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亲爱的你真有才之原来皆空寂

2022/1/15 14:06:59 作者:梦飞西北 来源:红袖添香
亲爱的你真有才
亲爱的你真有才
作者:梦飞西北来源:红袖添香
如果我爱你,你一定会知道,哪怕我不言不语,我的心跳,我的肢体,以及我的眼睛,都会向你表白,我不会不言不语,它一定会忍不住告诉你,在得知我爱你的那一刻,它会连一秒都不想等待,它一定会比肢体更快的表达爱意,如果我爱你,你便是天上的仙子下了凡间,你的美丽会让我痴迷,一天又一天,一次又一次,永远又永远,如果我爱你,我的生活,我的诗,我的未来,我的梦里,一定一定,充斥了你的样子,如果我爱你,我的尊严,我的人格,我的理想,我的坚持,都将会无比的脆弱,朽木般不堪一击,如果我爱你,我的庸俗会变得雅致,一草一木,

客房摆设平平,也不很大,想必还是能让他们余出买马的钱的。

沉霖在房中绕了一圈,方对林濂睿说道:“你先出去一下罢,我想沐浴一番,在林中呆了一日也未曾洗漱,腻得难受。”

他点了点头便出去了,还顺便吩咐店家给她准备了热水。

关上窗后,她便脱下了衣裙。虽是深秋时节,然在林中走了一日,身上也多有不干爽之感了。她痛痛快快地跳进了水桶里,水温热适中,她舒心地长叹了一声,许久不曾这般释然了。

不过一日,她已疲惫不堪,泡在热水里,身体虽倦怠不堪,脑子却迅速地运作起来。她闭目养神,对昨夜事一一抽绎。

这场火来得好不寻常,若是林濂睿的仇家所为,何必伤及无辜?毕竟隐村地处两国交界处,几十年前还是朝廷专指建立的。若有何闪失,必惊动京师,反而败露了他们的形迹。若是生怕村民知其一二,走漏了风声,似乎也担心得太过了。这穷乡僻壤里,山高皇帝远的,离镇上尚有几日脚程,况乎京师?更不思议的是,他们最该杀了林濂睿,却让他活了下来,既能灭一村的口,何不专于杀他一人?

她反复琢磨,也想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睁开眼怔怔地望着房顶,木椽纵横,仿佛一张天罗地网,将许多人都牵扯了进来。渐渐地,当中浮现林濂睿的身影,浮现他那双沉默的瞳仁。许久不曾说话了,再开口,他也有些缄默。那双眼睛背后,藏得太过深沉,她还看不透。

他是怎么来隐村的呢?她又闭上了眼,无意想起了这个问题。六年前,不偏不巧,他就正好来到了隐村这个几十年不曾有新人入住的地方。她一度以为这是一种微妙的缘分,而眼下看来,这何尝不是冥冥中的一场安排?那么,背后的这双手,是上天的,还是……?

还是他的?

她猛地睁开眼,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连他也在说谎,她还能信谁?用水拍了拍脑袋,她拂去颈间涔涔冷汗,低微地喘息着。不会是这样,不会是这样的……她安慰着自己,只是悸动的心扉如何也静不下来。那时的她根本不敢想,这一场灭顶之灾因她而起,也不因她而起。

拭干了身上的水,穿好了衣服,她方走出门,想劝他也洗洗罢。门外却是空无一人,他不知何时已不在了。

她立时呆住了,仿佛自己被丢在了异乡的客栈里,身边只有一间可供住一夜的客房。而方才诸多的疑问,更于此时如火山喷涌,炽烈地烧灼着她的心。

却此际,他蓦然出现了,自楼梯徐徐而上,向她走来。见她怔着,他便抚了抚她尚潮湿的长发,柔声问道:“怎么了?”

