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灵异复苏:最强茅山天师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2/1/15 16:05:57 作者:出关大海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灵异复苏:最强茅山天师
灵异复苏:最强茅山天师
作者:出关大海来源:飞卢小说网
叮!你帮贞子做了个美甲,功德+5!烫大波浪,功德+6!叮!你帮楚人美敷了面膜,功德+5!刷了刷牙,功德+4!叮!伽椰子帮你暖了被窝,功德+9!抱了抱你,功德+3!叮!你帮岳绮罗剪了纸人,功德+8!治好牙疼,功德+9!叮!你帮聂小倩转移骨灰,功德+9!结了冥婚,功德+10086……林云获得宠鬼变强系统,宠女鬼或被女鬼宠都能变强。PS:老作者新书、看三章绝对有惊喜!(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时,忽起一阵大风刮过后院,满园树叶“沙沙”作响。

长榻上的男人曲起腿,静静地望着傅藏云,已经长到过耳的头发随风擦过他干燥的嘴唇。

傅藏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淡粉的唇,远远的像一片快要枯萎的丁香花瓣。

“你怎么知道的?”“花瓣”忽然微微裂开,——邓皓杰的嘴唇动了动,轻轻的说话声被风捎到傅藏云的耳边。

傅藏云没有料到这人居然承认得如此干脆,便直接问道:“你是谁?真正的邓皓杰呢?”

男人的嘴角抿起,慢慢上提,似笑非笑地说:“我就是啊。”没等傅藏云说话,他又继续道,“这个人的魂魄已经被我吃了一块,一旦我离开了这副身体,他还会变回当初半死不活的样子。”

“那你就把他的魂魄吐出来。”傅藏云抬了抬下巴说。

“已经消化掉了。”男人也很干脆。

傅藏云的眉尾跳了跳,当人的魂魄是巧克力呢,说消化就消化?

“邓皓杰”从榻上跳下来,单薄的肩背上披着一块绸质的毯子,鞋子也不套上,光着脚踩在鹅卵石小径上,以一种奇怪的说不出来的姿势慢慢走到傅藏云面前,绕着他走了一圈,细细打量一番后,有些好奇:“你似乎并不怕我,也不感到意外。”

傅藏云垂眸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你是孤魂,还是野鬼?我小时候见多了。”

被附身的邓皓杰听后怔了怔,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抬手在傅藏云的左肩上轻轻拍了三下,兀自低头露出一抹浅笑,仿佛自言自语道:“我明白了。”

傅藏云听不懂他的意思,皱眉看着他:“你吞噬凡人的魂魄,害人性命,地府那边怎么会放出你这样的阴魂?你不怕食恶果?”

“你何必为我操心?”男人又走回去,躺到长榻上,始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地府还管不了我。我困了,傅警官请回。”

傅藏云望着树下的人,站了半分钟后,便离开了后院。

“傅警官。”毛管家刚煮好茶端出来,看见傅藏云回到客厅,便把茶盘端了过去。

傅藏云掏出玉笔放在桌上,交代了声:“笔放这儿了。”然后绕过毛管家,不多说一句地出了门。

不谈这个被阴魂附身的邓家少爷,就说昨晚突然出现在他卧室里的“人”,傅藏云有种又回到童年那段时光的预感。

他步履匆匆地走在通往宅门的林荫道上,脚下时隐时现的影子紧紧跟随着,他下意识地将自己扣到臂弯处的袖子撸了下来。

“你害怕了,小子。”

傅藏云猛然抬头,看见自己停在门口的车边,靠着一个又矮又瘦的家伙。

这人的打扮也很稀奇。大热天的穿着上个世纪的长袖褂子,一排别扣从颈子到肚脐处,扣得一丝不苟。上身保守,下身相反,裤脚卷到了膝盖,踩着一双干净的白底帆布鞋,大剌剌地岔腿站着。

傅藏云迅速打量完这个像是初中生的男生,确定记忆中没见过这人,不过他腰间挂着的两个布袋子,傅藏云倒是很有印象。特别是右边那个,打了好几个补丁的,早上被他扔在了副驾驶座上。

