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君策长安之医手遮天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2/1/15 7:45:51 作者:本尊禽兽 来源:言情小说吧
君策长安之医手遮天
君策长安之医手遮天
作者:本尊禽兽来源:言情小说吧
玲珑百转,小心谨慎,她只有学会了自保藏拙才可以勉强活下去;一朝宫变,血溅三尺,他是天下人人又怕又嫌的幽王殿下无女敢嫁;她委身相送,大婚之夜,跪了一夜。“你真是下贱!”他憎,她笑。“只要你放了无辜的人。你想要的,我都帮你。”无人敢去平息的王者之怒,却因一女而安了天下;繁华落幕,原是她为他费尽心思。是他浑然不知。“琼儿,本王断不会再让你受丁点苦楚!”妾本惊华,君策长安,曾是他一生相许!【小剧场】“殿下,太子妃对王妃不敬,出言侮辱!”“杀了。”“殿下,雨霖坊的人对王妃意图不轨。”“杀了。”“殿下,王妃

宴会结束后,我正想摆脱和我坐在一起的南阳王与爹一起离开铜雀台时,却不料齐安王和未来的王妃冯小姐突然笑嘻嘻地一起出现在了我们面前,齐安王还在那儿一本正经地朝我作揖:“四弟携内子特来拜见二嫂。”

“殿下,你怎么能这样叫?我还不是你二嫂呢。”齐安王的一声二嫂叫得我顿时脸颊发热,我赶紧站起来小声地阻止他。

“二嫂不用害羞,你早晚都是我二嫂,早叫晚叫都一样,哈哈哈。”

齐安王刚反驳完我就在那儿笑个不停,连冯小姐也在那儿帮起了腔,问南阳王道:“二哥,我现在很好奇你在长安怎么把二嫂给得罪了?对了,二嫂怎么也会去长安?”

“怎么得罪了?佛门清净之地调戏良家女子呗。至于你二嫂为什么会去长安,你得问她了。”

听到冯小姐问起我们认识的尴尬经历,南阳王又是一副欠打的样子在那儿胡说。

“佛门清净之地调戏良家女子?”

冯小姐和齐安王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似乎是觉得这很不可思议。看到铜雀台上的臣子还没有走完,我忙辩解道:“你们别听你二哥瞎说。我啊,纯粹是运气不好,开开心心去长安玩儿,谁想到会在草堂寺碰到你二哥这个倒霉蛋。”

“呵呵呵,当时是谁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南阳王妃?没想到吧,冥冥之中你还真栽到了我手中。”南阳王又不屑地斜了我一眼。

“什么?难道二嫂还会未卜先知?去年就算到了自己会成为南阳王妃?”南阳王刚说完,齐安王就一副崇拜我的表情。

完了,这可恶的南阳王,竟然把那么尴尬的往事都说了出来,难道是嫌我今天丢人丢得还不够吗?

我正在发愁该如何向齐安王解释去年我和南阳王那尴尬的相识,幸而爹前来带我回家,我才总算摆脱了他们。

只是,回到家的当天晚上,爹便大发雷霆,命我跪在祠堂前,直至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才准起身。

爹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脾气,尤其是对我。自小母亲去世,爹念我没有亲娘扶持,基本上对我不骂也不打,只是偶尔犯错时才吓唬我一下,让我跪祠堂或者关个小黑屋也只是象征性的惩罚。这次虽然他也是罚我跪祠堂,但却和以往不一样,他是真的生气了。自回到家,爹的脸色就很难看,众目睽睽之下,毫不留情地令我跪在祠堂前。下人都在那儿窃窃私语,揣测爹为何会这样惩罚我。

我一贯倔强,爹这样一说,我越发和他较劲儿到底了。我遵从他的命令在祠堂前跪着,丝毫不嘴软,也不求饶。

月亮已经升入中天,月色皎洁,星辰稀疏,一阵凉风刮过,颇有几分寒意。大哥来看了我,劝我跟爹认个错,我摇摇头;我后母卢氏也来了,神色复杂,不发一言,也离开了。大约后母也是知道劝不动我,只是她居然肯来看我,我倒是有一些感动。

更深露重,银河似练,牛郎和织女此刻应该已经相见了吧?他们应该会很开心吧?

几个时辰过去了,我的腿早已麻得失去了知觉,见我还没有悔改之意,爹终于忍不住地出现在了我面前。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我低语道:“知道。”

“错在何处?”

