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们相爱的时间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2/1/15 11:39:40 作者:林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们相爱的时间
我们相爱的时间
作者:林谊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在朋友的介绍下,周萄到一户人家做清扫工,工作时间自由,待遇好,领她的叔叔更是对周萄照顾有加,只是——坐轮椅的户主祁容暄性格敏感且易怒,偌大的别墅常年清冷周萄以为安分做事就能避开被责骂的风险,每次她以为祁容暄需要帮助过去时,对方都会咬牙切齿道:“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周萄弱弱地站在一旁,低声嗫嚅:“我没有……”他有很多缺点,是不被喜欢的对象可他也有在意的人对祁容暄来说,自己作出来的路,站起来也要走完!温馨提示:男主坐轮椅。——小剧场:祁容暄和追求自己的青梅傅淼要在影音室看电影,周萄帮着准备工作,

浩瀚天地,诸国纷起,有一国倚苍海而居,故称为苍国。

苍国建都于苍澜,玄承帝九年,妖孽鬼魅祸乱,肆虐侵民,国中民不聊生,诸侯动乱,苍国上下陷入一片混乱。故派三千精骑前往异处,寻得百灵兽供于平央大殿方才平息此番动乱,后世称为“百妖之乱”。

据闻镇妖之法乃是宫廷一女巫师雀娑所觐,后举国上下都尊雀娑为天女司巫,开启了巫的大时代。日后但凡朝中国运大事玄承帝都召见雀娑前往占卜,久而久之二人便暗生情愫,发生了帷幔之情。

一年之后雀娑诞下一女,不久便红颜消香离开人世。后玄承帝从雀娑妹妹九歌口中得知真相,她们一族的巫女乃神之载体,献身于神灵,不得二心,已把灵魂交给神灵才换得巫中最大神力,她们代替神之旨意执行太占,倘若诞下婴孩必定会死,灵性随之也会在孕育期间传给下一代。

雀娑死后玄承帝感到痛心疾首,玄承帝入夜召见了自己的太傅老师前来。

在帷幔之后红色的襁褓内躺着一个女婴,老太傅瞧见这般情形已觉不对劲,只是绷紧了神经俯身跪在帝王面前瑟瑟发抖,不敢一言。

玄承帝看着老臣惶恐之样,卷起半面帷幔,缓缓说道:“太傅,如你所见帷幔之后乃是孤的第七位小公主,不过孤并不打算将此昭告天下,因为她是巫师雀娑为孤诞下的灵儿。孤原不知雀娑是这般的爱孤,直到同样身为巫女的九歌告诉孤,孤才知道真相。她们一族乃是神灵之力的载体,故称为——‘盛’,‘盛’一旦诞下灵儿身上的神力就会随之转移到下一代身上,当神力找到新的载体,旧的‘盛’就会随之衰竭死去。故而孤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再重蹈覆辙,要她这一生都以男儿身份存活。宫廷争斗尔虞我诈,风云之变,岂是你我所能预料?倘若她的身份是个男儿必定不能逃过这场纷争。孤不想雀娑的孩子活得如此辛苦,故而要将她交托于你。”

“陛下!”

“太傅,孤知你膝下并无子嗣,唯有一个十岁大的养子,而你又是孤最信任的人,故而只能将此重负交托与你,你可愿意?”

老太傅颤抖地看了看帷幔之后的女婴,虽然瞧不清她的模样,但却感觉有股祥和之气萦绕于上,似有神灵在冥冥之中庇佑一般,想来自己和这孩子的缘分是早已注定了一般,上天自有一番安排。

他抬起头万分激动地看着玄承帝,道:“能为陛下抚养小公主长大是臣的荣幸,臣——感激万分!必定为小公主肝脑涂地,一身守护!”

