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网游之海贼王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2/1/15 14:44:07 作者:郭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海贼王
网游之海贼王
作者:郭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海贼王这款网游作为第一款虚拟网游,竟在里面可以使用现实技能,还可以变强?各大门派都是纷纷派遣子弟进入其中,而军方大佬也是派遣军人进去磨炼。红发:流风,再打一场?我似乎有点不服。鹰眼:再比一剑,我也不服!流风:唉,还比啥,你两一起上,打的赢我再说。华夏各大门派皆成流风踏脚石,战鹰眼,胜红发,双手环抱美人归!〔是爽文,也不是爽文。反正就是把海贼王弄成了一个游戏〕(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昂,才发现啊。”苏灿边说边戳了戳自己的脑袋:“我的脑袋里有块阴影,不排除是肿瘤的可能性,它压住了我的脑内神经,导致我丧失了正常的感情表达能力……比如说,被你这样漂亮的大明星当众抱着哭,一般人应该是一脸懵逼随后显得无奈的样子,而我也知道自己应该是那样的表现,可就是做不出那样的反应。”

说完后,苏灿又抿了口咖啡:“这么说你明白不?”

“嗯,明白。”貂小婵点点头,随即她显得很是担忧的问:“不过如果是脑内肿瘤的话,你的身体没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苏灿语气平淡的道:“我五年前检查出了这个病,并且五年前那医生就说我随时可能会死,不过我运气好像还不错,一直活到了今天……话虽如此,但我依然随时有可能死掉。所以就算你我真的是貂蝉和吕布的转世,你也有非找到我不可的理由,但我建议你还是别太依赖我了,否则我死掉了你岂不是会很伤心?”

“不,我不要!”貂小婵有些激动的抓住苏灿的双手:“小婵轮回转世只为再次与奉先相见,若是让小婵就此离去,小婵宁愿去死!我这一生不会为自己而活,更不会为别人而活,只为奉先而活!若是奉先某日真的有什么不测,那小婵定会去黄泉路上陪伴奉先!”

貂小婵说这番话的时候因为激动而导致声音有些大,但好在现在这个时候咖啡厅基本没什么人,那工作人员们也知道两人是在谈私事所以离得比较远,应该是没人听到貂小婵在说什么,只知道她现在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前台这边,两个在这儿打工的大二妹子一脸神秘兮兮的交谈着。

“哇!你看你看,貂小婵抓住那人的手了!”

“那个男生好帅啊,和貂小婵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可从没听说过貂小婵有过什么地下恋情啊,就算是真的有也该隐秘一些吧,这么光明正大的不怕狗仔队吗?”

“狗仔队?你是说那个人吗?”

两人一同朝窗口外走去,由于咖啡厅的外围是落地窗的布置,所以外面也能看到里面,此时在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里,两人可以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正拿着相机对准着貂小婵那边,显然是在偷拍些什么。

“啊,那要不要告诉貂小婵他们一声啊?若是这件事曝光出去的话,貂小婵肯定要要受到渔轮影响的。还有那个小帅哥,他肯定要被很多男生记恨的。”

“还有女生。”

“嗯对,还有女生,毕竟貂小婵是男女通吃的……诶,话说那男生好像有点眼熟啊。”

“你这么一说……啊!我想起来了!那是苏灿吧?”

“苏灿?哪个苏灿?”

“就是新来的大一新生,差点被评为大一校草的那个,好像是本身患有什么随时会死去的绝症呢。”

“啊,原来是他啊……不过这不重要,我们要不要去告诉他们一声有人偷拍啊?”

“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吧,毕竟他们敢这样光明正大的在一块儿,应该也不怕偷拍什么的。”

“那好吧……不过那男生真的好帅啊,可惜有病,真不知道貂小婵怎么会和这样一个随时可能会死掉的人在一块儿……”

……

两人在那边的谈话貂小婵和苏灿自然是听不到的,此时苏灿正在与貂小婵沉默的对视,从貂小婵的眼中,苏灿看到了坚定、决绝——那是一股绝对不会违背自身意愿的强大信念,也让苏灿的心中再次产生了一瞬即逝的悸动。

终于,苏灿开口道:“那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的话……不过我这人其实是无神论者,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你我都是转世重生的话,那你都记得前世的记忆,我没道理不记得啊。”

“这……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时候还没到?”貂小婵说。

“……”苏灿沉默了几秒,接着说:“起码在我真的记起前世的记忆之前,我可能不会如你想象的那般对待你,但我看得出你是真的很喜欢很依赖我,如果你真的那么相信自己的感觉的话,我也不介意和你在一块儿续写前缘,反正我现在也是单身狗一只……咳,如果你不怕我下一秒就会死掉的话。”

“太好啦!”貂小婵显然是没把苏灿最后的一句话听进去,在确定了苏灿愿意接受自己之后,她直接就是高兴的跑到了苏灿身边紧紧的抱住了苏灿,接着突然在苏灿的脸上亲了一口,亲的苏灿也是有些始料未及。

然而,他能保持一脸淡定,但那一直在偷偷看这边的两个大二妹子和正在偷拍这边的狗仔也就没法淡定了。

两个妹子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她们纷纷拿出手机迫不及待的要和好友们分享这个八卦,而那狗仔则是一脸惊喜的看着被自己抓拍到的镜头,一转身绝尘而去,捧着照相机宛如捧着一个绝世宝物,嘴里还不断念叨着:“这下发达了……这下发达了……”

……

当苏灿和貂小婵离开咖啡馆的时候,貂小婵是保持着一种依偎在苏灿身边抱着苏灿的左臂的姿势,两人并肩走出,瞬间亮瞎了无数人的双眼。

一些刚才就看到了绿化带那一幕的人多少还了解些事情的原委,不过他们也知道虽然貂小婵好像很喜欢苏灿的样子,但苏灿好像刚才并不认识貂小婵,可这才一眨眼的功夫,两人就亲.密成这个样子了,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啊!

