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春风吹飞絮第2章在线阅读

2022/1/15 7:40:41 作者:轩辕见 来源:17K小说网
春风吹飞絮
春风吹飞絮
作者:轩辕见来源:17K小说网
轩辕见,一直有份写书的情结,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嗐!”

于姑姑被吓了一跳,叫出声来。

皇后道:“怎么了?”

于姑姑忙忙抱了婴孩,往皇后身边走去:“娘娘快看,奴婢单单以为这婴孩出生就有红痣,便是稀奇的了,没想到他才出生不到半个时辰,竟已经睁开了眼睛。”

皇后侧头一看,见那红痣长在哪里不好,偏偏长在婴孩双眉稍稍往上的地方,额头中间,犹如观音像上的那颗红痣一般,登时心生厌恶:“姑姑说的是,男生女相,果然稀奇。”

于姑姑讷讷不敢言,与皇后又说了几句,将门外的良辰、美景叫了过来,让她们好好伺候娘娘,自己便拿了血书,打了把伞,遮住婴孩,这便往雨夜里冲了出去。

正巧太医和稳婆赶来,侍卫正要放行,于姑姑一句话不说,就要往外冲出去。

侍卫长立刻举剑道:“你这宫婢,岂可违抗圣旨?私自离开清宁宫?”

于姑姑举起怀里婴孩:“并非我要出清宁宫,而是七皇子要出清宁宫。圣上说了皇后不许离开清宁宫,可是何时说了不许七皇子殿下离开?大人要拦我,我无话可说。可是,这皇后嫡出,圣上血脉,七皇子殿下。大人可当真要拦七皇子殿下?”

侍卫长虎目圆睁,只觉这宫婢忒麻烦,心下既不敢拦,也不敢立时放行。心中正在思忖,旁边一侍卫便在侍卫长耳边道:“大人何苦发愁?我们职责所在,自然要拦她。只是这宫婢以七皇子做威胁,我等岂可伤了七皇子?这才将这宫婢放了出去。”

侍卫长果然虚虚拦了于姑姑一下,于姑姑何等精明?心中虽气苦,但皇后让她这么出来,本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当下也不犹豫,抱着七皇子,就闯了出去,完全不去管跟在她身后的侍卫长和两个侍卫。

一路宫门紧锁,奈何于姑姑有七皇子在手,一路畅通无阻,在当夜子时,就到了长乐宫宫门口,举伞遮着七皇子,便是一跪。

“求您帮帮忙,给咱们通传一声,告诉太皇太后,咱们正抱着皇后刚刚生的七皇子,来给她老人家请安!”

如此一番话说出来,再看大雨滂沱,一把伞如何遮的住这大雨?

于姑姑全身湿透,那襁褓也早已半湿,襁褓里的婴孩哭声震天,看守长乐宫的奴婢当下也不敢耽搁,立刻去寻了太皇太后身边最得用的安姑姑。

安姑姑当下就起了身,往太皇太后寝室里去。

——若是于姑姑一个人来的,莫说太皇太后,安姑姑都不会见她。可是现在于姑姑抱了新出生的七皇子来,还是在这么个大雨天赶来,她就不能不告诉太皇太后。而太皇太后也不可能任由这个刚刚出生的曾孙淋雨。

太皇太后年纪大了,本就觉轻,听得安姑姑来了,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等到听到安姑姑说,皇后身边的于姑姑,正在雨天里抱着七皇子淋雨后,太皇太后立刻清醒。

“放肆!”太皇太后恼道:“宁氏斗胆,竟敢拿着哀家小七的身体来威胁哀家!”

安姑姑忙劝道:“您可别气了,还是让奴婢速速去把七殿下抱过来罢。”

太皇太后道:“你自来做事稳当,怎的这一次没有先把小七抱过来,再来禀报于哀家?”

还能为甚?自然是那于姑姑口口声声道,没有太皇太后口谕,她绝不肯把皇后骨肉交给旁人?就连太皇太后身边的安姑姑都不行?

太皇太后面色更恼,道:“速速将她带来,小七由你抱着。她若不从,当场打死!”

