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关于我扮演角色那些年之第四章

2022/1/15 17:45:41 作者:苏元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关于我扮演角色那些年
关于我扮演角色那些年
作者:苏元行来源:晋江文学城
【8.30入v,请多支持呀】文案:Q:如何在正主面前cos他挚友/兄弟/亲人/本人?0829:谢邀,建议使用卡牌系统,享受被坑的乐趣与扮演后被世界意识临时改任务的快乐。这是一个倒霉孩子与系统签订合同,走上各世界奔波被坑的不归路。注:1.全文二十万左右完结。2.系统存在感不强,只有偶尔会提到,可以当做是另类的cos穿看待,每个世界以其扮演人物称呼。3.OOC必然有,我比较菜。4.文名随便一取,实际上就是个抽卡类型的文。-【预收:关于我扮演角色那些年2】0829一直以为自己的合同在某一天会终止——实

跟着他往后走,姜念看着被他拎着的行李箱暗自摇了摇头,自己是不是脑子被脑斧给吃了,居然当着他的面瞎说什么喝酒。还记得有一回和方靳一块儿去喝酒,是翔子的生日会,程景声没去,大白天喝了个烂醉,程景声给她煮醒酒汤喝。

是甜味儿的,带着一丝丝薄荷味。但自己被他骂了好久,再三保证自己以后不喝酒了。后来她说头疼,他又乖乖给她按太阳穴,就没道理的可爱啊。

走进房间里,姜念的心像是定了下来慢慢的往下沉,这个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宣誓着这是一个独居男人私人的领域,所有的东西都干净清爽独一份的。

原木的家装风格透着暖意,每个角落都亮堂堂的,姜念愣了好几秒,迟疑道,“你家装修挺漂亮的,是你自己选的?”

程景声弯腰拿鞋的手停顿了片刻,接着把鞋子放在她面前,“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什么情绪都听不出。

他对家有点执着,这个姜念是早就知道的,这里的所有像是程景声中意的风格。

“客房在楼上左拐第二间,浴室在隔壁,洗漱用品抽屉里都有。”程景声把鞋子脱掉随意套了一双家居鞋,看见姜念不动作,他又转了过来,“我还有几份文件要看,你随意。”

把话说完,他径直上楼了,只留一个背影给她。

其实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靠近姜念,他就收不住自己的那颗心想汲取更多,可是现在的姜念是在媒体公众下的璀璨明星,他突然接近他,指不定会给她造成多少麻烦。

刨去这些,心里本能的害怕和自卑吞噬着他,他能跟别人谈笑风生,因为别人不知道他的过往,但姜念她不同。

坐在书房老板椅上的程景声冷静下来之后,他挠了挠头发。

自己大半夜的直接过去接她,不就是昭然若揭的说着心里话吗?

姜念走进厨房里洗了个苹果,她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打开关机的手机时,界面疯狂弹出许许多多的电话。有沈桑的有江铭的,还有杂七杂八认不出来的,还有《迷情都市》编剧的微信轰炸和制片的电话。

没等她按任何一个按钮,江铭助理谭诗诗的电话打了过来,姜念下意识按了接通,接通之后,她咬了咬唇,一脸生无可恋,怎么就手滑了呢?

“姜念?”

一道非常御姐的声音滑入耳蜗,姜念“嗯”了一声,手指揉了揉眉心。

接着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是带着怒火的,“你到底在哪里?你知不知道迷情都市的导演现在点名要你了?一整天都没打通你电话,你是要急死人!”

“还有,那个沈桑,老子明天就让他走人!什么玩意儿!!”

男人暴躁的怒骂声提高了一个分贝,姜念把挪远了的手机再次挪到自己跟前,“我没离很远,没跨山也没跨海,在港城,回去就一两个小时的事儿。还有,你别把这事赖沈桑头上,我自己出来要转转的。”

再不出来转转,她都怕自己要发疯。给新人资源这没毛病,但是她也得有点本事吧?造谣功夫是挺深的,在某综艺上含沙射影的说了句,姜念抢她戏。

到底谁在抢谁的?姜念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迷情都市爱谁上谁上,蒋君泽挺优秀的,说不准能凭这部戏女一号一炮而红呢,江老板。”

讲真这部戏女一骨子里透着的那点风情要是蒋君泽参透了那就能火,但要是演的不伦不类,谁也救不了她。有些东西,是需要经过岁月的沉淀积累才能摸透的,而不是空口白牙光凭嘴巴说说的。

世人都有一张嘴,谁说的清?