“啊,我的小婵……”

“完了,我的女神堕落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天啊!让我变成苏灿吧!!!”

一时间,许多男同胞们都哀嚎不已。

————————

P.S.感谢【天下月】的300V点打赏,谢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幻世雷修之第三章

    “啪!”西弗勒斯路过藤蔓时,这藤蔓就冷不丁地抽过去一下。次次如此。好像是不抽到西弗勒斯,它就绝不甘心。可这么多天了,西弗勒斯也没让它碰着自己一下。“报复心还真强。”西弗勒斯观察了一下藤蔓,现在的藤蔓倒是看得出一点玫瑰植株的样子了,不算坚硬的刺,还有带着锯齿状叶边的叶片。甚至在它顶上,都长出一粒花苞了

  • 太穹吃面

    她端着面过来时,厅里的自鸣钟显示已然是四点四十五了。一进内厅,男人已经在桌上候着了。四点,沈纪堂就起了。他作息很准,提早半个小时,练武骑马早已浑身大汗,他的确是饿了。餐桌上摆了黄油,面包片,荷包蛋和咖啡。胡曼曼低着头进来,把面条往餐桌上一摆,便静静地站在了边上。沈纪堂看了一眼清汤寡水的面条,挑眉:“

  • 该隐之眼第7章在线阅读

    是故梦亦非梦,当下亦惘然。所以不管是幸还是不幸,瑛的进城第一顿饭是在牢里:那狗官,听完案情,问也不问便直接收押入狱。瑛还真是一一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许因为这地方治安好?还是其他,牢里没几个人。至少瑛所在的牢房只有她一个!她自然是庆幸,不会被犯人老大欺压,也不会被人挤人的场面憋死。不过她很快就高

  • 曾经风华今眇然浅笑红衣

    沈浪从朱七七那里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午时,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之前在醇香阁阻止王怜花的大和尚。那大和尚见到沈浪便走上前行礼:“沈大侠,老衲专程等你而来。”沈浪回礼道:“大师傅好,那怎么敢当,大师傅辛苦。”大和尚道:“辛苦不算什么,不知沈大侠可愿与老衲一叙?”说的是询问,但这拦着沈浪的架势分明便是命令。沈浪心

  •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在线阅读青莲

    钟粹宫。全妃问芙儿:“静贵人搬到永和宫去了?”芙儿回答:“是的,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全妃咬牙切齿:“她倒是躲得快!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养心殿过夜了?”芙儿有些紧张,回答道:“是的,娘娘。”“这个狐媚胚子!”全妃气得脸有些涨红,“刚进宫就敢在本宫面前那么造次,我非得想点办法不可!”晚上。养心殿。皇上喝

  • 大汉无疆在线阅读第10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陋室铭》葛仙山便因葛玄之徒,葛洪在此地得道飞升,而得名。葛玄,字孝先,号仙翁。葛洪伯祖。自称太极仙翁。创道教灵宝派,被尊称“葛天师”。得道飞升后,为道家三清之上清,灵宝天尊。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葛玄侄孙,师从郑隐。是九品炼丹师,天阶中医师。后于葛仙山得道飞升。葛仙山原

  • 我东海提督和鹰眼结了仇在线阅读第2节

    小容想扭头就走却好像还有什么不舍得没有说一样,刚才采花的一瞬间小容就好像被他的温柔给电到了一般再也不容许失去……“诶!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小容天真的回过头看着男子问。可是男子却很为难,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我——叫昊天。其实,我是对岸神族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来这边采花

  • 洗怨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危机四起“哒哒哒”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阵浓烟过后,消散在了这轻盈的夜。“哎哎哎?好险好险,那两个帅哥,长得真不错,智商怎么也那么高捏?”溧烨拍着??胸脯??,大呼一气,“唉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吴桦一边弹着床单的褶皱,头也不抬地应道:“吓你妹,赶紧开窗户透透气,就知道拍??胸脯??拍??胸

  • 三度轮回不是樱花的秒五

    一口气写完《秒速五厘米》后,司无言狠狠松了一口气,毕竟悬在头上的剑最少去了一半,就在下刻他正准备看一下《秒速五厘米》成绩时,就忽闻门外敲门声音。司无言眉头一挑,心道谁啊!他收回通灵司南,然后慢慢移挪至门边,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个身高不过六尺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她梳着一个包子头,肤光胜雪,双目犹似

  • 我的怪物猎人才不会这么萌在线阅读第6章

    “都醒醒!都醒醒!我们马上到了!”聒噪的吆喝声通过车载音响,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炸醒了整个合奏团成员。“唰!”前排的隔断被打开,领队戴着无线麦克风站在前方,整个人员搭配像极了“上车睡觉,到站拍照”的老年旅游团。张易天揉眼一望,挡风玻璃外已是昏黄。前方是笔直的大道,两旁高大的蔬菜棚鳞次栉比,将农作物与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