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道师伏魔在线阅读第10节

2022/1/15 12:36:47 作者:庭院听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道师伏魔
道师伏魔
作者:庭院听雨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科技与怪力共存的世界,这是一个鬼、灵、妖、三兽与道师的世界,这是一个现代背景下有人能凭一己之力搬山移海的世界,在这里有着科技与怪力的碰撞,有着可挽狂澜于即倒的……

徐择明亮的桃花眼直视杨延,大概是火锅店里温度比外面高点,徐择虽然没喝酒,不过一张脸泛着层薄红,而眼尾更是像染了抹脂红一样。

那抹脂红无端散发着蛊惑力,蛊惑着杨延,让杨延心头一瞬就燥了起来。

只是随后杨延脸色更差了,因为他一想到刚刚徐择就是用这样一张勾人心魂的脸和那名女生说笑,胸口那股怒火燃烧得更旺。

眼看着杨延一副好像随时又要暴怒的样子,徐择心里叹口气,一个月五十万,还有九百五十万,徐择让自己千万别和钱过不去。

徐择在杨延有所行动之前把手机拿了出来,他直接给还在火锅店里的周兴打过去。

那边周兴一是徐择打来的立刻接通。

“周兴,我临时有点事,火锅就不陪你们吃了,我先走一步。”徐择没拐弯抹角,直接就说有事。这个有事甚至不算是谎言,因为确实有事。

“行,反正你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注意安全,别和什么野男人跑了。”后面那话只是开玩笑,周兴不知道他的玩笑和事实相差无几。

徐择确实和某个野男人在一起,那个野男人这会就站在他面前。

挂了电话,徐择朝杨延微抬下颚,用眼神询问杨延他这样做满不满意。

杨延本来以为徐择会和他针锋相对,结果转头徐择就服了軟,这让他挥出去的拳头像是猛地砸在一团棉花上,杨延只觉胸口堵得慌。

可徐择都这样表示了,他要再发脾气像是他真故意找事。杨延没吭声,表情说明他接受徐择的说辞。

徐择眸光暗了暗,他虽然没怎么和人谈过恋爱,也没喜欢过谁,但杨延目前这些做法,让徐择不得不多想。

徐择为了验证心底的某个想法,他朝杨延靠近,两人距离瞬间缩短,徐择往杨延眼睛里看,果然看出了一些东西来。

人的眼睛不会说谎,徐择相信自己没有看错,或许杨延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眼神还有表情,真的很像吃醋。

吃他的醋?

他们又不是恋人,徐择心里冷笑了声。

“本来我也打算过一会走,周兴他们待会还有其他娱乐活动,我不会跟着去,我室友都知道我性向,他们想和女生谈恋爱,把我拉过来撑个场而已。”

这话徐择没有必要再说,但他还是说了,因为看得出来杨延想听。

“你应该还有事,我就不坐你的车了,我下去打个车回去,再见!”说完徐择和谢成洲他们也对视了一眼,他从杨延面前走过,平淡的神色,似乎杨延对他而言和旁边路过的其他行人没多少差别。

杨延一把抓住徐择的手,徐择脚步顿住,他回过头挑眉询问杨延还有什么事。

两人距离靠得很近,近到杨延从徐择眼底看到了自己缩小的脸庞,那张脸神情陌生,至少对于杨延自己来说,他觉得很陌生,似乎愤怒之余还有另外一种情绪。

抓着的手腕异常纤细,像是稍微一用力就能轻易拧断,杨延眼前浮出数日前的一个画面。

那个画面里徐择因为腹部绞痛的原因整个人蜷缩成一团,他咬着自己嘴唇,脸色苍白,脆弱到令人心疼。杨延立刻松了手上的力道,怕弄伤徐择。

杨延一放开手,徐择快步离开。他走得很快,眨眼间就从杨延视野里消失了。

至于他离开后杨延那里会怎么样,徐择才没兴趣去关心,哪怕刚刚的短暂接触里,徐择隐约有种感觉,觉得杨延好像变得和最初那会有点不同,他也只是当知道这个事而已。

他和杨延就是合作关系,除了这个以外,他不想和杨延再发展其他任何多余的关系了。

在路边叫了个网约车,司机来的很快,几分钟后就停到了徐择面前,拉开门坐进车,汽车往学校方向开,徐择目前的住处是杨延的,他暂时住在那里养胎。

徐择靠坐着,手轻轻落在自己腹部,孩子差不多快两个月了,一个多月的时候他整个腹部异常平坦,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掌心放在肚子上时,隐隐能感觉到一点突起。

他这肚子里有个孩子,一个小生命。徐择转头看向窗外,偶尔会在想某天睡一觉,他回到原来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他的梦。

