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谎言的味道之姐妹花 (求收藏、推荐)(10)

2022/1/15 6:51:53 作者:偲十一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谎言的味道
谎言的味道
作者:偲十一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一场破破镜重圆的戏码,谁是最后的胜利者?我们活在谎言编织的世界里,哪句是真,哪个是假跟前男友形婚的花浅夏,对他恨爱两难,她寻求一个答案一个结局负心汉展北堂,藏着最深的秘密,带着心虚的假面,用尽一切只想留下她假名言:一个成功的骗子首先要骗过自己,才能骗过别人亲手砸碎爱人心肝,多年后妄图徒手拼凑的再追真爱狗男主X先后遭遇爱情背叛,亲情考验噩耗连连自暴自弃自欺欺人女主阅读提示:1,HE,1vs1。2,后补。

每次往返于牧场与杂役房之间的途中,总会遇到指指点点的人群,可这次良人欣喜,欢呼雀跃的来到杂役房。

推门而入时,迎面碰巧遇到外出的福伯,看到这小子喜滋滋的表情,福伯让身使他进屋,坐到四方的座椅上,眯着眼。

“你小子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

良人径直走到福伯跟前,从怀中掏出那株蓝色的花,递给对方,道:“福伯,这花是什么品种?”

接手拿过花枝,福伯扫了一眼,便道:“怪不得你一脸喜色,竟然采得株浅草蓝星花。”

“浅草蓝星花?”

福伯点着头,将花拿到眼前,一手指着此花:“此花名为浅草蓝星花,因其生长条件一般,个头不高,隐没于草丛中,你看它的花瓣,通体蓝色,其上遍布小斑点,如同星辰,故因此得名。”

原来叫浅草蓝星花!良人这才得知,点了点头。

福伯又道:“此花虽生于杂草从中,但由于其生长习性,难以成片而聚,又因它能使人精神振烁,常用于炼丹,也算是朵奇花。”

“想来你也是在草场发现它的吧。”福伯对此花很了解。

“嗯。”良人看着福伯,果然问对人了,随即小脸紧张的问道:“那它是不是……很值钱?”

“值钱?”福伯愣了下,这孩子的衡量标准就是钱啊!转而笑道:“它是比那些青草值钱多了,但却也很常见,漫山遍野随便就能找到几株,你说值钱吗?”

“啊?”

良人嘴巴张得老大,还以为是种珍贵的花呢,可在福伯口中,也仅比青草强些。可是……他又转念一想,既然此花很寻常,为何牛吃了它,挤出来的牛奶却不同寻常?而且那股热流……也非比寻常啊。

莫非自己感觉错了?

他呆立在屋内,思绪万千,回想着当初喝下蓝色牛奶的每一处细节。

“咳!”

一声故意的咳声,将良人拉回现实,福伯眯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想什么呢?”福伯的言语中透着关切。

良人摇了摇脑袋,定了定神,紧接询问:“既然不值钱,那这花还有啥用途?”

福伯似乎看出良人疑惑,呵呵一笑,道:“浅草蓝星花虽然常见,但终归有奇效,它在丹师手里便能发挥作用,炼成丹药,价值远胜于此。”

来到玉蟾宗,早就了解过,丹师在宗门内地位尊崇,高高在上,常居于丹殿潜心炼丹,所炼制的丹药,具有神奇功效。

竟然是这样,可他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但是又不能直接对福伯述说,多年生存之道,让他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尽管福伯待他很好,一旦将牛奶的事情告知对方,难免引发意外。

“不过你能得到一株,日后倒可拿去与丹师换取些贡献点,也不算没有收获。”福伯看着良人神情沮丧,出言安慰。

“多谢福伯相告。”躬身道谢,不论如何,他也算得知此花来历,涨了见识。

福伯颔首含笑,道:“牧场的事宜,打理的如何?”

