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绝品强少之二号目标对象夭折

2022/1/15 12:49:26 作者:步履无声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绝品强少
绝品强少
作者:步履无声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有三个爷爷。大爷爷是华夏神医。二爷爷是古武高手。三爷爷是杀手之王。告诉我,我怎么能低调?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与阎罗夺命,与天下争锋,要做,就做到医手遮天!微信公众号:bulvwusheng123

苏蓝摇头:“孺子不可教也!同样是活了很久的超能力者,你看看人家贺子非,说家财万贯不为过吧?你再看看你自己,送快递的。”

“送快递的怎么了?”肖叡终于把嗓子里那股辣意压了下去,“没有我们这些送快递的,你们能享受这么便捷的生活吗?”

“但是快递随便找个人就能送啊!你这种空间瞬移的本事,科幻大片漫画电影里都不多见!你看看不如你的那些人在做什么?超级英雄,拯救世界!你呢,超级快递员,拯救生鲜?”

肖叡被伶牙俐齿的女孩噎得说不出话,苏蓝更加得意,报起了菜名:“北极贝和三文鱼,大闸蟹与小龙虾,泰国龙眼澳洲牛排还有那个大龙虾,多亏有你送到家,嘿,送到家!”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送北极去?”肖叡阴森森的问。

“信信信。”苏蓝见好就收,“我就是觉得你大材小用了而已。”

肖叡叹了口气,老气横秋的说:“你们这些出生在太平年代的孩子,怎么会理解我们对平凡生活的珍惜?而且现实生活什么时候需要超级英雄了?”

这倒也是,苏蓝表示赞同:“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其实我是很尊重每个人的职业选择和个人爱好的,而且你这技能也挺适合送快递。哎,你还有没有别的超能力?”

“不生病,活得久算吗?”

“哇,当然算了!”苏蓝继续打听,“那你还认识其他超能力者吗?对了,你喜欢的那个女孩,是普通人还是超能力者?”

肖叡正专心吃牛蛙,闻言头也不抬的说:“哪个女孩?”

“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你以为她喜欢贺子非的那个……等等,不会不是女孩,是男孩吧?”苏蓝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两只眼睛都发光了,彷佛狼看到了肉一样的看着肖叡。

肖叡这会儿已经淡定了,“你们这些腐女,能不出来祸害人吗?”

“哦,所以还是女孩。”苏蓝有点失望,但八卦之心不死,“她也是超能力者吗?你们后来在一起了吗?”

“你还是多关心自己吧!说贺子非呢,你怎么总跑题?”肖叡避而不答,“我要是你,既然摆脱不了他,干脆从他身上多要点好处,比如要套房子什么的。贺子非是个吝啬鬼,没准儿你狮子大开口就把他吓跑了,这样你也不用担心自己所有想法——不管是光明的还是阴暗的——都被他知道了。”

关系到切身利益,苏蓝果然就被肖叡把注意力拉了回来,“贺子非吝啬吗?我觉得他挺大方的呀!”

“你先算完他的身价再说这话。六套房子就算1500万,那别墅至少八、九百万,两个黄金地段的商铺,不说价值了,一个月光租金就十几万,更不用提他还有其他投资!你当他是和你一样拿死工资的上班族呢?”

苏蓝听他一说,也终于渐渐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对啊!你这么一算,贺子非的身价,四舍五入岂不就过亿了?!那他天天就开个十万出头的国产车,还自己去菜市场买菜做饭,穿衣服虽然不随便,可也不是什么大品牌,住的房子也就普通装修,这家伙,还真有点抠门啊!”

“岂止是有点,他非常吝啬!”肖叡一字一顿的强调,“你自己觉得现在这样是奴役,其实对贺子非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你得让他割肉让他流血让他痛到心里,才算是真正的胜利。”

苏蓝一边听一边点头,等肖叡说完,她很好学的提出了一个关键性问题:“可我跟贺子非不是敌人啊,为什么非得分个胜负?”

肖叡:“……”等等,不对呀,“不是你自己来找我,问怎么对付贺子非的吗?”

“我只是不想让他无时不刻的盯着我,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嘛,别的都还好。我没有那么贪心,跟人家要房子不好吧?又不是包养关系!我只要求他给我一个100分男朋友就好了。”

“那你干嘛不直接找他做男朋友?”肖叡提出了一个新思路。

苏蓝表情夸张:“你是不是傻?你想找一个每时每刻都能看到你在想什么的男朋友吗?”

肖叡脸又皱起来:“我没那个爱好!”

