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后来好雨知时节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2/1/16 0:35:47 作者:山有嘉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后来好雨知时节
后来好雨知时节
作者:山有嘉卉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内容】孟时雨掉进坑之前,觉得徐医生像大白:徐知节:“你要是实在想哭就哭,憋着对身体不好。”孟时雨:“……嗯好。”徐知节:“哭完了,饿不饿?要不要去吃东西?”孟时雨:“饿了,要去。”孟时雨掉进坑之后,画风突变:孟时雨:“我睡着睡着突然抖一下,然后就醒了。”徐知节:“那是因为你的神经以为你死了,就动了一下,结果发现你还活着。”孟时雨:“……”(︶︿︶)=凸徐知节:“你除了吃的,还能惦记点别的吗?”孟时雨:“我要吃西瓜心那一块。”徐知节:“……”Σ(っ°Д°;)っ

赵兆正在整理书摊,忽见秦伽抱着一沓书稿失魂落魄地向他走来。这发薪日还不开心?

“秦公子莫不是没写完,差一点点也无妨。”赵兆笑道。

秦伽回过神来,这才想起自己马上要收到第一个月的稿费,登时兴奋起来,“没有没有,赵叔,我写完了,我还多写了五十字……赵叔您瞧瞧。”

赵兆接过书稿,仔细点了一下,却听秦伽继续道:“赵叔,我不是多写了五十字吗,您看我也不容易,能不能多给我五文钱呀?”

赵兆翻动书稿的那双手微顿,“五十个字而已,没必要给了吧。”

“赵叔!您看看我……”秦伽原地转了一圈,卖惨道:“我就这一身衣服都穿了一个多月了,您看您忍心不给我算吗?”

赵兆还真忍心,他低着头,目光仍停留在秦伽的书稿上,对秦伽的呼号无动于衷。

秦伽只好道:“赵叔,您看您这里的生意这么好,随随便便卖出一本书就是五文钱,您真的不能多给我五文钱吗?”

赵兆见秦伽不依不挠,啧了一声,这小伙子,怎么钻到钱眼里了呢?

他只好抬起头,“你赵叔挣钱也不容易,还要养老婆孩子,你就饶了叔吧。”

秦伽见赵兆搬出老婆孩子,便道:“赵叔,你是不知道,我一个人孤身在外,身边也没个人照应,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可害怕了……”

“行行行。”赵兆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对秦伽道:“秦公子这磨人的功夫,我可算是怕了你了。”

赵兆把四两五百零五钱交到秦伽的手中时,对方拿了钱,喜不自胜,开心得手舞足蹈,像个小孩子似的。赵兆不禁笑着摇摇头,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双锐利的小眼睛里有伤感一闪而逝。

秦伽刚走出两步,忽然退了回来。这里距离东巷头只几百米,赵兆是本地人,应该认识自己的那对邻居。

秦伽便问道:“赵叔,你知道东巷头有一家卖肉的吗?”

赵兆朝着他点点头,示意自己认识。

“我家住在他们隔壁,那个老板娘天天骂她丈夫,可我觉着她丈夫人很好啊,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受这种委屈。”

“你这小伙子,倒是挺爱替人打抱不平的。”赵兆打趣道。他笑了笑,想起这两人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其实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那妇人名叫王牡丹,是屠户之女,也没读过什么书,年轻时对她现在的丈夫余安一见钟情。这余安是个读书人,自然不喜欢王牡丹这种粗人,但他家境贫寒,他母亲当年重病,急需医药钱,余安不得已入赘到了王牡丹家。他母亲没活几年就去世了,余安要和离,王牡丹又不肯,后来又知道余安和卖豆腐的寡妇郭婉在他们成婚前有过一段,更闹得一发不可收拾,两人就这么磕磕绊绊了十多年,王牡丹脾气越来越火爆,余安反倒像口古井般越发沉寂了。

秦伽听完赵兆的叙述,心里更加同情余安。

她在街上游荡了一段时间,看见那块原本卖猪肉的摊位空荡荡的,终于下定了决心。她不是圣母,她也不能评判这件事的是非对错,她只知道这件事跟自己无关,但性命却因此受到了威胁,自然是要报官的。

想通了之后,秦伽径直去了京兆府衙门。

写讼状的胥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头戴黑色四方平定巾,穿一身玄黄色道袍,嘴唇边留着两撇胡子,说起话时便会往上翘动。此刻,这胥吏刚听完秦伽的叙述,慢悠悠地抿了一杯茶,吧唧一口,道:“公子为何听到妇人的尖叫声,就断定妇人死了呢?”

