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元鼎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2/1/15 15:30:06 作者:醉浓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元鼎
元鼎
作者:醉浓来源:纵横中文网
洒血泪,登元鼎,傲天地,掌五行,化阴阳,定乾坤一个只有元力的异世大陆……一名身负血仇的孤胆少年……一只亘古流传下来的洪荒魔物……十二件诡异莫测的神道星图……

那日,待贾南风和董猛离开后,过了许久,杨脩蝶才踉踉跄跄的走出那偏殿。天色已黑,她怕黑不禁吓得哭了起来,这才引来宫人的注意,把她带到了光亮处,她才停止了哭泣。宫人要把她送到太后那里,可她非要见皇帝,宫人无奈只好把她送到皇帝的寝殿。

可是久等也等不到司马衷的到来,她困乏了就睡下了。

当司马衷看到那可怜的小人儿时,她像只小猫一样趴在她的龙榻上,乖巧可爱至极。他没有惊扰她,静静地看着她的睡颜,他在想自己到底能不能保护一个人,哪怕是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他好像也保护不了。他觉得自己这半生是失败的,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又会怎样呢,他一时想不出,也不敢去想。

实在是困顿了,司马衷也打算就寝,可他舍不得叫她起来去别处。于是就让她缩在他的身边,与她同榻而眠。这一觉,司马衷睡得极好,他已经太久没有睡过这样一个安稳觉了,仿佛走了许久的路,终于停下来歇息了。

次日,杨脩蝶睡得早,醒得也早,她一睁眼便看到了眼前的英俊男子,这个人昨天之前是太子,现在是皇帝了。所以,他换了房间,是不是人也换了呢。她好奇的伸出手指头,轻轻地戳了戳他白皙的脸庞,是真的没错,她顿时笑了起来。

“小脩蝶,别闹。”司马衷语气温柔的说着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她看着他宽厚的肩膀,觉得像是铜墙铁壁,不禁伸出小腿去踢他,可他岿然不动。她不气馁,笑着去踢他的屁股,他这才算是睁开眼睛,转过身去看她,却见她笑得打滚。

“小人得志便是如此吧,早啊,小表妹。”他对她一向是纵容到没有边际。

“哈哈,阿衷哥哥,你醒了!”杨脩蝶笑得像盛开的花朵般美丽,驱逐了他内心中所有的阴霾。

“你知道太后昨日找了你一下午么,你这个调皮的小家伙!下午跑去哪里耍了,让人替你担心,你也不知羞。”司马衷本是担忧的询问,谁知他这样一说,昨日下午的恐怖记忆一下子冲入杨脩蝶小小的脑瓜里,她顿时哭起来,这可吓到了司马衷,他忙坐了起来,一把捞她到怀里,安抚的摸着她的头,语气急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欺负了?快告诉我!”

“阿衷哥哥,你快救救我姑姑,救救她。”杨脩蝶的两只小手紧紧抓着司马衷的衣襟,她的脸上除了惊恐更多的是乞求,他哪见过她这般模样,心疼的搂住她。

“到底是谁和你说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告诉我,脩蝶,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其实是猜到了一些,可他不想去确认,因为那样只会让他的心更加沉重。

“是,是贾……”真的被她说出来,他却不敢面对了,他直接阻止道:“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那个女人,他动不得!他丧气的闭上了眼睛,悔恨在心中缠绕,他真的很无能,非常无能。可他必须要保护想要守护的人,哪怕只是怀里的这个,他一定要想办法保护好她。

“脩蝶,听我讲,我会把你姑姑送去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不用担心,你姑姑不会有事的。而你,你听我说。”他这样说着松开了她,他看着她信任的双眼,他的内心更加的苦涩了,他勉强笑着说道:“你一定要听我的话,知道么?”

