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武修为帝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2/1/15 8:31:54 作者:傲骨云影 来源:17K小说网
武修为帝
武修为帝
作者:傲骨云影来源:17K小说网
丹田被废,被逐出师门的萧恒,偶得武经,以武入道,从此逆天改命,一路高歌。“废物?那是为了扮猪吃老虎!”“天才?那只是我的踏脚石!”浮华乱世,且看萧恒如何登临绝顶。

公孙鞅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他被褒姒一把拉起,将他挪到她的右侧,是远离庄休的方向,并警惕得在施夷光和庄休之间来回扫视,似乎在决定这二人谁才是威胁最大的情敌......

庄休见状,干干一笑,朝着公孙鞅施礼告别,不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嗯?”

庄休转过头,却发现施夷光脑袋上扎满了银针,嘴角和地上还有一些黑色淤血,而她的身旁蹲着一个扎着简式云鬟的黄裙女子。那女子素手翻飞,不停地在施夷光身上施针,而施夷光非但没有痛苦地皱眉,反而一脸享受,这让庄休臆想,施夷光可能有不为人知的癖好。

庄休又四处找了找,发现没了惠施的影子,就只好屏气凝神地站在原地,看着“紫薇”扎“容嬷嬷”。

几盖子冰红茶的时间后,那黄裙女子开始收针,并如万千杏林中人一般,开始诉说医嘱:“施姐姐,你体内的淤血已经被银针逼出体外,这一瓶药丸,早中晚,饭前各一粒,连续吃个三日就好了。”

黄裙女子轻言软语,她的声音与施夷光的妩媚、褒姒的清冷不同,有种邻家青梅的舒适惬意感。

施夷光咧嘴一笑,向黄裙女子说道:“谢谢姜妹子,在书院里不能用银钱,等飞鸽注册好后,我给你转笔‘赞’。”

那黄裙女子慌忙摆手、摇头,并柔柔地说道:“都是同班同学,举手之劳而已,姐姐不用那般客气。”

二人你来我往客气了一番后,施夷光依旧说服不了黄裙女子,只好再次道谢,算是自己的心意,而那黄裙女子提起药箱,挎在肩上,朝远处款款离开,从始至终都不曾转过身,庄休也未见其容。

黄裙女子走远后,庄休找地方坐下,向施夷光问道:“那黄裙女子是谁?”

施夷光没有马上回答,只是饶有兴趣得望着庄休道:“怎么,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庄休翻了个白眼,道:“你不适合我。”

施夷光愣了一会,瞧见庄休不似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后,她反而暗暗较劲道:“哪有那么多讲究。我,百搭!”

庄休耸耸肩不作回应,从他三年级将人生收到的第一份情书交给班主任后,他就隐隐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凡人......

“惠施去哪了?”庄休转移话题道。

施夷光斜眼白了一下庄休道:“他说他去给庄稼施肥了。”

庄休点头,扭身望向张时鼎,发现他的桌边已经摆着十五六个飞鸽,并且旁边还站着两个勾肩搭背的人。他们个子相仿,但体型却迥然不同,其中一个瘦些,但身后背着一柄古怪湛蓝色的细剑,另一个则肌肉狰狞,青虬遍布,臂上到颈脖处都是纹身,市井蛮气浓厚。

庄休不喜那二人,翻开《十万个为什么》继续翻看起来,但他们二人的话却随风传入庄休耳中。

负剑瘦子:“荆弟,入学后可要老实些,这里不是市井,不能以蛮力称霸,这里面做学文的人,想要杀人都不需要刀剑的。”

那高壮个却露出与纹身不符的憨厚笑容,道:“都听盖大哥的!”

瘦子点头,将他们二人的飞鸽上交后,不知有意无意地来到庄休,也就是施夷光的对面。

施夷光感觉到那两人若有若无的视线扫过,脸上分不出喜恶,摆出最官方的笑容对着那两人微微颔首。

那瘦子喜上眉梢,两指伸出,身后的湛蓝怪剑自行脱鞘,几声剑鸣,在空中舞舞生风,最后打了个转,径直朝密林深处飞去。

庄休眉毛扬起,虽然他不喜欢这两人作为人的部分,但瘦子这一手御剑术倒是深深吸引了他,他转过头,视线紧随那柄湛蓝飞剑,只是密林间枝叶茂密,那飞剑在林间若隐若现,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庄休眼睛飞转,那双比常人要灵活不知多少倍的眼球,几次险些让飞剑脱离他的视野。

“啊!”

“哔哔哔~”

密林深处传来一声惨叫和一连串问候祖上亲人的句子。

那瘦子面色一变,似乎也没想到密林内竟然还藏着人,赶忙变化指上剑诀,将飞剑召回。

湛蓝飞剑平稳飞回,不宽的剑面上摆着七朵颜色各异的野花,并且剑柄上还挂着意外的惊喜。

一块男士贴身布料。

对此,那瘦子一脸尴尬,总不好将花与破布料一起送给面前的美人吧,无奈下只好手指一扬,湛蓝剑冲天而起,将七朵花的花瓣震落,下了一场乞丐版的“花雨”,而那块破布料依旧倔强地缠在剑柄上。

与此同时,庄休等人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踩踏草丛的声音。众人回头,只见惠施上身整整齐齐,下褂却狼狈不堪,双腿上性感的腿毛在风中凌乱,它们像是深闺大院里第一次见外人的姑娘,垂着头,显得局促不安......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场内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俱是一言不发,而惠施瞧见缠在剑柄上的破布条后,竟只是淡淡地望了一眼那瘦子,然后问道:“你的名字?”

