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腹黑王爷狂萌妃之重生洪荒为孔雀(改)

2022/1/15 14:59:35 作者:楚千墨 来源:红袖添香
腹黑王爷狂萌妃
腹黑王爷狂萌妃
作者:楚千墨来源:红袖添香
新书《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正在连载,新书期求收藏,请大家把票票投给新书!她,侯府草包嫡女,刁蛮丑陋,神憎鬼厌;她,二十一世纪中医界为数不多的天才。荷花池暗藏玄机,未婚夫王爷为悔婚设计让她溺毙;深山寻药,她因误撞别人机密被追杀灭口。草包的身体现代的灵魂,她原想退婚之后安稳一世算了,可姨娘紧逼,庶妹算计,某个腹黑男还在一边看好戏。且看她怎么斗白莲花庶妹,揭破姨娘恶毒的诡计,赢得美男心,铸就事业基,一步步走出一条与众不同路……粉丝值为执事以上可加入墨墨VIP群482274492(进群验证粉丝值)(每天

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

无边的黑暗,安静而又冷清,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这片黑暗之中有着些许灰色的气体,缓缓地流动着。

本来是一片令人恐惧的寂静,但是一个喊声,打破了这一切:

“啊——!”

“怎么回事?我不是被开天斧气击中了吗?怎么我还没死?这里就是地府?不对,这个时候地府还没有出现……”

“恩?怎么回事?我居然有身体了!难道说是,真的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疑惑完,完全冷静下来后,声音的主人立即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状况,不过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再次发出了惊叫,因为他发出自己居然有了身体。

要知道他的本体可是混沌至宝——混沌珠啊!大道不允许他化形,现在不知哪来一个身体,被吓了一跳也是理所当然。

冷静下来,他又接着想到:有身体,意味他终于着能够修行了!

“只可惜我的混沌珠啊。”虽然得到了身体,但他却失去了混沌珠。

要说他现在身上,估计也就灵魂是混沌元灵,除此之外,与混沌毫无关系了。

“总之,先来看看这是什么身体吧!”激动完,他第三次冷静下来,开始观察起自己现在的这一副身体。

毕竟身体的资质是修行的重要条件之一,这是有关起步问题,如果身体资质不好,即使悟性再好,也终究会会受到身体资质的影响。

所以说,身体资质是修行路上一个重要的条件之一。

……

“为什么我会重生成一只孔雀呢?既然给个身体,为什么不给个人形的呢?这是命运弄人吗?”

使用在混沌之中无数年里练出来,仅有的几个能力之一——神识所扫描身体传来的信息,他不禁哭笑不得。

可不料此时,一段信息突然传过来。

原来,当年混沌珠被开天神斧劈中后破碎,其中的元灵掉落于一个充满先天五行之气的地方。

适逢龙、凤、麒麟三族称霸洪荒之时,所谓天数之道,盛极必衰。

当时龙族统帅五湖四海鳞甲、凤族掌管九天各部飞禽、麒麟统领洪荒走兽,那时的三族在三位准圣巅.峰的强者带领下各自称霸一方,为洪荒之主角。

因为洪荒资源争夺,因为魔祖罗睺暗中挑拨,因为平日所积累下来的仇恨,三族之间终于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生死大决战。

而就在三族大战的最后时刻,魔祖罗睺突然现身战场,布下预先设好的诛仙剑阵,想要一举消灭三族,从此一统洪荒,从而证道混元大罗金仙。

不过他的算盘没有打响,因为与此同时,那西昆仑散人鸿钧道人,也持这造化玉牒的造化神器,现身维持洪荒秩序。

正是这时,三族才了解到所谓的三族大战不仅仅是因为利益冲突,还是一场惊天的大阴谋,三族高手在了解真相后,登时对罗睺的恨意到了一个极点!

