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傲娇冥王的小娇妃之第一章(1)

2022/1/15 10:25:55 作者:白樱暮雪 来源:红袖添香
傲娇冥王的小娇妃
傲娇冥王的小娇妃
作者:白樱暮雪来源:红袖添香
他,一身墨衣,将军战神,自以为的逢场作戏,却情窦已生.....他,一身白衣,温文尔雅,却为她执剑战场,那些曾许下过的诺言能否实现....她,一身粉衣,倾国倾城,回眸一笑流芳醉....过去与未来重逢,那笑靥如花的女子该如何抉择.....海棠花开情缘起,半生悲来喜相逢.....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

书院中书声朗朗,连翘却只能茫然四顾。只在徽州旅游的时候见过的明清建筑,白墙黑瓦,高高的马头墙,透过雕花的窗户看过去,还能看到古代楼阁正脊和垂脊上面装饰的小兽头,因为变形的厉害,连翘不能确定那是螭吻还是别的。

她首先想到的是做梦,因为她的眼睛有中高度近视,虽然摘了眼镜不至于走道到水沟里去,但是想要看清楚这么远这么小的东西,也无异于痴人说梦。

“连翘——”

颇为严肃的声音,连翘条件反射一样坐好坐直,就像她读书的时候听到老师的警告一样。

叫她的是一个女人,年纪约四十岁上下,嘴角下垂,显得非常严肃和老相。身上穿着一身深青色的交衽广袖衫,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虽然是古代人的打扮,但是连翘一看到她就想起了自己高中的班主任。

看到连翘重新集中了注意力,那女人才继续讲话。

“你们虽然还是书院的学生,但是已经通过了结业考试。即是说,在书院结业礼之前,你们要早些找到事做。这种事不能拖延,等到学院这边结业礼后,周遭的同学都找到事做了。只有你一人没有,该是何等着急?”

连翘更加迷茫了,因为这听起来像她半个月前参加毕业答辩之前,班导和她们说的话。这种现代与古代时空交错感,让她没有一点真实的感觉。

“想要师长和山长推荐信的和我来说,只要是合情理的,书院方面都会通融......”

并没有说太久,很像连翘高中班主任的女人就离开了。她离开的时候所有学生都起立行礼,连翘并不懂这些,好在别人都在做,她混在其中虽然慢一拍,却也不打眼。

“连翘,你方才在想什么,许娘子说话的时候也发愣。”有个穿黄衫的娇俏女孩子有些好奇地拍了拍连翘的肩膀。

连翘抬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杏黄色对襟衫子,底下是一条碧绿色湘水留仙裙,头上扎着电视剧里古代女孩子梳的那种发髻,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挂流苏的小簪子。如果从刚才起就是演的,那未免也太真实了。

毕竟她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已,不算有钱,谁又会嫉妒她、图谋她,以至于做出这么大的景,请这么多演技很好的龙套演员来整她。

所以,如果不是她在做梦的话,那就是她穿越了。

穿越,这个名词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多稀罕的词,定义也能张口就来。或许在小小少女的时候还做过穿越成公主郡主富家小姐,上演浪漫古代言情戏剧的梦。

对于连翘来说,当然也不陌生。

她是一名还算不错的网络小说写手,穿越这个词,熟的不能更熟,甚至她自己也写过穿越小说。

“在想结业以后的事情。”连翘还不了解周围的情况,怕露馅儿,只能含糊其辞。

那个黄衫女孩子却不觉得奇怪,只是道:“连翘你发什么愁呢?你课业好,没结业之前就在报社实习过了,实习成绩是全甲等——更重要的是你年纪小哇,不像咱们,做不了几年就要辞工成亲去,好些地方都不乐意聘用我们呢。”

黄衫女孩子不知道还要说什么,这时候一个穿浅红色交衽半臂的女孩子走了过来,立刻住了嘴。小声嘟哝了句什么,就走开了。

新来的女孩子让连翘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虽然她穿越的这个身体和她叫同一个名字,但是明显不是同一个人,或许这是她本来的记忆。

“连翘,你和宋慧如说什么话?”这个女孩子和刚才的黄衫女孩子一样,都只有十五岁上下。但是看起来远不如之前那个女孩子自然,小小年纪脸上就敷了厚厚的一层粉,嘴唇上也擦了胭脂。

古代或许也有好的化妆品和化妆术,但是这个女孩子的妆容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所以不仅不美,反而显得她十分庸俗蹩脚。

连翘还注意到她头上簪的一根簪子,是鎏金簪,空心的。连翘因为有一个表姐在珠宝行业做事,所以颇为了解,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样的簪子看着光华灿烂,其实还不如之前那个黄衫女孩子的一根银簪值钱。

要么是审美不好,要么是小女孩的虚荣,连翘这样想。

她不太喜欢这女孩子对她说话用命令的口吻,所以只记住了她说的那个黄衫女孩子的名字,免得下一次连名字都叫不出来。就转移话题道:“没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吴梦春觉得连翘今日有些怪异,但她也不大和连翘有交集,所以只是完成任务一般道:“奶让我今日叫你和姑姑一起回家吃晚饭,你可别忘记了。”