“知道,可是,可是我想和姑姑在一起。”杨脩蝶从记事起便和杨芷住在一起,她习惯了姑姑的照看,从来没和姑姑分开过,她不想分开。

“今非昔比,我会让你去见她的,不过你要先住在这里,知道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放在身边,这个他认为相对安全的地方。

杨脩蝶一向听司马衷的话,也无比的信任他,她虽然很想回去见杨芷,可她不敢出去,她害怕出去了。就这样,她乖乖的住在了司马衷的寝宫里,每天有人陪她玩耍,她也很快忘记了烦恼。小孩子都是健忘的。所以,她也渐渐的把那天听来的事淡忘了。

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固然能忘记,但是一个三十三岁的女人是不可能忘记她想要做的事的。贾南风处心积虑,一门心思要扳倒杨家,却苦于找不到借口,只能拿人来解气,而她选择的正是司马衷。

这日,杨脩蝶正坐在龙榻上玩连环锁,司马衷坐在她身边看她玩,只要看着她,他的脸上总是有着温柔的喜悦之色。然而,没等他愉悦太久,便听到一阵歇斯底里的笑声传来。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让人把杨脩蝶抱到偏殿去,他则是往前殿走去。杨脩蝶手里抓着连环锁,回望司马衷离去的背影,不知怎的,那一刻,她觉得他的身子特别的单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掉一般无助。

“哼,原来陛下是躲在这里啊,真是让臣妾好找!”冷傲的声音还没落,人已出现在眼前了。

贾南风今日身穿一袭绛红色的广袖宫裙,头发梳成了最高的云髻,一朵今朝刚摘下的大红牡丹悬在头上,比那象征皇权的金钗都要扎眼。她傲然挺胸的站在厅中,像极了她那卷曲如蝎子的两鬓,真是人如其表。

贾南风确实长得不好看,这是公认的,但也没到看不了的地步。她的身高虽然不高,却也不是特别的矮,平日里总是踩着一双垫高底的鞋子,再配上她刻意保持的纤细身材,多少显得高了一些。而且,她有一个长处就是腰细,这是她从小束腰的结果,效仿楚王好细腰一说。

也正因如此,她每餐都吃得不多,耽误了长身量,再加上她喜欢骑马,经常晒太阳,脸上的肤色要比身上深一些,确实看起来没有那些久居深闺,皮肤白皙的美人让人眼前一亮。今日,在一身红色的映衬下,她的肤色越发显得暗沉无光,容貌也变得平庸至极了。

可以说贾南风的容貌和司马衷被称为傻子这点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挺可悲的。

“你找寡人做甚?”司马衷不愿看到她,即使她如何精心打扮都没有用,在他看来朽木是不可雕的。

“臣妾只是来问陛下,当朝到底谁是皇帝,莫不是要让那杨家老儿当皇帝么?”贾南风一向有恃无恐,她向来不怕司马衷,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司马衷即使在贾南风面前也是喜欢装傻的,这也是让她不怕他的另一点,在她眼里他是一个长得俊俏的傻瓜,虽然傻了点,但是长得好看更重要,她到底还是舍不得他的。

“陛下的顾命大臣杨骏已经住进了太极殿,每天还坐在御前批阅奏折,难道这一切都是陛下授意的么,陛下真是大度啊!”贾南风冷笑着说道,她对司马衷已经恨不起来,因为她没必要和傻子一般见识,可她要拿他出气。

“我知道,寡人初登帝位,政务实在太多了,杨太傅正好替寡人分忧了,没什么不好的。”司马衷垂下眼眸,他当然知道现在的外戚专权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谁让杨骏那么傻呢,有人让他这么越权,他就越权了。这样一个无脑之人,不被人捅刀子,怎么可能。

“你,你竟然这样说!你让其他大臣怎么看你,你还上什么早朝,不如都让杨骏替代好了!”贾南风真的是恨铁不成钢了,她气闷的跺脚。然而,司马衷却不并不在意,他优雅的跪坐在席子上,不慌不忙的为自己倒茶,神态自若,全当贾南风不存在。

“很好,你便一直如此吧,臣妾不再打扰了。只是臣妾还要奉劝陛下一句话,既然你不愿管这朝政,也请你从今以后都不要管了!”贾南风是真的生气了,可她的怒气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点作用都没有,那司马衷还是老神在在的喝茶,根本没理会她。

她一怒之下本是打算一走了之,可走到门口,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诡计,转身对司马衷冷笑道:“陛下不是想把太后送走么,臣妾倒是有个主意,不如送她去金墉城吧,那里固若金汤,安全的很呢!”