安姑姑眼皮都没抬,应道:“奴婢遵命。”

一炷香后,安姑姑就抱着七皇子忙忙快步走了进来。

于姑姑因全身湿透,不宜面见太皇太后,被人带下去更衣了。

太皇太后一听,厌恶道:“带下去就莫要再带上来了。”

安姑姑抱着小小的七皇子,忙应了一声,然后就掀开七皇子的襁褓,要抱给太皇太后看。

“呀。”安姑姑惊到,“主子您快看,七皇子这眉心,竟有一颗红痣!咦?主子,他还睁眼了!”

太皇太后虽见多识广,也忍不住探头一瞧。

那婴孩肤色微红,眉心之上的红痣更是夺目。

太皇太后心中喜极,正要笑,就见那婴孩忽然睁大了干净明亮地双眼,正好奇地回看她。

太皇太后已经年过六十。这个年纪,最喜欢的,可不正是孩子干净的眸子?尤其这个孩子还是自己嫡亲的曾孙。

太皇太后爱怜地抚了一下婴孩额头上的红痣,喜道:“这红痣长在眉心正上方,竟是观音痣!佛祖保佑,这可是因着我皇室数载积福,这才得了这么一个皇子!”

安姑姑立刻双膝跪地,双手高举婴孩,道:“恭喜太皇太后,天降吉兆!恭喜七殿下,天生佛缘!”

安姑姑说罢,宫里其他宫女也都忙忙跪地,重复安姑姑的话。

太皇太后难得大笑,亲手抱过婴孩,道:“你这丫头,素来讨巧。不过,讨巧的好,讨巧的好!”低头看一眼婴孩,慈爱道,“今日七殿下生辰,天生观音痣,得佛祖喜爱,合宫上下,都赏三个月月例,长乐宫赏半年月例。”

众人叩头谢恩不提。

太皇太后低头觉得自己手上微微湿.润,想到七皇子在大雨里淋了许久,心中对皇后更加不喜,道:“快去把侧殿收拾出来,再把哀家给小七准备的乳母叫来,叫小厨房备下热水小被子,给小七换下这襁褓,好好擦拭一番。”

太皇太后一声令下,众人皆忙碌了起来。

不消一盏茶功夫,太皇太后便亲自抱着七皇子到了侧殿。

“娘娘,七殿下年纪小,这会子身上难免有污秽,还是奴婢来吧。”

太皇太后闻言,这才放弃了亲自给七皇子换襁褓的事情,兀自站在一旁,打算看着安姑姑给七皇子换襁褓。

然后太皇太后身边的丫鬟宝珠就快步走了进来,小声说太后到了。

太皇太后微微一颔首,宝珠就出去请人了。

长乐宫离寿安宫很近,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又是嫡亲的姑侄,听见这边的动静,忙忙跑过来看看也是有的。

太皇太后今岁六十有五,太后今岁四十六,身上穿的素净,和太皇太后一样的圆脸盘,可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的模样。

“姑母,我听这边动静大得很,可是出了……”太后和太皇太后素来亲近,稍一屈膝行礼,就自己站了起来,刚刚开口,便听到了婴孩哭闹和安姑姑惊讶的声音。

“这是……”太后一迟疑,安姑姑便跪在了地上,手上还捧着一块布。

“奴婢失仪。”安姑姑将那块布举了起来,忙忙道,“这块布是包裹着七殿下的布,上面、上面似有血渍,怕是……皇后娘娘要递给太皇太后的亲笔书。”

太皇太后兀自冷着脸,显见是对皇后不满至极。

太后却心软,看了姑母一眼,便招手道:“念一念。”

安姑姑自是识字的,当下就把布上皇后所请,一字一句念了出来。

“……臣妾幼时受训,忠孝二字,乃宁氏子孙最先学会之字。忠孝二字,早已令宁氏子孙铭记于心。……臣妾不求宽恕,因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方会求宽恕二字,臣妾所求,唯请太皇太后、太后、皇上,愿意彻查宁家叛国一案,若宁家当真有错,罪妾愿身死谢罪,唯求太皇太后怜悯,将罪妾遗子抚养成.人,做一闲王尔。妾宁氏,瑾拜上。”

