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摧魔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0:58:46 作者:杨笑 来源:纵横中文网
摧魔
摧魔
作者:杨笑来源:纵横中文网
魔道势大,正道倾危,作为一个有志修道者,他希望自己能够力挽狂澜。

“我是来等你的。”

面对突然出现的张莲露老师,她的这一身服饰,这气场,都和我在上海那一晚遇到的那位猎人一模一样,原来她就是在上海的那个猎人,怪不得我第一眼见到她,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原来,你就是我在上海遇到的那位猎人。”

“废话少说!上次我杀不了你,这次我一定要消灭你。”

莲露的左手的手环发光,她从手环里抽出了一把剑,把剑伸向了我,向我冲来,我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

我本能躲开,她就像一阵风,从我身边擦身而过,我稍慢一点,或许剑直插心脏,还好只是划了一个小伤口。既然她非要这样,我也不客气了。虽说我是不吃人血的吸血鬼,但不代表我是好欺负的。

我伸长了我的爪,决定和莲露拼死一战…她挥起剑,向我进攻,我左手锋利的爪挡住她的剑,右手迅速在她身上刮了五个爪痕,然后一脚把她踢开。

她被我踢到了教学楼的墙壁上,墙壁已经出现了几条裂缝。

我乘胜追击,然而她躲开了,我一拳打进了墙壁里。

糟糕,拳头卡在墙壁里拔不出来。

莲露在我身后,准备给我致命一击时,我从后面一脚把她的剑踢走。

终于把拳头拔了出来,她的剑已经被我踢远了,现在,她已经没有了武器了。

她握紧了拳头,面向我,难道她想和我肉搏?

“我想解释一下,我是不吃人血的吸血鬼,能到此为止了吗?”

“我可不管,杀吸血鬼是我天职”

莲露瞬移到我身前,一拳打在我胸口上,强大的冲击波,猝不及防,我撞在了一棵树下。

这一拳,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莲露慢慢向我走来,她的右手拿着一个发光的武器,形状像弓。

她把弓对准了我,左手做出一个拉弦的姿势,弓的中间逐渐出现了一把发光的箭。

这下是完蛋了…我闭上了眼睛。

然而,莲露突然转向了天上,向天上射箭。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出现在我面前,ta一拳打走了莲露,然而在那一刻,我吐血了,受了莲露那重拳,有内伤。后来,我没看清是谁救了我,就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已经天亮了。

我不是睡在学校的树林里,而是在一个房间里。胸口还痛着…

我回想起昨晚,我在回宿舍路上,遇到了除满昌以外的另一位猎人,她正是我在上海遇到的那一位,她竟然从上海跟到广州了。

而且,她还是我的老师。

对了,昨晚是谁救了我?

突然,门打开了,是林君如,她抱着一个小女孩进来了。这小女孩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她直接把那小女孩放到我旁边,“你的早餐。吃了吧,这样你的内伤才好得快。”

“昨晚,是你救了我吗?”我问林君如。

“是的。”

“谢谢你啊”

“不用谢,大家都是同类。”

“这是哪里?”

“吸血鬼聚集地。”

林君如开了门,门后都是一些吸血鬼,从他们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出他们是看中了我身旁这小女孩。想吃掉她。

我抱起了这小女孩,决定带她走。可他们不让,说我不吃给他们吃。

“让他走!”林君如一开口,他们全都让道了,林君如貌似是他们的老大。

我抱着这小女孩,离开了这间房子。走出这间房子,就感觉到周边环境的阴森,这是在一片树林里。

不管这里是哪里,我要先带走这女孩,远离他们。

我听到了车声,我背着这小女孩往车声的方向跑。我看到了下山的路,一直跑一直跑。

我已经看到市区了…

“咦?哥哥你背着我去那啊?”身后的女孩突然醒了。

“你倒在山里了,我背你回去找爸爸妈妈啊。”

“谢谢哥哥!我家在那边!”她用手指指着。

“真是谢谢你了,今天早上不见她了可担心死我了,差点要报警了。”女孩的妈妈说。

“不用谢,这只是小事。”