到时候他可能会和身边的朋友说他做了一个梦,一个自己能怀孕生孩子的梦。

在徐择离开后杨延一行人也走了。去了家常去的酒吧,杨延端着酒整个人却显得心不在焉,其他人玩乐,他这里似乎游离在热闹外。谢成洲在一旁看着,没有点明杨延的不对劲。谢成洲察觉到一点情况,杨延不是表面上那样真的只是把徐择当个生子工具,大概还有点别的感情。

谢成洲当然不会去提醒杨延,最好杨延一直这样,那么他才有机会。

杨延带着他那个小情人先走,谢成洲以为两人会直接去开房,他不知道一出了酒吧杨延就和陆声说自己打车回去,同时还说了一句“明天我会往你卡里打一百万”。

陆声顿时惊愕,他急声问:“为什么?是不是因为……”

杨延拿凉薄的目光看他,陆声往后退了一步,他嗫嗫道:“我知道了。”

陆声其实很想问杨延一句是不是因为徐择,但他立马意识到这话问出来也许那一百万自己拿不到。

一百万不算小数目,况且他早就有了预感杨延会让他离开。大概就那次ktv里见到徐择后,杨延叫他出来就把他当背景板,哪怕他们去酒店,杨延也根本不動他。

陆声攥着拳头,他告诉自己没关系,杨延给他的够多了,他不能得寸进尺,要给杨延留个好印象。

陆声转身自己离开,没有等杨延直接让他走。

杨延坐到车里,突然周围一片安静,静得好像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声音。

他应该是拥有很多东西,可在那一刻,杨延却觉得好像自己什么都没有一样。

汽车开到徐择那里,杨延没立刻推门下去。在车里坐了许久,一辆赛摩呼啸而过,杨延眸光微闪,这才从车里出来。

杨延一年到头很少来这边住,虽然这里离学校近,当初会买这个房子也是看在这点上面。结果买了后,他却不喜欢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搬了出去。

他目前常住的是另外一个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杨延有点择床,所以哪怕在外面玩得再晚,都会开车回去。

这天临时住下,他以为可能会睡不着,结果倒下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可以说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醒来杨延还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另外一处房产。

推开门下来,杨延的卧室在二楼,阿姨的身影在厨房里忙碌,出来时见到杨延起来了,阿姨说早饭马上就做好。

杨延淡着一张脸,他往一楼某间卧室方向看了眼,没有出声询问,但阿姨明白他的意思,阿姨说徐择还在睡,一般周末的时候徐择会比较晚起来。

杨延点点头坐到了客厅沙发上。

客厅比昨晚多放了一个水杯,阿姨多拿了一个出来给杨延用。

杨延端起水杯喝了两口热水。

因为这天没什么事,杨延打算吃了早饭再离开,阿姨把饭给盛好,准备去敲徐择的房间叫人,杨延站起身说他去叫徐择。

到了一扇紧闭的房门前杨延抬手敲了敲门,等了会里面没人回应。

那会徐择正在洗手,水流声掩盖了敲门声。

而杨延就敲了几下,以为徐择还在睡,他转身打算离开,徐择想睡就让他多睡会,但突然想到徐择肚子里的孩子,那是他的孩子,为了孩子的健康,徐择怎么都得起来吃早饭,杨延给自己的理由是这个。

他大概不想承认其实是忽然间想看看徐择睡着时的样子,以前其实看过,不过过去记忆似乎很模糊,好像假的一样。

可当杨延试着去推徐择的门时,发现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上了。这个屋里也不会有其他人来,徐择需要做什么隐蔽的事,还把门给锁上。

杨延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加上这里是他的地方,突然连扇门都打不开,对于向来什么事都掌控的杨延,这让他不舒服,杨延转过身去找房门钥匙随后打开了门。

门一打开卧室里空荡荡的,没有徐择的身影。

窗户那边打开着,有一瞬间杨延心头一慌,他以为徐择这是昨晚找机会偷偷跑了,不然屋里怎么会没人。

就在杨延情绪阴郁到极点的时候,浴室方向传来了一些声音。

不是水流的声音,而是从一道显得异样的声音,那声音黏腻,像刻意忍住又突然忍不住。

杨延眉头微皱。

因为徐择怀着自己孩子,两人同居,杨延不得不在意和关心徐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延意识到徐择的存在,比他认为的还要重要。

寻着声音杨延走向浴室,当他走到浴室门外时,又一道声音冒了出来,这道声音比刚才的小了点,但杨延本来困惑的神色瞬间清明,他知道徐择在里面做什么。

杨延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就是他直接离开,不该进去打扰徐择。

但当时就是很奇怪,等杨延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扣着门把推开了门。

一打开门,眼前一幕相当有视觉冲击力,杨延目光凌冽,盯着徐择微微扬起的下颚,徐择下颚和修长颈子之间拉出的那抹弧度叫人心颤。

徐择喜欢吃自助餐,对于双人餐没什么兴趣。

包括穿越之前,他一个人的时候,都是自己做自助餐吃。

当杨延突然出现,用凌冽的眼神盯着他,一开始徐择沉浸在美味的自助餐里,没注意到,等到杨延走到他面前,他才察觉到多了一个人。

徐择缓缓抬起头,望着不请而来的杨延,两人视线空中交汇,徐择桃花眼氤氲雾霭,朦朦胧胧的,柔媚至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之东方餐厅