“弟子谨记您老教导,倒也不算繁重。”

“虽说牧场条件差了些,却是人稀事少,免去了许多争执,你安心料理,慢慢积攒贡献。”福伯是真心喜欢他,此子率真性情,犹见当年的自己。

良人连连称是,他能感受到眼前老人对自己的关怀,这份情意,很多年都不曾感受到,初来玉蟾宗,福伯算是他的亲近之人。

从杂役房一路返回,良人一直埋头思索,既然浅草蓝星花适用于炼丹,炼成的丹药必定具备奇特功效,为何奶牛吃了它,牛奶变蓝色,而且味道不同,却也有神奇功效。

仔细回想,良人肯定他的感觉不会错,那股神秘的热流的确存在,而且使人精神大振,浑身充满气力,他今早只喝了牛奶,却感觉不到饥饿。

回到牧场已过饭点,途经牛圈,侧目驻望,那头奶牛卧在圈中,一副惬意享受午后阳光的姿态。

除了与普通农家奶牛长得不同外,并没有其他特别之处,歪着脑袋思忖了许久,终究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罢了,反正有好喝的牛奶就行。”他将疑虑暂时抛置脑后,而今他已在玉蟾宗立足,当务之需,是怎样才能增强体魄,顺利通过登云梯。

良人站得老远,使劲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引得牛群频频侧目,冲着‘牛大婶’作了个怪脸,一溜烟的跑了。

自他进入宗门,听得福伯为他讲述了许多,玉蟾宗仅是十万苍莽山中的末流小宗门,然毕竟唤作上家,宗门驻地倒是极为广阔,譬如牧场靠近山谷腹地,依然属于宗门范畴。

索性下午没事,嘴角叼着片绿树叶,漫无目的的走在草场上。

草场很大,侧面屹立着半面陡峭山壁,不知道山壁后面是哪里?

就这样,良人顺着草场小道,一路绕着山壁悠闲自在的散步,午后的阳光,泼洒大地,一道摆晃的瘦小影子,亦步亦趋。

然而这一切,被突然响起的“轰轰”声打破。

“这是?”猫着身形,擦亮眼睛环视四周,刚刚那道巨响,差点吓得崴脚。

周围没有异常,此时的他,正好绕过山壁,放眼全是繁茂粗壮的大树,偶有几块凸起的巨石摆放于林间。

难道最近总是出现幻觉?良人心中如是思量着。

就在此刻,远处林中又传来轰鸣声,并且是接连两道,绝非错觉,听得真切!

紧接着,他看到半空中,一群群飞鸟在枝头盘旋,扑打着翅膀,叽叽喳喳嚷个不停。

“有异样!”

出于本能,他断定这偏僻的山林中,不会无故凭空响彻巨声。

一时间,有些紧张起来,但好奇心的促使下,他的脚步缓缓朝那个方向移动。

小时候总会跑到山里,抓野兔、掏鸟蛋……艰苦的生活环境,锻炼出一身生存本领。循着鸟儿们的踪迹,良人摸索前行,每一步都走得极为小心,警惕的观察四周。

他倚在一块被林木遮掩的巨石后,身形完全被遮挡,冒着脑袋,从树枝的缝隙间,看到两女正在前方的空地上。

一女俏立,曼妙的身姿被紫色长裙遮盖,如藕般白洁的手臂,缠绕着几道翠绿手环,青葱玉手握有一根长鞭,俏丽而不失英姿。

姣好的面容不施一丝粉黛,从侧面看,琼鼻玉挺,良人从未见过如此貌美的少女。

少女手腕轻抖,如长蛇一般的青色鞭子,嗖的一下收回,盘绕在手中。

“姐姐,都练了一下午,你看日头渐西,要不我们先回去休息会。”少女将鞭子别在腰间,踮着小步,走到另一位女子身旁。

那女子身着一袭白纱,虽然此刻跌坐在地上,依旧可辨其曼妙身姿,曲线优美。

女子此时略有狼狈,乌黑秀发披散开来,周身还有几处破损,她与紫裙少女长相有几分相似,却是另一副冰冷神情,或许是由于她眉宇间浮现的那道愁容。

她缓缓起身,撩动额前一缕青丝,语气沉闷:“瑶儿,你先回吧,我想在这待会儿。”

从女子的俏脸上,可以看到眉头紧皱,一双凤眸染上一层失落。

“那……瑶儿还是陪着姐姐吧。”紫裙少女有些索然乏味,但还是留了下来。

“姐姐,还是没有进展吗?”

