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冰山女神的最强未婚夫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上

2022/1/15 6:57:16 作者:道客君 来源:17K小说网
冰山女神的最强未婚夫
冰山女神的最强未婚夫
作者:道客君来源:17K小说网
回国后的他,身边美女如云,原本想过过安稳的日子,奈何现实的不允许。既然如此,也罢,就看他如何热血奋战,笑傲都市...

“喂,娑罗,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啊?”桂看着一大早就爬起来准备冲出书塾的娑罗。

“恩,假发,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不是假发,是桂。你整天不见人影,要是老师问起来怎么办?”

“那就说我去打工了吧。”

假发无奈地叹了口气,望着娑罗一溜烟就不见的身影。

“诶?那丫头也会打工吗?我还以为她就满脑子训练、变强什么的。就说怎么整天不见人影呢。”事实上每次银时起来的时候娑罗早就走了,“估计是不当人家的老师以后闲不住吧,不用管她了,假发。”银时伸了伸懒腰,站起来去买糖糕了。

“真的不管她吗?话说最近外面不是很安全啊。”桂仍很担心。

“哼,那丫头的身手,遇到危险逃跑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高杉说了一句也离开去老师那里了。

剩下桂一个人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真的没事吗?”

此时,在小诊所里,娑罗正在给一个人上药。

“疼疼疼…小姑娘你轻一点啊。”

“啊,抱歉,我刚学习上药和包扎伤口。”

“是吗,年纪这么小就在诊所打工真不简单啊。”

其实这只是一家很小的诊所,算上娑罗才2个人。主治医生是一个姓田中的老爷爷,他原来的助手是一个40多岁的大婶,不过最近那个大婶去探亲了,所以由娑罗暂代一个月的职。为什么会选娑罗呢?其实只是因为娑罗在他摔倒的时候上去扶了他一把,由此田中老爷爷认为娑罗是个很有爱心的小姑娘,看着也很机灵,所以问她愿不愿意去小诊所工作,薪水还不算很低。事实上老爷爷在大婶走了以后一直想找个助手来着,不过找不到人而已。娑罗当时想了想,就答应了。

娑罗每天要做的事情并不多,就是给上门的那些人处理伤口,上药,包扎之类的。这个诊所也治不了什么大病,也就帮人家看个感冒发烧,处理个外伤罢了,不过就算这样上门的人还是很多。

“包扎好了,恩,注意伤口不要见水哦。”

“好的,谢谢小姑娘了啊。”

“不客气。”

又送走了一个伤者,娑罗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呼”,娑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想不到受外伤的人这么多啊。”

“恩,现在可不是什么太平的世道啊。”老爷爷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白大褂,“差不多该下班了,小娑罗。”

“恩,”推开了诊所的门,娑罗向老爷爷打了个招呼,“我走了,明天见,爷爷。”

“路上小心点啊。”

------------------------------分割线-------------------------------------------

今天娑罗下班比平常晚了一些,回到书塾的时候已经要开晚饭了。

“原来娑罗最经在打工啊。”松阳笑着问娑罗。

“恩,因为那个诊所缺人手,我被一个老爷爷拜托了,所以去帮忙一个月。”

“这样啊,那娑罗要好好加油喽。”看来松阳没有阻止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娑罗心里松了一口气。

晚上临睡觉以前,桂突然叫住了正在铺床的娑罗,“那个,娑罗,你打工的那个地方还需要人手吗?”

“诶?”娑罗疑惑地看着桂,“假发你也要去那里打工吗?”

“不是假发,是桂。是的。”

娑罗看桂的样子是认真的,就说:“我明天帮你问问还需不需要人手啊。”

“喂喂,假发也去打工的话,那饭谁做衣服谁洗啊?”银时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不是假发,是桂。放心,吃饭时间我们会回来的,再说是打工嘛,老师一定会支持我们的。”

“恩,就是,银时你这个米虫又不打工当然应该多做些家务。”娑罗在一旁附和。

“喂,不要光说我啊,还有高杉呢。”银时不服气的扯出了高杉。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也有把后院种的蔬菜拿到镇上卖掉。”高杉反驳道。

“啊啊,不是吧,就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吗?喂,话说假发打工了谁负责照顾后院的那些蔬菜啊…”

“不是假发,是桂。那就拜托你了,银时。”

“喂,不要这样啊,高杉,你不能置身事外啊!”

