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毒舌公子之思念(2)

2022/1/15 16:50:18 作者:断点情 来源:17K小说网
毒舌公子
毒舌公子
作者:断点情来源:17K小说网
他混迹于网游当中,或挑起纷争,或平息混乱,或创造仇恨,或建立友谊。有人认为他阴险、邪恶,有人认为他聪明、可靠。他亦正亦邪,于众多强者之间周旋,只为那亿万之梦,只为那倾国倾城。他有三笑:一笑为红颜,一笑为知己,一笑为财富。他有三怕:一怕对手弱,一怕红颜泪,一怕兄弟散。不一样的网游,一样的人生故事。

师姐领着阿涟安排了住处。

九霄阁对刚入学的弟子一视同仁。新入学的弟子,不管身份背景如何,都没有独住一屋的权利,大多分四人一间。不过,待日后成了师兄师姐,若是在九霄阁表现优异,自然是不愁待遇的,单独住在一个仙岛,也是有的。

洞泽湖离九霄阁路途遥远,阿涟算是来的比较迟的,她到的时候,其余三位室友已经在九霄阁住了几日了。

师姐领着阿涟进来,那待在屋内的三个姑娘,便极礼貌的打了招呼,瞧着仿佛很容易相处似的。可待师姐走后,屋中三人,除却一个皮肤生得略黑些,看上去胆子小小的姑娘,其余的两个高挑玲珑的,便敛了笑。其中一个穿墨绿衣裙的,淡淡扫了她一眼,启唇道:“如此姗姗来迟,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原不过是条胖头鱼啊。”

花鲢一族的,最不喜欢的便是“胖头鱼”这个外号,可阿涟是个脾气好的,再说她同阿雱相处的过程中,激动之时,也没少叫过她胖头鱼。如此,阿涟也没有往心里去。

大抵是阿涟看上去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倒是叫人没兴趣去欺负了,那二人瞧了她一眼,就出去了。阿涟缓缓侧过头,瞧着那两人的身影,生得娉娉袅袅,身姿曼妙无双,一看就同她这种小小湖中出来的鲢鱼不一样。

这二人不好相处,这屋内可还有一人。那小姑娘生得比阿涟还矮小一些,生得一张圆圆的脸,同她打招呼,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这小姑娘名叫田箩,是个有着四百年道行的田螺精。田箩自小生长在一处池塘里,至于出去的那两位姿态高傲的,则是来自东海,算是水族中最高端的一类。虽都是水产类,可这生长的环境便决定了身份高低,也难怪那二人不愿搭理她。

知晓阿涟来自洞泽湖,又一副好相处的模样,田箩一双大眼睛泛着潋滟水色,委屈的向她抱怨:“分明都是水族,可她们这些海里的,从来都瞧不起咱们这些湖里的塘里的……”

瞧田箩这模样,想来这几日她没受那海族二女的欺负。

阿涟瞧着虽然傻里傻气的,脑子却是不糊涂的。他们的确都是水产类,可那湖啊塘啊的,哪里比得上大海辽阔神秘?况且这东海,又是四海中出了名的寸土寸金。他们洞泽湖的有些出息的,也都一个个挤破了头皮往东海去……

田箩听了很诧异,睁着大大的眼睛,铜铃一般,歪着脑袋好奇道:“他们不怕水土不服吗?淡水鱼怎么能到海里生活呢?”

阿涟吃着田箩带来的土特产,鼓着粉粉的腮帮子,不疾不徐回答道:“所以我们那儿,有不少鱼,在培养后代的时候,打小便让他们多吃盐。口味重些,待日后有能力去海里定居了,便也适应的快些了。”

田箩听了,才稍稍有些明白。

田箩本是兴致勃勃来的九霄阁,可这几日,那海族二女给她带来的打击太大,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日子过得尤其煎熬,今儿碰着好说话的阿涟,便对她掏心掏肺,恨不得时时刻刻黏着她。

待田箩知晓阿涟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得到的名额,更是敬佩不已。

阿涟却是想,这田箩能来九霄阁,自然有一番她的能力,况且她的修为还比她长一百年,却听田箩扭扭捏捏,红着一张脸,不好意思道:“……若是靠我,哪里能进这九霄阁啊,是……是我爹爹花了银子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可九霄阁在阿涟的心目中太过高大,如今听到这一番话,难免有些形象坍塌。一时吃着零嘴的腮帮子微微一顿。

阿涟不语,田箩有些担心,小声问道:“阿涟,你、你会不会瞧不起我啊?”

虽说心里这滋味儿不好受,可阿涟却是没有半点瞧不起她的意思。如今就是一个拼爹的世道,她没爹没娘,除了靠自己,没有别的路子,可田箩不一样,她虽是小地方来的,可有个暴发户的爹爹,自小公主般的待她,自然舍不得她受一丁点伤,早早的为她铺好路了。

听阿涟说不会,田箩便松了一口气,又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有些想我表哥了……临走之前,他就怕我来了九霄阁,见了世面之后,就瞧不上他了。”

田箩是个话唠,这表哥,阿涟也已听她提过好机会了,二人青梅竹马,等田箩修仙回去,便能嫁人生子了。

田箩念着表哥,又侧头好奇的问阿涟,压低了声音道:“你呢?你可有心悦之人?”

她啊。阿涟想了想,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像田箩那般扭捏害羞,而是笑着说道:“有啊……”她本就生得白皙明媚,含笑时更添几分娇美,声音低低道,“我就是为了他才来的九霄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