“错在今日在宫内公然违背圣旨,险些给郑氏带来灾祸;错在情绪激动时丧失理智,不考虑做事的后果;错在没有能早些遇到我的心上人,早早出嫁,以致于今日命运被他人所操纵。”我声词铿锵地一言而尽,诉说尽心中无限的悲愤。我若是可以早些遇上心爱之人,并且早早地嫁给他,岂会有今日之事?

爹像我预料的一样冷哼数声后教训我:“知道错在哪里就好。为父今日罚你是要你明白,你的一言一行,不是代表你自己,而是整个郑氏家族。你以为太上皇是心血来潮,真的以为你贤良淑德,才册你为南阳王妃的?太上皇的每一个旨意,都有他的用意,你凭什么认为以你一己之力就能改变他的旨意?真是自不量力!你知不知道违背他旨意的后果?若非今日南阳王解围,会是什么后果你难道不清楚?今日之事,就此为止,类似的错误爹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雪儿,你要记住,你身为郑家的女儿,注定不能如寻常人家的女儿那般自由,你既然享受了郑氏的尊荣,自然也得为之做出牺牲。莫说太上皇要你嫁给南阳王,就是太上皇要册你为皇妃,你也得遵从哪!都是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啊!你以为当年你二姐就是心甘情愿地嫁给太子做良娣的吗?你以为她遁入空门是为了高殷?都是命啊!爹言尽于此,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这一个月中,爹不希望看到什么不该发生的事儿,还有,从今天起,你就呆在府中,哪儿都不许去。尽早忘了你那个心上人吧!”

爹不带喘气地说了这么一大段,叹息着离去,只留下我在那儿落泪。

我腿麻得已经起不来了,还好大哥在一旁侯着,把我扶了起来,见我两腿瘫软,他索性直接把我背回了我的房间。他并没有问我什么细节,只是吩咐新月好好照顾我。

跪了几个时辰,我的两条腿简直废了一般,新月服侍着我泡了个脚,才略略舒缓了些。然而一晚上腿还是疼,疼得我彻夜难眠。

半个月后的一日,我刚醒来不久,便听见前厅一阵喧哗,新月告诉我是内廷官员送聘礼来了。听言,我便把被子蒙在头上,不想听那些烦人的声音。

估摸着内廷官员离开后,我才起身,随意地梳洗一番,头发也没有梳成发髻,只是用几支簪子随意地挽了一下。

前厅的院中和厅堂,放的全是内廷刚刚送来的聘礼:三匹玄,二匹纁,十匹束帛,一件大璋,两张豹皮,六十匹锦彩,二百匹绢,四头羊,一头小羊羔,两头小牛犊,酒黍稷稻米面各十斛,还有数不胜数的其他杂物,满满堆了半间屋子。这半屋子的聘礼看得我头昏脑涨。

婚期近在眼前,我也像个玩偶一样被摆弄来摆弄去,这半个月来,在爹的命令下,我根本就没有出过家门,也没有时间出去。下午时分,后母卢氏命人将我的婚服婚冠送了过来,派人嘱咐我务必要亲自试穿一下,看何处不合适,抓紧时间再修改一下。

我在侍女的服侍下,穿上那一整套镶金线、绣并蒂莲的大红婚服,当头上的婚冠戴好,最后一支花钿插在我的发髻上,我只听见房间内的几个侍女在那儿欢呼。

这套婚服很漂亮,也完全合适。侍女们又在那儿叫唤着:“小姐走两步让我们看看。”

看着她们那一个个吃惊的神情,我便走了几步,衣裾曳地发出嘶嘶声,这让她们更加激动了。正在这时,我听到了大哥的声音:“三妹,你衣服换好了没?大哥可要进来了啊!等得我都急死了。”

原来大哥也在那儿等着看我穿上婚服的样子,我会心一笑,径直走过去亲自打开房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我愣在了那里:大哥竟然带着珩二哥来了。

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住了,我退后几步,顿了片刻,作了个“请”的手势,勉强笑着说道:“数日不见,广宁王殿下安好。”

珩二哥微微点点头,一如既往地平和道:“一切安好。”

“好啦,好啦,有话你们一会儿慢慢说。我特地找孝珩过来,就是为了开解你,我知道三妹你跟着孝珩学了两个月的画,你很听他的。”大哥不耐烦我们这样的磨叽,大声说着,一边让房间内的侍女全部跟着他出去。

“开解我什么?”大哥这话莫名其妙,简直让我一头雾水。

听我这样说,大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狠狠地捣了一下我的额头,才又说道:“你大哥我又不傻,我还能看出来这些天你不开心。我不找孝珩来开解你,万一你想不开逃婚了怎么办?”

