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莲花渡《烛九阴阳》

2022/1/16 1:28:48 作者:倾十三 来源:晋江文学城
莲花渡
莲花渡
作者:倾十三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书《我穿越成了和亲皇子》接客中玩劣不堪的天界祸害太子殿下被帝君罚下界去了!漫天的神仙得知此消息后纷纷奔走相告,心里比平白多了千年修为还高兴。不过...帝君一家素来护短,这太子殿下是闯了多大的祸事才会被狠心扔下人界?知道些内幕的老仙故作高深,“据说是...因为太子殿下偷喝了帝君心上人酿的酒!”“帝君的心上人不就是天后吗?”“看来,帝后情深的传言也不尽然...”天君傲娇小气迷路攻,绯颜清新淡雅白莲花受,暮浅一往情深小邪莲我们的主旨是:三界和平!1V1;结局OE开文不坑,全文存稿,日更,文中出现诗词

与苏御分开之后,没等天黑,羽羡早早的来到了和邋遢老头约定的小溪旁,内心有着一丝期待,会不会是这老头良心发现要把果子还我了。

等了一会老头还没来,羽羡肚子叫了起来抓了一只野兔,生了一堆火烤了起来。羽羡跳进小溪,准备洗完澡,起来吃兔子岂不美哉。说来也巧兔子刚烤好,老头顺着香味就过来了,也不怕烫,拿起兔子最精华的小后腿,老头捧着酒壶就啃了起来,就当没看见羽羡似的,眼看半只兔子下肚了,羽羡才光着屁股上来。

一看见兔子都没半只了着急的说道“我说老头,上次抢我的金刚果,现在偷吃我的兔子,别以为你是学院长老就这么欺负弟子吧,是不是该给点好处。”

”臭小子赶紧把你的衣服裤子穿起来,光个屁股跟我说话,成何体统.”羽羡闻言,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光着屁股。过去把衣服裤子穿上,回来的时候,兔子的毛都没有了,就剩一个骨架在火堆上面烤着。

老头拿着兔骨剔着牙,看见羽羡过来对他说,”烤的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吃,兔子这种品种还得是月华宫的玉兔,吃一口差点把我舌头都给馋掉。”

羽羡看见老头把自己兔子都给吃了,还在那里说胡话,什么月华宫,指着老头就要开骂,老头一指羽羡“臭小子,我跟你说好了,你今天要是对我不敬,你得到的《烛九阴阳残篇》。你就白得了”

羽羡撇了撇嘴“老头,这《烛九阴阳残篇》是什么东西?”

“什么老头不老头的,以后叫我龙老。

“我看你耳朵挺好使啊,鼻子更好使。”羽,羡奇怪道。

龙老一拍脑门。“龙,天上飞的龙,我的传承怎么能让你这么个傻小子给得了去了。”

羽羡一听这是部功法,你说这《烛九阴阳残篇》是你的传承,什么等级的功法?”

“没有等级,这《烛九阴阳残篇》是我所创,扔在《藏法阁》太久了,你是第一个得到我传承的人。”龙老缓缓说道。

羽羡一听大失所望"连等级都没有,那能是啥好功法”

龙老一看羽羡这个死样子,对羽羡说道”你小子可听过烛九阴吗?”

“没听过。”

“可知晓为什么天地分阴阳五行八卦么?”

“不知晓”

”可知道这世界的顶端都有那些大能者吗?”

不知道。

”你小子知道什么?”

“什么也不知道”

”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什么都不知道,修个屁法。”龙老拿起酒壶就要走。

羽羡看眼看龙老要走,一把抱住了龙老的大腿,大叫道“龙老,金刚果不能白抢,兔子不能白吃啊,您老德高望重教我几招吧。”

龙老一脚踹开羽羡"我教你大爷,不是我口渴谁稀罕吃你的果子,不是喝酒单调谁愿意吃你的兔子。"

"您可不能耍赖,您都说了,这么久,就我一个人得到了您的传承,您再不教我,等你死了,谁能把你的《烛九阴阳残篇》发扬光大。”

龙老一听,又一酒壶直接扇飞了羽羡,我寿与天齐,天塌了老子都不会死,我用你帮我往下传承,“臭老头你就吹吧,还寿与天齐。”

羽羡内心是这么想的,实际行动是快速爬过去,再次抱住除了的龙老大腿,“可怜可怜我吧,我无父无母,隔三差五就被一群乌龟王八蛋欺负,我好可怜啊!啊!”

龙老看着羽羡这副模样,"你小子不去当乞丐,真是屈才了"双指按在了他的眉心之上。一些信息在羽羡脑海中响起《烛九阴阳》非锻体境破境者不可修炼,修炼大成,掌中阴阳,可颠倒乾坤。需引阴阳二火锻烧魂魄肉身,方可大成,不成则魂飞魄散,不入轮回。

羽羡了解完之后咽了咽口水,又是一个不成就死的功法。

如何?你小子现在还有没有兴致想学这《烛九阴阳》,羽羡沉思了一会儿,”我要学。”

龙老认为这小子就是一个贪生怕死,没有丝毫尊严底线的人。已经告诉他会魂飞魄散。为什么他还要学?