“你想想,以他一副少爷的样子去种菜肯定很不协调,”娑罗顺便吐槽高杉。

“你不懂,不协调有不协调的美感,呐,高杉。”银时还想拉高杉下水。

“哼…”高杉眼神表示“你想的美”。

于是欢乐的睡前吐槽时间开始了。

第二天,娑罗询问了老爷爷的意思,由于患者众多人手不够,所以老爷爷决定也雇佣桂。所以现在每天早上,桂和娑罗一起去打工了,留下可怜的银时与高杉为伴。加上高杉又经常粘着老师,所以银时只能孤独地干着家务活。

“喂。你们不知道你们两个整天不在阿银我很孤单吗?”

“是吗,我看你不是有很多家务活可以干嘛,多劳动就不会浪费时间在无聊的感叹自己是多么孤单上。”娑罗毫不客气地打击他。

“啊,阿银我要疯了啊~”银时抱着头做痛苦状。

“嘛嘛,”娑罗踮起脚尖摸了摸银时的头,“你好好做家务的话我就带糖糕回来哦~”

银时立即做小狗状并呈现出星星眼,“真的吗真的吗?”

“恩,不过只带一块啊。”娑罗现在也是富人了。

“你可别忘了啊。”

“再啰嗦就不给你买了哦。”

“明白,公主大人。”

……

看着眼前两人的互动,高杉和桂都忍不住微微地笑了。

---------------------------------------分割线----------------------------------

“唉,早知道我也去打工了,”正在给菜地浇水的银时正郁闷着。

“你以为假发只是单纯地去打工吗?”

“不是可以顺便赚点钱然后逃避家务吗?”

“他其实是不放心娑罗。”

“这样啊,这么多好处我也想去打工了,我也担心娑罗啊,嘿嘿。”银时傻笑着。

“别想了,好好种你的菜吧。”

“喂,高杉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吐槽了,话说你站在那儿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真的可以吗?老师可不喜欢懒惰的人哦。”银时愤怒地指控高杉。

高杉根本不理会他的指控,又去练习他的剑术了。

晚上娑罗回来时,果然给银时带了糖糕,让银时暂时忘却了做家务的痛苦。

“你们在做什么工作啊?”银时边吃糖糕边问道。

“恩,是一项十分伟大的工作呢。”桂一本正经的样子。

“就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啦。”娑罗自豪地说。

“哼,这种话说出来谁信啊。”高杉明显摆出了“就凭你们”的表情。

“我们确实在诊所工作。”娑罗不死心的反驳道。

“就是包扎处理伤口之类的。”桂脱口而出。

“哈哈哈哈,这也算白衣天使?”银时大笑起来。

“哼哼哼…”连高杉都笑了。

娑罗有一种无力感,“假发,你能不能别这么坦白啊…”

“不是假发,是桂。而且我觉得包扎伤口也很高尚啊。”桂仍很认真的样子。

“的确很高尚,”高杉笑的很愉悦,戏谑地看着娑罗。

“呃…”娑罗无语,不过她还是很少看见高杉这种正常的笑容。一般他不是嘲讽的笑就是冷笑,很少笑的这么开朗和呃…温暖,没错,以前高杉的笑容都没什么温度的感觉。

看见娑罗呆呆地看着高杉,银时在她面前挥了挥手,“想什么呢?”

“啊,”娑罗回过神,“没什么,就是觉得很少看见晋助这样笑啊。”

“恩,这么笑是不太符合高杉中二的设定。”银时点头。

“是啊,不过高杉还是像现在这样笑看上去比较好。”桂也附和道。

“你们真是有够无聊的。”高杉转过了头。

“而且最近高杉开始吐槽了哦。”银时还在跟另外两只进行“高杉反常行为”大讨论。

“是吗?!难道说高杉的幽默细胞觉醒了吗?”喂,高杉已经在瞪你了假发。

“天哪,那真是太好了,晋酱你的中二病终于好了吗?欧卡桑(妈妈)好开心~”娑罗甚至扑过去拉着高杉的衣角做出喜极而泣状。

看着耍宝三人组,高杉没说什么,任由娑罗拽着他的衣角。只有银时注意到了高杉嘴角微小的弧度。

-----------------------------------分割线--------------------------------------

“哼,我看那个猪头就不顺眼,早晚被做成烤乳猪卖掉。”娑罗气呼呼地坐下。

“好了,消消气吧,那个天人好像挺有势力的,小娑罗你不要招惹他啊。”田中老爷爷劝娑罗。

“天人了不起啊!”下一句娑罗在内心默道,“本小姐还是死神呢。”