“我们昨晚见过。”傅藏云走上前试探。

“我叫阮三乐,职业捉鬼师。”对方也很大方,开门见山,自报家门。

傅藏云摸出一包烟,抖出两根,递到阮三乐面前,阮三乐看也不看,摇摇头。

傅藏云便只抽出一根,衔着问道:“昨晚你那隔空取火的功夫,这会儿还灵不?”然后指指嘴里的烟,“劳驾,借个火。”

阮三乐面无表情:“我是捉鬼师,不是打火机。”

“我叫傅藏云。”逗完这个小弟弟,傅藏云心情轻松了些,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烟,深深地吸一口,五脏六腑都舒畅了,便不再拐弯抹角,“你要捉哪只鬼?”

阮三乐似笑非笑:“看样子,你不是已经遇到了吗?”

傅藏云锁起眉头,吐出一口白烟,故意喷在了阮三乐的脸上。

地府都管不了的鬼,人间的捉鬼师就能降住吗?

“昨天邓老总找我,让我给他儿子看症,听他描述,我疑心有鬼魅作祟,就去邓宅看了看,他儿子果然三魂七魄缺了一魂。”阮三乐挥着手赶走烟说,“我循着邓宅残留的阴气,追踪到你的住处,本想将那支阴气浓烈的笔收走,谁晓却被你阻挠了。”

没想到还真被他说中了,这邓皓杰得让人叫叫魂?傅藏云沉默了一会儿,疑惑道:“我后来不是被你给定住了?”

阮三乐摇摇头,巴掌大的脸蛋上满是凝重:“我刚要拿笔时,一群小鬼突然冒出来缠住了我,我没有带足装备,只好空手而归。”

“哪里来的小鬼?”傅藏云心里疑虑重重,莫非是……他想想又摇了摇头,那群东西只有吓唬人的份,怎么会来帮人?

“是群游荡在人间的恶婴,比较难捉,一般你不惹他他不惹你。”阮三乐言归正传,“你刚刚见过邓少爷了吧?”

傅藏云点头:“他被一只鬼附身了。”

“还是晚来一步。”阮三乐脸上没什么表情,身体却实诚地捶了一拳旁边的车,下一秒,傅藏云车里的警报器就响起来了,异常聒噪。

阮三乐摸了摸鼻子:“挺灵光。”

傅藏云拿出遥控器关掉警报,问道:“你既然是捉鬼师,那能捉住这只鬼吗?”

阮三乐自信满满:“我自有办法对付这只饿死鬼,只不过我要以那支笔作为交换。我腿短,也没电话,你帮我去跟邓老总做做思想工作。”

傅藏云愕然:“你捉鬼还讲条件?”

阮三乐理所当然:“生活不易,各有难处。”

次日,傅藏云来到嘉星集团的主办公楼,乘电梯上了23层,来到邓嘉行的董事长办公室前。助理一开门,傅藏云便看见沙发上坐着装束怪异的阮三乐。

“傅警官,今天请你来,是为商量小杰的事情。”邓嘉行抬抬手,示意傅藏云坐下。

昨天傅藏云已经给邓嘉行打过电话,解释了这件事情。

邓老总年纪虽大,心理承受能力却不弱。他早觉得那支古董笔诡异,邓皓杰醒过来后,也像变了个人似的,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他和南珊这两天才暂住在公司里。再加上阮三乐是圈子里有名的法师,所以不管阮大师说什么,他都信了。

既然邓皓杰已经醒了,不管他是不是被鬼附身,邓家的事照理说,都和傅藏云没什么关系了。然而阮三乐昨天却玄乎其辞地对他说:“你既置身风暴之中,此时抽身已晚。”他私心也想弄清楚这事的前因后果,于是收到邓嘉行的邀请后便来了。