羽羡难得的认真起来“我没有记忆,我不知道是自己是谁,除了名字,但是名字也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我想找回我失去的东西,我就需要变强。所以我不惧生死。”

龙老看着少年的眼光。微微动容,好小子,现在的我只能把残篇交给你,等你满足我所一切的要求之后,我自会传你完整的《烛九阴阳》。

羽羡眼前一亮"还有完整版啊?,有什么要求?"

"放屁,都说了是残篇,如果你能把烛九阴阳殘篇全部修炼之后不死,就算达到了我的要求。”

“不死就行?那是不是说很容易就死了”羽羡还是怕死的。

龙老玩味的笑了笑“当然,现在你是锻体期巅峰,等你分灵入玄洞,每上升一个境界就需要两种阴阳之物在你的体内融合,坚持不住就死了,境界越高需要阴阳二物的品质越高,死亡几率也越大。”

"龙老您这功法刺激啊,高收益高风险,一不小心小命就交代了。”羽羡听的冷汗直流,这也太容易就交代了。

”年轻人,爱拼才会赢嘛。”龙老悠哉悠哉的说道。羽羡来到龙老面,当即行了三拜之礼之后,贱兮兮的来到了龙老身边,双手捏着龙老的肩膀,

"龙老,您说我练这个功法这么危险,是不是应该给徒弟点什么灵丹妙药,神魔仙器啥的傍身,大不了来个百八十万的学院贡献先让徒弟花着呗。"滚蛋,你当那老王八真是死的啊,我这么给你开后门,他要知道了不得跟我玩命,你光个屁股,瀑布后边发现的山洞不是已经偷走了三粒丹药了吗,还要什么好处?”

”那是您的丹药啊。”羽羡说道

”屁话,阴阳二火,除了我谁能搞到手还放在一起炼丹,别说不照顾你,凭实力你能破多少禁制你就能得多少的好处。”羽羡一听双眼放光,那么多的宝贝丹药,想想就激动。

“你个损小子,今天我也听说了,你把一个外门弟子的命根zi打坏了,你小子真是损透了。不错随我!”龙老哈哈一笑。

羽羡非常自豪的扬了扬头

”明天不用去其它长老那了,直接滚去归墟大森林修炼去,你吞噬天地精华的功法是残缺的,但是我也无能为力,只能靠你自己。等你到了分灵。我会给你一点奖励的。”说完龙老的身影就在羽羡的眼皮下消失不见。原来龙老是个隐藏的高人啊,但是他那两撇胡子还是好猥琐啊。羽羡自言自语道。

此刻,长老殿内三个满头白发仙风道骨的老人端坐在蒲团之上,正是归虚学院的三位长老殿内传来吼声“什么?竟然有人下如此毒手毁我钟家血脉。”

“老三,修了几百年的法,还是扔不下这层血缘,须知大道无情。”

“这可是我钟家这一辈罕见的修行天才,你要我如何舍得,我必为他讨回个公道,就把这新晋弟子气海废掉逐出学院吧。”

“那你恐怕是得给老头子个面子了,这个弟子现在是我的徒弟,你动不得。”龙老的身影出现在了长老殿之上,拿着个酒壶,嘴上还有刚才残留的油啧。

三长老起身,”龙老,你不过是个名誉场老罢了,被院长请来看守《藏法阁》,长老殿如何可轮不到你来管。”

“小辈事情小辈解决,好好的学院让你这种人弄的乌烟瘴气,该打!”龙老把手中的酒壶向着三长老砸过去,三长老瞬间冷汗直流,此刻的他,别说动用真元了,一动都不能动,酒壶正好砸在了他的面门上,顺带着酒水撒了他一脸。

三长老可是入上真境的存在,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方巨擎,但是在面对龙老,就像个孩子一样任人欺凌,龙老瞬身上去取回酒壶说了句,”真他娘的浪费”。

喝了一口酒甩了一下胳膊,三长老直接被抽飞在地,这一幕让其余在场的两位长老都大惊不已,这是什么修为。

这时一个虚影出现,”龙老给我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好,给你个面子,学院的风气该整顿整顿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龙老就消失不见。虚影随即留下一句话,撤销三长老的一切职务,关思过殿面壁百年,一切职务由五长老代替。二位长老顿时俯首“听从院长安排”

三长老更是被抽蒙了,现在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莫名奇妙的被打,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刚才自己是和多么强大的存在对话。活了这么久终于反应过来龙老的强大可不是自己所能窥视的,乖乖的听从院长的安排。

羽羡当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准备再入归虚大森林历练。这次去归墟大森林的主要目的是入分灵境,进入分灵境才算是真正的修行者。