时间倒退到半个小时前,一个和娑罗差不多大的少年冲进诊所,“拜托,请帮帮我哥哥,他腿受伤了走不动又血流不止,我背不动他。”

“请稍等,我拿了药箱就和你一起去。”娑罗听了立即背起药箱,“我们先走吧。”

“恩,娑罗你先去,我给这位先生包扎好以后就立刻过去帮你。”桂正在处理伤口。

“就在那里。”等到娑罗和那个少年跑过去时,发现除了少年受伤的哥哥以外,周围还围着一些长的奇形怪状的人。“原来是天人啊,”娑罗暗想。

“你们这些天人怎么还不走,你们打伤我哥哥不说,居然还赖在这里。”少年气的脸都通红了,一副时刻准备冲上去的样子。娑罗则直接上去检查伤者的腿,打开药箱为他止血包扎。

“是你哥哥先撞了我们老大,还不道歉,真是野蛮的地球人。”一个长着猪头的喽啰说。

“让我给你们这些天人下跪道歉我宁愿死也不会做。”哥哥一脸气愤地说。

娑罗立刻明白了,这些天人就是来找茬的,怪不得最近伤者那么多。

“还叫了医生来啊,哦呀,还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啊。”一个貌似就是那个喽啰口中的老大的猪头天人走上前了几步。娑罗抬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了那个猪头眼中猥琐的光芒,然后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怎么样,小姑娘,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啊,我可是有很多钱哦,和这些贫穷又弱小的地球男人不同啊。”那个猪头老大继续说。

“就是就是,我们老大看上你可是你的福气啊,”喽啰附和道。

此时娑罗已经快速熟练地止了血并且包扎好了,她完成一切后合上药箱,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猪头老大:“不好意思,八戒先生,我对你没兴趣。”

“谁是八戒啊臭丫头?!”喽啰兄暴跳。

“我刚说‘八戒’了吗,我不记得了八戒先生。”

“你刚才又说了吧,我听见了哦,我都听见两次了臭丫头!”喽啰兄再次暴跳。

“没兴趣?这可由不了你喽。” 八戒选择忽视他的手下,继续刚才的对话。他的其他手下也围了上来。少年挡在我面前,警惕地看着这些人。

“假发,我在这里!”这时娑罗突然大叫了一声,并且挥了挥手。

“不是假发,是桂。”桂终于看见了他们,并且发现了这些不怀好意的天人,快步冲了过来。几分钟后,这些猪头已经倒在了桂的脚下。那个八戒看情势不对就带手下撤了。

“娑罗,你没事吧?”桂关切地问。

“没事,幸好你及时赶来,我就不用出手了,”娑罗摆了摆手,“不过那些猪头让我很不爽啊,打他们都觉得恶心。”

然后桂和娑罗帮少年把他哥哥送回了家,他们一直在感谢桂和娑罗。“小妹妹,你最近要小心点啊。”“没事,我会小心的,放心吧。”

直到回到诊所,娑罗还是愤愤不平,想起猪头那猥琐地眼神和笑容就反胃。(作者桑:不管怎么说,娑罗内心还是个少女嘛)于是就有了上面那一幕。

“总有一天,我们会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国家的,”桂也一脸愤慨的表情。

“小哥,你可说了不得了的话呢。这种话私下说说就行了,要是在外面说可能惹祸上身啊。”老爷爷劝桂。

是啊,天人现在占有优势,软弱的幕府也不敢惹他们,所以他们这么耀武扬威,以前小镇上也没什么天人,最近天人也变多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娑罗内心暗想。

-------------------------------我是分割线--------------------------------------

“怎么了,小娑罗今天看上去不太高兴呢。”吃饭时,松阳老师温柔地问娑罗。

“没什么,就是工作有点累,今天病人很多,都忙不过来了。”不知为什么,娑罗并不想告诉松阳。

“是吗,”松阳又把视线转向桂,“小太郎?”