对于自己的家庭关系毫无概念的连翘迟疑了一下,还是很快答应了下来。至于说这个女孩子的奶奶、姑姑是什么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吴梦春见连翘反应冷淡,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显然她不是很喜欢和连翘说话。

等到她走远了,黄衫女孩子才又凑过来,啧啧道:“连翘,你表姐是哪里学的做派,看看她脸上的粉,嘴上的胭脂,白的像鬼一样,我家新刷的墙也没有那样的。胭脂就更不要提了,那么厚......这就是结业了,要是以前,许娘子只怕早就拽着她去井边打水,洗干净脸再说了。”

虽然还没有认识人,但就事论事,连翘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到了一半才发现自己实在是没心没肺。刚刚发生了穿越这样的大事,心里连个着急都没有,竟然这么快就投入角色了,也太心大了。

当然,也可能是着急过头了,反而表现格外平静。

连翘发现所在的大房间是一个类似于教室的地方,整整齐齐地放着好些排书案——就像是古装电视剧里面的那种,桌案两头翘起来一些的桌子。除了她,每个人都在收拾桌子,把书本、文具装在一个木头做的书箱里。

现在依旧懵懂的连翘赶紧有样学样,不知道是不是身体的本能,她没有用过这种书箱,但是收拾的有条有理,好像是做的极熟的样子。这让连翘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个身体的很多本能很强的样子,应该会对她有帮助吧。

正在这时,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了。通过气温和外面的景色,连翘推断正是春雨绵绵的季节,下雨也不奇怪。发现书箱上面还放了一把伞,就更不着急了。

收拾完毕,跟着‘教室’里的女孩子走出教室的时候她才犯难——按道理来说,她应当回家吧?放学之后都是回家的,她想。不过这是女子都可以读书的古代,所以她又不确定了。

不过她运气很好,随着人流,穿过一个类似于花园的地方,来到大门这边。这里有高高的牌楼,上面镌刻着对联和牌匾。牌匾上面写着‘丰山书院’,对联则是关于读书的名言诗篇。

牌楼建的很高大,牌匾和对联也写的很有气势,内容也印证了连翘的猜想,这里的的确确是一所书院——古代是没有女子书院的,除非在脑残电视剧里。

或许她穿越的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或者说,这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古代,连翘若有所思地想。

她也没有想多久,因为从一个‘教室’里出来的女孩子都渐渐四散离开了,有很多还是坐自家的马车走的。她现在也要回家,可是问题是...她家在哪儿?

不得不说,悲哀啊!她忍不住埋怨,看来原身小姑娘的人缘儿不大好,竟然连一个可以一起回家的好闺蜜都没有!

就在她痛心疾首的时候,一辆小马车停在了她面前。赶车的是一个中年车夫。很快车帘子撩起来,钻出一个穿碧绿衫子,青布绸裤的小姑娘,她头上用红头绳扎着丫髻,应该只有十一二岁,杏眼桃腮,十分讨喜机灵的样子。

“小姐!”她拍拍胸口,似乎十分庆幸的样子,解释道:“还以为赶不上了呢!小姐快些上车,别淋着雨了。”

说着就跳下马车,先把连翘背着的书箱给摘了下来,又替连翘撑着伞。连翘虽然不认识她,但是强烈的熟悉感让她知道,对方一定是认识自己的。

心里舒了一口气,天无绝人之路,有人来接她回家了。

什么都不说地上了马车,然后那小姑娘也上了马车。连翘从她的称呼里推测她是原身的丫头,即使什么都还不知道,但是至少知道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一个‘统治阶级’。

虽然从穿着打扮等确定,绝不可能是公主郡主国公府的大小姐,甚至就连富户千金都算不上。但是在生活艰难没有人权的古代,她不是穷苦人家的女儿,或者干脆是卖身为奴的丫鬟实在是太好了。

别说她没有觉悟,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种鸡零狗碎。她也是写过穿越文的写手,事先了解过资料,知道古代生活真实的样子。有钱人家的生活除了没有一些现代的娱乐,其实和现代的有钱人也差不多。但是穷人家和现代的穷人相比,那就是天壤之别了。

现代的话,至少社会主义不兴饿死人,也不兴卖身为奴。

因为怕露馅儿,连翘一路上没怎么说话,只听小姑娘叽叽喳喳了。都是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琐碎小事,连翘就是再会提取关键信息,也得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到了。”外头车夫说了一声,小姑娘也就应了一声。然后带着连翘的油纸伞和书箱先跳下了马车,撑起伞在外扶着连翘下车。