人已到齐,南珊拉下了百叶窗,办公室里现在只有四个人。

“废话不说,现在唯一的办法是,先将饿死鬼从邓皓杰的体内逼出来。”阮三乐从腰袋里掏出一个小布偶,将一张黄符贴在了布偶的胸口。

傅藏云暗自吃惊地看着那瘪瘪的布袋子,不知道阮三乐在里面还装了多少玩意儿。

“大师,这鬼离开了,那我儿子怎么办啊?”邓嘉行担忧道。

南珊倒了杯热茶,放到邓嘉行手边,然后顺了顺他的背,让他安心。

“别急。”阮三乐这时又掏出一个小布偶,一只手心里躺一个,说明道,“这时候,我会做法,从另一个人的魂魄中取出一魂,分成两份,一份留下,一份揉进邓皓杰的三魂七魄中,补上被饿死鬼吃掉的那一部分,相当于这两个人共享一魂。说白了,就是民间所谓的‘借魂’。”

除了阮三乐和傅藏云,其余两个人都有些傻眼。

听起来简单,可是去哪儿找另一个人的魂魄呢?

阮三乐晃了两下脑袋,说道:“其实这只鬼还算有良心,他好歹没有将你儿子的魂魄都据为己有,起码给他留了条命,能救。”

“借魂……这法子保险吗?”一直没说话的傅藏云开口道。

“以我的功力,基本没有风险,不过……”阮三乐话锋一转,手里两个布偶晃了晃,“毕竟人的三魂七魄自为一体,缺一不可,这方法虽能让人复活,但会使两个人都折寿,以后也容易惹病。不过这是最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们要想清楚,这人救是不救。”

邓家的独苗,辛辛苦苦养育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不救呢?

办公室里沉默了半晌,邓嘉行放下手里的茶:“取我的魂魄吧,皓杰是我的儿子。”

“你就别凑热闹了。”邓嘉行刚说完,阮三乐就不客气地否决了,“你年纪太大,身上三把火都快灭了,取了你的魄,不仅救不了你儿子,搞不好自己也会丧命。”

“反正我一把老骨头了,可怜小杰他……唉。”邓嘉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无能为力地默默低下头,重重叹了口气。

阮三乐扫了一圈,忽然转过脸,目光停留到傅藏云的身上。

傅藏云抱起胳膊,坦然地和阮三乐对视着,用冰山脸无声胜有声地表示:“怎么,你还想借我的魂?”

阮三乐装作没事人一样地扭过了头。

就在这时,南珊从邓嘉行的身边站了起来:“大师,取我的魂魄吧。”

太阳渐西,一切终于商量妥当。

邓嘉行打电话回家,确认邓皓杰正在家里睡觉。阮三乐不出所料地点点头:“正常,鬼刚附于人身,两具魂魄相冲,需要休息调和。这正说明他还没有融进邓皓杰的身体里,比较容易逼出来。”

为了防止邓嘉行受到惊吓,阮三乐让他留在公司,只令傅藏云和南珊陪他去邓家。

“一会儿到了,我先在邓皓杰的卧室外布上阵,你进去帮我控制住他的肉身,不管他怎么挣扎,怎么求你、劝你,都当是鬼话,没我的允许,你千万不能松开他,听明白了吗?”阮三乐一个人坐在后座上,不知道在埋头鼓捣着什么。

傅藏云“嗯”了一声,看了眼车上的时间,——十九点五十八分。

这件事终于要结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改变了社会风气在线阅读第4节

    曾经在大学时期张铭就相当厌恶那些弱智一般的辅导员之类的角色,一天没事就知道查寝室,还折腾出一堆什么桌子上不能放东西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的傻逼规定。“估计这货在大学也是天天干这事吧?如果他有那个智力上大学的话。”如果是上一世的话,张铭或许只能憋着气去打扫,可是如今的他却是根本没有必要在意童甄了。以他现在

  • 帝国建立者在线阅读第4章

    “……”吴函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怎么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啊啊啊!“怎么了?进来试镜吧。”严君然走到一半发现吴函没跟上,回过头来看他。“你也一起来吧。”指魏潇白。于是三人尴尬而沉默地走进试镜室。魏潇白几次三番想开口,但最后都憋住了,脸上的表情时不时扭曲,充满幸灾乐祸。“呼——”一个女孩猛地冲进房间,“