少女拉着姐姐的手,两人坐在一旁倒塌的树干上,她关切地询问,四周纷乱的场景,就是她们姐妹俩所为。

女子苦笑,轻拍着妹妹的小手,臻首微扬,道:“此功法我已修炼一年,却卡在精神桎梏上,迟迟不得突破,当初念及此功修炼有成实力可突飞猛进,奈何今日……唉!现在改习功法,也来不及啊。”

见得姐姐又是这般神情,紫裙少女嘟着红唇,愤愤不平道:“那万历海也太狠心了,仗着自己是丹师,以为很了不起,一枚固神丹竟然价值三千点贡献,他这分明实在抢嘛!”

话音刚落,秀足飞起,将地上石子踢飞。

“别在背后说人家丹师,炼制固神丹确实不易。”女子出言道,她性格柔顺,不似妹妹这般直接。

紫裙少女不满,小声嘟囔:“本来就是嘛。”

女子知道妹妹的秉性,侧目看着她,含笑道:“你啊,切记不可人前多嘴。”

要说这古灵精怪的紫裙少女,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姐姐说的她不敢忤逆,吐出小半截香舌,撒娇着乖声乖语:“知道啦!”

“对了,你前些时日接的那个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女子询问道。

紫裙少女答:“还早着呢,那些来应招的弟子,一个个贼眉鼠眼,看着就让人心烦。”

“怎么?我们秦瑶小魔女还会怕他们不成?”女子取笑道。

紫裙少女摇晃着姐姐的手臂,俏脸显露不屑神色,道:“哼!本小姐岂会怕他们!我一记青瑶圣鞭就将他们串成糖葫芦。”

女子掩面轻笑,被妹妹逗得娇躯轻颤。

紫裙少女将头靠在姐姐肩头,轻声道:“等过些时日,我便能突破到淬体五重,完成任务的把握更大,到时候就有两万点贡献,给姐姐多换几枚固神丹。”

女子柔和地看着少女,一时间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半晌后才摸着妹妹的秀发,细言细语:“要不还是姐姐去帮你吧。”

“不!”

紫裙少女猛然站起身,毅然否决,俏脸没有先前的调皮,正色道:“姐姐你被修炼所困,好好安心潜修就行。”

没想到妹妹竟然如此决然,她还是极少看到妹妹这副态势,心中很是不忍,却也无可奈何,她自己的状况自己清楚,而今受功法所累,实力还不及妹妹,只会帮倒忙,还要连累妹妹不说,万一任务失败,姐妹俩都将置身于危险。

思来想去,只好叮嘱:“那你一定不许贸然行事,这些日子勤加修炼,境界突破后再说。”

“嘻嘻……”紫裙少女转而娇笑,“等姐姐修炼有成,我们一起成为真传弟子,到那时,我要将那些獐头鼠脑的臭男人全部串成糖葫芦。”

噗嗤——女子温润红唇间发出一声嗤笑。

“你满脑子都是糖葫芦。”起身拉起妹妹的手,也学出豪气干云的姿态,道:“好,我们姐妹一起!”

两道曼妙身姿,手拉着手,朝林间另一头走去,银铃般笑声回荡于山林,轻快地,仿佛鸟儿谱出的乐章……

良人一直躲在巨石后面,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ps:喜欢的朋友,请收藏本书,给一鸣投一张宝贵的推荐,万分感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韩文清他妹在线阅读魔灵宫

    “表弟,什么重要事不能等到天亮啊!”乔冕之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坐在龙傲寒对面。“我今夜出去了。”他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是要去阁里查东西吗!”乔冕之答道。“去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名黑衣女子,追至城外,还和她交了手。”龙傲寒喝了一口茶,想着和夜娆交手的过程。乔冕之揉了揉眼睛:“正事你不办,欺负一个女子

