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幽灵魅影:鬼魅王者之第十章(10)

2022/1/15 8:17:04 作者:幽灵魅影 来源:飞卢小说网
幽灵魅影:鬼魅王者
幽灵魅影:鬼魅王者
作者:幽灵魅影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神界王者,神界女皇,人神两界领者候选人,因为私逃下界,而待罪真正下界锻炼,遇到了他,影却没多看过他一眼,但是他却明白,影就是他找的女孩。两人朝夕相处,影渐渐对他没那么排斥了,但他身边却有了魅。当他们真正在一起了,幽灵魅影却散了,四姐妹分成了两队,面对这种情况影该何去何从?幽灵魅影四姐妹,还能从归于好吗?敬请期待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月明朗不知怎么就激动兴奋了一夜,脸红红的,身上热热的,以至于天亮的时候他困得都没有第一时间化作人形而是直接被月神望舒摘进了月亮神车里带回了月亮神宫。

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他才迷蒙地醒了过来。

小葵就一直守在月亮神宫外左等右等也没等见他出来。

正当叹了口气转身要走的时候月明朗才晕乎乎地出门来。

小葵一看见他就大声喊了句,“明朗哥哥!”

少年应了声,飘逸如风地朝小葵走来,随手糊了一下小葵花的脑袋,笑起来的声音琅琅如玉,“我要去魂引仙君那里一趟,小葵也要去吗?”

压根忘了昨晚说的等天亮了再跟她说去人间干嘛了一事。

小葵花有些神伤,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啊眨,鼓了鼓两腮道:“明朗哥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去人间干嘛了呢?”

“哦~对对对……”少年拍了拍脑门,“瞧我这记性。”又解释道:“我去人间听琴了。”

那可不是嘛~这么多天什么都没干成,竟顾着听人家弹琴了。

“听琴?”小葵觉得惊奇纳罕,“人间还有人能比素女姐姐弹的琴声好听?”

月明朗笑了笑,仿若春风明月,一个人在那回味起来幽篁所奏的琴声,望着遥远的下界,神秘兮兮地道了一句,“各有千秋各有千秋。”

小葵对琴艺不太敢兴趣也就没有再多追问,伸手往怀里一掏,掏出一包新鲜的葵花子来递给少年,欢声道:“明朗哥哥这是我这几天新长出来的葵花子,小太阳问我要了点,这些都是留给你的,呐,给你留着吃。”

小葵把那包葵花子塞到了少年手中,少年看着她,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很快就又收回,朗声道:“谢谢你啊小葵总是会记得给我留葵花子。”

少女不禁羞涩一笑,反手摸了摸被她明朗哥哥轻触过的肩膀,一张圆润娇俏的小脸都不受控制地红了红,她摆摆手,“谢什么呀,只要明朗哥哥你喜欢就好。”

少年拿起手中的那包葵花子,诚然道:“小葵的葵花子又香又脆,我当然喜欢啊。”

不仅他喜欢,就他知道的,王母娘娘也喜欢,还有那小太阳也都喜欢吃小葵的葵花子呢。

他的喜欢就是简简单单的喜欢那香香脆脆的葵花子啊,无关什么风月。

可是小葵花却不以为然,听他那么柔声一说,少女羞答答地还转身跑掉了。

心里又甜蜜又开心。

她的明朗哥哥说他喜欢她的葵花子呢,要知道葵花子可是她身体里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她的果实。

月明朗都没注意到她突然跑掉,他看着那包葵花子,心想着等过了今晚他要把它带去人间让幽篁也尝一尝,让小葵的葵花子声名远扬。

……

魂引仙君住在招魂殿,月明朗唤来了一片棉花云,腾云驾雾去了魂引仙君的宫殿。

平日里魂引仙君大多无事,是个特别清闲的仙君,此刻他正在殿中院内一边焚香煮茶,一边摆弄他的新宠九天仙人球。

那仙人球胖胖的圆圆的,青中带刺汁多鲜美,魂引仙君很是喜欢它,这几日成天抱着它爱不释手。

月明朗轻飘飘地落在招魂殿前,随手轻柔地扬袖要将那朵来时从天空之中唤来的棉花云拂走,可是棉花云却黏着他不肯走,紧紧缠绕在他腿上,无非是犯了花痴,被少年的漂亮容颜给迷住了,天界这群看脸的仙物们。

不仅仙子们看脸喜欢长得俊俏的,连这群沾染了仙气还没化成人形的仙物们也都喜欢好看的。

少年无奈地叹了口气,蹲下身去轻轻拍了拍那朵黏着他不肯走的棉花云,忽然指尖亮起一道月光,弹指一点,棉花云呜呜呜叫着还是被他送去了天空之上,少年又心想等回去的时候还是乘风吧,风归风伯管,是以其下的风物精灵们多是同性的多。

他抬步迈进招魂殿,温朗的声音响起,“魂引仙君在吗?”

魂引仙君正抱着九天仙人球亲吻它身上的刺,闻言含糊问了声,“谁啊?”