她却才几乎要窒息了,只是于他问话后的一瞬,恢复了平静,淡然道一句:“没什么,我洗完了,你也洗一下罢。今后舟车劳顿,不知何时才能再好好休憩。我下去走走,这大漠里连风也比不上隐村的清,闷死人了。”言罢,便与他擦肩而过。

她才走出两步,便听得他于身后轻言:“安心走走罢,我会一直在。”她的脚步乍一顿,旋即笔直地向前走去,并不回顾。

他立于原地看了她许久,直至连她的发梢也看不到了,目光方彻底黯下来,蹙眉低叹了一声,入房去了。

她其实并不曾走远,不过是立于客栈道边,惟愿一人静思。

秋日夜易低,四天皆昏翳。往来无声息,风过未留迹。行者漠漠,仿佛谁和谁也无关联。原空城啊,原空城,原本就是这般空寂,连她的心绪亦随之低哀。她一仰首,便可见楼道尽处的那间客房。门房紧闭,恐怕连房中人之心也不曾真正敞开过呵。

“姑娘看什么呢?”她正沉思,被身后蓦地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回头,原是那小二哥正笑吟吟地唤自己。

许是在异国看见这么个热情的夏凉人,便不由得心生亲切罢,她也是笑着回他:“随便看看而已,并不专登看什么。”

“这样啊。确实这个时节来原空城的人也不多,早春时还有些来看青山绿水的,如今草枯了,花也谢了,原空城也冷了起来。”小二见她态度和善,便又搭了一句。

“小二哥是怎么来羌羯的呢?异国行事处处难罢。”她也是随意问了一句。

“随掌柜来的,当时只道是原空城多人来游啊,开间夏凉风味的客栈,定能赚个满盆。哪知这地儿也就春夏多些人,还是些寡言少语的家伙。来也来了,没办法。真不知掌柜的当初听谁说的,叫人诓了不说,还嘴硬着不信,也不知是什么老交情。”一说到这话,小二便满口怨言,浓眉也拧得甚紧。

“这么明显还不信,是很老的交情了呵……”她喃喃道,任小二在一旁嘟囔,也不答话了。

天更暗了些,黑夜彻底降临了,日落而息,街上亦渐冷清,她这才回房去。房门开时,她看见屋内一切都收拾好了,他似是在窗边坐了许久。她也朝窗口瞥了一眼,方觉原来从这儿可以看到她适才所站处,不觉心下一紧——他竟是一直在看着自己。

见她回来了,他便微微一笑,问道:“可是累了?”有风自窗枢入,撩起他鬓边墨发,正好点缀他的淡淡笑意。

“是……是有些累了罢。”她蓦地有些心虚,生怕他看出了自己那点腹诽。

他依旧是笑着,不知是未曾看穿,还是并不介怀。“那你睡罢,我不睡了,出去走走。”他起身说道,灯火氤氲,他更缥缈。

“不睡?明日还要赶去飔风城,你哪来的精神?况乎……”她的调子蓦然高了起来,似是母亲在数落孩子的不是。

“你不是正担心同我共处一室吗?”他笑着道,她立时收了声。“对方不知是否跟来了,若是连我也睡着了,岂不太大意了?我只在客栈附近走走,不会离得太远。至于明日赶路,这点小事尚难不倒我,你且安心。”他点破了她未说完的话。

她似还有些犹豫,他便笑着走到她身旁,拍了拍她的肩,附于她耳边低吟了一句:“况乎有你在身边,我才更睡不着呢。”

尚未等到她有所反应,他便整袖出门了。及至她回味出他话中话,方面浮疑红,无端端又为他所戏耍了一回。昨夜是太疲惫了,方未觉两人靠得这么近有何不妥。今日有暇思虑,才觉似乎太过狎昵了。

她睡下后,一直睡得不很好。她睡得很浅,常年以来的习惯令她的睡眠质量不太乐观,有时会处于一种半眠半醒的状态。正如此时,她感到耳边有轻微的呵气声,眼前却还是朦朦胧胧的黑暗,再过了一会儿,便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林晨……幽怨的女声不约而来,让本便睡得不好的她更是辗转反侧。

