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豪龙天纵之酒中含忧(3)

2022/1/15 7:48:09 作者:青衣陆逊 来源:17K小说网
都市之豪龙天纵
都市之豪龙天纵
作者:青衣陆逊来源:17K小说网
(NO.3,众界系列的第三部。)龙之古皇,号令沉浮。轮回千载,终踏归途。碧棂化形,不离不弃;风眼灵戒,自划一空。回天图卷,掌我龙族;龙脊斩皇,誓裂青天。逆天之恋,荡气回肠;称吾峣尊,苍龙不朽。一名普通的高中学生,意外踏上了修真的路途,他屡经磨难,与非洲巫师、东海群妖、上界仙人、美洲异能者接连激战,最终飞升仙界,更是惹出惊天风波,被四海龙王追杀。他就是一个危险吸引磁铁,能够将一切的风波、一切的危机都吸收而来。【求支持!收藏神马的通通来吧!!!】【本人扣扣群:58700684。】

二人复又坐下,开始频频从铜缶中往角器中倒酒。角器原是改良自商代爵器,往往广口如喇叭、瓶身、三足,一般为士族所用。

春秋初年,士大夫家里的酒器往往是盉,以及罍(异体字,通缶),均为青铜制。

其中盉跟后世的水壶差不多。圆腹带盖,前有尖流,下有三足或四足,召府中多为三足。周代青铜工艺发达,尖流往往被做成鸟头或兽头状。

而缶要大得不少,同样承于商代。其状正像酒坛,敛口,腹广且深,肩两侧有双耳,以用手提起。

商代时缶全身雕满纹饰,往往有龙纹,饕餮纹,蕉叶纹等。其胎体厚重,花纹繁缛,显得深邃神秘,凝重大方。

周代崇尚内敛,不似商代礼器那么豪放,纹饰减了不少。饶是如此,召忽每每喝酒时,看着仍然啧啧赞叹称奇。

召忽笑道:“前日对饮,我不敌于师傅,来来,今天我们再试试。”

祝似熊笑道:“拼酒原是拼身体素质和内劲。身体素质你是很棒的,但我少时有幸得尊师授业,修习本门功法已有十余年了。这一方面,你恐怕暂时不是对手。”

他顿了一顿,又道:“但你生性缓和又不骄不躁,习武稳扎稳打,不像我喜事好胜,其实更符合本门要旨。”

召忽哈哈一笑,说道:“师傅可别这么说,其实我喜欢和你喝酒,是因为钦慕你的人品和气度;小子或许稳妥有余,要说豪迈,那是大大的不如了。”

他一面说一面单手提起大缶斟满了酒,觥筹交错间,不知不觉已各喝了三十馀杯,春秋时代的醪酒度数很低,虽稍有后劲,二人也只是面不改色,略有酒意而已。

两人兴致渐浓,祝似熊笑道:“说实话,以前都是从军,最后一次想想都好多年前了,你什么感觉?”

召忽笑道:“感觉嘛……挺兴奋的,正好试试武功和兵法。可是行军打仗不比儿戏,战术上还是得重视。

这两天应该会有前线情报传回,根据不同的情况得采取不同的策略……

谁叫阿父不在呢,我们不能坐等敌人发展,得主动出击。”

祝似熊抚掌举角,道:“说得好,我就喜欢你这种积极,又考虑周详的做事态度!来,预祝我们驰骋疆场,杀光那些通敌叛军!”

二人顿时热血沸腾,又干得数十杯,那几台铜缶中酒也差不多了,便又让三名仆役拿走空缶,再盛满了提上堂。仆役进得堂中,见短短时间几台缶中均空空如也,忍不住纷纷咋舌,相顾愕然。

至此二人已喝了四十多杯,那角器容量不小,后劲发来,召忽已经有些眩晕。他见祝似熊也面红耳赤,眉目间却隐隐有些忧色,忍不住问道:“师傅频频蹙眉,可是有心事?可否告知小子,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祝似熊默然不语好一会,又呷了两口酒,道:“恩……近日有……有强敌……寻来,但……”

召忽道:“便是再强的敌人又怎样?我师徒二人还拿不下他了?又或者,我葵丘还有公族军,我随便调出数百人,便是武功盖世之人,来了也只保管他束手就擒。只要你没事就好!”