“是我。”少年轻声慢步走近,就瞧见魂引仙君在那抱着一盆仙人球亲亲抱抱举高高,魂引仙君哦了声,漫不经心投过去一个眼神,“原来是月亮仙使啊,不知月亮仙使来找本仙君何事?”

月明朗回道:“来向仙君请教一下若有人被怨灵附体,怎样能够不惊动人而把怨灵驱除体外?”

魂引仙君怀抱着他的仙人球转过脸来问:“什么人啊?谁被怨灵附体了?”

“啊?”少年笑笑,摸摸鼻子随口道:“就,我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魂引仙君又问。

“女的。”少年诚不欺人。

“被怨灵附体有几日了,身体可有什么异样?”

“大约十多天了,并没见有什么异样。”少年如实又认真地回道。

魂引仙君嗷嗷点头,“那容易,我借你引魂铃一用,你趁她睡着将引魂铃往她胸前一放再摇摆起来,怨灵就会被勾出体外了。”

说罢,就掏出身上的引魂铃来往少年手里一扔,铃声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来。

少年犹显得有些怀疑,“这铃声那么响,确定不会惊动人吗?”

魂引仙君不以为然,“嗨~能把怨灵勾出来不就行了吗!它响就响呗,难道我这铃声很难听吗?”

“要是不想用还给我就是!”说罢,一手抱着仙人球一手又伸向月明朗索要回引魂铃去。

少年连忙摇摇头,拿着引魂铃的手往回收,嘴上奉承道:“不不不,这铃声宛若天籁之音好听得很。”他知这魂引仙君最喜听人吹捧他的引魂铃了,是以才这么说。

果然就见魂引仙君满意地点点头,一脸十分乐于助人的样,“赶快拿去去帮你那位朋友把怨灵勾出来吧,被怨灵附体时间长了那可不好。”

少年嗯了声,拱手谢过转身要走,谁知这时魂引仙君手上捧的那盆仙人球忽然化作了人形,是一个看上去肉肉胖胖穿着一袭青衣的小仙女,仙人球从魂引仙君的手中跳脱下来,作势就往要走的月明朗身上倒去。

“哎呀!”仙人球小仙女故意叫了声以引起少年的注意。

见她倒过来,少年及时从指尖弹出一道流月之光那道光华横过去将她要倒的身形又扶正。

他动用了仙术,并未以手相扶。

又温声提醒道:“仙子要多小心才是。”

仙人球花痴地望着少年,“哎呀多谢月亮仙使啦!”

少年摇摇头说无妨,转身就赶紧离开了这里。

身后魂引仙君看着他每天一口仙气养育的仙人球目送着远走的少年,笑得一派花枝乱颤,气急败坏地走上前去,二话不说就将人抱起,又是一顿亲亲抱抱举高高。

仙人球唔了一声,用身上的刺扎了一下正激狂亲吻它的魂引仙君,弱弱地道:“仙君你再这样给我吹仙气,我都感觉我要被撑得炸掉了!”

魂引仙君哼了声,忽然问:“是我长得俊还是那月亮仙使长得俊?”

肉肉的仙人球抱着仙君回渡了几口仙气回去,咕哝着道:“当然是仙君俊仙君俊!”

魂引仙君得意地扬了扬眉,“这还差不多。”

……

俗话说得好,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当晚少年依旧如昨日一般化作了一道月光融进了月亮,给人间的黑夜带去光亮。

竹里馆前的琴声准时地遥遥传来,悲伤婉转又动听。

幽篁这两日都是独自一人出门然后再归来,云月楼里的妈妈很是好奇地问她那个天天来接送她的少年怎么这两天不见了。

幽篁摇头说不知道。

那天他只说要回去,却并没有告诉她要回哪里去。

她自然也不会多问,她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哪里有资格去问那么多,走了倒也好。

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他天天接送跟在她身后,难免会引起别人对她的一些闲话,虽然都知道她被将军府的人赶了出来,但毕竟是成过婚的人,还是一个守寡之人。

楼里的妈妈可怜她,见少年之前天天接送她,又看着是个不错的正经公子,人长得也俊俏,还经常为幽篁出头护她护得很!幽篁和他两个人站在一起,在她看来那可真是郎才女貌,看起来般配得很,于是就有心撮合他俩。

劝幽篁说也别再苦苦地为一个死去的人守着了,那少年若有心于她,两人在一起不也挺好,总好过她一个女子孤身一人家里没个男人那可不行,就比如那些累活重活挑水啊劈柴啊日子总还是要过的不是。

幽篁却是谢过楼里的妈妈对她的关心,又说莫要再同她提这个,那个少年看起来比她还要小上几岁的感觉,况且她心中对亡夫还有眷念,怎么可能一时之间就接受一个相识不过才半个月的少年。

这些事少年都是不知道的,楼里的妈妈见幽篁无意,又寻思着等哪天见到那位少年了再和提上几嘴,毕竟这个事还是男方要主动些更好。

两日过去不见少年踪迹,幽篁一度以为这半个月里他终于是耗尽了对她的热情,一走了之,天大地大,天涯路远,他终将也像之前那些追逐过她的人一般,成为了她生命中的过客,也许今生都不会再见。