宁氏所书,字字都在说着宁家的忠心。而宁家既忠心,又何来通敌叛国一事?可是既然宁氏敢求皇上细查此案,可见其对宁家之忠心,极其自信。

“倒也罢了。”太后搀扶着太皇太后往床榻走去,道,“宁家世代为将,世代忠心,叛国一案,皇帝本就不信。姑母将皇后关在清宁宫,何尝不是护着皇后,护着皇后腹中骨肉的意思?虽则皇后即便没有此举,皇帝也会彻查此案,还宁家清白。可是皇后既做了人母,为了孩子,突然糊涂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姑母看在孩子面上,原谅他则个罢。”

宁家忠心,宁氏所写在血书上的事情,太皇太后焉会不知?

可正是因着知晓宁家叛国通敌一事是被冤枉,朝中半数官员上书,夺宁大元帅和宁大将军军职,收押受审,皇帝依旧念及宁家忠心,只派朝中刚正不阿之臣速速赶去严查此事,根本没有罢黜宁家官职。

甚至后宫之中,因宁氏临产在即,皇帝和她担忧不长眼的妃嫔打扰宁氏,又为着堵住旁人的嘴,便索性将宁氏禁足清宁宫。虽是禁足,但清宁宫里,除了馨昭仪和她的两个贴身大宫女,其余都是宁氏自己的人。送去的衣食饭菜,俱都是太后和太皇太后的厨房送过去的。

如此耗费一番心思,太皇太后也好,皇帝也好,哪个都以为宁氏会感念他们,悉心养好身子,诞育龙子。孰料宁氏还是突然早产,并且还自作主张,产后即写血书,七皇子甫一诞下,便被冒雨送到她的宫里。

宁氏如此一番作为,如何不是在间接逼迫太皇太后和皇帝,不得不为宁家洗清冤屈?

虽太皇太后知晓,皇帝本就要继续用宁家,本就打算为宁家洗清冤屈。可是,皇帝自己要帮忙,和宁氏用手段逼迫,这其中的差别,可就大了。

太皇太后正欲申斥宁氏,却见自家侄女兼寡妇儿媳,已经欣喜地把七皇子给抱了起来。

“这孩子……”太后喜悦道,“眉眼处,可真像极了皇帝小时候。还有这双眼睛,刚出生就睁了眼,双目清明,额上有如观音,长了红痣,且是中宫嫡子,这可真是天降吉兆啊。”

太皇太后听得太后说“中宫嫡子”这一句,心下一叹,方得罢了。

罢罢罢,那宁氏再糊涂,宁家却不糊涂,待宁元帅和宁大将军找回来,皇帝仍旧要用他们捍卫边境;而这个孩子……中宫嫡子,额上有观音痣,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吉兆,也足够消弭几分宁氏的过错了。

不过,宁氏令她的乖孙孙淋了雨,却也不可不惩。

“天亮之后,传哀家懿旨,皇后宁氏,贤良淑德,诞育皇嗣,当为后宫之首,禁足……解了罢。”然后又看一眼七皇子,“不过皇后刚刚诞下孩子,就写了血书,想来身子当是不好了,便让七皇子在哀家这里多留些日子。”

“呀,七殿下笑了。”

太皇太后和太后闻言一看,果然看到白嫩嫩的小娃娃脸上,正笑得开心。

“这孩子,听到能留在姑母这里,竟这般欢喜。可见这曾祖孙的亲缘啊,真真是天生的!”

婴孩笑的越发欢快,一双大眼睛,明明看不清楚围着他的那些人的脸,却仍旧转来转去,毫不活泼。

可惜这婴孩心里,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天生的亲缘什么的,他可是不懂。但是,好不容易穿越一回,还做了被狸猫换公主里的“狸猫”,能在疼他的太皇太后宫里住着,可不是要比在皇后宫里住着要好?