娑罗赶紧给桂打眼色,但是明显没有任何作用。

“是这样的,老师,我们今天碰见了在街上生事的一伙天人,他们打伤了一个人,还企图绑架娑罗,我就教训了一下那些天人。”桂一下子就招了。

看桂坦白的这么彻底,娑罗只能也点了点头。

“又是那些天人吗?”高杉的语气也有隐忍的愤怒。

“那些家伙还真是让人火大啊。”银时的语气也变了。

“娑罗没事吗?”松阳又把视线转向娑罗,并用手温柔地摸了摸娑罗的头顶。

“没事,假发,啊不,桂及时出现赶走了那些天人。”娑罗赶紧表示自己没受什么伤害,生怕他会因此不许他们去打工。

“没事就好,娑罗是女孩子,以后出去要小心一点啊。”娑罗松了一口气,幸好松阳没阻止他们的打工。

“恩,我会小心的,再说有桂保护我呢,我也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娑罗信誓旦旦的承诺。

本来不想让松阳知道的,没想到还是暴露了啊,娑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其实害怕他不放心自己出去打工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知道松阳老师是比较激进的攘夷志士,她也知道,作为攘夷志士的松阳最终会因此送命,而她不想让松阳老师死。

娑罗自从很早就知道松阳老师会身遭不测,因为她还有对银魂的记忆,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知道了未来。在刚来的时候她甚至不让自己太亲近松阳,因为她害怕松阳老师离开时自己会痛苦。她已经经历了2次和亲近的人的分别了,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起码不想再痛苦一次。但是随着这5年的朝夕相处,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毕竟像松阳这样一个人,很难不让人产生依赖,尊敬和热爱。他是这么关心自己,关心大家,决不能让松阳老师死掉。娑罗已经暗自下了决心,自己要试一次,要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一切。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银时随手给了娑罗一个爆栗。

“银酱好野蛮~”娑罗岔开了话题。

“这么晚了还不睡,坐在台阶上想什么呢?该不会还想着那件事吧。”银时坐在娑罗身边。

娑罗知道他指的是白天被天人骚扰的事,“不是,那件事我都快忘记了。”天人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松阳老师。

“娑罗一定是在想如何把那个猪头大卸八块,然后做成烤乳猪吧?”桂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娑罗另一边。

“不,假发,我真的不在意了。”娑罗面对桂有点无语,

“那你在担心些什么?”高杉居然也倚在门边。

“怎么又忘了,有什么事要说出来啊。”银时用小拇指挖鼻屎。

说出来…吗…这个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吧,恐怕会被当成和假发一样的妄想症吧,娑罗在心里叹息。

“想说就说吧,犹犹豫豫不是你的作风。”高杉轻轻叹了口气。

“对啊,我们不会嘲笑你的。”喂,假发你以为我在想什么,你在脑补些什么…

沉吟了一下,娑罗的表情也变得坚决而严肃,像做了某个重大决定似的宣布:“我会竭尽全力保护松阳老师的,”停顿了一下,“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噗…”高杉第一个笑出了声,娑罗的脸立即就青了。

“抱歉,我实在忍不住了。”银时先是给面子的忍了一下然后也笑场了。

“哈哈哈,我还以为娑罗你在想什么呢…”桂也笑了。

“喂,你不是说不笑我的吗?你撒谎啊假发。”娑罗已经面无表情了,其实内心很囧:‘我怎么就冲动了呢?’娑罗只能维持表面的淡定了。

看着娑罗强忍的样子,银时又把手放在了娑罗头上,“嘛嘛,别这么小气嘛,我们其实不是笑话你。”

“你这个死天然卷,居然用抠过鼻屎的手摸人家的头。你想死一次试试吗?”娑罗终于淡定不能了暴走了。

于是松下书塾的欢声笑语又开始了。月光下三个少年和一个少女打闹的场景,无论什么时候回忆起来都觉得无比温馨。

不过打闹过后,高杉有对娑罗很认真的说过:“放心吧,不止你一个人,我们所有人都会保护老师的,不用胡思乱想。”娑罗听他说这些话时,莫名觉得很温暖,松下书塾特有的温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使我弯成蚊香(娱乐圈)在线阅读第6章