  • 传说总裁会克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许倩在浴室里洗澡,洗得热火朝天,手机搁在盥洗池旁边的台子上,音乐声震耳欲聋,把哗哗的水流声都给压下去了。傅允礼被吵得头疼,这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他睡隔壁时一次也没听过这么吵的声音。许倩这还算好的,没跟着一起唱,这要是唱起来,屋顶都给掀了,当然,这其中也存着些故意的成份在里面。最终,傅允礼受不了吵,他也

  • 大明臣满园春色太刺眼

    虽然无忧时时抚着自己微微麻辣的双唇,时时在脑中将慕清朗的名字骂了千百遍,不过她心思单纯,很快就沉沉入睡。一夜好眠,便让秋瞳早早地叫了起身,今早要陪父亲用早膳,可是无忧见她几次偷偷回头,又匆忙转头勾上纱帐,就是没有说话的样子让她很是郁闷。其实打死秋瞳她也不敢直接说,昨晚,慕清朗悄悄找到她,说只要她配合

  • 灵狐妖妃:邪性鬼帝宠上瘾第2章在线阅读

    周一的早上比平时忙了很多,“小文,你可是回来了,这个月忙死我了,”她的科长姜若华有点夸张地说,其实就是没人端茶送水了,不习惯了。文琦所在的法制科基本上就是审计局里最清闲的科了。科里一色的女人,除了她剩下的两个都有些背景,郝梅的丈夫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她也不知真病假病,反正常年在家休病假,不上班。科

  • 我的女团二代在线阅读第8节

    林枫拿起了紫剑,没有体会到抗拒之意。有了肉身没光团提供能量了,紫剑都拿不起来,使出了全力才移动了一丝而已,这让林枫有了一线尴尬。林枫只是手触摸上去,再次吸收了两种不同力量,肉眼可见的黑色和紫色进入了体内,而绿色的则是体内自动产生。只是身体有点变得虚弱了一点,突然感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停了下来后。在

  • 小桔第四章在线阅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气氛这般尴尬。顾楚和主角攻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会面仪式,两人对视两秒后,还是顾楚率先移开目光,并迅速决定当做一切无事发生。他一个偏远星球出身的贫穷Beta怎么可能认识秦墨渊的脸?他只是一个听说秦墨渊很厉害很牛逼的土鳖新生而已!顾楚从善如流地转头,语气轻柔地问李晓,“你眼睛怎么了?

  • 勇者大陆之奇幻冒险之准备礼物(6)

    无论如何坚持到底在爱赵子轩这件事上新竹已经低到了尘埃里新竹:你走之前我想送你一个礼物,可以吗赵子轩:什么礼物新竹:先保密,哈哈赵子轩:不要浪费钱送我礼物了,我也拿不走新竹:要送的,生活要有仪式感的嘛赵子轩:败给你了,说不过你新竹:哈哈就这样决定了哦,我现在就去买礼物,你是晚上几点走?赵子轩:晚上九点

  • 美女总裁俏媳妇第二章在线阅读

    浴室的灯也许该换了,阴沉沉的,照的人心里生出莫名的冲动。小贼很配合地脱了衣服,坐在浴缸里,抬起头用同样湿漉漉的眼睛瞧着画家。画家动作熟练地放水、调水温,顺手揉了揉小贼的头发,发质细软,手感很好。等画家站在浴室门口准备关门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小贼唤了一声。他说:“哥,你别走。”莫名的冲动催着画家重新

  • 纳博史诗在线阅读第6章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四)杨大员闪了。被抢的人和基他三个抢劫的人扭打在一起。闪到一旁的杨大员也没闲着,他拿着****对准路人,警告路人不要管闲事。杨大员一伙人抢劫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有几个人硬要往前冲,来帮那个被抢的人。这几个人是被抢人的同伴,是走在他后头较远的朋友,还有老婆、孩子。杨大员见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