玄承帝点点头,然后命人将小公主从帷幔之后抱出交托给老太傅,后道:“踏出这个皇宫她就不再是孤的公主,而是你太傅府上诞生的小公子。”

老太傅点点头,将孩子抱在怀中,当他看到孩子的双眼时不由一震,抬头吃惊地看着玄承帝道:“这……这孩子的眼睛……”

玄承帝闭上眼,无奈地点了点头:“如你所见,她继承了她母亲的灵力……拥有一双阴阳眼。”

“啊——”

老太傅诧异地低头看着那孩子的双眼,白净如银盘的脸上一双褐色的眼睛,褐色的眼瞳内其中一半则是海水般淡蓝的颜色,眼瞳内居然同时拥有两种颜色,这乃世间所不常见,倘若不是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这是具有神力的阴阳眼。

“这双眼睛和她的母亲一模一样,太傅,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玄承帝说到这儿,心中不由有些伤感,似乎他和雀娑的关联就要因为这个孩子的离去而消失。身为她的父亲,他只能用这种方法保护她一生平安,不要再陷入命运的漩涡,无法左右自己的人生。

“陛下,请为孩子取个名字吧!”

“她是帝王之女,同时也是巫女后裔,就取名‘华央’。”

老太傅点点头,连夜披星戴月地抱着婴孩坐上马车,匆匆赶回太傅府。

入夜的苍国,灯火一片静谧,寂静的星辰延伸向了远空,没有人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漆黑的夜晚,红色的莲花在水渠之中静静开放,宛如溺河女鬼的嘲笑一般,鬼魅在竹林之中盘旋,似乎正暗待一场阴谋的发生。

老太傅已不干涉朝政事宜多年,因喜欢钻研奇门遁甲天星异象,素来喜欢寡淡清冷的生活,玄承帝便在皇都附近一处幽僻竹林内建了“禄安所”一座赐封于他。老太傅已是年过半百之人,膝下无子,只有一名十岁大的养子,名唤北越。如今府上忽传得一麟儿,还被玄承帝赐封“华央”之名,陆陆续续赶来拜访的人数不胜数。老太傅虽然不问朝政之事,但毕竟玄承帝对他很是尊敬,而且似乎也对华央十分宠爱,更有传闻说这个孩子根本就是玄承帝的后裔,当然传闻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毫无考证之下也就渐渐淡了下来。

玄承帝二十年,玄承帝驾崩,由长子君炑继位,称遂愿帝。

此时老太傅已经是六十有三之人,看着坐在竹林案前练习书法的华央,不由黯然伤感,心想帝王驾崩,而年仅十岁的华央却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连自己父亲死前的最后一面都未曾见到,不免有些伤感。

想来玄承帝是十分疼爱华央的,生前还时常到“禄安所”来探望华央,只是华央并不知道玄承帝的真实身份,还真的以为此人就是自己的远房叔叔。

站在老太傅身边的北越看着义父叹息,不由开口说道:“义父……你是在担心华央吗?”

老太傅起身,拍了拍义子的肩膀,然后对他说:“北越,随我而来。”

北越点了点头,然后跟随老太傅前去。园中竹林沙沙作响,交错划过肩头,似乎是被时光的光影丝丝划过一般,悄无声息便将年华掠夺,这般韶华光景不知来年又是如何模样?

“北越,只有你知道华央的真实身份,这个秘密你要好好保守。”

“是,义父。”

老太傅忽然想起玄承帝那日对自己说的话来,他命北越跪下,然后说道:“北越,你要记住华央是公主,也是你的主人,你这辈子必须以保护她的性命为己任,即便我追随你义母而去,你也要替义父继续守护着她。”

北越跪地起誓:“义父,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会保护好公主的!北越的命就是华央的!”

老太傅点点头,然后道:“北越,你知道华央的身体里流有巫女雀娑的血,所以玄承帝才吩咐她这辈子的身份都要是华央公子,避免她重蹈雀娑覆辙,而你也绝对绝对……不能爱上她。”说到后句,话已沉重,似乎夹带着一种暗自的无奈和惋伤。

北越愣了愣,抬头看着义父沧桑的面容,然后点头允诺。竹风划过他乌黑的额发,露出他青春的容颜,那年北越二十岁,华央十岁。

坐在案上伏笔练字的华央见没了父亲和北越的身影,便拿着刚写好的字蹒跚寻来,本想把刚写好的字拿给太傅看,却寻不见他的身影,只有北越一人呆呆立在竹林之中,身边坠落的竹叶宛若银梭飞过,瞬间划过他俊美的脸颊跌落,她悄悄走到他的身边准备偷袭,谁料还是被他一把抓住,北越回身一看是华央,愕然之中连忙放开了手。

华央得意的一笑,仰头道:“哥哥!”

