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黑篮]论人群恐惧症的治愈方法之铁水缸!奋斗吧小子!

2022/1/15 11:52:37 作者:夜柩君凌幕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黑篮]论人群恐惧症的治愈方法
[黑篮]论人群恐惧症的治愈方法
作者:夜柩君凌幕来源:晋江文学城
←熬夜总算把自己的封面弄出来了!我真是棒棒哒!(。-`ω?-)←头上盖着的是青峰的衣服(。-`ω?-)顺便撒娇打滚求收藏求评论(。-`ω?-)处于一种危险境地的少年,被家人带去乡下散心,遇见一个可以改变他一生的人,带进了篮球的世界,与一群天才少年开始了所谓的命运。?这是女票文?#论为什么我要当天才笼罩下的人##更新不确定#后面有什么混进来了??不要在意那只是凑字数的(??.??)阅文扫雷看这里↓↓↓1.主角是原创原著民2.暧昧无CP(你懂得)3.会苏尽量不白不OOC

阳光照在田野上,金色的光芒配上金色的麦田,shi滑的稻田路上一名年纪七、八岁少年的在田里穿梭着,身后背着一个比少年还要高大的水缸,而且,那水缸还是铁的,水缸里灌满了水,每过一亩地,他都用力的拍拍水缸,水缸里的水就像拥有了魔法一样喷出水来,就像喷泉一样的灌溉着土地。

少年每走出一亩地,总有田间的主人和他打招呼,甚至请他留下来歇一歇。

“丽娜,你看,这小子又来了,我们要不要叫他过来歇一会?”潘林是一名合格的庄稼汉,甚至这个村子的每一个人都是种田的好手

他的妻子丽娜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哦,亲爱的,他可真能干,要是你每天都扛着这么大个铁水缸恐怕早就累的起不来chuang了吧,你忘了吗?上次凯芮婆婆请他过去歇一会,他兴高采烈的去了过一会就来了一个会飞的老头拿手指发出闪电来电他屁.股吗?他怎么敢歇”

潘林努了努zui“是啊,他和那个老头都是住在村子西头的,平时也不见老头出来,我想,老头一定是一名魔法师吧,他那种应该叫做魔法,对,一定是的,上次我去帝都可是看到一名魔法师从容的从手里发出火焰呢”

“是嘛,那这小子一定是魔法师的徒弟了,他一定是在修炼吧?神啊,请让他一直这么修炼下去吧,这样咱们的农活就轻松了许多呀!”丽娜望着继续在田间的少年。

“呼,还有三亩,今天的活就完成了,可恶的老家伙,这种锻炼有什么用处”少年背着水缸,zui上发着牢骚,但脚步一刻也没有停下,他可不想再被电,上次想偷偷懒被他发现了,电的他的小屁.股整整三天不能坐凳子!“可恶的混蛋!”

少年干完活回到住处,把水缸放到院子的一角,发出“咣当”的声响。

“老家伙!我回来了!我已经快要饿疯了!难道你不用吃饭的吗?!我们已经断粮一整天了!”少年shen手把房门打开,一个邋遢的老头正躺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仿佛没有听见

“老家伙!我叫你睡”少年拿出墨水瓶用鹅毛笔花费了十分钟给老头脸上画了个大大的乌龟,老头中途居然没醒!

少年连忙跑出屋门偷偷的捂着zui乐“哈哈哈,死老头,叫你电我,叫你饿着小爷!”

“维加,你这个小家伙回来了啊?今天的活干完了吗?偷懒的话小心你的屁.股”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头已经站在门口看着维加了

老头并没有因为脸上被电画上乌龟而暴跳如雷,维加见到老头出来以为自己又少不了被电屁.股的命运了,抬头看着老头

“咦?老家伙,你……你的脸?”

老头随手变出一面镜子来,“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还shen手摸了一把他自己满是皱纹的脸,整理了一下自己渐白的头发

脸上的乌龟没了!我明明画了一个大乌龟的啊!可恶,难道老家伙在自己的脸上设了什么魔法吗?哼一定是。

维加也不敢说这件事,连忙岔开话题

“我说,老头,咱们已经断粮一整天了,难道你不饿吗!”

老头白了维加一眼“切,谁说不饿,这不是在等你回来吗,好了小家伙,拿着钱,去镇子里买点ròu回来,傍晚之前回不来就等着屁.股开花吧”

“你疯了吗?!平时不都是你去买吗?我一个八岁的孩子,你让我自己去二十里地以外的洛溪城买吃的?还给我五个金币?半路上不怕我半路上被人打劫吗?~”维加鼓着小zui气哄哄的说道。

“放屁!你以为从你五岁开始我让你背着水缸每天锻炼是白搭的吗?你现在的力气已经差不多快接近青铜战士了!平常人谁能打劫你!想吃东西就自己滚去买!”老头也不看他,自己回屋子去了。

“去就去。小爷我买了都自己吃!”维加把五个金币小心翼翼的装在口袋里,这可是五个金币!相当于五百个银币!五千个铜币!一个银币就抵得上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口粮了!

维加这是第一次出村子这么远,以前老家伙从不让自己出村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懒劲犯了?

老头在窗户看着慢慢走远的维加,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还给我画乌龟,乌龟可就在你自己脸上,小混蛋,自作自受吧,哈哈哈”

维加住在西面,进城需要向东一直走,走过村子已经快要中午了,家家户户都已经升起了炊烟,女人们勤快的在河边淘米洗菜,不时地看着维加指指点点,甚至偷笑

“奇怪,这些女人干嘛都看我?”维加挠了挠头,继续往前走

“小维加!你站住”同样在河边淘米的丽娜喊住了维加

“奥,丽娜阿姨,怎么了?地里没水了吗?明天我才干活呢”维加站住了看着满脸笑容的丽娜,不过那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我知道,小维加,你每天是在修炼,对吗”丽娜强忍着不笑

“对啊,丽娜阿姨,你怎么了?”