祝似熊拱手称谢,道:“小君子如此厚待祝某,我很承你的情。其实这也不算多大的强敌,祝某自可料理了他。这人不是主要问题……主要是……哎……”

说完又连连摇头,言下之意,是说给你听了也没用。

召忽和他相处数年,二人向来是无事不可言,此时见他数次嗫嚅,显然是有难处。

只见他抬起了头,脸色蓦地舒展,道:“嗨!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也不想你为我担心。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说与你听。

现下这明月美酒,可不能辜负啊。来来,我们继续喝!”说完端起铜角,与召忽隔空相碰,一饮而尽。

这时侍女夏已吃完了饭近得前来服侍,召忽见他心里终不免挂怀着那事,此时已大有薰薰之态。二人又饮得数十杯,召忽也觉头脑不清,见祝似熊已东倒西歪,无法坐直,便叫夏携着自己之手,而自己搀扶着祝似熊起身,三人往侧门内院走去。

出得大堂,踏上走廊,好不容易将他扶到内院正东的东厢房门口,推开门,召忽轻声道:“师傅,到房外了,今晚你就在这睡吧。”

按周制划分,祝似熊的住所在国人聚居的“里”区,召忽已派了仆役去通报他的家人。有时二人喝得晚了,他偶尔也在召府歇息。

祝似熊醉眼乜斜,指着屋内说道:“这……这不……不是我家,我家房中哪有这般大的?你们……你们把我带到哪里来了?”

两人好容易哄着他,将他扶上床躺下,夏又为他除了鞋袜,盖好被子,两人轻带房门,立于内院天井之中。

繁星满天,晚风拂面,召忽顿觉清醒了不少,见北边正房中窗里透着光,织布机的“哐”“哐”声隐隐传来,想是葵襄还在制衣,顾谓小夏道:“此时……已是亥时过半了吧?”

夏点了点头,奇道:“小君子和祝师傅往日饮酒,常常是夤夜方休,今日为何这么早他就喝醉了?”

召忽摇了摇头,又回头看了看祝似熊睡下的东厢房,并未作答。又轻声问道:“前几日你说,这东首大房一直是为我备着的?”

夏点头,又指着对面走廊正中大房说道:“那边同样的厢房就是你姊姊的居室,只不过要小一些,她嫁人后搬去了历下。小君子性格和别人不同,一般大户人家的嫡子都是住这东首的大厢房,小君子偏偏喜欢那挨着宗主妇的最里一间耳房。

你八岁的时候我才刚来不久,那天除夕夜,你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我在旁侍奉。宗主笑着说:‘忽儿,你都这般大了,年后可以去东厢房住了。’

你嘟着嘴说道:‘我不去!我不去!我便要紧挨着阿爹阿媪住!’宗主宗妇没办法,就一直由着你,直到现在。”

召忽哈哈一笑,道:“难为你记得这么清楚!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明日还得准备出征事宜。”

夏打来热水,为他擦了脸,除掉鞋履、衣服,转身出了房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神的游戏之逃离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再次睁开眼时,夏玉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身旁的一切。粉色纱缦装饰的檀木雕花大床,华美精致的双阁玉屏风、及人高的特制清晰琉璃镜……甚至于还有那满室淡淡兰花的幽香,这一切的一切熟悉得让她瞬间心如刀割。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她未出嫁时住了整整十六年的闺房,这里的每样

  • 我的师父是武林高手第九章在线阅读

    “颜颜,你想什么时候搬过来?”姜璟言开口温言问顾颜。顾颜脱口而出:“明天吧。”顾颜说完,姜璟言的唇角似乎勾了勾。姜老太太不由莞尔。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很久没有见姜璟言笑了,今天自家孙子露出的笑容有点多。顾颜完全是下意识的说完,她甚至现在就想在姜璟言的身边,不想离开。说完之后,顾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将