“张导点名要你过去了,你驳了他的意,回头他事事儿都不想着你了!”江铭突然间帮她说了句话,这让姜念挺出乎意料的,不过她也没觉得有什么,毕竟自己是公司里的摇钱树啊。

趁她还火,除了多带带新人以外在压榨一点劳动力这没毛病啊,可姜念心里就是莫名压着一股火气,倒也不是气蒋君泽抢戏也不是气她搅动娱乐圈的浑水,是气自己一直以来都存在的毛病,每个月总有那么两天心里没道理的发慌与排斥娱乐圈里的一切,所以索性出来玩儿两天,正好方靳也从部队里回来。

“张导那里我自有解释,你为蒋君泽抢这么部戏,真的是煞费苦心,希望她能念着你的好。”姜念的手指划过桌上的玻璃杯,不知为何身处程景声的家里,她没有那种在酒店的不安感,仿佛这里就是自己长久待过的地方。

纤尘不染的环境,目光所见暖色的地方,真想好好睡一觉。

“行,话说到这份上了,张导的面上你自己去说。”对面的人说了这么句,就直接挂了,不带一分情面。

真挺好笑的,姜念看穿不揭穿。

过了半刻钟左右,楼上的男人走了下来,一身西装衬的他气质飞扬,如同壁画里无上神通的清冷谪仙似的,他走到姜念面前把钥匙递过去,“仓库里有事需要我过去处理一趟,明天一早会回来,钥匙你拿着。”

“你不怕我卷你的身家财产重要商业机密跑了吗?”原本趴在茶几上的姜念站了起来,她菱形的嘴唇微动,“程老板?”

“你要能拿走的都拿吧,保险柜在楼上我的卧室里,上楼记得换拖鞋。”程景声看了一眼手表,接着弯腰把钥匙直接放茶几上,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问了句,“早餐要吃什么?”

“想吃......”你..姜念呐呐的看着他,没把心里话说出来,水润润的眼睛眨了两下,“生煎包,煎饺,我能点个粉蒸肉吗?汤包也好吃的。”她舔了舔舌头,已经很久没吃肉了。

“好。”门利落关上,淡淡的木质香味也渐渐地消失了。

安安静静的又剩下了一个人。姜念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和程景声一起去上学的那段时光,生煎包五块钱有八个,一人四个正好一顿早餐,还能剩下五块钱来。

程景声不喜欢吃肉,而她不喜欢吃皮,于是她总坏心的把肉吃掉,然后得意忘形的向他吐舌头,程景声就是笑,也不说什么。

哦,他会说,“你只吃肉吃的饱吗?”

“可饱可饱了,不信给你摸摸肚皮!”

两个人的幻影就像是泡沫一样消失在眼前,姜念看着大门失落的坐上沙发。

手机铃声响起,窝了个舒服的姿势,姜念接通,没应声就是往里一通骂,“方靳你丫什么意思,我要去方家湾,你给我送程景声车上算是怎么回事?”

“哟,还能接电话呀!”方靳声音微微向上提,过了一秒他拍了拍头,“哦对了,刚程景声厂里有货车司机掉山崖里头了,估计这会儿在公司呢。”

听着这话怎么就这么欠扁呢,姜念咬了咬嘴唇上的皮,“你什么意思?”

“我帮你呢,没看出来?我是你哥,你那肚子里什么颜色的坏水儿我看不出来吗,当年程景声一走,你就跟掉了魂似的。”方靳喋喋不休,时不时支吾两声,应该是在吃东西。

嚼了两口肉,他又嘀咕:“我这是为你好。”

真的有这么明显吗,姜念皱眉,可就算很明显那都已经是八年前的事儿了呀,她都快忘记当时自己是什么心情的了,方靳他怎么就记得这么清楚?

难道蛔虫可以在人的肚子里长八年?

“切,我掉魂,当初那个谁转学你不也是掉了魂么,方大兄弟,你今天卖了我,此仇不报非君子,这句话你听过没?”

对面沉默了几秒,咬脆柿似的咔嚓声顿时停了,“我语文没上过六十,保安教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别给我拽!”

......

真够理直气壮的,姜念忍不住乐了。

胡扯了两句,姜念把电话挂断了。她站起身体打算四处转一转,她真的从来没想过自己和程景声的相遇可以这么轻松。在梦里她构思过无数的场景,有虐恋情深也有喜极而泣还有抱头痛哭,可没想到,他给了她一把钥匙,那么淡淡然。

除了平淡以外,也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惊讶,钥匙这种东西多宝贵啊,他还信任她......

转到书房,她悄悄咪咪的打开门,接着从外至内扫了一圈,接着眉梢轻轻上挑略有些惊讶,四周墙面上都是书,中间有新中式的书桌和椅子,地毯也很好看。

小时候他们一群人第一次去图书馆的画面又出现在了眼前,那时候一个礼拜才能去借一次书,而她喜欢看课外书,程景声每回周六都会抽空陪她过来看。

有时图书馆,有时在书城,一坐下就是一下午。

有次,她不肯走,他开玩笑说,“下周过来书还在这,又不会长脚跑掉!”

“不行,就一章了,就要结束了!一分钟!就一分钟!”姜念眯起眼睛跟他争夺一分钟看书的时间,最后差点赶不上末班车。

坐在公交上,程景声喘着粗气说,“之后我有钱了,我要买个大书柜,你可以天天来我家看书!”

“好哇,那我天天去你家!”