  • 大明:朕年号天启第十章在线阅读

    门外马声长嘶,紧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大踏步地冲向了沙归途。沙归途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足有八尺的大汉,方形的脸膛,粗犷的五官,两道浓眉不怒自威。此刻他紧抿着嘴唇冷冷地看着沙归途。“韩桐,你很好,很好!沙归途眼角抽了抽,他也没想到韩桐能这么快赶来,韩桐赶来保沙无心,这一次的行动已经注定是失败的了。若是杀了

  • 魔兽世界之帝国远征在线阅读第一节

    今天,是我钟毓走出校园、乔迁新居的大日子。当然,以我目前的经济实力,想在这有名的高档小区里拥有一套房,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去抱大腿。之前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有问我想不想合租,但钟某人暂时找到了落脚之地啊,所以就都很委婉地拒绝了。等到该离校的时候,我就直接拎着自己打包好的行李,轻车熟路、堂而皇之

  • 金莲花开之第十章(10)

    袁明清又惊又怒,几欲喷火的眸子盯着已经几乎空了半数的瓶子,“这是什么?谢凉,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受吗?我要是再提前一点回来你是不是就打算午饭都不吃了就吃这个?!你说话!”谢凉脸色苍白地看着他:“……不是。”“不是?!”袁明清拿起瓶子看了一眼,咬牙道:“艾司唑仓,一瓶也有一百个吧,你他妈十天吃了小半

  • 荒星时代在线阅读第4节

    “可怜的孩子……”蒋晨给她拍着后背,就这毛病,别人要是说什么东西,可能正常人听听不会有反应,乔荞接收到信号之后都是成图的直接映入脑子里,还是来回点播的那种,吃饭讲恶心人的笑话,别人不中枪,乔荞是一次一个准,并且不只是当时这顿饭吃不下去,就连下一餐吃的时候她脑子里就自动补脑,神经过于纤细。乔荞前半夜对

  • 婷泓恋之开天辟地之撒花,开新文啦~~~

    某楼的新文,妙手宠医,已经开文啦,诸位可以在本书附近的某些位置,找到它的踪影,点击链接进入,就可以啦~~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养肥,给某楼投点票票哦,谢谢拉~~

  • 材料帝国:开局罐头换飞机在线阅读第六节

    开区的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要点的东西太多了,特别是建筑系统,前面低级建筑的建造时间前3级都可以直接用VIP特权免费加速掉,在0.20分的时候我的主公等级达到了20级,我把满体刷掉一点之后,就开始在国家频道打字收人了:军团收人,N个区老玩家,欢迎各路高手加盟本团,本人对所有英雄职业流派均了如指掌,欢迎大

  • 那就互虐到底!在线阅读第三节

    徐慧之本来在路上闲逛,听到旁边篮球场上的嘈杂声,感觉到烦躁。于是拐进了小操场,同样被四盏大灯照得明亮,散步的学生很多,小孩子也很多,后面跟着老人或者并不年轻的父母,都是教师及家属。因为在班级聚会上唱歌跑调,被人嘲笑,觉得世界都灰暗了一半。可是她并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明白那不过是鸡皮蒜毛的小事,连放在

  • 熱血王朝在线阅读第6节

    宁振琛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批阅奏文,边塞那边军情稳定而且还有肖峰在那儿守驻,他大可放心地留在府里。过了一会儿,守门侍卫走进来向他报告,“禀报将军,夫人醒来了。”“嗯,退下吧。”宁振琛微微颔首,突然想见见他的大夫人,放下手中的卷书跨步走出书房。“啊,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许悠然惊慌地问道,看着陌生

  • 战国之夏在线阅读第六章

    宽厚的树叶遮蔽了阳光,只有零散的圆形光斑散落在地,这里是野兽的的天堂,很少有人类会来到这般的深林。正因如此,男孩一身浅蓝的衣装才格外的突兀,明明身处危险的深林,但男孩却是一副宛若在自家后院散步的样子,还时不时地停下步伐,摘下一些植物,随后手掌一翻,植物便消失在他手里。男孩似有所觉的看向林子的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