维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丽娜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那么小维加,今天你的修炼又多加了一项在自己脸上画上乌龟满村的转吗?!!”

“我靠!老家伙!老混蛋!!!!”

老头正在摇椅上喝着刚刚煮好的咖啡安逸的慢摇着

“阿嚏!”吸了吸鼻涕“这小子在骂我吧,这么快就发现了?哈哈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真实游戏开发狂人之第四章

    第二天早上,明楼吃早餐的时候,阿香照常把当天的早报给他送上来。他指着其中一版,对坐在旁边的阿诚说道:“周佛海气的跳脚,骂戴笠了。”“三姓家奴!”阿诚一边喝粥,一边斜眼瞟了一眼明楼手上的报纸。“嗯?”“我是说周佛海。”“阿诚,你脸上怎么有饭粒。”阿诚伸手摸了摸脸和嘴。却见明楼拍着桌子,哈哈一笑,跟明台

  • 第三年在线阅读第6章

    虽然看破,但楚天却并未直接道明。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祖龙,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意,故作低声念叨道:“其实这件极品先天灵宝跟我并不适合,既然三位族长都不感兴趣,那我就干脆毁了他算啦。”说着楚天就开始调动身上的法力,好像真的要毁掉手中的混沌珠一般。看着三祖直接一愣,脸上更是情不自禁抽搐了一下。尼玛!那可是极

  • 小美满分集介绍吖在线阅读第8节

    不知觉间这一年已然入秋。中秋节前下了几日小雨,山木园中植物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就枯黄凋零,走在其中令人深感萧索荒凉。自打那晚与萧在宥在庭中醉酒闲聊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家中见过他。那日清早林小鹿酒醒后,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睡去更不知是谁将她送进房里。之后林小鹿在这园子里安分的生活了几日,那几天她几乎把整个山

  • 二战之开局有一个师在线阅读第6章

    不知是不是还要留着自己一条命种出天阶灵草,总之最后薛一雪并没有为难他。罗燃来到餐厅,说什么都不肯再去送饭。罗妈凑过来悄悄问:“小雪修炼的样子,是不是帅呆了。”罗燃扒拉一口饭:“妈,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儿子。那你去养一个剑修吧,我这种不知上进的草修入不了您的眼。”你根本不知道薛一雪那个狗东西在楼上对你儿子

  • 捡来的夫郎(女尊)电子竞技比赛

    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凡玩游戏的人都有争胜心理,这次我也是一路玩到了半决赛时碰到了对手,抽到的居然是给美女换装这样的小游戏,搞错没有,电子竞技比赛居然会把这种游戏列为抽签游戏之一,我一边抽搐着嘴角一边快速进行着游戏,最终结局是我以两分之差略胜一筹,而我的对手似乎是一个男生,这让我万分的佩服他,这样的游戏

  • 旧时墨之第三章(3)

    这个时空的陈安安,二十四岁,在靠近公司的附近有个高档的单身公寓,独居。原来在平行世界的自己,过着自己一直梦想中的生活,这感觉既新奇又莫名得满足。陈安安回了家,瞅了眼微信,暂时还没有莫瑜的消息,于是卸了妆打算敷个面膜泡个澡,然而打开热水又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死神死神死神死神。”已经很熟悉的嗓音响起来了

  • 大明之猛将无敌在线阅读孽罪加身

    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从一条小巷子里走出,手撑着一把黑伞。“跪着作甚?起来。”他看了看跪在齐望辰身边的人,淡然道。再轻微不过的声音,却有如平地起雷。一声之下,齐望辰瞪大了眼,往后退了数步,原本围绕在齐望辰身边的几个高大身影猛然炸裂开来,消散在天地之间,那些只靠邪术支撑行动的人也停止了一切动作,一个个躺倒在

  • 西柚汽水第二章

    李云歌是典型的农家男子,干活的好手,力气劲可大。他身材高挑,皮肤是小麦色,上挑的丹凤眼极具气势,这是一个相貌姣好的泼辣男子。原身记忆里两兄妹吵吵闹闹,跟仇人似的,互相看不上眼。原身不服管教,李云歌就直接上手,他力气大,原身瘦弱不堪,常常被拧的要死要活,认错认得一个顺溜,可惜死不悔改。南息摆摆手,急忙

  • 和情敌结婚后我失忆了初现端倪

    袁何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自己的镇位于人类领域和血族领域的边缘地带,在这里人类被吸血鬼袭击的事件早已司空见惯。但仍有人会住在这里,因为这里矿物资源丰富,搞不好可以发一笔大财。林芝也是被抓前几天才过来。不过吸血鬼也有好的,不是么?袁何想起了自己的养父,他就是个吸血鬼,最后不忍变成demon的样

  • 大舅攻略日记破天

    女娲村位于崇明国的南侧的一个小镇,东临渤海。相传为女娲诞生之地,即盘古以神斧开天辟地,清浊二气而生。村中央树有一座白玉碑,绘有女娲补天之画,栩栩如生,尤其是蛇尾,蒲扇般的鳞片涂有金液,清晨,在朝阳的照耀之下,金光闪闪,与日争辉。夜晚,在月影之下,银光四射,如同白昼。此碑时常引来崇明国的各色修道人士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