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依依不依第9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7:04:53 作者:喵星卧底 来源:晋江文学城
依依不依
依依不依
作者:喵星卧底来源:晋江文学城
父亲说她长得像惊华公主,郡王说她长得像惊华公主,太皇太后说她长得像惊华公主,就连宫女也说她长得像惊华公主……怎么所有人都说她长得像惊华公主?!苏卿依气呼呼跑去跟自家夫君抱怨,不料这个燕云国最尊贵的男人却笑道:“怎么会?依依,你就是她。”苏卿依想着反正都是混吃等死,被当成替身就被当成替身吧,可当时移事易,设局者成了局中人——“你是谁?”“苏卿依。”“苏卿依,又是谁?”PS:前中期因为剧情的缘故,男主的戏份会比较少

第九章

西院的灯亮到了大半夜,到最后白夫人也被请了过去。

三人也不知道商量出了什么结果,第二日一早白夫人就踢开了白池初的门,将一枚玉佩扔在了白池初面前,“你祖母给的。”

白池初看了那玉佩,是块上好的血玉,价值不菲,玉佩的内侧刻了一个苏字,白池初想问为什么是苏不是白,还没问出口,就被白夫人堵了回去,“没那么多废话,好好戴着,要是弄丢了你就别活了。”

白池初没再问,权当一个昂贵的挂件儿看待,当着白夫人的面乖乖地挂在了腰间。

白夫人走后,白池初就坐在屋里数她昨日从皇上哪里得来的金线,将其一分为二,准备留一半给二姑娘白婉凌。

白府的二姑娘比她小月份,两人的性格一个张扬,一个内敛,倒成了互补,好的就跟亲姐妹一般。

“给婉凌送过去。”白池初刚将那一半的金线递给倚瑶,二姑娘身边的丫鬟清欢突然闯了进来,一见到白池初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大姑娘,你可得救救小姐啊。”

白池初神色一紧,“怎么了?”

清欢哭归哭,口齿却很清楚,“小姐正被伯爵侯府的三姑娘,和周家的大姑娘堵在了胭脂铺子里。”

白婉凌的性子温顺,从不招惹是非,要出事,那一定是对方的错,更何况还是周姑娘那只妖,白池初手里的一捆金线都没还得及放,紧跟着清欢往胭脂铺子里赶。

路上清欢将事情前因后果都说给了白池初。

“前阵子去庙会,小姐与周家大姑娘同行,分明是那周家姑娘对小姐说,说伯爵侯府的林三姑娘太傲气,说到最后还扯上了林家,说整个林家就找不到一个好东西出来,当时小姐就斥责了周姑娘,不该背后说人是非,更不该随意侮辱人,小心祸从口出。”

“结果早上小姐去胭脂铺子里取货,刚好就碰上了周姑娘和林三姑娘,许是周姑娘做贼心虚,怕小姐告状,竟然颠倒是非倒打一把,将她说的那些话都算在了小姐头上,当着小姐的面就同林姑娘全说了,林姑娘一生气也不细问,上前一巴掌就扇在了小姐脸上,还骂小姐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清欢说起来,气的肠子都拧到了一块儿。

白婉凌性子虽温和,但也是个倔脾气,遭了冤枉不说还挨了一巴掌,硬是拦着那两人非要论个道理出来,可白婉凌平时连句骂人的话都不会,又怎么敌得过周大姑娘的那颗烂心和那张利嘴。

三人就在那胭脂铺子里僵持着,清欢偷偷回来请白池初的时候,白婉凌还在哭。

“周夏清死定了。”白池初一路疾行,白皙的小脸被风霜一刮,面上的粉嫩竟赛过了胭脂,灵气逼人。

白池初并非是个善茬,这一点汴京城里的世家女几乎都知道,偏偏周姑娘不知死活,回回都要来招惹。

白池初没想到周家到了这节骨眼上了,周夏清还敢出来惹事,她要是嫌事情还不够大,她不介意帮他们再捅一捅。

白池初杀到胭脂铺时,白婉凌眼睛都哭肿了。

白婉凌样貌虽不及白池初惊艳脱俗,但也是个十足的美人儿,她那一哭,颇有白池初耍赖缠着几个哥哥时的可怜相。

白池初只瞧了一眼,便受不了了。

“谁打的?”白池初一踏进屋,没顾白婉凌的错愕,一把将其护在了身后,直接问向对面的林姑娘。

林姑娘被白婉凌堵了这半天,也看着她哭了半天,心里实则早就后悔了,可此时被白池初挑衅地一问,又硬气了几分,“是我打的,不过是......”