北越皱了皱眉头,然后道:“公子,请叫我北越。”

华央不解地看着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嘟囔着小嘴,不悦的道:“你是父亲的义子,我为何不可叫你哥哥?”

“我……我不配。”北越心想我又如何能被你这位金枝玉叶称为哥哥呢?你乃是苍国堂堂七公主,而我只不过是一介贫民,倘若不是蒙得太傅大人收留,根本早已饿死街头。

看着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哀愁,宛如黑夜里游荡的一尾银鱼瞬息而过,华央踮起脚尖,举起小手轻轻抚摸过他的眼眸,然后平静的说道:“我明白了,以后不会再叫你哥哥了。”华央虽然不知道北越内心的伤痛,但她知道他有着难以言说的痛楚,既然如此,便按照父亲和北越所言,称他为北越。逢人所见身为女子的她才是太傅的公子,而他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一个护卫。

时光如梭,飞花流年。

“北越,你和父亲大人一样,眼中都有着一抹难以平复的伤愁,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份特殊?”这是长大成人后的华央说的话,那年她十七岁,是风度翩翩优雅贵气的华央公子。

北越站在她的身后,白俊的面容上剑眉乌黑,额发之间双眼清丽,抿着一张薄薄的双唇始终寡言。他着一身黑色衣袍,衣诀入风,金色的盘龙扣扎在颈前,始终与人有所保持,如义父所言他这一辈子都要做她身后的影子,默默的保护她,守护她。她是一朵午夜月色光晕下盛开的青色莲花,而他只能是水中的寂寞倒影,越深越好,只到没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看着她回眸而来的眼瞳,那是一双一半浅蓝一半褐色的眼瞳,宛如有一串流光在她的眼眸中闪烁游离,灿烂无暇。她着一身蓝紫色的华衫长袍,白色的靴子,不染尘埃,腰上佩着一把乌黑的鸾剑,虽然只有十七岁,可是身高已经很是修长,这或许是继承了玄承帝的优良,毕竟她的亲生父亲是一位拥有帝王血统的王者。

此年,时隔老太傅逝世已有两年。华央和北越站在他的坟前替他扫墓,碧绿的青苔爬上石阶,寂静的流水伴着落花流过,往日时光宛如流水逝去,已无法追忆。

华央弯腰,伸出纤长的手指抚摸着墓碑上的刻文,心中想着和老太傅的种种过往,人活百年,死后也不过只是黄土一拢,不由伤感流泪,幸而身边还有北越的陪伴,她视他如哥哥一般。华央虽然知道自己是个女子,但父亲说过她生来就是为了背负命运而来。老太傅年过半百依旧膝下无子,幸而老天垂爱赐予麟儿,但他却骗过了天下说女婴是个男孩,故而玄承帝在世的时候还赐予了“华央”一名,因为如此即便是想后悔都没有退路,这可是欺君之罪,因而她必须以此男装面目示人,保住太傅死后的尊严和她日后的性命。

她叹了叹,然后起身对他道:“北越,真的不能告诉我吗?”

北越愣了愣,看着她,她实在是个聪明过人的人儿,可是她身上所背负的秘密叫他如何开口说出呢?“你不需要知道,我会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的。”他只是冷冷地这么说了一句,然而她俊俏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涟漪,宛如绿色的春水浓稠,瞬间随风而去。

遂愿帝七年,封巫师九歌为铜盏司巫,掌管宫廷巫师第一人。苍国天下一片太平,事隔“百妖之乱”已是十七年光阴。

然而,故事这才刚刚开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身之最强娱乐女神第7章在线阅读

    成功的抠出曾小贤后,林健才终于体会到了一菲的战斗力。默默的看了一眼瞬间满血复活的曾小贤,林健第一次意识到了上帝是公平的,给了曾老师猥琐的外表和气质外,还给了他惊人的血量,成功的避免了他早晚被人打死的悲剧。一菲看了眼躲在3602门后面的曾小贤,没管他,按下电梯带着林健三人准备离开了。展博看着可怜兮兮的

