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绝代闲鱼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2/1/15 7:35:01 作者:闲鱼不想翻身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绝代闲鱼
绝代闲鱼
作者:闲鱼不想翻身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次意外,咸鱼少年龙天穿越到异世界,什么打BOSS升级;什么.....都与我无关,我只是一枚不想翻身的咸鱼。

许诗瑞正看得挝耳挠腮,闻言松了口气,但松到一半又有些忧愁,“可是看任何一部著作都应该先了解作者生平啊……”

“不要这么严肃。”萧络手指点了点桌面,“你现在是在培养兴趣,不是做阅读理解,更不是做语文阅读理解,没必要从背景开始了解,放轻松,看看故事,囫囵吞枣地看,不用在心里做翻译,从英文本身的角度感受它。”

“不翻译?”许诗瑞无法理解,“不翻译怎么看得懂?”

萧络笑了笑,随手翻到第一页,指着里面一句“and his lips are red as the rose of his desire”,说道:“看到这一句,你脑海里面想到什么?”

许诗瑞两手像仓鼠一样挨在一起,抓着桌沿,整个上半身都恨不得趴到书上去。

她看着萧络修长的手指和分明的骨节,顿了顿,才将目光移到纸上,艰难地翻译:

“而且……他的嘴唇……红得就像……他需要的……他的嘴唇,就像他需要的玫瑰一样红。”

“不对。”萧络看着她,幅度很小地摇了下头,“你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脑海里最先想到的应该是一幅画面,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子,而不是几个干巴巴的汉字。”

许诗瑞一愣,盯着那句话看了许久,忽然转头看向萧络,呆呆地说:“我好像……理解你的意思了……”

她伸手指着书,语气有些兴奋:“而且我发现,这周围的句子我竟然都看得懂!我照你刚刚说的方法试了一下,没有刻意翻译,脑海里就立刻有了画面,一个黑头发的,唇红齿白,为爱忧愁,皱紧了眉的男孩子。”

萧络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不错,就这样看,这才叫看故事。”

“我懂了。”许诗瑞点点头。

她埋头看了几句,又伸手轻轻扯了扯萧络的袖角,苦着脸问:“要是……遇见不理解的单词,怎么办?”

萧络垂眸,看着她的手指出神。

真是难得。

平日里凶神恶煞的小姑娘,遇到问题的时候,原来是这么个样子。

软趴趴的。

许诗瑞又扯了一下。

萧络抬眼一笑,“跳过去。”

许诗瑞如得圣旨,长长舒了口气,埋头苦读起来。

两人一整个中午都没再交谈。

中途张雅琳又来问题,许诗瑞小声地给她解答。

说话间隙,张雅琳有意无意往旁边瞟了瞟。

萧络做题做得十分专注,眼皮也没掀。

一点四十五,许诗瑞准时合上书。

教室里除了他们俩,所有人都已经趴在桌子上入睡。

她抬起屁股小心地将椅子往后挪,站起身来。

萧络终于停下笔,疑惑地看向她。

许诗瑞不说话,指了指门口。

萧络点点头,不再多问。

许诗瑞去了一趟厕所,顺便洗了一把脸,回到教室时,惊讶地看见自己那一套“床上用品”正端端正正摆在萧络课桌上。

她到座位,用口型问他:“干吗?”

萧络冲她招招手。

许诗瑞微微一愣,随后顺从地弯腰靠近。

少女的侧脸停在眼前,白皙娇嫩的脸颊上淌下几滴水珠,耳廓在日光照射下显出微红的颜色,肉嘟嘟的耳垂很是饱满,几根细软的发丝垂下来,随着他的呼吸飘动。

萧络屏住呼吸,一时有些发怔。

许诗瑞狐疑地斜睨他一眼。

萧络强忍住想要戳脸的冲动,轻声道:“你就在这儿睡吧,这儿宽敞。”

许诗瑞直起身摇了摇头,“不太好。”

随后她也不给萧络说话的机会,抱着自己那一摞东西就回了座位。

萧络看着她,若有所思地屈起食指在桌面点了两下。

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许诗瑞火急火燎地拉着王佳云去食堂。

食堂的晚餐大多可以装在一次性盒子里带走。

许诗瑞一般不使用一次性餐具,但今天她有点赶时间,买了一盒炒面打算回教室。

王佳云见她走路生风,忍不住问:“你有急事?”

“你还记得之前骆老师说的那个征文比赛么?”

王佳云点点头,“怎么,她让你写?”

“恩。”许诗瑞有些烦躁地挠头,“上周因为考试,我就把这事儿忘了,今天下午才突然想起。明天就要交了,我还没写呢。”

“唉,谁让你是骆老师爱徒呢。”王佳云拍拍她的肩,“随便应付着写写吧。”

“我还是好好写。”许诗瑞扭头眨了眨眼睛,“有奖金。”

教室内仅有寥寥几人。

王佳云坐在靠近教室门的一组,许诗瑞冲她摆摆手,回头便看见萧络站在她座位旁。

萧络手上拿着中午的试卷,正往她桌上放,忽然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正对上许诗瑞的视线。

许诗瑞提着炒面一晃一晃,大喇喇走过去,随手翻了翻桌上试卷,“这么快就做完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黑板左侧的课表,“你下午没听课?”