林晨……她定下神来不去理会。

晨儿……登时,她猛地睁开了眼睛,苦笑了一下,自知今宵定是再难入眠了。

于是她索性起身,穿戴整齐后步向了窗边。风动窗纱,风起衣袂,好一阵清凉,她才觉痛快些。

今宵有月天悬,却是轻云蔽月,一如眼下疑云密布,真相不可知会。

她前望,是寂城无边,空山连远天,连寒鸦也无半只,秋夜如死。复垂首,惊见他正憩于客栈门下,眸半掩,眉双敛,抱袖而坐,似一只孤守的雪鹤。

他许是很累了,警觉度也有所下降,并未意识到她正看着自己。

月亮不知何时探出头来了,照亮了整个天穹。层层墨云难掩如水月华,原空城便于月光的轻拂下安然入睡,发出微微酣息。秋风此时也格外亲和,去了往日的萧瑟悲凉,换上似水柔情,缕缕吹入她心底,连她的目光也洗练得温柔。

多少年了,他来时的那个夜晚亦如是宁静,却不曾想现如今已然面目全非了。更有一夜,她看见了一黑一白的两名少年,只是那之后再未谋面。

那两名少年?她几要惊呼。他们出现无端,定不会是偶然。若他们也是林濂睿的仇家,何以时隔近六年才动手?若非然,那他们到底是……

有风乍起,几乎掀翻她披肩的长发,也带起一阵铃叮。她往下望去,他也是时抬头,那瞬目光相触,连月华也未及这般轻柔。对望罢,她方知那阵铃声是自他身上传来的,再细想,竟是她前些年赠他的,不想他竟还戴着。若非一直别于带间,怎会半夜逃出也带在身上?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一字。他似在等她的话,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唇边只缓缓扬起了残月。不知言何时,微笑便可。

正此际,他蓦然站了起来,纵身一跃。她才惊呼,尚未及退开,他已半立于窗框,含笑看她,问道:“怎地不好生歇着?”

她摇了摇头,说道:“睡不着。”

他似是思忖了片刻,旋即莞尔:“原来睡不着的不止是我一人啊。”

她立时了悟了他话中意,不想屡屡被他捉弄,仰首笑道:“是睡不着,可为的不是你那点原因,我可是在想今后当如何呢。”

“你那且说说我是因着哪点原因睡不着了?”他跳下了窗框,站在她面前,笑意连连道。

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是哑口无言了,末了只好酸溜溜道:“说不过你这无赖!”

他朗声笑了起来,旋即竟拦腰抱起她,向房外飞去。她一惊呼,猎猎秋风便灌入她口中。她听得他在耳畔低喃了一句:“那我便索性再无赖些。”

再落地时他们已立于客栈之上了。正如小二所言,掌柜的起初是真要做一番大买卖的,客栈建得颇高,天顶上是平台,还晾着浆洗的被子。风高月低垂,她一回头便能看到一轮残月正梳妆。月如秋水水如天,他为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墨发上浮着一层月华,流光溢彩,一如他唇边浅笑,蓝紫相带的衣袍亦幽如子夜,深不可测。

两人肩并肩而坐,看着月光流转,任时光流逝,一如树林中的谧夜,时间于此刻凝固,仿佛转瞬即是永恒。

“倘若来原空城不是逃难,而是游玩,那该多好。”她望月淡然道,并不看他。

“昨日去者不可改,应愿明年若能再来,可为游山观水而来。”他碾着地上的夜华说道。

“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呢?”两人静了一会儿,她又蓦然问道。

他指下登时一僵,罢了拂拂指间稀露,望着她肃然道:“何出此言?”

她亦回望他,眉目里嵌了疏朗月色,掩去了她骤起的锋利。她曼声道:“隐村何偏僻,山围水绕,你如何能入得来?若是只来了便罢了,还掀起了这场腥风血雨,能说是无事不巧合吗?”

他轻吐了一口气,微偏了偏头,似有些自嘲地笑道:“你不信我。”

“问问你自己,说的可是真话。”她忽拧眉冷声说道,更寒于夜半露华。

他再度看向她,一字一顿道:“我以为你是明白我的心意的。”

她亦不回避他的目光,反而更加笃然,说道:“漂亮话谁都会说,我要的只是实情。”言罢,她蓦然莞尔,说道:“我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真相再痛,也比饮鸩止渴,耽于虚幻来得好。”

他不禁失笑,摇了摇头,抚过她的长发,似是自言自语道:“真傻,何必多问呢?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只要按着我的意思走下去,什么也不会失去……”