我离开了小区,看到了林君如。“我真是服了你。”

“随便你怎么说。”

我和林君如走到了河边,一起吹风,听着水浪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见到你,就觉得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们是不是以前就见过?”林君如先说话,这个我一直认为迷一样的女子,现在就在我旁边,和我谈心事。

“我也是,我一直都觉得,我们好像有共鸣。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在蓝天的动员大会,我就已经有这感觉了,我起初以为是吸血鬼之间的共鸣,但后来我觉得不是。”

“你是否记得自己怎么变成吸血鬼的?”林君如问我。

“我不记得,我的记忆也只有三年多,不过我时不时会闪现一些画面。”

“比如?”

“我之前梦过一个画面,我看到自己站在山顶上,看到盆地里有一群建筑,好像一个部落。我走近了看,发现里面的人在自相残杀。而且样子非常可怕。”

“也许这和你的经历有关。”

“那你呢?你是否记得自己怎么成了吸血鬼?”我问林君如,满昌说过,林君如是他见过是最老的吸血鬼。

“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有记忆的第一个场面,是我发现自己在树林里,然后就是很想喝血…”

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林君如已经活了三百多年,那我呢?

我只知道我的上一个名字叫“朱历云”…真想早日知道那失去的记忆。现在学校里,除了满昌一位猎人,还有张莲露。她还是我的老师…我该怎么过接下来的日子呢?

如果她要伤害我,我一定不会任人宰割。

“你觉得张莲露的身手如何?”

“不是我的对手。”林君如自信说。

“我昨晚差点死在她箭下,多亏你的相助。”

林君如看了看我,说“你的实力不止这些,你只是被忘川水压制了你的毒性。”

不管怎样,如果下一次张莲露还是要对我下手…

我一定奉陪到底。

周末结束,正常上课,微积分

我又见到了我们班的那位莫妮卡。令我惊讶的是,她的样子好像又变了。变漂亮了,对比上星期,根本就是两个样子,但我仍然可以认出她就是莫妮卡。

老师在黑板上写满了各种公式,例题,我看了就想睡觉,但还是忍住困意,记笔记。

她坐在我旁边,问我黑板上的笔记,她说看不见。

当她凑过身来时,我深深闻到那股味道,这种只有我们吸血鬼才闻到的味道…这是什么味啊?

艰难上完了这永远也听不懂的课,还要忍受身旁这位有怪味的莫妮卡。

组织部例会

有一个慈善拍卖会要在万达嘉年华酒店举行,有四个名额。拍卖会啊!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耀佳说即使没人想去,也要派个人去那儿拍照的。

“满昌你去吗?”

“好”

我就自告奋勇去了。

“好,高云!”

“我也去,我想摸一下几百万的拍卖品~”秋兰说。

我,满昌,秋兰,华娟4人报了名。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竟然是要培训的,而且当天会很累。

例会结束后,我和满昌说了一下张莲露的事。他说他也没想到竟然会从上海追到这里。

“怎么办?”

“我陪你去上一次历史课吧。”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安心了很多。

回到宿舍,发现熊骏和古明在打机,各打各的,我就先去洗澡。

洗完澡,日常和秋波聊天~12点,古明说他想睡觉了,先关灯。

我看了下时间,原来已经12点了。我准备去锁门。

“先别锁,李一还没回来呢。”

我看了下宿舍里,只有两个人,对喔,还有李一。

“不如你微信叫下他,看他今晚回不回”我和熊骏说。

“我刚刚问过了,可他没有回我。”熊骏给了他的手机我看。这是半小时发出去的。可是现在宿舍大门已经锁了,他如果是今晚回来睡的话,也进不来的吧?

我没有锁门,干脆就把门关好,万一李一身手好,爬墙进来呢。

我和熊骏都上床睡觉了,关了灯。希望李一早点回来,别半夜突然回来又洗澡的,把我吵醒…

一片废墟,烟火

我在哪里?

身后一声巨响,把我炸飞…我整个人飘了起来,倒在了地上。

“快!把他抬走!”身边有人在说话。

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们又是什么人?