瘦子硬着头皮起身,那高壮个也跟着起身,回道:“盖聂!不过在下是真的不知,朋友你会在密林中,多有冒犯,望海涵。”

惠施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道:“不知者,无罪。”

可惠施越是这样,却越让那瘦子不安,他可是听见林间那段骂娘声,那可是真的惊天动地,无人能及,一连串的话都没有一个重复的词儿。

“抱歉!”

盖聂拱手,那湛蓝剑自行飞回剑鞘。

惠施摆摆手,盘腿坐下,用残余的前褂挡住露出的腿毛,然后头也不抬地说道:“明日午时,与你辩辩剑道!”

没上过辅导班的盖聂不知惠施之名,他傻兮兮地点头,然后重新将视线投向施夷光。

而一旁的庄休眉头渐渐皱起,心道:“盖聂?这名字有些耳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做鬼请别放过我在线阅读第六章

    “欢迎回来。”刚回到办公室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浅羽温人看向自己的办公桌,太宰治坐在他的椅子上不断点击着鼠标,凑过去看了一眼后发现他在玩电脑上自带的扫雷。完全无视太宰治如何打开自己带着密码的电脑,也完全不问为什么太宰治会进到自己上锁的办公室,浅羽温人很清楚这两个问题没有任何可问性,终究是浪费时间而已。

  • 我有五个丧尸姐姐第五章在线阅读

    可人啊,只有知足了日子才能过得满足,自家这日子,算了,不能羡慕别人啊。夏竹可不知道夏苗在想些什么,她这会儿正忙着把东西捞出来装着送给她娘呢。丁海桃老早就在柳树底下等着她姑娘来送饭了,也不知道她姑娘能送点啥,正想着,夏竹来了。她带着玉米丸子来了。丁海桃远远的瞧见自家大宝贝就喊了起来:“竹叶儿!在这儿呢

  • 王者荣耀之五杀之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万如意心中还是有些遗憾,如果是在现代最少也会有爸爸妈妈真心的祝福,可在这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嫌她碍眼的家人,不过最少还有翠玉和她一心也算是个安慰吧!蒙上了红盖头,踏上了大红花轿经过了种种繁复的礼仪终于被送进了洞房。万如意坐在床边慢慢的叹了口气,我的妈呀!终于算是完了,可累坏她了

  • 玄幻都市之万界棺材铺之第六章(6)

    不肯正面与现实对峙的人,总是狼狈的。——杨暮很快的,松海七中迎来了“开学典礼”。在典礼上面会有校长的致辞,教导主任的训诫,各色优秀人物的发言,对杨暮来说,是尽快了解新学校的渠道。开学典礼上,高一年纪的代表是高一一班的一个女孩子,叫蓝浔,发言时口齿清晰,抑扬顿挫都很好,语气幽默,长得好看,是个优秀的女

  • 混沌灵修之第七章(7)

    她现在不能见江放,她会吓到江放的。李曼珠焦急地在卧室里转了两圈后,拿起手机给她师傅发了条请假的微信,迅速从柜子里翻出一副墨镜戴上,拎起雨伞离开了家。离开小区后,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许久,她没有带手机,因为怕接到江放或是她师傅陈亦安的电话。她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又任性又不负责任。雨很大,她的裤脚都被淋

  • 鬼尸婆婆在线阅读要嫁妆

    和离之人,自然不能继续住在齐家。彭有礼做主,将村子东头靠后的一幢老院子暂且借给了夏舒母女居住。然后,便是搬家。“我的嫁妆呢!”夏舒先是把屋子里那些破旧的被褥和衣服收拾了,而之前做好的酥油煎饼和煮鸡蛋,自然被她分散到了这些行礼里。然后,不等齐家人说什么,夏舒就先发制人了。“当初我嫁到齐家,有十抬嫁妆,

  • 鬼冢玉佩挂件

    陈凡醒来第一反应是自己的脑袋好痛,第二个反应是自己在哪?陈凡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慢慢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昨晚回家的路上看见清雪妹子被三个小混混欺负,自己先报了警,在冲上去踹倒了二个,一只手抓着一个在打,在打人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偷袭,自己只感觉脑袋一痛就晕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陈凡知道自己大意

  • 禁忌世界转校生①

    露儿还没说完,东方熙人就不见了,露儿就拿起行李,背起背包,走向宿舍。来到宿舍后,雅雪就跑到露儿面前,低头认错无辜的样子,“对不起啊,露儿。因为今天学生会事太多了,所以,我没时间来找你一起上学。”雅雪低头解释着,深怕自己要好的闺蜜生她的气。“没事,对了校长说今天有转校生,雅雪,我们叫上余佳和舞一起去迎

  • 综英美剧美娱推文在线阅读遭人陷害

    我虽然诧异,但是还是谨慎的向爹爹和娘娘们请安。“徽柔见过爹爹,娘娘,张贵妃。”爹爹面色铁青说到:“起来吧。”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是一副铁青的脸,而张贵妃却深邃的眼睛带着一丝笑意。我觉得肯定有问题,决定先发制人!我作揖说到:“爹爹,就在刚刚女儿回寝殿的时候,后面有一贼人欲行不轨,被李家二公子李元亨看到

  • 僵尸世界:绝代天师第四章

    契定:被召唤者需保护召唤者生命、完成召唤者所有可执行命令、帮助召唤者完成心愿,被召唤者不提供自身身体的支配权。契约完成或召唤者的复仇的意愿完全消失,契约将会结束,契约结束后被召唤者按照约定可以得到任何属于召唤者的事物。纯白空间慢慢出现其他的物品,最后变成一个书房模样的地方。房间中只有一个金发少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