她刚想再问他是何意思,他却倏地站起了身,望望身后残月,喃喃道:“等着看罢,这一切终会如月光朗,你会明白的。”言罢,又是不打招呼便拦腰抱起她,向客房的窗户飞去。

这次她未惊呼,只是在他的怀中陷入了沉思。

回到房间后,他放下了她,木然说了一句:“你好生休息罢。”便离去了,留下同是木然的她。那夜,她再无心入睡,反复思忖着他莫名的话语,却也无从解释。

翌日,她略带疲惫地下了楼,发现他早坐于偏角的一个位置,独自斟着薄茶。

小二见着她,未看清她的面色,犹殷切问道:“姑娘昨夜里睡得可好?”

她想想自己睡得不好,与人家的房间没甚关系,便笑答:“房间不错,睡得也好。”

“咦?那姑娘脸色怎有些倦怠呢?”她又走近了些,小二看清了她不甚佳的脸色,疑问道。

“约是有所思罢。”她淡然道。

小二却是豁然开朗,说道:“是同那位公子闹别扭了罢?”顺着小二手指的方向看去,她看见他也正望她。“昨夜里我就在正堂里睡,今早天未亮,他便唤我伺候。我说这天还未亮呢,客栈不开门,让他过些时辰再来。他却硬要我给他备酒,摸了摸钱袋罢,又改口说来几壶最次的茶。拗不过他,我只好熬夜给他煎了白水煮茶,可是困死我了。”小二颇有怨言道。

“那真是劳烦小二哥了,我代他向你赔个不是。”她对小二说道,目光却不曾离开他。

小二似是受宠若惊般,摸头憨笑道:“姑娘这什么话,我们开门做生意的,客官要什么,我们哪能说个不字呢?姑娘真是太客气了。”

她笑了笑,不再搭话,向他走去了。“你昨夜要喝酒?”她犹是坐于他对面,挑眉问道。

他刚酌了一口茶,抬眼回她:“是小二多嘴了。”

她挑了挑嘴角笑道:“倒是也知囊中羞涩,喝不起。”

他这才笑了笑,说道:“连你也看不起我了?”

“不敢,不敢,前路还多有赖。”她也是戏谑道。

“你呀,是凤凰,谁也不赖。”他呷了一口茶,徐徐说道,如不知热了几回的茶水里腾起的水雾。

她正莫名,小二却是端上了早点。她看了看小二,小二笑道:“是这位公子点的,说是您一来就端上。”放下了饮食,小二便退开了。

她搅了搅那碗没甚油水的粥,笑道:“果是落魄,连肉星子也不见半点。”

“你不就喜欢这些个清俭的么?”他且饮且道。

她吃了一口,咽下后道:“你倒是把我的脾性摸得通透。”

他只是笑了笑,不予置评。

“你不吃些?”用罢早餐,她这才想起问道。

“喝的这几斤贱茶可是饱得快走不动了,哪需什么早餐?再说你喝的这粥,稀得可不似我这茶?走罢,赶早去飔风城,马我也买好了。”他饮下最后一口,咧了咧嘴角道。

她刚想说还是吃一点罢,粥虽少米,到底果腹,茶可是愈喝愈饿,这路尚不知要走多久呢。然一念起他前后支吾言语,她胸中一气,也懒管他饱与不饱了。

清早的街上车如流水马如龙,往来还是那般漠然。他牵过马,扶她上去后,自己也是一个纵身上了马。秋风射眼,她才一抬头想望望那西北的飔风城,便涩得几欲落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莞城青春在线阅读第十章

    酒足饭饱,送走两兄弟后,明溪崩溃地抱着自己三个月大的孕肚瘫倒在傅晋洲的办公室内。“傅总,我和你打个商量行不行?”闻言,傅晋洲放下手中的笔,静静地看向明溪。“下回儿咱们别约饭了,即使不得不吃,也麻烦您千万别再给我夹菜了。”明溪话音刚落,傅晋洲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大小也算个明星不