逃婚?我倒是想,我敢吗我?我总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就让全家人跟着我一同背上抗旨的罪名吧?

想到这里,我就推着大哥赶快出去,省得他在珩二哥面前再多嘴。

让我没想到的是,大哥跨出门槛时,突然转过身来,神色严肃又有些顽皮地说道:“孝珩,我三妹的终身幸福就靠你了啊!你一向能言善辩,看在咱俩多年好朋友的份上,今天可一定要帮我好好地开解开解她,让她开开心心地嫁入南阳王府,千万别让她身在曹营心在汉,天天惦记着那个什么长安公子。真不知道那王八蛋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了,竟然能把她迷得团团转。”

大哥这一番话说完,我就明白了,他就是傻啊,看不懂人,难怪天天被嫂嫂埋怨。什么长安公子,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我是放不下长安公子,但我更不愿意就这样随便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不过,大哥竟然说他和珩二哥是多年的好朋友,为何我会不知道?想想也正常,他那么多狐朋狗友,我也没几个认识的,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有交情也正常。不过,我大哥刚刚好像骂珩二哥是王八蛋来着,他怎么能这样骂他!

“回雪,刚刚元启也说了,想必你也明白我今日来的用意。铜雀台宴会后,我就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谈一谈。拖了这么久,实非我本意。”

我咬咬唇,凝视着他:“我明白,自与珩二哥结识以来,珩二哥就对我很好。也因此,只要是你的话,回雪都愿意考虑,愿意听从。只是,我实在是不甘心,他是我这十八年来唯一动心的男子。在从邺城去长安的那条路上,我第一次见他就被他给吸引了,我和他只有两面之缘,也知道他早有家室,我试着说服自己放下,可是,我就是做不到。我不想嫁给除了他之外的任何男子,但我却不得不为别人穿上这身嫁衣。”

珩二哥沉默良久,面色很是复杂,徐徐才说道:“我们生在这世间,从来都是身不由己的,爱情、家庭、抱负、包括我们自己。天行有常,我们不愿意、不乐意的事情还是会发生,还是会继续发生,我们还是得被迫做我们不愿意做的决定。你如此,我也是如此,与皇家有联系的全然如此,你喜欢的那个男子亦是如此。他不会为了你抛妻弃子,另结新欢,更不会因为你去得罪皇室。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更是两个家族的事。你是个聪慧的女子,定然会明白,你的那个长安公子与你只是有缘无分。有时候,你以为很好、很值得托付一生的那个人,实际上并不一定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所以,答应珩二哥,一定要开开心心地嫁给绰弟,开开心心地做新娘子。你知道吗?你穿上这身婚服很漂亮,珩二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新娘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簌簌地就落了下来,我哽咽道:“真的吗?”

“真的。”

“那,珩二哥可不可以答应回雪,给回雪画一幅画儿,就是今日回雪穿婚服的这个样子,回雪自己……自己画不好。”

“那是自然,你就是不说,珩二哥也会画给你的。”珩二哥小心地拭去我脸颊的泪珠,小声道,“回雪别哭了,哭了可就不好看了,男人是不喜欢看女人哭的喔。”

我点点头,犹疑道:“珩二哥,那我成亲后,还能继续跟你学画画吗?”

“傻丫头,当然可以了。广宁王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只要珩二哥在邺城,你随时可以来找珩二哥。”珩二哥微微颔首,肯定地说道,“还有,答应珩二哥,一定要幸福。”

我没有再点头,只是眼巴巴地看了他一看,垂下了头。

我还会幸福吗?他若是知道那个人是他,他还会这样说吗?他说我的长安公子不一定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但我就是认为他很好啊!