萧络也看过去,指着课表说:“前两节都在讲试卷,后两节……有听的必要?”

——后两节是英语连堂。

秀。

天秀。

秀断腿。

许诗瑞不给他捧哏,一只手叠好桌上试卷放在一边,又抽了一张纸放在桌面,将晚餐放在纸上。

“我今天有点忙,明天再帮你看试卷。”她在椅子上坐下,“你快去吃饭吧。”

萧络目光扫过那一盒炒面,忽然伸手拿回自己的试卷,又冲她摊手,“你的试卷都订正过了吧?借我用用,我自己改。”

许诗瑞没想到他这么善解人意,当即翻出自己的试卷递给他,“用红笔订正,别给自己放水。”

她的试卷分科目装在文件袋中,整理得十分整齐。

萧络垂眼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见她的话,他不由得轻哂,“你放心。”

许诗瑞迅速解决完一盒炒面扔掉垃圾,回座位撕下几张草稿纸。

征文的主题是“青春之光”。

她面向窗外,撑着脸思考要写什么。

阳春时节,白瓷般的玉兰花开了满树,趁着微红霞色,亦添了一抹光辉。

许诗瑞闭上眼,想起早上跑操经过女生寝室前时,那一排樱花树。

樱花花期短,一边盛放,一边凋零。

漫天樱花雨覆了满地,阿姨也不去扫,任那一地花瓣铺陈曼妙春光。

漫漫一个春天,这几日却尤为印象深刻。

正如漫漫人生,唯有青春让人分外不舍。

许诗瑞想好了要写什么,回神提起笔。

萧络手里捏着许诗瑞的试卷。

她明明没错几道题,试卷上却满满都是红色的标记。

萧络抬头,看见女孩端端正正的脊背。

他心头不知被什么微微一撞,随后郑重地在草稿纸上写下两个字:

用心。

晚自习三节课,许诗瑞将作文写好誊好,终于舒了一口气。

幸而她的作业从来都是早早做完,能够免于熬夜补作业的灾难。

最后一节自主自习,许诗瑞想起萧络。

趁老姜还没来,她连忙到他座位,低声问:“卷子改好了没?”

“好了。”萧络将两叠整齐的试卷递给她,“明天看也行,别熬夜。”

“放心,我从来不熬夜。”

老姜从教室外进来。

许诗瑞接过试卷,迅速窜回座位。

于飞低着头看手中课本,嘴上却压低声音问道:“你那卷子下午不是已经做完了么,怎么刚刚又在做?还写作文?”

萧络不答,只轻轻“恩”了一声。

许诗瑞收好桌上杂物,认真看起萧络的试卷。

他似乎写得很认真,字迹比申请书上更工整。

最上面一页是理科综合。

许诗瑞翻着浏览了一遍。

这家伙理科还行,看得出来脑子挺好使,但凡他会的知识点,题再难他也能做对,就是有些地方一窍不通,明显没学过。

数学也一样,相比之下,反而更糟糕一些。

许诗瑞皱皱眉。

数学在全国各地的差异,应该比理综小一点才对。

“奇了怪了……”

教室里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

许诗瑞嘟囔完,立刻心虚地抬起眼皮看了老姜一眼。

老姜坐在讲台上,正专心致志地批改作业。

许诗瑞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拍拍胸脯。

语文卷上,萧络的客观题没有错误,主观题的基础部分也没有错误。

不过……

诗歌鉴赏与现代文欣赏——

几乎全军覆没。

许诗瑞看着那满篇的红色,差点笑出声。

感情他中午那么不假思索地说要补语文,并不是诓她。

她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人答题的思路都是对的,可就是一个得分点也没抓到。

大多数学生都会认为语文阅读题让人捉摸不透,答题凭感觉,得分靠运气。

但是许诗瑞初中时就经常帮老师批改试卷,她知道阅读理解也和理科试卷一样,有很多死板的答题关键词,甚至有时即便读不懂文章,也能得到分。

这都是套路,只是很多人不放在心上。

反观萧络,便是什么都能读得懂,却完美错过答案中所有关键词的学生。

许诗瑞抿着唇,撕下一页崭新的草稿纸,结合答案,将这几道题的答题技巧一一剖析出来。

要将阅读理解中所有答题技巧分门别类列出来,太耗时间,她决定还是采用题海战术,让萧络有抓技巧的意识。

没有什么是题海战术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多做几本。

做完这项工作,一节课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

许诗瑞伸了个小幅度懒腰,随手将答题纸叠起来,却忽然愣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意秋色在线阅读第5节