秦伽看不惯这胥吏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冷声道:“第一,大吵当中突然的尖叫本就不寻常;第二,尖叫之后的寂静很不寻常;第三,今天早上我遇到了余安,他身上有浓的血腥味;第四,他看我的眼神夹杂着打量就更不寻常了,很有杀气;第五,今天王牡丹没出摊;更重要的是,犯罪条件都成立,我有这样的直觉。”

“直觉?”胥吏感受到了秦伽隐隐的怒气,也不给秦伽好脸色,冷笑道:“公子您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公堂不是儿戏,您光凭您的直觉,就想让我们青天大老爷陪您一起荒唐吗?”

秦伽郁闷,“所以您这是不准备帮我递讼状了?”

“不是我不帮,要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无中生有,那我们……”胥吏正说着,忽然看见秦伽径直往内院里去了,连忙尖叫道:“来人啊,有人乱闯衙门了……”

秦伽第一次来这里,本来就不认识路,像只屋头苍蝇似的在府里乱闯。

她进了垂花门,穿过抄手游廊,忽从书房里走出一个人来,二十岁出头,穿着深蓝色圆领袍,上绣白色云雁。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眼角落着颗泪痣,更显得容貌秀丽,风姿卓绝。

“你是何人?竟敢闯我京兆府?”男子长眉微蹙,他的声音威严,却带着些少年的清朗,让秦伽有种隐隐的熟悉感。

秦伽见此人形容不俗,料定他是哪个大人,登时跪在地上,佯哭道:“大人,小人有事报官,胥吏却不肯帮我写讼状……”

男子的视线微扫,落在刚刚赶过来的胥吏身上,声音里带着寒冷,“是你不肯给她写讼状?”

胥吏惊慌失措地跪在地上,刚才那张仗势欺人的嘴脸顿时变得格外引人同情,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道:“大人,不是小人不给她写讼状,是她非得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报到官府来,小人就想,大人您这么忙,怎么能为了她的这些事而浪费心神呢?”

秦伽气闷,“大人,小人要报的是命案,这胥吏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还说您忙,但是小人觉得您这样爱民如子心系百姓的好官,即便百忙之中,也会抽出时间来审理案子。”

“大人……”胥吏刚说出口,男子一脚踢开眼前的胥吏,“滚开!”

他在官场这么多年,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胥吏竟然还在这里跟他狡辩,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胥吏,冷笑道:“来人啊,把他拖出去打五十大板。”

胥吏连忙圈住男子的腿,哭得凄惨:“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

秦伽也觉得五十大板有些严重,这胥吏看样子都五十多岁了,五十大板打下去,估计小命都得没了。

她正准备帮胥吏求情,却见男子再次一脚踹开胥吏,笑容里有些狠咧,“罚你五十大板都算轻的了。”

紧接着,秦伽便看见身侧有两个捕快将胥吏拖了下去。

男子抬脚,正准备进书房,却听后面有人道:“大人,那我的案子呢?”

他回过头,那张精致的脸上挂着刚才冷冷的笑容,“会有人带你解决的……不过,你要是再吵到本官,没命的可就是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校草的狐狸饲养日常第1章在线阅读

    小学一年级第一次期中考,季凛就考了全班第一,成为班里第一个拥有红领巾的小朋友。戴上红领巾的季凛自觉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拒绝了爸妈送他上学的安排,说他要自己去上学。季凛妈妈和郑漫的妈妈是一个厂里上班的,季凛和郑漫又是同学。郑漫妈妈听到季凛的话,灵机一动,说那正好,你和漫漫一起去上学啊!这样你们也有个