却不成想,少年走后的第三日清晨,她一如往常地抱琴出门去云月楼,关上竹里馆的房门,再轻掩门前小院的篱笆门,穿过门前那片竹林,在竹林的尽头,江水的岸边,她又看见了那个穿着一身月白长衫,如清风明月一般俊逸的少年。

他正向她招着手,日光正好,有微风轻拂,拂起他额前的碎发,少年温柔明朗的笑声随风飘进了她的心间,让她有一瞬的恍惚。

她不自觉停下了脚步,望向对面的少年。

她听见他在叫她,带着一丝欢快和迫不及待,“幽篁,我回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咸鱼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两只能变化形状的能量体猫,薛鱼百感交集,原来一直以为能量体,只是人们的想象,可是现在两只猫,便活生生的在眼前。他们如果想要变成猫,只要快速吸附空气中相应的原子分子,便能做到。在不想变成猫的情况下,他们便以能量波的形式,依附在薛鱼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薛鱼想摆脱他们,也摆脱不了的原因。科技迷薛鱼,其实

  • 汉广陵在线阅读傅家有女(1)

    大厅里一直静默得落针可闻,傅沛颤抖着手终于放下了那盏茶,茶杯上方最后一缕白雾也消散无踪了。“也罢也罢,看来我还是太纵容你了,今晚你便到列祖列宗面前去悔过吧。”“爹爹,妹妹身子骨弱,您看是不是能……”傅家二哥傅励到底心疼自己的亲妹妹,然而不等他话说完,就猝不及防遇上了父亲凌厉的眼神,瞬间就噤了声。都说

  • 辞花录在线阅读大佬(1)

    [有一种恋爱,还没开始就失去了,我以为你具备了所有男人的优点,却忘了男人终究是男人,该有的通病你一样没少。]快赶到发布会现场的时候,突然变了天,刚才还夕阳无限好,这会儿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苏糯趴在车窗边,满脸羞愤,那个日记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这个男人竟然还在念念有词。霍少琛戳了一下苏糯后脑勺,满脸

  • (黑塔利亚)圣了个母之第三章

    沈梨妈妈从少年宫出来的时候,沈梨早已经解决完第一根小布丁。小姑娘坐在少年宫门洞阴凉的长椅上,够不到地面的两条腿晃啊晃,手上拎着的口袋也晃啊晃。不像往常那样,有种满脑袋鬼主意、过于独立不够亲近的假乖巧,反而在实打实的在高兴。沈梨妈妈招呼了女儿一声,等小姑娘从长椅上跳下来,走到自己面前后,才问:“怎么买

  • 天门八将机器人MI芯

    我那你怎么认识的她?她可是我们那的名人啊,我清楚记得那是在我们高一期中考试过后那几天,听说有个高二的给任义送花,还挡在教室外面不走,刚开始任义没说他,直接说她想吃食堂的小笼包,然后了,然后那哥们就把任义带到了食堂,趁着那哥们卖包子,任义从后门冲进厨房,夺了食堂师傅的菜刀,出来就说,你再纠缠我,我就砍

  • 重生之最强童星之仙界碎片(10)

    传过那道门,在玄源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世界在湮灭的边缘,踏出来,一片绿色的森林,他们正在一座高山上,后面是片黑色的门。“玄兄,我们还有师门的任务,先失陪了。”陈令腾对玄源说话,但是看见玄源心不在焉,也不打扰他,带着欧阳宇建走了。其他人也见玄源没反应,各自的走了,就留下林若璃在这里,林若

  • 总裁大人的甜蜜宝贝名为希望

    “你醒了?”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传入耳中,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双眼充满迷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袍带着一副有着两个角的面具就像是一个恶鬼一般从上俯视着少年,少年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眼睛突然睁大脸也开始涨红充眼里满了不解“别动气,你现在从脑袋以下所有的经骨都断了,甚至连头骨都已经有些开裂了说

  • 特工与豪门之公主逃婚(9)

    严孜青一早上都在想要如何找个借口去见见徐天姣的父亲,为了提亲的事试探下口风,一直想不到好办法。这是还没有到饭点,面馆人不多,而陈家父女也不敢真的拿他俩当伙计,只有在面馆特别忙的时候他俩才帮帮忙,平常根本不要他们做任何事,所以他俩闲的发慌。袁猛看到严孜青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试探问道“大哥,你留

  • 二次元的创造主宰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容复缓缓说道“故事的背景是北魏时期杨炫之所著《洛阳伽蓝记》中描述的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之李二太尴尬了

    李世民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临走前将程咬金的院子里的地瓜们全部挖了回去,让程咬金欲哭无泪,本以为剩余的地瓜自己能吃个够呢。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观音婢,你们猜猜朕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回到了皇宫,李二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太极宫的立政殿内!“陛下,发生什么喜事了,今日怎么如此的高兴。”看见李二难得一见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