    龙角和耳朵不同。动物耳朵的形状大同小异,只需要用优质的人造毛发覆盖,就能遮盖大部分制作方面的瑕疵。而角的形状和材质都比较特殊,想要做得精致逼真,就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成本。所以,临时用一下以假乱真的猫耳可以直接买,龙角却需要特殊定制。顾明渊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管怎么说,先下个单吧。看起来,人类

  • 主角不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沧州。(架空)落霞千里,长烟一空。破旧的租房内。本该闷热的租房只因冷雪瞳的存在而感到一丝丝冰凉的气息,那是冷雪瞳特有的味道。生锈陈旧的铁窗再也挡不住,放进来了几缕调皮的迷蒙霞光,穿过租房里的层层尘埃,扑在了冷雪瞳的清冷似雪小脸上,白里透红,娇艳无比,自有说不出的风情。周围的粒粒尘埃反射着光的粒子,好

  •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神秘的少女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穿着打扮不合时令的小女孩,顿时出现在天彦的视野当中,穿的破破烂烂的,仿佛就像好几天没吃过饭、没洗过澡一样,迷迷糊糊地在大街上行走着,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背井离乡躲避非人性战争的难民一样。天彦当时就惊愣了,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从她身边插件而过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很小,大概也就六七岁的模

  • 选秀男团搞基实录在线阅读第六章

    平静的生活似乎从这一刻起便乱了套,苏锦袂从休息间的浴室走出来,脸上写满热情过后的疲怠。他披着衬衫,站在镜子前能够看到满满的印记。痕迹真真切切,身体如此酸疼,而他脑子里对那两场欢.爱却毫无印象,连半点片段都不记得。雾气化作水珠,聚集着从那张轮廓优美的脸庞上滑落,沿着尖细的下巴滴落,在雪白的衬衫领子上留

  • 黑帝的天价娇妻在线阅读第2节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秦风,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全身的状态。的确是十六岁的自己没错。灵根受损,修为也还在后天境界!“难道,我只是做了一场梦?”回过神来的秦风只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在梦里过了六十年的岁月。“不对,应该不是梦,我是真的学了三千六百种副职业!”很快,秦风确定下来,

  • 重生家有软萌妻之不带这么玩人的吧?【求收藏鲜花】

    “王昊,你觉得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一生应该娶多少个媳妇?”恍惚中,耳边传来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缓缓睁开眼,身前是一个约莫二十二三岁,美的简直有些逆天的美女。此时,这女子正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等待着答案。“当然是一个!”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女子跟自己什么关系。但一个女子,而且是美女,问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显

  • 一箭封魔天师张继先

    从暗处走出一个穿着道袍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年约二十多岁,长得极为俊美的男子。此男子名叫张继先,9岁入道,是个很牛逼的道士,道教的第三十代天师。宋徽宗赐号“虚靖先生”,说到徽宗赐号还有个故事。有一年,山西解州盐池发大水不能采盐,朝廷的盐税收不上,地方官急忙上报朝廷。宋徽宗奉道教为国教,便问国师徐神翁怎

  • [综]被穿越的少年终将成王精灵球的争夺

    又是晴朗的一天,小智打算出去逛逛,换个心情。鉴于他前几天刚被小茂打击并且完成了第一百三十次完败的‘好成绩’。小智出了自己的房间,刚好看到自己的妈妈花子。花子见小智穿好衣服,显然是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便开口问道“阿拉,小智你是准备去大木博士那里找小茂?”“不,我打算出去走走。”小智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这

  • 太岁志第十章在线阅读

    楚萝空刚进王府,便看见在走廊投入慕斯寒怀里的柳燕琪,而慕斯寒则是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发梢,画面看似很美好,郎才女貌。楚萝空往后退了几步,小声问道:“柳燕琪和王爷关系是不是很好?”“回禀夫人,他们已经认识许久。”“你乱说什么!夫人,王爷对夫人可是忠心耿耿的。”另一名侍卫赶紧解释道,“他们只是旧友。”“没事

  • 我的好感度能翻倍第2章在线阅读

    黑夜朦胧,普通人家屋里的烛光渐次熄灭,给幽暗的小镇带来一股死亡之气。对于有幼子的家庭,幼子从学堂回来调皮捣蛋不愿入睡,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会指着窗外影影绰绰的摇摆的被风吹动的树枝道:“快捂起耳朵看,窗外有妖怪,专吃不睡觉的小孩,你再打开耳朵,听,妖怪正在怒吼呢!”这惟妙惟肖的吓唬果真唬住了孩子,孩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