  • 青春去哪了搭讪失败【新书求收藏】

    “那……那你喝吧!”蔡敏敏盯着刚刚送出去的水,心里那个恨啊!请学长吃饭顺便要个联系方式,不比送水这种一次性的搭讪方式来的香吗?叶舟没注意到蔡敏敏的脸色,他刚说完话正觉得口渴了,于是把瓶盖拧开,想喝口水。蔡敏敏看到这一幕,忽然就想到了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段子,脑子一抽开口道:“你喝了我的水就是我的人

  • 我的忠犬,我做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蝉鸣?”唐庄早在进入金陵城时就已经除下蒙面换了衣服,此时正坐在逸然堂里一边喝着茶一边从怀里掏出那册刚的手的蓝色线装书。那本书第一页写着一行毛笔小字:蝉鸣(残页):内功,盛夏鸣蝉,伏于盛木,灼灼振翅,恍惚视听。(内力恢复速度+6%,气海上限300,施展时有1%几率干扰对方命中。)(完整功法不可见)“

  • 听说我被套路了[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0节

    【这一章主要描述目前主角所在大陆的修行境界和体系划分,大陆势力等,只喜欢看情节而不喜欢境界的大佬可以跳过】亚大陆,曾是一片浩瀚的大陆,那时叫做玄界,大陆浩瀚无边,创世神创世之后,大陆各族林立,妖族修行呼吸之间就能缎体,缎体之后,亦有凝气,化丹,练魂,化神,合道,创世。一曰缎体境:引起入体,呼吸之间就

  • 深渊之中在线阅读第七章

    似乎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顾念儿在确定厨房早已干净整洁时,心中充满了困惑。要知道,在她初来厨房时,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而只隔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这里竟然空无一人,就连残羹剩饭也觅不到,这可愁坏了她。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口突然路过了一个人影。顾念儿立刻转过了头,叫住了她:“站住!”女子转过了头:

  • 轮回彼境在线阅读第9章

    “亲爱的各位同志,你们猜猜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令叶天没有想到的是,几个女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依旧呆呆的坐在石块上按照叶天的要求修剪着木枝。就连一向落落大方的刘梦也显得百无聊赖,只是抬头嗯了两声。“怎么了?你们是被哪个男鬼勾去了魂魄啊?”但即使叶天满脸的调笑,女人们也只是有气无力的敷衍着。“无

  • [综英美]我为自己续1秒在线阅读第六章

    秦初弦慢慢地睁开眼睛,便见清冷的太阳透过密密麻麻的青藤,晃着她的眼睛。周围氲氤着一层寒冷的雾气,冰冷彻骨。她咬紧牙关,坐起身,身下的青藤发着咯吱咯吱的声音。这里是悬崖中间,青藤密布如织,以前她经常跟伙伴们来这掏鸟蛋。没想到这丛青藤救了她和嵇苍的命。回了会神后,她环顾周围,轻声喊:“小苍。”话一出口,

  • 锦瑟陌瑶第10章在线阅读

    “主人,有人靠近,要不要躲一下?”“不用,这本来就是我家,我又不是来做坏事的,你想让我躲什么?”“哦,可是主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关灯呢?”(憋笑)“额,我要睡觉了不行么?”“行,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没有忍住。”叮铃铃~~~“老李头,你按门铃干什么?你是怕里面的人不知道我们来了么?”

  • 最强山贼奶爸在线阅读第九节

    木家于红枫林的军营,此刻已是满天黑气,远远望去。这一片就如同黑夜一般,与军营之外有了明显的二色之分。一位身躯高大的青年男子手中拿着一条长约二米的银色鞭子正静静地站立于这黑幕之中,而另一位身姿略清瘦的男子于这暗黑中念了一个诀。顷刻之间,这暗黑之中便已电闪雷鸣。千万根闪电自黑暗中四处乱窜。只听得“咣当”

  • (赛尔号奥拉星)属于我们的奇迹在线阅读第四节

    隔天一早,天还没亮就醒了过来。难得这么早起来,也难得没有什么事,心情也难得的十分好,就帮大家做了早餐。“哇,好香啊。寻宿的手艺最好了。”绯霆除了长着一张惹人误会的娃娃脸之外,还是一个吃货,对吃的没什么抵抗的,当然前提是美食。“吃,吃,就知道吃,要那一天吃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绯霆的那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