珩二哥,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君生我未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刀镇乾坤在线阅读第5章

    “复制,强化?”阎楚有些疑惑,而当他看到桌上的笔记本的时候,忽然有了发现。这本笔记本是阎楚在小商品超市买到的,里面是普通的笔记本,外皮则被设计成了类似武功秘籍的样子。上面还写着《葵花宝典》四个大字。【系统:《葵花宝典》(假),强化所需1点属性点,强化后宿主可直接学习精通,无需任何练习。】“雾草,这功

  • 影帝又偷偷加吻戏第七章在线阅读

    “当然,你看。”郭金浩打开了那张照片,还未等我定神,他便补充了一句,“最可怕的是萧长婕自殺后尸体是落在水池里,我昨晚看的那个东西也是湿的。虽然照片里那脸我认得就是萧长婕没错,但是我去年可是亲眼看见她尸体被送进火葬场的!你说是不是大晚上撞见鬼了!”我先看了看他的表情,很认真很恐惧。语言也很有条理,不像

  • 雪梦樱的穿越之旅第九章在线阅读

    长桌上又重新摆上了两张空白的宣纸,都用镇尺压住一头,荆白与张景分别站在两张宣纸的前面,“开始吧!”陈老师和他们两人说道,“你们只要画出一根竹子,我和王老就能判断出那幅画到底是谁画的了。”张景握着毛笔,就像一尊石像一般,动也不动,他有多少斤两自己最清楚,在水墨画上他一点天分也没有,而且也没有认真练习过

  • [综]来自炸炸豪的爆炸警告在线阅读第6章

    这一次,林锋他们就享受不到小岛别墅一样的待遇了。沙漠的旁边是一大片的木头房子,分给了各个训练营的人休息。简单的吃过饭,林锋一个人站在沙漠的边缘,看着昏黄一片的远方,感觉到了第二项最终考核的难度。此时天是蓝的,地是黄的,这里除了蓝黄两色,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色彩。沙漠上有的是旋风,一股一股的,把黄沙卷起好

  • 穿书八零大佬们要养我之确认出演(夏洛)(4更求收藏鲜花)(4)

    沈藤坐下来,从手包里拿出电影剧本中的一部分。“吴翔,你先看看剧本。”吴翔接过剧本,呢喃道:“夏洛特烦恼!”“我在这部电影中扮演的角色叫袁华!”吴翔心中笑出了声。沈藤来找他拍电影,竟然会是夏洛特烦恼。吴翔翻阅了一下台词,随手把剧本放在桌子上。“沈藤哥,我对袁华这个角色很感兴趣。”吴翔表明自己的态度,微

  • 擒川[破云吞海同人]之开学的第一天(9)

    “喂!喂!听说了么,我们班新来了一位美女耶!!”“是啊,好像是上次那个来我们学校报道的冰冷的美女。”“对,就就是那个一来就把樱宁紫顶下去的郁炫彩。”(完颜:“这也变得太快了吧,以前你们可是天天跑到樱宁紫屁股后面紫公主长紫公主短的,现在就直接直呼人家大名啦。”一阵白眼翻过,众人:“切,就她,也能和彩公

  • 这个人不正常[快穿]第1章在线阅读

    下午两点。叮铃铃……喻晨的电话铃声将他的睡梦中吵醒。他摸了摸床头的电话,迷糊的点了下接听键:“喂,哪位。”“喻晨,你已经逾期十来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把房租给续上?如果没钱赶紧把店铺给我让出来!”喻晨一听又是房东打电话来催房租,瞬间睡意全无,立刻提起精神坚定的道:“你放心,最迟这个月月底我就把房租续上,

  • 封印使者之王芳之死!(新书求收藏,求评价)

    那个女人浑身是血,就像是刚刚被从血池里面捞出来的一样,她那长长的头发也被染红了,甚至,王芳可以清晰地看到正有一滴滴的血水从其发梢上滴落下来。那个女人趴在王芳的身上,两条惨白的细长手臂抱住了王芳的脖子,她两只手上面的指甲又细又长,宛如一把把锋锐的匕首一样,在灯光下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幽光。她,绝对不是一个

  • 璃洛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2010年西城,盛夏。和往年的夏天没两样,天空湛蓝。阳光的炙烤无处不在,人们大抵握着伞,或是一根冒着丝丝白气的冰棍。此时此刻,许时沅,一条刚刚中考完的咸鱼半躺在沙发上,姿态闲散。眼睛盯着电视看的同时,还不忘挖手中的半个西瓜。她出生时,父母想给女儿起个独一无二的名字。许母盼着她自立自强,考上重点大学,

  • 凤舞九天在线阅读享受摄政王的推拿服务

    萧凌闻言,适时地站出了身:“是,王爷。”清嫔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萧凌手上拿着的锋利的刀片,猛地尖叫起来,不管不顾地冲向顾思年:“皇上,您救救臣妾,我不想没了舌头,我不要!”顾思年一时未查,任由清嫔拽上了自己的衣摆,下意识瞥了一眼顾城渊,见他微闭着眸像是并未生气,暗自松了一口气,伸手将清嫔推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