况且,皇后不禁足了,那么他的那个生母馨昭仪,岂不是也能自由了?即便不能搬出清宁宫,周围伺候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想来那皇后,能对馨昭仪下手的机会也能少上大半。

这样意向,这心理年龄极大的婴孩,竟是笑得越发欢快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咸鱼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两只能变化形状的能量体猫,薛鱼百感交集,原来一直以为能量体,只是人们的想象,可是现在两只猫,便活生生的在眼前。他们如果想要变成猫,只要快速吸附空气中相应的原子分子,便能做到。在不想变成猫的情况下,他们便以能量波的形式,依附在薛鱼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薛鱼想摆脱他们,也摆脱不了的原因。科技迷薛鱼,其实

  • 汉广陵在线阅读傅家有女(1)

    大厅里一直静默得落针可闻,傅沛颤抖着手终于放下了那盏茶,茶杯上方最后一缕白雾也消散无踪了。“也罢也罢,看来我还是太纵容你了,今晚你便到列祖列宗面前去悔过吧。”“爹爹,妹妹身子骨弱,您看是不是能……”傅家二哥傅励到底心疼自己的亲妹妹,然而不等他话说完,就猝不及防遇上了父亲凌厉的眼神,瞬间就噤了声。都说

  • 辞花录在线阅读大佬(1)

    [有一种恋爱,还没开始就失去了,我以为你具备了所有男人的优点,却忘了男人终究是男人,该有的通病你一样没少。]快赶到发布会现场的时候,突然变了天,刚才还夕阳无限好,这会儿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苏糯趴在车窗边,满脸羞愤,那个日记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这个男人竟然还在念念有词。霍少琛戳了一下苏糯后脑勺,满脸

  • (黑塔利亚)圣了个母之第三章

    沈梨妈妈从少年宫出来的时候,沈梨早已经解决完第一根小布丁。小姑娘坐在少年宫门洞阴凉的长椅上,够不到地面的两条腿晃啊晃,手上拎着的口袋也晃啊晃。不像往常那样,有种满脑袋鬼主意、过于独立不够亲近的假乖巧,反而在实打实的在高兴。沈梨妈妈招呼了女儿一声,等小姑娘从长椅上跳下来,走到自己面前后,才问:“怎么买

  • 天门八将机器人MI芯

    我那你怎么认识的她?她可是我们那的名人啊,我清楚记得那是在我们高一期中考试过后那几天,听说有个高二的给任义送花,还挡在教室外面不走,刚开始任义没说他,直接说她想吃食堂的小笼包,然后了,然后那哥们就把任义带到了食堂,趁着那哥们卖包子,任义从后门冲进厨房,夺了食堂师傅的菜刀,出来就说,你再纠缠我,我就砍

  • 重生之最强童星之仙界碎片(10)

    传过那道门,在玄源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世界在湮灭的边缘,踏出来,一片绿色的森林,他们正在一座高山上,后面是片黑色的门。“玄兄,我们还有师门的任务,先失陪了。”陈令腾对玄源说话,但是看见玄源心不在焉,也不打扰他,带着欧阳宇建走了。其他人也见玄源没反应,各自的走了,就留下林若璃在这里,林若

  • 总裁大人的甜蜜宝贝名为希望

    “你醒了?”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传入耳中,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双眼充满迷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袍带着一副有着两个角的面具就像是一个恶鬼一般从上俯视着少年,少年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眼睛突然睁大脸也开始涨红充眼里满了不解“别动气,你现在从脑袋以下所有的经骨都断了,甚至连头骨都已经有些开裂了说

  • 特工与豪门之公主逃婚(9)

    严孜青一早上都在想要如何找个借口去见见徐天姣的父亲,为了提亲的事试探下口风,一直想不到好办法。这是还没有到饭点,面馆人不多,而陈家父女也不敢真的拿他俩当伙计,只有在面馆特别忙的时候他俩才帮帮忙,平常根本不要他们做任何事,所以他俩闲的发慌。袁猛看到严孜青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试探问道“大哥,你留

  • 二次元的创造主宰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容复缓缓说道“故事的背景是北魏时期杨炫之所著《洛阳伽蓝记》中描述的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之李二太尴尬了

    李世民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临走前将程咬金的院子里的地瓜们全部挖了回去,让程咬金欲哭无泪,本以为剩余的地瓜自己能吃个够呢。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观音婢,你们猜猜朕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回到了皇宫,李二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太极宫的立政殿内!“陛下,发生什么喜事了,今日怎么如此的高兴。”看见李二难得一见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