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男朋友是做梦送的之烟灰缸

2022/1/15 16:53:26 作者:捂眼睛的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朋友是做梦送的
男朋友是做梦送的
作者:捂眼睛的猫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男主又又又弯了[穿书]》求收藏临和梦见一个很可爱的小团子,他忍不住把东西都给小团子吃。临和:吃了我的东西,以后就是我的人刚吃完东西的小团子:……第二次做梦,小团子已经长大,风度翩翩,芝兰玉树,被送来给临和当暖床的,临和上下其手,小团子满脸通红。第三次做梦,小团子浑身华光,端坐在高台上,威严不可冒犯,手指遥遥指着临和,说要收他为徒。临和:我不想叫你师父邱元:为何临和:我怕我忍不住犯上邱元勉强保持表情稳定,可惜耳朵尖红了。第四次做梦,临和穿着嫁衣,被人献给魔君,而他的小团子一身黑衣,邪魅异常

吴柯今年二十五了。

他是一个在学业、事业、恋情等各方面力压同龄人的大满贯扑街选手。

学业没搞好,野鸡大学毕业后拿着两千出头的工资,相亲对象加了他微信看了他的朋友圈后就把他拉黑了。他的朋友圈,全是【转发领红包】的信息。

不过他并不气馁,尤其是今天。一大早,侯总就打来电话,催他赶快到公司一趟。

今天可是周末,暴躁老总在电话里语调温和,综合组组长刚刚离职。一路走来兢兢业业追求上进的吴柯心花怒放。

吴柯骑了电瓶车上了快车道,哼着“我有一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在车水马龙里一骑绝尘。

老板人在五楼,电梯不允许闲杂人等使用。吴柯一口气上五楼,脸不红心不跳的进了老板办公室,进门特意尬笑一声:“侯总好!”。

“好你M个头!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呀?啊?你看你写这方案,这什么东西呀?小学生都比你水平高!”侯总面目狰狞,唾沫星四溅,边骂边把一叠文件甩到了吴柯脸上。

本来以为要升职加薪名表豪车了,来的路上还咬了牙在杂粮煎饼里多要了包辣条,看到公司门前卖柠檬水的漂亮姑娘还打了个口哨。幻想了各种上天的场景,却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事情。

吴柯悲从天上来,哭的心都有了。

侯总见他没脾气,得寸进尺:“我这儿不是养猪场,我雇你是让你来干活的。这个方案,你现在就改,在我这儿改,什么时候改好你什么时候走。”

吴柯怒不可遏,握着拳头看着侯总桌子上的烟灰缸出神。

侯总退了下滚圆的肚子:“你,你要干什么?”

吴柯一抬眼:“侯总,我理一下思路。”

侯总松了口气,坐回老板椅点了支烟,指着对面三米开外的茶几:“你坐那儿,坐那儿理思路,电脑你也拿过去。”

吴柯哪里是理思路?他刚才是真想拿起烟灰缸朝着那肥头来一下。他甚至想到了侯总脑袋开花满头是血的场景,这场景使他热血沸腾。但千钧一发之际,吴柯想起一档子事。

下周该发工资了,砸下去一时爽,但砸了就什么都没了。房东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再不交房租,就请保安过来清场。

退一步风平浪静,忍一时发两千工资。吴柯咬了咬牙,咽了下口水。

但是他扫了一眼文件又不淡定了,他全身颤抖,急火攻心。

“侯总,这个方案不是我写的,是董哥写的。”吴柯虽怒,但说出的话依然软绵绵的。

侯总吐着烟圈,脸看着天花板:“不管谁写的,你改就是了。我睡会儿,昨晚喝得有点大。”

屋里很快响起地动山摇的呼噜声。

吴柯看着文件越改越气,这个董哥的方案明显是从网上复制粘贴的,连公司名字都没改。吴柯的拿手活就是写方案和总结,他干脆自己构思,手打了一篇,打完六千多字的方案,看了下表正好一个小时。

闲着也是闲着,他百无聊赖打量着侯总的办公室。扫视了一圈,茶几上一淡黄色椭圆球吸引了他的注意。那球看着是实心的,却飘在底座的上方,中间有一公分左右的空隙。

吴柯物理再差,他也觉得这绝无可能。伸手摸了一下,球确实有些分量。咦?这是什么原理?他几乎忘记了刚才的屈辱,全神贯注的研究着那个淡黄色椭圆球。

约莫一个小时,侯总大梦初醒,他伸了懒腰抬眼一看立时大怒:“你在干什么?别碰!”

