的边缘,看着昏黄一片的远方,感觉到了第二项最终考核的难度。此时天是蓝的,地是黄的,这里除了蓝黄两色,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色彩。沙漠上有的是旋风,一股一股的,把黄沙卷起好

  • 穿书八零大佬们要养我之确认出演(夏洛)(4更求收藏鲜花)(4)

    沈藤坐下来,从手包里拿出电影剧本中的一部分。“吴翔,你先看看剧本。”吴翔接过剧本,呢喃道:“夏洛特烦恼!”“我在这部电影中扮演的角色叫袁华!”吴翔心中笑出了声。沈藤来找他拍电影,竟然会是夏洛特烦恼。吴翔翻阅了一下台词,随手把剧本放在桌子上。“沈藤哥,我对袁华这个角色很感兴趣。”吴翔表明自己的态度,微

  • 擒川[破云吞海同人]之开学的第一天(9)

    “喂!喂!听说了么,我们班新来了一位美女耶!!”“是啊,好像是上次那个来我们学校报道的冰冷的美女。”“对,就就是那个一来就把樱宁紫顶下去的郁炫彩。”(完颜:“这也变得太快了吧,以前你们可是天天跑到樱宁紫屁股后面紫公主长紫公主短的,现在就直接直呼人家大名啦。”一阵白眼翻过,众人:“切,就她,也能和彩公

  • 这个人不正常[快穿]第1章在线阅读

    下午两点。叮铃铃……喻晨的电话铃声将他的睡梦中吵醒。他摸了摸床头的电话,迷糊的点了下接听键:“喂,哪位。”“喻晨,你已经逾期十来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把房租给续上?如果没钱赶紧把店铺给我让出来!”喻晨一听又是房东打电话来催房租,瞬间睡意全无,立刻提起精神坚定的道:“你放心,最迟这个月月底我就把房租续上,

  • 封印使者之王芳之死!(新书求收藏,求评价)

    那个女人浑身是血,就像是刚刚被从血池里面捞出来的一样,她那长长的头发也被染红了,甚至,王芳可以清晰地看到正有一滴滴的血水从其发梢上滴落下来。那个女人趴在王芳的身上,两条惨白的细长手臂抱住了王芳的脖子,她两只手上面的指甲又细又长,宛如一把把锋锐的匕首一样,在灯光下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幽光。她,绝对不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