终于,她的话对司马衷起了作用,他慢慢地抬头看她,目光锐利如箭簇,可也不过是一瞬,他的目光又变得迟滞了。就在贾南风眨着眼睛以为看错的时候,却听司马衷用那一贯懒洋洋的声音说道:“搬家总要选个良辰吉日比较好吧。”

“好啊,那我便让祭司好好选个日子!不如等到杨骏的死期那日如何?”贾南风这是在咄咄逼人了,她根本不是在和司马衷商量,因为她很快便说:“就这样吧,你不说话,我便当你默认了。请陛下好好休息,臣妾定当替陛下分忧解愁。”

贾南风仿若一阵秋风,来得快去得也快,甚至直到她离开,司马衷都有种恍惚的感觉。他是不愿面对这件事的,可他又期冀着一切都不会发生,他只能如此自欺欺人的过下去,仅此而已。

次年,正月改元永平三月,贾后杀杨骏及从党,灭三族。

杨氏三族,又称三杨,包括杨骏、杨济以及杨珧,也就是杨脩蝶的祖父们。杨氏三族凭借武帝司马炎的两个皇后之力登上了权力的顶峰,却也因为司马衷的一个皇后而一败涂地,真可谓命运多舛。贾南风借楚王司马玮等人之手将杨氏灭族,株连而死的有数千人之多,刑场血流成河,几日不绝。

这一切,杨脩蝶都不知道,无论外部如何腥风血雨,她依旧乖巧的坐在龙榻上,玩着一只刚绣好的绣球。司马衷始终陪伴在她的身旁,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偶尔抬头看向他时露出的纯净笑容,看着她用娇滴滴的嗓音和他说笑,看着她的小脸上盛满了天真浪漫,可他的眼中却充满了忧伤。

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挽回一些呢!他迟疑着朝她伸出手,她毫不犹豫的把小手放在他的大手里,那一刻,他忽然有了决断。

“脩蝶,我带你去见你姑姑。”他到底还是下定决心走出这一步,有些事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去见姑姑!”杨脩蝶兴奋的小脸放光,他微笑着颔首,她立刻扑到了他怀里,大喊道:“阿衷哥哥,我们去见姑姑。”

司马衷抱着柔软娇小的杨脩蝶,像抱着一件珍贵的瓷器,步伐缓慢地走出了他的寝殿,他没有让宫人接过她。任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听她呢喃着:“阿衷哥哥,我好久没见到姑姑了,她还好么,她是不是不想脩蝶了。”

“不,她很想你。”司马衷说了实话,不是杨芷不想见她,而是他不让她去见杨芷,他怕那些人把她抓了去,再生事端。可他不能不让她见杨芷最后一面,他做不到完全的狠绝。

杨脩蝶,但愿将来的你不会怪今日的我,这样,我便此生无憾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生三世之重生之第三章

    03巴基先生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想出也一直挺和谐的。就是他最近头疼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尽管他一直有掩饰,但他生命力的变化全都把他的情况告诉了我。巴基先生说他最近想起了很多东西,但都是零零散散的片段,没办法接起来,试图去深挖会很头疼,但他依旧乐此不疲。我想,这种感觉应该是看一部没头没尾的电视剧,既

  • 惊了林鹿在线阅读第八节

    杜冰雁神色无异地从房内走到厅面,齐天磊跟在一边。刘若谦问道:“弟妹可安好?”杜冰雁谢过:“本也无大碍,让大家担忧了,现已经恢复如初。”洞若观火的刘若谦当然看得出因果,便笑道:“身体的恢复总是最容易的,内心的恢复更困难。”“刘大哥总是那么睿智。”杜冰雁回道。“并非我睿智,而是旁观者总是看得更清。”三人