  • 我用微波炉锤爆仙帝之第四章(4)

    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起床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本来想出门打听打听,但是又怕被人打击报复,索性在家多待几天,避避风头,就这样,又在家待了几天。这天早上,还在床上睡懒觉,就听外边有人敲门说他们是公安局的,需要我和他们去局里一趟。我起床透过门缝看到确实是警察同志,就让他们稍微等等,我刷了个牙,穿上衣服

  • 一梦成仙之星之碎片(10)

    话音刚落,身旁伸过来一支中性笔轻轻地敲在迟轻轻柔软的头发上,沈嘉许收回白皙的胳膊,胳膊搁在桌子上,拧眉看她,“玩心收一收。”她低下头乖乖地说,“哦。”向恺歌纳闷地嘟囔一句,“真是一物降一物。”解决完数学题之后,迟轻轻回头用笔盖戳了一下向恺歌的呆毛,“运动会表格填好了吗?还差几个人?”“女子400米没

  • [海贼王]叫我海神大人!之温暖

    “为什么……”林夕抹了把眼泪,声音还有点沙哑,“为什么选择我?”说这话的时候林夕已经有了猜测,是不是她的“超能力”暴露了。西德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因为你值得。”林夕虽感动得又一把眼泪,但显然不信。西德妮也知道这个“心灵鸡汤”太过牵强,叹了口气,与她的形象有些不符:“这个你之后会知

  • 不逝荣耀正义之剑第七章

    无相寺的无名浮尸案在菰城传得沸沸扬扬,几天后又传出了新消息,听说凶手已经被抓到了。也是那凶手不走运,好巧不巧,尸体被发现那日菰城知府也在无相寺,知道放生池发现浮尸后就亲自赶去了现场。正当周围的人还在纷纷猜测是自杀还是谋杀时,他已经发现了数个疑点,当场就判断出是谋杀,最后根据线索剥茧抽丝,没几天就抓到

  • 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恰在这时,琵笆乐声骤停。从楼中三尺台上渐渐传来泠泠醉音,琴声悠悠,曲调流转如柔美少女轻抚耳面,让人心生荡漾。清冷美人歌声一转,细细唱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莫忘尘听得如痴如醉,不禁娓娓道:“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琴音……就算是万妖宫的妖曲……我……嗯??师姐?”莫忘尘大骇,只见在他面

  • 修仙:从贪玩蓝月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孔芷喊完了这嗓子,仿佛才意识到不对似的,赶忙的压低了声音,抱着文件小跑到她面前,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不舒服就请假吧。不就是扣一天的工资嘛,没必要要钱不要命啊。”真是她的好姐妹啊,好人坏人自己全都做了,她也不嫌累。“安安,你来。”孔芷拉住了顾安安,将她拉到了茶水间,问道,“安安,你欠的

  • 诺温之歌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和亚瑟还有塞穆尔在营帐内讨论战术,纳西莎由于受伤的缘故,所以他没有叫醒她。卢修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不如我们从侧面包围怎么样?”塞穆尔看着他们说。“不行,太危险了,而且我们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卢修斯一脸严肃。“那绕过山,从后面偷袭怎么样?”亚瑟说。“会不会太耗费体力?”塞穆尔问。“不会,我

  • 抓个情敌当道侣在线阅读第2节

    晚上十点,整栋港黑大楼都没有几盏亮着的灯时,中也大人的办公室终于打开门,他打着哈欠,走出来。“走吧,秦。”我起身,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与工作时长相呼应,年纪轻轻的中也大人,作为中层干部,如今家资颇丰。买得起名牌重机车、跑车,听说最近还开始喜欢收藏贵得吓人的有年份的红酒,俨然是个有钱有品的少年。我内心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