吴柯赶忙缩手:“侯总,方案写好了。”

侯总公司小本生意,做什么事都得亲自把关。他拿着吴柯打印好的方案看了又看,突然又怒道:“你能写好,为什么不一次写好?耍老子呢?”

吴柯不服:“明明是董哥写的”

侯总不耐烦:“什么董哥董哥的?以后叫董组长!昨晚我答应他了,周一就下文件。这样,你再起草一个任命董鹏为综合组组长的文件。以后学着点,别整天跟个傻子似的!”

那董鹏每天除了吃鸡就是看球赛,所有的工作都敷衍了事。吴柯不但干自己的活,还经常帮董鹏善后。他天真的认为有一天老板会把他提到组长的位置上,然而此时此刻,梦破灭了。

坐回茶几旁的沙发,吴柯只觉得天旋地转。这要是再不雄起一回,这胖子真把自己当SB了。

他啪的一下合上笔记本:“侯总,这文件我写不了。今天周末,我有私事。”

侯总大怒起身:“你在跟谁说话?反了你了?”

吴柯冷冷走向侯总桌子,随手抄起烟灰缸一字一句道:“我在跟你说话,侯胖子!”

侯总感觉自己气势上输了几分,心里有了些胆怯,但面子往往使人铤而走险。

他又点了烟,颤抖着声音道:“小吴,你还年轻,进入社会才几年?跟我横?你还嫩点。”

吴柯没有废话,扬起烟灰缸就是一下,侯总左脸立时见了红。见了红,侯总怂了,捂着左脸就跑,抽了几口的烟沾在满是血的手背上。门是关着的,侯总无头苍蝇一样往茶几下边钻。无奈他身形硕大,根本钻不进去。

吴柯已经红了眼,又抄起烟灰缸砸了过去。这下不巧,烟灰缸直接砸到茶几上。那个黄色椭圆球飞出老高,在天花板上停了片刻便摔到了地上。屋里闪了一片黄光,随后那球便消失了。

吴柯顾不上惊奇,拿起自己的电瓶车钥匙便出了门。走到门口,他意犹未尽,回头吐了口口水:“老子不干了!这个月的工资就当你的医药费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犯愁了,这以后怎么办?吃什么?住哪儿?装B一时爽,冲动毁终身呐。

还是赶快回去整简历吧,想到此处,他不禁加快了车速。路上的一切都怪怪的,好像来过又好像没来过。刚走了没多远,突然感觉电瓶车速度骤降,坐在车上的体验也差了许多。

坏了,爆胎了!真是流年不利,喝水都塞牙。环顾四周,还好,那家修车店还开着门。

但是走到门口觉得不对,原本招牌上的‘打气补胎’字样换成了‘万能芯片总经销’。

原本屋里边乱七八糟的摆着修车工具和回收的破铜烂铁,今天却装饰一新刷了白墙。有了个怪怪的柜台,有些像诊所,但又不像。门外除了招牌,倒没有什么变化。

又是个忽悠人的!

吴柯失望的推着电瓶车折回,屋内出来一个身材瘦小面目龌龊的老头。他喊住吴柯,笑眯眯招呼:“吴柯,不进来坐一下?”

吴柯确认他不是修车的老头,但他怎么认识自己?唉,现在的骗子还真下功夫,边想边低着头推着车继续走。

“进来坐吧,我能帮你摆脱困境。”老头语气诚恳,像是吴柯去世多年的姥爷。

吴柯太想让人生有点转机了,他对一切可能改变命运的事情都特别上心。无论严寒酷暑,他的彩票没有断过,重金求子的广告他也咨询过多次。一听老头能帮自己摆脱困境,再加上老头的语气像姥爷,他二话不说折了回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师父是武林高手第九章在线阅读

    “颜颜,你想什么时候搬过来?”姜璟言开口温言问顾颜。顾颜脱口而出:“明天吧。”顾颜说完,姜璟言的唇角似乎勾了勾。姜老太太不由莞尔。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很久没有见姜璟言笑了,今天自家孙子露出的笑容有点多。顾颜完全是下意识的说完,她甚至现在就想在姜璟言的身边,不想离开。说完之后,顾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将