林姑娘话还没说话,白池初手里的红色短鞭就抽了过去,手法同白夫人抽木桩子一样。白池初的嚣张并非虚传,只要惹上她,管你是谁从来不留情面。

她不做持强欺弱之事,但谁也别想欺负到她白家头上。

林姑娘痛的一声尖叫,捂住半边胳膊愤怒地看着白池初。

“别瞪我,这不是林姑娘教我的吗?还了这一巴掌,你再解释,我再考虑要不要相信你。”她不过是以牙还牙,既然她不听二妹妹解释就打人,她也可以不听解释就动手。

“你,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行凶打人。”林姑娘身边的丫鬟指着白池初气的直打颤。

“要报官吗?我帮你。”白池初说完,就对清欢吩咐道,“去找大公子过来,就说有人踩了我御赐的金线,挑衅龙威。”

白家大公子和二公子皆为宁安府衙内的捕快,人人都知道。

林姑娘也忘记喊疼了,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颤着嗓子说道,“分明是你先动手打人,谁又踩了你金线?”

白池初没理她,直接走到周姑娘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重重地说道,“她。”

周姑娘呆了这大半天,见白池初一上来就抽了林姑娘一鞭子,本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如今听到白池初明摆着诬陷,觉得好笑,“我什么时候踩了你金线?”

“现在。”

白池初说完将手里的那团金线当着周姑娘的面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狠狠地摁了两下。“这不就踩了吗?”

周姑娘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瞧着她,“你,你这是诬陷。”

“谁说的清呢?白二姑娘不也没说清吗?”白池初盯着周夏清,看着她那张不断变化的脸说道,“我要是你,这节骨眼上我就不会出来,更不该惹事,今日周姑娘要是进去一趟衙门,看看你周家还想如何息事宁人。”

周夏清没想到白池初动了真。

昨日发生了什么事,周夏清并非不知道,今日出来也是替周夫人到胭脂铺子里急着提钱,周家的铺子来向都是来路不光彩,只能暗里运行,这间胭脂铺暗里正是周家的产业。

谁知道刚到铺子,就碰上了伯爵侯府的三姑娘,和白二姑娘。

如清欢所说,周夏清确实怕白二姑娘向林姑娘告状。周家已同白家撕破了脸,万万不得再得罪了林家,如此一想,周夏清才先法制人,让白二姑娘背了锅。

周夏清并非不怕事,最多就是蠢了些,怎么都没有料到白池初会来,此时见白池初站在门口,铁了心要找她算账,周夏清心头越来越慌,一着急,对身边的丫鬟递了个眼色,提脚就往外冲。

这一冲胭脂铺子前一团乱,恰好与长街对面正在追逐的一路人马撞了个正着。

白池初被对面突然窜出来的姑娘,撞了个七荤八素,背心猛地撞在了墙上。

先是白婉凌一声尖锐的,“大姐姐”

后是白清泽一声担心的,“池初。”

再后来是沈大公子一声颤音,“表妹。”

白池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还未哭出声,倒是压在她身上的姑娘先她一步哭了出来。

“对,对不起。”那姑娘手忙脚乱地从白池初身上爬起来,回头瞧见了白清泽身上的官服,就似见到了救星,突然跑过去抱住了白清泽的腿,“官爷,救命!”

这一抱,白清泽瞬间被一群黑衣人围堵的水泄不通。

白婉凌吓的哆嗦,两头顾不过来,一头担心大哥,一头又想将白池初拉到身边来,可前面一片刀光剑影,白婉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池初和沈大公子被重新逼到了胭脂铺内,顿时急得大哭。

汴京城内从未有过这么大的动静。

如今太平盛世,谁也没有想到有人敢在天子脚下动手,面对一波突如其来的刺客,府衙里的人一时竟也抵挡不住,最后关头还是二皇子带着府兵赶了过来。

事情平息后,白婉凌头一个冲进胭脂铺里找人,结果半个人影都未找到。

白池初和沈家大公子不见了。

**

白池初在外被那姑娘一撞,脑子已经昏昏沉沉,后来又被沈晖成一路拽着进了胭脂铺,也不知道进了哪个房间,一脚踩下去,她和沈晖成两人便顺着暗道里的楼梯一路滚到了底。

白池初直接晕了过去,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沈晖成一张放大的脸。

“表妹。”沈晖成也不知道唤了她多久,直到唤到她醒才罢休。

白池初动了动,一股疼痛袭来,瞬间疼出了眼泪花儿,从小她就被白府的人护在手心里长大,哪有这么摔过,适才在上面还能嚣张的甩林姑娘鞭子,如今却紧紧地抓住了沈晖成的手,撒起了娇,“表哥,疼啊。”

听到这软塌塌的声音,沈晖成心疼的手足无措。

“表妹先别哭。”沈晖成就着袖子擦干了白池初脸上的眼泪,边擦边关心地问道,“哪里疼,我看看?”

沈晖成正准备扶她起来好生瞧瞧,对面角落里突然就扔出了一捆竹简,砸在了二人跟前。

两人吓的不轻。

沈晖成壮着胆子上前,借着头顶上木板缝隙里的微微光线,隐约瞧清了对方的脸。

“安,安王爷?”沈晖成愣了,大抵没想到自己滚下来这半天,居然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个人。

安王起身,恰好站在了光线底下。

白池初也看到了。

白池初看着他,他也在看白池初。

安王淡淡一笑。

她倒是回回都不缺男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