现在,他有个大书房,可她不敢踏进去。

年少都足够荒唐,生来无锐刺的她一厢情愿跌入月老玩乐随意编织的破网,从此袈裟披身,冷淡如寒霜,活得像个吃斋的修士。姜念突然想起这么一句从网络上看来的话,她现在不就是个不食腥膻的修士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世雷修之第三章

    “啪!”西弗勒斯路过藤蔓时,这藤蔓就冷不丁地抽过去一下。次次如此。好像是不抽到西弗勒斯,它就绝不甘心。可这么多天了,西弗勒斯也没让它碰着自己一下。“报复心还真强。”西弗勒斯观察了一下藤蔓,现在的藤蔓倒是看得出一点玫瑰植株的样子了,不算坚硬的刺,还有带着锯齿状叶边的叶片。甚至在它顶上,都长出一粒花苞了

  • 太穹吃面

    她端着面过来时,厅里的自鸣钟显示已然是四点四十五了。一进内厅,男人已经在桌上候着了。四点,沈纪堂就起了。他作息很准,提早半个小时,练武骑马早已浑身大汗,他的确是饿了。餐桌上摆了黄油,面包片,荷包蛋和咖啡。胡曼曼低着头进来,把面条往餐桌上一摆,便静静地站在了边上。沈纪堂看了一眼清汤寡水的面条,挑眉:“

  • 该隐之眼第7章在线阅读

    是故梦亦非梦,当下亦惘然。所以不管是幸还是不幸,瑛的进城第一顿饭是在牢里:那狗官,听完案情,问也不问便直接收押入狱。瑛还真是一一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许因为这地方治安好?还是其他,牢里没几个人。至少瑛所在的牢房只有她一个!她自然是庆幸,不会被犯人老大欺压,也不会被人挤人的场面憋死。不过她很快就高

  • 曾经风华今眇然浅笑红衣

    沈浪从朱七七那里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午时,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之前在醇香阁阻止王怜花的大和尚。那大和尚见到沈浪便走上前行礼:“沈大侠,老衲专程等你而来。”沈浪回礼道:“大师傅好,那怎么敢当,大师傅辛苦。”大和尚道:“辛苦不算什么,不知沈大侠可愿与老衲一叙?”说的是询问,但这拦着沈浪的架势分明便是命令。沈浪心

  •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在线阅读青莲

    钟粹宫。全妃问芙儿:“静贵人搬到永和宫去了?”芙儿回答:“是的,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全妃咬牙切齿:“她倒是躲得快!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养心殿过夜了?”芙儿有些紧张,回答道:“是的,娘娘。”“这个狐媚胚子!”全妃气得脸有些涨红,“刚进宫就敢在本宫面前那么造次,我非得想点办法不可!”晚上。养心殿。皇上喝

  • 大汉无疆在线阅读第10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陋室铭》葛仙山便因葛玄之徒,葛洪在此地得道飞升,而得名。葛玄,字孝先,号仙翁。葛洪伯祖。自称太极仙翁。创道教灵宝派,被尊称“葛天师”。得道飞升后,为道家三清之上清,灵宝天尊。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葛玄侄孙,师从郑隐。是九品炼丹师,天阶中医师。后于葛仙山得道飞升。葛仙山原

  • 我东海提督和鹰眼结了仇在线阅读第2节

    小容想扭头就走却好像还有什么不舍得没有说一样,刚才采花的一瞬间小容就好像被他的温柔给电到了一般再也不容许失去……“诶!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小容天真的回过头看着男子问。可是男子却很为难,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我——叫昊天。其实,我是对岸神族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来这边采花

  • 洗怨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危机四起“哒哒哒”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阵浓烟过后,消散在了这轻盈的夜。“哎哎哎?好险好险,那两个帅哥,长得真不错,智商怎么也那么高捏?”溧烨拍着??胸脯??,大呼一气,“唉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吴桦一边弹着床单的褶皱,头也不抬地应道:“吓你妹,赶紧开窗户透透气,就知道拍??胸脯??拍??胸

  • 三度轮回不是樱花的秒五

    一口气写完《秒速五厘米》后,司无言狠狠松了一口气,毕竟悬在头上的剑最少去了一半,就在下刻他正准备看一下《秒速五厘米》成绩时,就忽闻门外敲门声音。司无言眉头一挑,心道谁啊!他收回通灵司南,然后慢慢移挪至门边,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身高不过六尺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梳着一个包子头,肤光胜雪,双目犹似

  • 我的怪物猎人才不会这么萌在线阅读第6章

    “都醒醒!都醒醒!我们马上到了!”聒噪的吆喝声通过车载音响,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炸醒了整个合奏团成员。“唰!”前排的隔断被打开,领队戴着无线麦克风站在前方,整个人员搭配像极了“上车睡觉,到站拍照”的老年旅游团。张易天揉眼一望,挡风玻璃外已是昏黄。前方是笔直的大道,两旁高大的蔬菜棚鳞次栉比,将农作物与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