虽然不想将胜利果实拱手相让,但是他们更加不想让罗睺这小人独享,所以三族只有无奈地与鸿钧道人一同破了诛仙剑阵,然后消灭了魔祖罗睺。

但此时三族强者却陨落无数,气运也薄弱了许多,因此龙族族长祖龙,凤族族长凤祖、凰祖,麒麟族族长麒麟王,鳞甲族玄武,走兽族白虎,自愿去镇压洪荒四极和中部,获得功德,延续种族气运。

而那天南不死火山却是洪荒之中一处奇特之地,地理位置正处在天之涯海之角,而且更是洪荒的一大险地。

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那不死火山每隔九九八十一万年便喷发一次。

每当喷发之时,从不死火山之中喷出的不灭岩浆,足可焚烧三千万里之内,混元金仙之下一切生灵。

而正当凤凰二祖前往天南,镇守不死火山时,凤祖因伤势过重,虽有【浴火重生】神通,但法力不足,无法发动,无奈陨落于此。

不过俗话说,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像那历史上那传国玉玺和氏壁不就是这么找到的嘛,还有东汉著名的焦尾琴。

何况,这还是天地间第一只凤,自然更是不同凡响,凤祖死后,其本源化为两个蛋,一个落在有阴阳二气汇聚的山脉中,一个落在有一眼先天五行灵泉的山谷之中。

……

元灵脱离混沌珠,掉落在五行山谷中,他本来会与这里的五行之气融合,将来化形之后或许会是五行道人、五色道人什么的。

可就在那时候,天上落下一个大蛋,机缘巧合的,男子的灵魂就与蛋开始不断地融合、融合……

“原来如此,我是开天第一只孔雀,我是孔宣,哈哈哈!”

孔宣是谁?

想必看过《封神榜》的人都知道吧,殷商三山关总兵,五色神光刷尽天下!

他先天带有先天五行之气,后汇集五行灵脉,与尾羽祭炼成先天五色神光,似神通而非神通,似灵宝而非灵宝,玄妙非常。

世间法宝生灵,但属五行均为其所克制,圣人之下,无人不可刷,无物不可刷,若能大成,便的圣人的脸皮也可打得。

在封神大战中,孔宣使用这五色神光更是大发神威。

先是以黄光收了洪锦的旗门遁擒了洪锦,雷震子;又以红光收了打神鞭,白光抓了哪吒;之后五道光华一按,把黄飞虎、崇黑虎的五人一起拿下!

黄光一绞,又收了李靖的玲珑金塔;金吒祭遁龙桩,木吒祭吴钩剑,却都落到红光之中!

青光往下一撒来捉姜子牙,却被杏黄旗挡住;陆压欲放斩仙飞刀,却也怕他神光利害,化作长虹而走;燃灯祭起二十四粒定海珠,也被他神光摄去。

后来还是身为圣人的准提道人东来,呈现出万宝圣象,破开孔宣神通,方才收服了高傲的他!

而且准提圣人在不小心之下,还被刷进了五色神光里,可见这【五色神光】的厉害。

……

关于身体资质,那就更不用说了,孔宣可以说是盘古四分之一的心火所化,其资质亦是不可能差,成圣之资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建国后飞升的修士都会被导弹打下来在线阅读第六节

    顾初初唇边弯起浅浅的笑容,睁着一双漂亮干净的杏眼,温温柔柔出声,“不知道啊,太贵了的话可能买不起。”今晚的孔克珠和蓝色钻石,她志在必得。“口气好大。”孙佳琪被她刺激的差点失态。就是这个无辜又天真的样子,最让她恶心。买不起就直说,装什么大尾巴狼。还太贵了买不起,便宜的她也买不起好不好。爸爸可是答应过自

  • 珠罗纪之自由世界偷窥的猫3

    抓住抢劫犯电话是校保卫部打来的,要姚君明立刻到保卫部报到。姚君明到了校保卫部,一看汤灿也在那里,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顿时一凉,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你们简直在胡闹。”保卫部的人听完姚君明和汤灿所谓英雄救美的故事后,非常生气,直接把两人轰走了。“能看得出,校保卫部的人对我们的解释,并不是完全相信,