    要说芭拉拉和科尔森的相识还是在半年前的一场慈善晚会上。那个时候芭拉拉的侦探事业才刚刚起步,打扮成端盘服务员的她正在为客户调查他老婆的秘密情人到底是谁时,误打误撞在路过的时候听到一个路人甲的器官们在聊天,聊天的内容当然不是“吃了没?天气怎么样?”之类的废话,而是“过了晚上十点这里面的人全部都会炸飞云云

  • 我的小弟是城隍五零福运女(七)

    大雨倾盆而下,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停过。这座临海城市已经被淹了大半,只有地势较高的郊区依旧完好。清锦山这一片基本上都是别墅,是这座城市出了名的豪宅区。平时虽然都不允许他人上来,但是此时情况特殊,山上挤满了人,道路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救灾帐篷。由于大雨依旧在下,大部分人都躲进了帐篷内,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因

  • 无敌极品召唤师在线阅读第一章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周围就好像发生了十二级地震般疯狂震动,甚至还有一道道惊恐的尖叫声不断响起,让周星头疼的简直要爆炸,同时胃中更是宛如翻江倒海般不断抽搐,一种强烈的晕吐感自心中泛起,难受的让人要死。什么情况?老子不是在睡觉吗?在做梦?怎么感觉这么真实?周星眉头紧皱,缓缓地睁开眼睛。刚睁开眼就是

  • 苏雪夜在线阅读第8章

    “贝拉,查理刚才打电话过来,他今晚不会来了。”李斯特装作如无其事,就是很简单通报一下查理电话内容样子,却成功打断了杰西卡的八卦。贝拉疑惑地看着李斯特:“他去哪里?”尽管陡然跟查理生活在一起会有些不自然,但她很清楚查理是一名警察,而查理不是那种下班之后要去酒吧“喝两杯”的性格,而且福克斯的警察工作并不

  • 全世界都盼她们离婚[穿书]之蓦然回首(9)

    在此期间,四只烈焰虎和包子则是如往常一样,两只烈焰虎和包子跑进小溪抓鱼嘻戏,两只烈焰虎到附近森林里猎捕小动物。中午,小烈焰虎和包子带着易风回到洞穴,虎妈妈和逍遥子也早已在洞口等候,各自拿出抓来的猎物,由逍遥子烧烤。然后大家在一起欢乐的填饱肚子。之后烈焰虎和包子都开始午休,逍遥子则是询问易风今天得到了

  • 房管每天都想喂饱我之贼喊捉贼(求收藏)(4)

    如果说萧然是帝都大学的风云人物,那么楚河就绝对说得上是帝都大学的校草!不论是在哪个方面,都优秀得厉害,任谁都能看出来,楚河的前途绝对是好得令人发指!楚河一出现,韩紫灵心底立刻满是惊喜。楚河现在就已经极其优秀,以后只会更完美,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都不用楚河把她扶起来,她自己就起身向着楚河怀里

  • 推动修真界融入现代社会办法2020年版在线阅读玄术

    “什么是玄术?”我睁大眼睛,不明所以地问道。“你这个土包子,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秦风刚刚塞进一个汤包,含糊不清地说。我心想自己一直都住在云巫山,当然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了,但还是假装好声好气地说:“大哥哥,快点告诉我吧!”这对秦风果然很受用,咽下汤包,“说起玄术,就要从古月楼说起了,古月楼由创立起便以

  • 归乡谣在线阅读阴魂状告李世民(求收藏、求鲜花)

    面前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汉子。面色苍白无血色,身穿一套金色铠甲,手持一对重锤。看年纪并不大,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这便是阴魂?还是大名鼎鼎的李元霸?林修有点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恭喜宿主,成功收降冥司李元霸!】【判官任务启动:案件触发!】耳边再次响起,系统冷漠的提示音。就在任务刚刚启动的时候,只见在门

  • 焦糖奶油爆米花第五章在线阅读

    孩子小,长得快,一天一个样,刘氏在沈氏照顾下出了月子,这孩子也变得白白嫩嫩的,看不出一点刚出生时的皱巴样。这孩子性子好,不闹人,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惹得人将他放在了心肝儿上,有时冲着人一笑,这人就跟喝了蜜似的,暖心得很。汪家给这孩子起名常福,希望这孩子是个有福分的,汪常福就这么长大了,老钟叔头几年去

  • [网王]村哥一点都不渣在线阅读第二节

    “羽落国使臣——觐见——”太监尖细的嗓音回荡在菱风国朝堂之上,坐在龙椅上的阮朝,像是突然来了精神一般地直起了身子,本来微垂的眸子也难得地绽放出光彩。他注视着一身紫色官服的慕容俏缓缓走入大殿,随即慕容俏倒身一拜,道:“微臣慕容俏,参见皇上。”“使臣平身。”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此次慕容俏前来,是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