    “丫头个六,看阿朱的脸型,明显是段家的种。”更何况还有一个八分相似的阿紫戳在哪里,也就是两姐妹气质差的太多,才没人往这方面想,秋水清翻了个白眼,“你和乔帮主到底是亲是仇?怎么老给他扣黑锅?”“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些什么。”“我知道了,一定是他的父亲和你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然后他娶了你看上的的姑娘,拿了你

  • [全职]韩文清他妹在线阅读魔灵宫

    “表弟,什么重要事不能等到天亮啊!”乔冕之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坐在龙傲寒对面。“我今夜出去了。”他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是要去阁里查东西吗!”乔冕之答道。“去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名黑衣女子,追至城外,还和她交了手。”龙傲寒喝了一口茶,想着和夜娆交手的过程。乔冕之揉了揉眼睛:“正事你不办,欺负一个女子

  • 大明:朕年号天启第十章在线阅读

    门外马声长嘶,紧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大踏步地冲向了沙归途。沙归途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足有八尺的大汉,方形的脸膛,粗犷的五官,两道浓眉不怒自威。此刻他紧抿着嘴唇冷冷地看着沙归途。“韩桐,你很好,很好!沙归途眼角抽了抽,他也没想到韩桐能这么快赶来,韩桐赶来保沙无心,这一次的行动已经注定是失败的了。若是杀了

  • 魔兽世界之帝国远征在线阅读第一节

    今天,是我钟毓走出校园、乔迁新居的大日子。当然,以我目前的经济实力,想在这有名的高档小区里拥有一套房,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去抱大腿。之前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有问我想不想合租,但钟某人暂时找到了落脚之地啊,所以就都很委婉地拒绝了。等到该离校的时候,我就直接拎着自己打包好的行李,轻车熟路、堂而皇之

  • 金莲花开之第十章(10)

    袁明清又惊又怒,几欲喷火的眸子盯着已经几乎空了半数的瓶子,“这是什么?谢凉,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受吗?我要是再提前一点回来你是不是就打算午饭都不吃了就吃这个?!你说话!”谢凉脸色苍白地看着他:“……不是。”“不是?!”袁明清拿起瓶子看了一眼,咬牙道:“艾司唑仓,一瓶也有一百个吧,你他妈十天吃了小半

  • 荒星时代在线阅读第4节

    “可怜的孩子……”蒋晨给她拍着后背,就这毛病,别人要是说什么东西,可能正常人听听不会有反应,乔荞接收到信号之后都是成图的直接映入脑子里,还是来回点播的那种,吃饭讲恶心人的笑话,别人不中枪,乔荞是一次一个准,并且不只是当时这顿饭吃不下去,就连下一餐吃的时候她脑子里就自动补脑,神经过于纤细。乔荞前半夜对

  • 婷泓恋之开天辟地之撒花,开新文啦~~~

    某楼的新文,妙手宠医,已经开文啦,诸位可以在本书附近的某些位置,找到它的踪影,点击链接进入,就可以啦~~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养肥,给某楼投点票票哦,谢谢拉~~

  • 材料帝国:开局罐头换飞机在线阅读第六节

    开区的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要点的东西太多了,特别是建筑系统,前面低级建筑的建造时间前3级都可以直接用VIP特权免费加速掉,在0.20分的时候我的主公等级达到了20级,我把满体刷掉一点之后,就开始在国家频道打字收人了:军团收人,N个区老玩家,欢迎各路高手加盟本团,本人对所有英雄职业流派均了如指掌,欢迎大

  • 那就互虐到底!在线阅读第三节

    徐慧之本来在路上闲逛,听到旁边篮球场上的嘈杂声,感觉到烦躁。于是拐进了小操场,同样被四盏大灯照得明亮,散步的学生很多,小孩子也很多,后面跟着老人或者并不年轻的父母,都是教师及家属。因为在班级聚会上唱歌跑调,被人嘲笑,觉得世界都灰暗了一半。可是她并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明白那不过是鸡皮蒜毛的小事,连放在

  • 熱血王朝在线阅读第6节

    宁振琛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批阅奏文,边塞那边军情稳定而且还有肖峰在那儿守驻,他大可放心地留在府里。过了一会儿,守门侍卫走进来向他报告,“禀报将军,夫人醒来了。”“嗯,退下吧。”宁振琛微微颔首,突然想见见他的大夫人,放下手中的卷书跨步走出书房。“啊,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许悠然惊慌地问道,看着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