  • 三国求生记同人修改版之奴城(9)

    那两个坐在位子上的裴维城和裴宜生父子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站起身来,这时裴宜生认出夜影,便喊道:“快...快...快杀了他”随后在他们身侧的一个人拔剑向夜影刺去,夜影就像没有看到他一样径直向里面走去,身旁的冥渊运起能量闪身来到那个人面前,手上包裹着能量一拳将那个人打瘫在地无法站起。夜影说道:“那个

  • 三国之我的锦绣江山第一章在线阅读

    “哈哈哈,这个扫把星笑死我了,居然连关雎这么简单的诗都不会背。”“就是,就是,不愧是白家出了名的扫把星,听说他们兄妹俩还没出生就克死了爸,一出生就克死了妈,这么笨的脑袋肯定是上天对他的惩罚,你们说是不是?”“要是我是白家人,我一定会把他们俩都踢出家门,留这种扫把星在族里不知道要克死多少人哩。”学塾外

  • 暗恋十年第5章在线阅读

    景熏蹙眉:“那我中了这毒岂不是要坐下来等死了?”她还没有找出陷害母后的凶手,给没有给母亲和舅舅报仇,怎么能现在就死?齐子衫摆手道:“等死倒是不至于,好歹本神医还在这呢。虽然配不出能彻底根治的解药,但正常的美人殇剧毒如何抑制本神医还是知道的。”“等下我给你开个方子,虽说不能彻底解毒,但让你能多活个十年

  • 婚途陌路之乔氏生疑

    乔氏这才反应过来,急道:“走,咱们去镇上看郎中!”“不用!”宋乔安将乔氏扶起来,“敷点草药就行了!”回到屋里,清水洗净血迹,两寸长的口子触目惊心。乔氏捂着嘴背过身去,低声哭泣。“娘,没事!”宋乔安看着模糊的铜镜里那张有些可怕的脸,丝毫不担心。若是她没有拉住宋明凤,任由那刀尖划在脸上,那她这张脸定是毁

  • 主角不是我吗之我最爱的丁香花啊(6)

    丁香几乎没有犹豫,在我落水的瞬间,跟着跳了下去。除了弄丢丁香父亲一个酒杯,喝了几口冰凉的河水,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了,我这只旱鸭子没有什么大碍。“哎,这哪是天兵神将看护你,倒是你在看护天兵神将!”丁香父亲显然对我充满了担忧,表达出自己的不满意,但他也惊讶地看到了丁香跳下去救我的义无反顾,感觉到了我们之间

  • 精英情史开灵及仙藤

    饮马县白鹭街口,一幢用青砖棉瓦建起来的院子,单从外观上看,不大的院落定然是有些年限,青砖垒起来的围墙勉强只有半人高,上面生着些青苔。院内的一方角落显然是主人有意为之,几块削成钝角的木方插进土里,彼此相互关联充当篱笆,篱笆内有那娇嫩的紫藤花伸出枝条,慵懒的展示自身的魅力。“奶奶的!我就说城中那玩意指定

  • 暗恋对象觊觎我[娱乐圈]之情敌见面(一)(7)

    凛月霜起身来到桌子旁,从腰间解下一小壶酒,打开了木塞尽数倒入口中。喝满一口便觉得知足了,她这酒壶虽然小,但能装无量的酒,所以常年带在身边,现在想来,南秋给的她最好的东西就是这样了。就在此时,天空打了个响雷,干燥的空气中多了份湿润。下大雨了。不知道刚才昏睡了多久,总觉得有人在身边,她慢慢的走到窗前,突

  • 基因锁链在线阅读第6节

    五两?章宝珠一听,眼睛都瞪圆了!要知道,他们一家每年家里的产出加上爹爹和大哥外出打短工的钱,除去家里的花销,一年也赚不到五两银子啊!本来还想着如果不贵,她就让娘亲也去给她买一件,可是这一件就要五两银子,娘说什么也不会给她买的!想到这里,看向林诗源的眼睛就愈发的亮了。林诗源看着她羡慕又嫉妒的眼神,笑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