  • 都市之不灭道尊之第五章(5)

    人类无法利用的废弃食物越来越难找,我也不知道他们将那些东西藏得越来越密实到底目的何在?泥巴被他们推成了水泥,树木被他们做成近似的模样,路上除了那些坚硬的东西,没有什么软和的东西。为了保住我性别强有力的证据,我远离了那群要主动上供食物的人类,继续自力更生。生活虽然有点困难,但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之前也

  • 冰与火的殇情祸不单行

    杨一一揣着乞讨来的钱高高兴兴的要往回走,按照自己脑子里的历史常识,在很多朝代,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也不会超过十两银子的,自己这次差不多赚了二两银子,所以,还是蛮多的哦。给婆婆请了个大夫,并且抓了药,可能是婆婆的年龄大了的缘故,药吃完了,婆婆虽然醒了过来,但是却依然烧着,看着婆婆还很难受的样子,杨一一既

  • 娱乐:和女明星荒岛求生在线阅读第8节

    再说夏鱼到了农资市场,挨家挨户的买种子。小威告诉他空间的土地是很好的,所以种子的优劣对于生长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他便挑也不挑各种种子都买了很多。再听说空间是会因为种的越多而慢慢升级的,听到这个消息的夏鱼如同鬼子扫荡一般买了一大堆的种子,有番茄种子、白菜种子、青椒种子、萝卜种子、黄瓜种子、花生种子等等等

  • 综漫:进化游戏在线阅读第4节

    徐淮瑾,“……”行吧,你开心就好。骗子就骗子。这是没办法沟通了。老头瞪着徐淮瑾,徐淮瑾平静地看着老头。过了半晌,老头才回过味来。“你的意思是……”老头蓦地睁大了眼睛,心里升起了一股不敢置信的荒谬感。徐淮瑾但笑不语,只是点了点头。“我不信!”老头反应过来,又再次质疑到。老头:哼!好小子,差点就被你唬住

  • 破碎的命运武侠文(1)

    莫莫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为什么死了还这么痛呢?不是说死人没有感觉的吗?一边疑惑想到一边睁开眼,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醒了?”莫莫吓一跳,快速转头向声源处看去,结果动作太大牵动了伤口,条件反射的“嘶”了声倒抽一口凉气。“伤口太多,不宜行动,你还是乖乖躺着吧。”“哦。”房间里恢复安静,莫莫小心翼

  • [综]每天都在被直播第一回 秋风萧瑟天气凉(七)

    那汉子道:“就算天师说的这些都是事实,然而此次蝶湖宫派出弟子在武林中广发令牌,胁迫武林大小帮派前去阳首山参加武林大会,并强逼所有参加祭拜的武林帮派弟子都必须为梅大侠披麻带孝,这等行径,难道还算不得是大恶吗。”丘天师道:“蝶湖宫胁迫武林各派参加阳首山武林大会之事,确是有些荒谬,然而她们开这次武林大会,

  • 都市:开局全满幸运值在线阅读第6节

    周氏边扒坟边回忆,风吹过她的脸,一滴泪都没有。老天待她不薄,她有了孩子,那个病痨鬼也死了。婆婆躺在床上哭,骂她是灾星,是她夜夜纠缠着男人,掏空了他,他才去的那么早。她听不下去,如果村里人听见这些话,会怎么想她?她肚子的孩子以后还要做人呢,她不能被这个老妖婆毁了一辈子。她用枕头捂了那个嘴碎的老太太,那

  • 吃货的异界餐厅之自由

    冬子注意着脸边的杂草,这样肆无忌惮地躺在草地上,她还没尝试过。侧过脸看着用手臂枕着后脑、哼着小曲的夏子,冬子本想打趣她一下,但想到她今晚有好好跑,自己也是跑累,便作罢了。夏子随手拔了一根草,缠绕在指尖:“诶,你看看这星空,有没有觉得刚才跑步的劳累都消失了啊,顿时神清气爽哈哈。”冬子看向星空,这边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