分灵境;神魂一分为二,一处在气海,一处在神海,修行的时候事半功倍,神海可感悟天地为以后修炼神力打下基础。

《烛九阴阳》这部功法和普通的分灵不同,普通的分灵是把神魂一分为二,而烛九阴阳是在神海修炼一个阴魂,分为阳魂和阴魂,阳魂为主体,阴魂为辅助,相辅相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猎皇在线阅读第5章

    看着她抓狂的样子,萧衔似笑非笑。他面前这个女人多大义,多高尚啊,为了所为的正义,不惜奉上那么多条人命。犯法的是外公和舅舅,他做错了什么?妈妈她做错了什么?萧家的下人又做错了什么?而大哥他又做错了什么?充其量不过是个过客……哪怕这些人里有人从未接触过黑暗,哪怕这些人里还有着她的亲人,哪怕这些人曾经视她

  • 绝地求生之杀人升级第十章在线阅读

    来者是和容徽有过嫌隙的云鹤。云鹤箭步上前查探卞旭伤势。当他发现卞旭金丹碎裂,经脉寸断之时怒目圆睁。云鹤不问缘由直接将怒火倾泻在众修士身上。“尔等让我天音宗少主身陷险境,竟见死不救!”云鹤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本座要你们为自己所为付出代价!”怒火从云鹤胸口喷出,他五指成抓凌空一

  • 沉骄在线阅读第九节

    叶尘回去到住的地方,发现房间里已经有了两个大床,并没有看见呵呵庆,于是就又走出来,一个绕着湖边慢慢的散步,突然看见一个女孩子在旁边坐着,身着皇家学院的校服,叶尘稍微走进一看是爱丽丝,在她的身边做了下来,爱丽丝看见了叶尘也没有搭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坐着,不停地向湖里面扔小石头,水面上的涟漪不断。爱丽丝

  • 来自三十八线的纸片恋人[快穿]在线阅读第一节

    命运就是一根被人操控的线,而我就是被那根线牵着的木偶。命运就是一根被人操控的线,我就是被那根线牵着的木偶。寂静黑暗的空间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漫无目的的飘荡着,没有光线没有参照物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飘荡,也许只是停在那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停在那,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影动了一下,然后又不动了也许是觉得这个姿势呆久了想

  • 妃常作乱之情债之南荒城(10)

    第二天,清晨房门打开,楚忘忧先了出来扶着巧儿,木婆婆在后面千叮咛嘱咐的告诉楚忘忧照顾好巧儿。“婆婆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会照顾好巧儿姐的。”楚忘忧拉着巧儿的手胸有成竹的说道。木婆婆看到这幅模样心中还有些放不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刚走出镇口一把木剑就劈在楚忘忧头上,小石头大声喧叫道“

  • 绝色杀手:洛三小姐本倾城在线阅读第四章

    +下一秒,电光火石之间,仿若瞬移一般,安珀突然出现在恶魔的面前,按着他的脸,将他压在了卫生间尽头的墙上,墙上绘着光屁股小天使的瓷砖碎裂,正好碎裂出了恶魔的轮廓身形。恶魔惊声尖叫,发出一声只有邪恶的生灵才能发出的呐喊。这声音,比安珀的死嗓歌声还要深入灵魂。隔间里好不容易站起来的亚七又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 穿越从水月洞天开始九曲还魂草

    林朗背着手,摇摇晃晃的走到地摊前,打量着地摊上的药材。地摊老板一见是个学生,看穿着也不像是有钱的主,也没正眼瞧他,收起那棵“八十年”的参。看着林朗阴阳怪气的说道:“小孩你看什么看?买药吗?不买一边玩去,别影响我做生意。”林朗表现出一副什么都不懂萌新小白的样子,说道:“随便瞧瞧,想买一些调理身体的药材

  •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五章在线阅读

    三皇子对大皇子的话云里雾里的,从马场回到行宫没多久果然被皇上召见。“三殿下,皇上宣您觐见。”“我知道了,我换了衣服马上就去!”“殿下,皇上这时候召见你不会是真的和马场上的小孩和姑娘有关吧?”这时候的三皇子回想起大皇子的话才觉得有什么不妥:“那孩子和姑娘确实不像平常世家的人,但父皇这个时候召见我也不像

  • 未始有封在线阅读第8章

    如果你不去吸收血液回复血量,我可能就认命了,但是你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血液凝固”随着赵义最后一印结出,血魔狼身上的血色毛发由蓬松变得紧实。整头狼宛若一尊雕塑。前爪离赵义的头只有一拳的距离。他甚至感觉到了一阵劲风从自己的脸上划过,冷汗瞬间渗了出来。从得知血魔狼的毛发是用来储存血液的那一刻起。大胆的

  • 二货王妃难再逃在线阅读第五节

    郁清棠没有在宾馆留宿,听见身后的呼吸声变得均匀绵长,她再等了会儿,才转过身,借着月光确认程湛兮已经睡着了,方轻手轻脚地起来,换上几个小时前丢在沙发上的衣服,没有发出声音,悄悄离开,带上了宾馆房间的门。从专用电梯下楼,凌晨四点的酒店前台神情微讶,保持着友好的标准商务微笑:“您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