我动不了…我中了**,只有迷糊不清的意识。

我被他们扔进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箱,咦,为何这么熟悉?

只见外面有几个人在谈论着我,一个穿着白衣服,好像是医生,另外两个穿着西装。

我使出我的劲,用我的爪去抓破这玻璃,只可惜,太硬了。而且我受了伤,抓不破。

突然,头顶冒出一股烟雾,超恶心,真受不了,这是生化武器…我感觉迷迷糊糊,不出几秒,我就晕倒了。

不知过了多久

我感觉到有一根针扎在我手上,这是干什么呢?迷迷糊糊之中看到有两个穿着白长袍,戴着口罩的人。他们在对我干什么?

我醒了,是在宿舍的床上。

原来这只是一场梦。

我看了对面那张床,是空的,李一昨晚没有回来。我下了床,到了门边,发现也没有打开的痕迹。熊骏说李一也没有回他。

我们吃完早餐,各自去上课。

满昌说要和我一起上历史课,我已经把时间地点告诉了他。我问他有没有课程冲突,他说旷课而已,不怕。

来到了课室,我看到满昌了,然而我发现他和莫妮卡坐一起。这样就很尴尬了,我看到了佩程旁边有位置,干脆就坐那了。

我仔细听了一下满昌和莫妮卡的对话:

“我觉得最近的手脚没那么痛了”莫妮卡。

“那就好了,上段时间你说你浑身疼痛,我还担心着呢。”满昌说。

“自从去完那里许愿后,身体一直疼痛。”

“仔细一看,你的样子确实有点变化。可我还是不太信许愿这回事。”

许愿?什么东西?他们在讨论什么啊?一点也不懂。

老师来了,捧着一部电脑。就是她,前几天追杀我的猎人,平时藏得真够深的。这么一副老师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她背后真实身份。

她还是很平静上课,满昌在认真听课,他身边的莫妮卡已经睡了。整节课下来,我和张莲露没有正视过,就像陌生人。

下课后,满昌说“先走吧,跟我走。”

我跟随满昌离开了5号楼,满昌往学校大门走,我们离开了学校,走到了北汽桥。在北汽桥上,穿梭的车辆在我们桥下,这儿空无一人,看来张莲露很快就会来。

不出所料,张莲露来了,给我的感觉好像是瞬移过来的。

北汽桥上,我,满昌,张莲露,两猎人,一吸血鬼。

“我不明白,他可是吸血鬼,你我都是猎人,杀吸血鬼不就是我们的天职吗?你这样已经是违背造物主的意!”张莲露握着一把剑,对着我俩。满昌右手的手掌盖住左手的手环,随后他的右手发光,右手一挥,手上的光化成发光的粒子覆盖了整个北汽桥周边的区域,这个区域发出橙色的光,好像身处在dnf气功师里的念气罩里。然而很快,橙色的区域罩就消失了,周围的景物扭曲了几秒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这样扭曲的景象,我见过两次,第一次是挂绿义卖时,第二次是无偿献血时。

“满昌,你干了什么?”看到刚刚的一幕,完全不知道满昌干了什么。我留意到周围是如此安静,车声已经没有了。只见远处还有车向这边驶来,突然,车头消失了,车一直走,整部车从头到尾消失了。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制作出来亚空间,与现实世界分离的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专为与吸血鬼战斗而设,吸血鬼是逃不出这空间的,在战斗过程中也不会破坏到外面的世界,人类也进不了这个世界,只有猎人和吸血鬼才能进。”只见桥的另一端,有一部车从头到尾出现,那部车离开了亚空间范围,完全察觉不到这里。

“你听我说,我们找到了一样能让吸血鬼变成人类的东西,而高云是曾经成功的案例,虽然他现在变回了吸血鬼,但他身上一定还有线索。”