这样接受一个小姑娘的服务,连翘当然很别扭,但是为了不显得奇怪,她只得一一照做。

马车停在了一户有两扇黑油门的院子前,青砖砌成了高大的围墙,门也是用的好石材和木头做的,所有看上去就有一种沉甸甸的气势。

连翘点点头,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古代的中等之家。正在这样想的时候,脑子里涌现出了大量的记忆,短短的一瞬间,她好像经历了一个十三岁女孩子的一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世雷修之第三章

    “啪!”西弗勒斯路过藤蔓时,这藤蔓就冷不丁地抽过去一下。次次如此。好像是不抽到西弗勒斯,它就绝不甘心。可这么多天了,西弗勒斯也没让它碰着自己一下。“报复心还真强。”西弗勒斯观察了一下藤蔓,现在的藤蔓倒是看得出一点玫瑰植株的样子了,不算坚硬的刺,还有带着锯齿状叶边的叶片。甚至在它顶上,都长出一粒花苞了

  • 太穹吃面

    她端着面过来时,厅里的自鸣钟显示已然是四点四十五了。一进内厅,男人已经在桌上候着了。四点,沈纪堂就起了。他作息很准,提早半个小时,练武骑马早已浑身大汗,他的确是饿了。餐桌上摆了黄油,面包片,荷包蛋和咖啡。胡曼曼低着头进来,把面条往餐桌上一摆,便静静地站在了边上。沈纪堂看了一眼清汤寡水的面条,挑眉:“

  • 该隐之眼第7章在线阅读

    是故梦亦非梦,当下亦惘然。所以不管是幸还是不幸,瑛的进城第一顿饭是在牢里:那狗官,听完案情,问也不问便直接收押入狱。瑛还真是一一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许因为这地方治安好?还是其他,牢里没几个人。至少瑛所在的牢房只有她一个!她自然是庆幸,不会被犯人老大欺压,也不会被人挤人的场面憋死。不过她很快就高

  • 曾经风华今眇然浅笑红衣

    沈浪从朱七七那里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午时,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之前在醇香阁阻止王怜花的大和尚。那大和尚见到沈浪便走上前行礼:“沈大侠,老衲专程等你而来。”沈浪回礼道:“大师傅好,那怎么敢当,大师傅辛苦。”大和尚道:“辛苦不算什么,不知沈大侠可愿与老衲一叙?”说的是询问,但这拦着沈浪的架势分明便是命令。沈浪心

  •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在线阅读青莲

    钟粹宫。全妃问芙儿:“静贵人搬到永和宫去了?”芙儿回答:“是的,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全妃咬牙切齿:“她倒是躲得快!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养心殿过夜了?”芙儿有些紧张,回答道:“是的,娘娘。”“这个狐媚胚子!”全妃气得脸有些涨红,“刚进宫就敢在本宫面前那么造次,我非得想点办法不可!”晚上。养心殿。皇上喝

  • 大汉无疆在线阅读第10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陋室铭》葛仙山便因葛玄之徒,葛洪在此地得道飞升,而得名。葛玄,字孝先,号仙翁。葛洪伯祖。自称太极仙翁。创道教灵宝派,被尊称“葛天师”。得道飞升后,为道家三清之上清,灵宝天尊。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葛玄侄孙,师从郑隐。是九品炼丹师,天阶中医师。后于葛仙山得道飞升。葛仙山原

  • 我东海提督和鹰眼结了仇在线阅读第2节

    小容想扭头就走却好像还有什么不舍得没有说一样,刚才采花的一瞬间小容就好像被他的温柔给电到了一般再也不容许失去……“诶!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小容天真的回过头看着男子问。可是男子却很为难,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我——叫昊天。其实,我是对岸神族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来这边采花

  • 洗怨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危机四起“哒哒哒”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阵浓烟过后,消散在了这轻盈的夜。“哎哎哎?好险好险,那两个帅哥,长得真不错,智商怎么也那么高捏?”溧烨拍着??胸脯??,大呼一气,“唉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吴桦一边弹着床单的褶皱,头也不抬地应道:“吓你妹,赶紧开窗户透透气,就知道拍??胸脯??拍??胸

  • 三度轮回不是樱花的秒五

    一口气写完《秒速五厘米》后,司无言狠狠松了一口气,毕竟悬在头上的剑最少去了一半,就在下刻他正准备看一下《秒速五厘米》成绩时,就忽闻门外敲门声音。司无言眉头一挑,心道谁啊!他收回通灵司南,然后慢慢移挪至门边,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身高不过六尺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梳着一个包子头,肤光胜雪,双目犹似

  • 我的怪物猎人才不会这么萌在线阅读第6章

    “都醒醒!都醒醒!我们马上到了!”聒噪的吆喝声通过车载音响,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炸醒了整个合奏团成员。“唰!”前排的隔断被打开,领队戴着无线麦克风站在前方,整个人员搭配像极了“上车睡觉,到站拍照”的老年旅游团。张易天揉眼一望,挡风玻璃外已是昏黄。前方是笔直的大道,两旁高大的蔬菜棚鳞次栉比,将农作物与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