  • 反派法则在线阅读第七章

    “想想,我……我腿麻了。”夏瑾楚半弯着身子,两只手撑在腿上,一动不敢动,就像一只断了线的提线木偶,怪可怜的。但阮想想想到了楚昔洛,她赌气似的转身走开了,“是腿麻,不是断了。”“想想——”夏瑾楚着急地追上去,一瘸一拐,脚下又不小心踩到石子,整个身子失了重心,朝前扑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反正小狐狸

  • 制取在线阅读诛心啊

    “川子,去请孙大夫吧……”和岳海川熟悉的郭泉忍不住开口,“看样子是在水里泡了很久了,万一……”“流云,赶紧去请孙大夫来家里一趟……”岳海川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是却还是让跟在后面的小男孩去请大夫,然后他弯腰将地上的女人给抱了起来,转身返回了家里。孙平看着躺在炕上紧闭着双眼的丑女人,忍不住叹口气,却还是很

  • 逝去的青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既然答应了奶奶明哲保身的要求,我自然也就放弃了选择警校的想法,果不其然,第二天,我爸回家的时候,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对于那个案件,我猜的非常对,证明了我在破案这一方面的确是有着极大的天赋,而坏消息就是,我爸已经帮我选择了一个理工科学校,H省工业大学环保工程专业,理由则是什么环保

  • 助我上青云在线阅读第2节

    很多时候,一个人因为愤怒往往会失去理智。当然,在更多时候,一个人被愤怒的情绪给占据也会忽略周围的环境。苏然怒不可遏之时,耳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呛啷啷的声音出现之后,苏然的视线当中便出现了一名锦衣玉带的青年。青年看起来精神抖擞,而他手握利剑之时,他的眼神也跟他手中的剑一样凌厉万分。直到这时,苏然才知

  • 青空的淡蓝色第六章

    孙茹大步上前,把文件递给了李谦言,他翻看了一眼,抬起手示意暂停会议。“关于yl公司的合作有新进展,待重新整理资料后再召开董事会议,李某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说罢,李谦言起身,带着绝对压迫的气势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场。刚才还叫嚣着退位的股东傻了眼,心有戚戚地跌回原位,只能祈祷李谦言不要记得他们,来个秋

  • 网游之奸商传奇第六章在线阅读

    多日风雪,二十七日竟出了太阳。宫里已开始准备起过新年,突然听得皇后急召众臣到金华殿议事。听得太监来报,刘衍便知是皇上醒了。他不急不忙整衣正冠,心里盘算了几回,不管今日皇后如何作梗,定要将北疆战事如实禀报。刘衍看见了自己的父皇被皇后太监拥立在殿上,恭恭敬敬地拜在殿下,皇上想抬手,却只见得右手微微发抖,

  • 传奇制作人第6章在线阅读

    怎么办,如果Gin和Vodka现在就看见了哥哥小时候的样子,那将来遇上已经变小的柯南,哥哥岂不是就危险了!看着远处正在缓缓走来的两个黑影,浅忆咬牙,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哥哥,小兰,我还有些事,你们去家对面的便利店等我!”说完也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就转身向来路跑去。“哎,夏子!真是的,就这么跑了。”小

  • 乱世沧歌在线阅读第五章

    沈秋整整等了一个时辰都不见圣僧人影,若不是这一个时辰他大多在陪着父亲与那些人客套,打着太极似得你来我往,他早就分分钟离开了。几人的对话也无聊的紧,换来换去无非就是那几句,结果人轮了一波又一波,沈秋第一次觉得一个家族原来可以这么大,人那么多,且都是有些许地位的,不仅如此,脸还不带重复。家主早就让沈秋去

  • 超神学院之救世主之要不要做的这么绝(5)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刺客突然从草丛里面出来,他一把抓住穆寒芸,刺客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司鸿轩居然不在这里,刺客想着司鸿轩要司空浩送她回去,可见这个女人对于司鸿轩来说十分的重要。穆寒芸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当做人质。“你快叫司鸿轩过来,要是他不来这个女人就死定了。”刺客说着用刀慢慢的抵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