“说胡话!吸血鬼怎么可能变成人类!”张莲露向我冲来,我感到了强烈的杀气,满昌的剑一挥,格开了张莲露的剑,两把剑碰撞的火花在我眼前飞溅。

又是一剑过来,这剑直指我的咽喉,满昌立刻反攻一剑,反守为攻。两人的剑击掀起一股狂风,北汽桥一股震动。满昌和张莲露不分上下,两个人的剑法,进攻和防守,是那么相似。

“来尝尝我这一击!”张莲露化成影瞬移,她的剑闪着雷光。满昌淡定自如,在张莲露如风冲过满昌时,满昌极其轻巧躲过了这一击,并伸出他的左手掌,从张莲露身后拍了一掌。这一掌激起的冲击波,我站在远处都能感受到。然后满昌又踢了一下张莲露的腿,张莲露立刻倒在地上,口中吐血。

满昌的脸,也被张莲露的剑刮了一条血痕,然而很快,满昌的伤口就合并了。

“你的剑法不错,跟谁学的。”满昌弯下腰,伸出手。

然而此时,张莲露目瞪口呆看着满昌,她的嘴角还有刚刚吐血留下的血迹。“你...”

“你已经输了,信我吧,饶了高云。”满昌扶起张莲露。张莲露收回了剑,离开了亚空间。亚空间内,只剩下我和满昌。

“你刚刚躲得很好,而且那一掌太厉害了。我站在远处也能感受到。”

“我觉得她很像一个人。”

“谁?”

周围的开始发光,粒子逐渐消失,我又听见了来来往往的车声。“算了,这不可能。”

满昌自言自语的,实在没听懂。不过,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张莲露应该不会再来找我麻烦了吧?满昌说他要去排练了。我也就回了宿舍,宿舍一人也没有,估计他们都去上课了。我留意到对面的那个床位——李一的床位,从昨天到今天,已经没见过他了。我开始有点担心像白露一样…我不敢想像,一个住在我隔壁的人会…

宿舍光线不足,黑暗,寂静。我受不了这孤独,还是先选择出去了,出去前,我锁好了门。

图书馆的天台

冷风吹拂,满天繁星

张莲露独自站在天台上,享受着这冷风的吹拂。她没有及腰的长发,只有到肩膀的短发,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她气质。两百多年了,她一直都没有长发及腰,自从那一次…

张莲露原本不叫张莲露,她已经换过很多次名,很多她以前用过的名字,自己都忘记了,唯独不会忘记的,是爹娘给她起的名字…

两百多年前,她出生于广东一小山村,从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她有两个哥哥,但从小她和二哥的感情最好,除了年龄接近,他们都喜欢刀枪武剑。大哥就经常教训她,说女孩子喜欢这东西有个鬼用,不像话,有时顺带连二哥也骂了,说带坏妹妹。虽然如此,她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如果没有那一次意外,她可能就是像平常人家的女子一样,结婚,生孩,然后老去…

她命运改变的那一天,她和二哥去城区买农具,回到村子里,发现村子已经被屠。回到家里,看到爹娘,大哥,大嫂还有自己的侄儿,都惨遭毒手。然而她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脖子有两个孔,好像被野兽咬。

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紫色的眼睛,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他露出了他那可怕的獠牙,她的家人都是这家伙干的。她差点被那家伙咬了,是她二哥救了她。她二哥拖住了吸血鬼,让她有机会逃出村子。虽然她逃出了村子,但在黑夜里,她失足滚下了山崖。

所幸的是,她还活着。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树林里。四处只有高耸的树木,有小鸟,知了的鸣叫。她走了一天,听到了水声,她顺着河边走,找到了一户人家。那户人家的夫妇好心收留了她一晚,她没有说自己的村子被吸血鬼屠村了,说了也不信…

后来的后来,张莲露已经不想再回忆了。今天,她第一次见到满昌,就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和他比剑,也找到了小时候的那种感觉。尤其是最后他的那一掌,还有那一脚,动作都和二哥极其相似。

“难道,他真的是我二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咸鱼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两只能变化形状的能量体猫,薛鱼百感交集,原来一直以为能量体,只是人们的想象,可是现在两只猫,便活生生的在眼前。他们如果想要变成猫,只要快速吸附空气中相应的原子分子,便能做到。在不想变成猫的情况下,他们便以能量波的形式,依附在薛鱼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薛鱼想摆脱他们,也摆脱不了的原因。科技迷薛鱼,其实