  • 铁王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第2章

    断肢大抵断了有些时日了,创面看起来是愈合过,又被磨破,在这种医疗不完备的年代里,截肢能不能活,感觉全亏这位将军福大命大,等待文鸿山逐渐习惯了那种失去感,他才拿起了榻边的一只简陋的假肢。这大概是比较原始的假肢的模样,不过是一段木头由手艺人刻成脚的形状,脚踝处倒是做了一个类似木偶那样的关节,但动起来很生

  • 变身之最强娱乐女神第7章在线阅读

    成功的抠出曾小贤后,林健才终于体会到了一菲的战斗力。默默的看了一眼瞬间满血复活的曾小贤,林健第一次意识到了上帝是公平的,给了曾老师猥琐的外表和气质外,还给了他惊人的血量,成功的避免了他早晚被人打死的悲剧。一菲看了眼躲在3602门后面的曾小贤,没管他,按下电梯带着林健三人准备离开了。展博看着可怜兮兮的

  • 青春去哪了搭讪失败【新书求收藏】

    “那……那你喝吧!”蔡敏敏盯着刚刚送出去的水,心里那个恨啊!请学长吃饭顺便要个联系方式,不比送水这种一次性的搭讪方式来的香吗?叶舟没注意到蔡敏敏的脸色,他刚说完话正觉得口渴了,于是把瓶盖拧开,想喝口水。蔡敏敏看到这一幕,忽然就想到了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段子,脑子一抽开口道:“你喝了我的水就是我的人

  • 我的忠犬,我做主!第八章在线阅读

    “蝉鸣?”唐庄早在进入金陵城时就已经除下蒙面换了衣服,此时正坐在逸然堂里一边喝着茶一边从怀里掏出那册刚的手的蓝色线装书。那本书第一页写着一行毛笔小字:蝉鸣(残页):内功,盛夏鸣蝉,伏于盛木,灼灼振翅,恍惚视听。(内力恢复速度+6%,气海上限300,施展时有1%几率干扰对方命中。)(完整功法不可见)“

  • 听说我被套路了[娱乐圈]在线阅读第10节

    【这一章主要描述目前主角所在大陆的修行境界和体系划分,大陆势力等,只喜欢看情节而不喜欢境界的大佬可以跳过】亚大陆,曾是一片浩瀚的大陆,那时叫做玄界,大陆浩瀚无边,创世神创世之后,大陆各族林立,妖族修行呼吸之间就能缎体,缎体之后,亦有凝气,化丹,练魂,化神,合道,创世。一曰缎体境:引起入体,呼吸之间就

  • 深渊之中在线阅读第七章

    似乎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顾念儿在确定厨房早已干净整洁时,心中充满了困惑。要知道,在她初来厨房时,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而只隔了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这里竟然空无一人,就连残羹剩饭也觅不到,这可愁坏了她。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口突然路过了一个人影。顾念儿立刻转过了头,叫住了她:“站住!”女子转过了头:

  • 轮回彼境在线阅读第9章

    “亲爱的各位同志,你们猜猜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令叶天没有想到的是,几个女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依旧呆呆的坐在石块上按照叶天的要求修剪着木枝。就连一向落落大方的刘梦也显得百无聊赖,只是抬头嗯了两声。“怎么了?你们是被哪个男鬼勾去了魂魄啊?”但即使叶天满脸的调笑,女人们也只是有气无力的敷衍着。“无

  • [综英美]我为自己续1秒在线阅读第六章

    秦初弦慢慢地睁开眼睛,便见清冷的太阳透过密密麻麻的青藤,晃着她的眼睛。周围氲氤着一层寒冷的雾气,冰冷彻骨。她咬紧牙关,坐起身,身下的青藤发着咯吱咯吱的声音。这里是悬崖中间,青藤密布如织,以前她经常跟伙伴们来这掏鸟蛋。没想到这丛青藤救了她和嵇苍的命。回了会神后,她环顾周围,轻声喊:“小苍。”话一出口,

  • 锦瑟陌瑶第10章在线阅读

    “主人,有人靠近,要不要躲一下?”“不用,这本来就是我家,我又不是来做坏事的,你想让我躲什么?”“哦,可是主人,那你为什么还要关灯呢?”(憋笑)“额,我要睡觉了不行么?”“行,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没有忍住。”叮铃铃~~~“老李头,你按门铃干什么?你是怕里面的人不知道我们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