  • 我用微波炉锤爆仙帝之第四章(4)

    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起床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本来想出门打听打听,但是又怕被人打击报复,索性在家多待几天,避避风头,就这样,又在家待了几天。这天早上,还在床上睡懒觉,就听外边有人敲门说他们是公安局的,需要我和他们去局里一趟。我起床透过门缝看到确实是警察同志,就让他们稍微等等,我刷了个牙,穿上衣服

  • 一梦成仙之星之碎片(10)

    话音刚落,身旁伸过来一支中性笔轻轻地敲在迟轻轻柔软的头发上,沈嘉许收回白皙的胳膊,胳膊搁在桌子上,拧眉看她,“玩心收一收。”她低下头乖乖地说,“哦。”向恺歌纳闷地嘟囔一句,“真是一物降一物。”解决完数学题之后,迟轻轻回头用笔盖戳了一下向恺歌的呆毛,“运动会表格填好了吗?还差几个人?”“女子400米没

  • [海贼王]叫我海神大人!之温暖

    “为什么……”林夕抹了把眼泪,声音还有点沙哑,“为什么选择我?”说这话的时候林夕已经有了猜测,是不是她的“超能力”暴露了。西德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因为你值得。”林夕虽感动得又一把眼泪,但显然不信。西德妮也知道这个“心灵鸡汤”太过牵强,叹了口气,与她的形象有些不符:“这个你之后会知

  • 不逝荣耀正义之剑第七章

    无相寺的无名浮尸案在菰城传得沸沸扬扬,几天后又传出了新消息,听说凶手已经被抓到了。也是那凶手不走运,好巧不巧,尸体被发现那日菰城知府也在无相寺,知道放生池发现浮尸后就亲自赶去了现场。正当周围的人还在纷纷猜测是自杀还是谋杀时,他已经发现了数个疑点,当场就判断出是谋杀,最后根据线索剥茧抽丝,没几天就抓到

  • 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恰在这时,琵笆乐声骤停。从楼中三尺台上渐渐传来泠泠醉音,琴声悠悠,曲调流转如柔美少女轻抚耳面,让人心生荡漾。清冷美人歌声一转,细细唱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莫忘尘听得如痴如醉,不禁娓娓道:“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琴音……就算是万妖宫的妖曲……我……嗯??师姐?”莫忘尘大骇,只见在他面

  • 修仙:从贪玩蓝月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孔芷喊完了这嗓子,仿佛才意识到不对似的,赶忙的压低了声音,抱着文件小跑到她面前,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不舒服就请假吧。不就是扣一天的工资嘛,没必要要钱不要命啊。”真是她的好姐妹啊,好人坏人自己全都做了,她也不嫌累。“安安,你来。”孔芷拉住了顾安安,将她拉到了茶水间,问道,“安安,你欠的

  • 诺温之歌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和亚瑟还有塞穆尔在营帐内讨论战术,纳西莎由于受伤的缘故,所以他没有叫醒她。卢修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不如我们从侧面包围怎么样?”塞穆尔看着他们说。“不行,太危险了,而且我们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卢修斯一脸严肃。“那绕过山,从后面偷袭怎么样?”亚瑟说。“会不会太耗费体力?”塞穆尔问。“不会,我

  • 抓个情敌当道侣在线阅读第2节

    晚上十点,整栋港黑大楼都没有几盏亮着的灯时,中也大人的办公室终于打开门,他打着哈欠,走出来。“走吧,秦。”我起身,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与工作时长相呼应,年纪轻轻的中也大人,作为中层干部,如今家资颇丰。买得起名牌重机车、跑车,听说最近还开始喜欢收藏贵得吓人的有年份的红酒,俨然是个有钱有品的少年。我内心毫

  • 重生之全能神妻第5章在线阅读

    坐在马车里的司雁趴在马车窗边偷看,虽然听不清两个人在说什么,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虽然没见过这个人,但司雁还是猜出了宇文致对面站着的那人就是太子,毕竟天子脚下,敢穿黄袍子的人可不多。宇文致因为常年习武,要比太子高上许多,也壮硕许多,言行举止不自觉就是一身正气。而太子长得也是端正,但太过端正了,像个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