  • 汉广陵在线阅读傅家有女(1)

    大厅里一直静默得落针可闻,傅沛颤抖着手终于放下了那盏茶,茶杯上方最后一缕白雾也消散无踪了。“也罢也罢,看来我还是太纵容你了,今晚你便到列祖列宗面前去悔过吧。”“爹爹,妹妹身子骨弱,您看是不是能……”傅家二哥傅励到底心疼自己的亲妹妹,然而不等他话说完,就猝不及防遇上了父亲凌厉的眼神,瞬间就噤了声。都说

  • 辞花录在线阅读大佬(1)

    [有一种恋爱,还没开始就失去了,我以为你具备了所有男人的优点,却忘了男人终究是男人,该有的通病你一样没少。]快赶到发布会现场的时候,突然变了天,刚才还夕阳无限好,这会儿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苏糯趴在车窗边,满脸羞愤,那个日记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这个男人竟然还在念念有词。霍少琛戳了一下苏糯后脑勺,满脸

  • (黑塔利亚)圣了个母之第三章

    沈梨妈妈从少年宫出来的时候,沈梨早已经解决完第一根小布丁。小姑娘坐在少年宫门洞阴凉的长椅上,够不到地面的两条腿晃啊晃,手上拎着的口袋也晃啊晃。不像往常那样,有种满脑袋鬼主意、过于独立不够亲近的假乖巧,反而在实打实的在高兴。沈梨妈妈招呼了女儿一声,等小姑娘从长椅上跳下来,走到自己面前后,才问:“怎么买

  • 天门八将机器人MI芯

    我那你怎么认识的她?她可是我们那的名人啊,我清楚记得那是在我们高一期中考试过后那几天,听说有个高二的给任义送花,还挡在教室外面不走,刚开始任义没说他,直接说她想吃食堂的小笼包,然后了,然后那哥们就把任义带到了食堂,趁着那哥们卖包子,任义从后门冲进厨房,夺了食堂师傅的菜刀,出来就说,你再纠缠我,我就砍

  • 重生之最强童星之仙界碎片(10)

    传过那道门,在玄源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世界在湮灭的边缘,踏出来,一片绿色的森林,他们正在一座高山上,后面是片黑色的门。“玄兄,我们还有师门的任务,先失陪了。”陈令腾对玄源说话,但是看见玄源心不在焉,也不打扰他,带着欧阳宇建走了。其他人也见玄源没反应,各自的走了,就留下林若璃在这里,林若

  • 总裁大人的甜蜜宝贝名为希望

    “你醒了?”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传入耳中,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双眼充满迷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袍带着一副有着两个角的面具就像是一个恶鬼一般从上俯视着少年,少年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眼睛突然睁大脸也开始涨红充眼里满了不解“别动气,你现在从脑袋以下所有的经骨都断了,甚至连头骨都已经有些开裂了说

  • 特工与豪门之公主逃婚(9)

    严孜青一早上都在想要如何找个借口去见见徐天姣的父亲,为了提亲的事试探下口风,一直想不到好办法。这是还没有到饭点,面馆人不多,而陈家父女也不敢真的拿他俩当伙计,只有在面馆特别忙的时候他俩才帮帮忙,平常根本不要他们做任何事,所以他俩闲的发慌。袁猛看到严孜青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试探问道“大哥,你留

  • 二次元的创造主宰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容复缓缓说道“故事的背景是北魏时期杨炫之所著《洛阳伽蓝记》中描述的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之李二太尴尬了

    李世民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临走前将程咬金的院子里的地瓜们全部挖了回去,让程咬金欲哭无泪,本以为剩余的地瓜自己能吃个够呢。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观音婢,你们猜猜朕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回到了皇宫,李二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太极宫的立政殿内!“陛下,发生什么喜事了,今日怎么如此的高兴。”看见李二难得一见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