“我也没有啊!”苏蓝摊手,“他虽然承诺了我不允许他就不看,但是他看没看,只有他自己知道。水至清则无鱼,他把我看得那么清楚,我还怎么摸鱼?”

肖叡想了想,恍然大悟:“哦,你是怕真找他做男朋友,以后不好劈腿!”

苏蓝一把拨开他指过来的手指:“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那种人吗?我的意思是说,就算再亲密的人也好,彼此之间都得有点安全距离,给对方留点自由空间。贺子非这种变态,只能拿来当个外挂,绝对不能当男朋友!”

肖叡其实也明白,换了他,也不想找个知道自己所有龌龊心思的女朋友不是?于是他提出了另一个建议:“那就只能选我了。我除了没有贺子非有钱,别的方面都比他强。”

“呵呵。”苏蓝干笑一声,转头叫,“美女,买单!”

肖叡被她这一声呵呵刺激的,吃完饭就走了,说他还有几个件没送,不陪苏蓝玩了。苏蓝对贺子非的底细更了解了一些,觉得颇有收获,就美滋滋的回了家。

贺子非比她晚回来一个小时,还给她带了一份冻酸奶吃,苏蓝就一边吃着冻酸奶一边问他有什么收获。

“我今天跟陆帆确认了一下,他现在确实单身,前女友处了五年,最后因为他常加班、在四环内买不了房子分手了——当然,这是他自己口头上说的。我看他似乎有点恐婚,对婚姻没有任何期待,他和前女友分手,很可能是因为他就不想结婚。”

“不想结婚啊……”苏蓝有点迟疑,“他今年也二十七八了吧?难道打算一直不结婚?”

“这个我还没问,交浅言深不好。不过陆帆好像挺享受现在这种单身生活的,他还开玩笑说,‘找什么女朋友结什么婚,有需要就去约一发好了’。”

苏蓝:“……我这是什么眼光啊?!一个你已经是变态的你了,一个杨一彤又是那样的杨一彤,现在陆帆又是……。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眼科。”

“变态”的贺子非无言以对,他等苏蓝缓过这一波情绪,才说:“其实我前同事里有两个不错的小伙子,要不,我介绍给你?”

“你的意思是,相亲?”苏蓝有点反感,“我还没着急到那个程度。”她去年才大学毕业,正是青春年少,怎么就相亲去了?

贺子非笑道:“倒不用相亲那么制式,下周末吧,我组织一次春游,把那两个男孩都叫上,咱们带着烧烤炉,到时候找个地方烧烤聊天。”

“你先跟我说说都是什么样的人。”

贺子非就拿手机找出一张在前公司团建时的合影,指点了两个人给苏蓝看,“是你喜欢的风格吧?他们俩,一个是策划,一个是程序,都单身。策划有点毒舌,他属于脑子动的特别快那种,喜欢聪明的女孩,你脑子也快,跟上他的节奏没问题,我觉得你们俩会合得来。程序很宅,还养了只猫,但他很有点冷幽默,跟他聊天也挺愉快的。”

苏蓝对这俩人的颜值和贺子非的描述还算满意,就说:“好吧,听你安排。”

“那,今天能放大结局么?”贺子非期待的问。

苏蓝觉得贺子非算是尽心尽力,还为了她跑去公司加了个班,就点点头,问:“上次进行到哪了?”

“女主角走了。男主角会怎么样?”

苏蓝想了想:“男主角当然要去追啦。他终于认清,在这个家里,他其实根本不是儿子,也不是兄弟,他只是个赚钱机器,于是他请县令做主断案,分了一份家产,又对县令千金讲出自己与女主患难与共的情意,获得县令千金的谅解后,就带着家产回去了那个小山村。”

她讲到这里,恶趣味发作,并没有直接大团圆结局,而是让男主面对了空无人住的屋子。原来女主根本没有回小山村,她伤心失落的离开,半路遇上贼人,又被狐仙救了。狐仙是个男狐仙,长得也挺好看的,就是有点不谙世事。他问女主怎么自己一个人,女主说了经过,又说他给的男人不靠谱,现在跑了,他得再补一个。

狐仙急着报完恩回山上去,只能随便抓个男人给她,这一抓,又抓了个受伤的……。好在这次女主抓着狐仙不叫走,狐仙给男人二号治好了伤,申明这恩是报完了,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男人二号清醒过来时,如男主一样,先问:“你是谁?”再问:“我是谁?”

贺子非没忍住笑了出来,赶紧给苏蓝送上一盘四样干果,又去沏了一壶冰糖菊花茶,殷勤的给苏蓝倒上,苏蓝喝着菊花茶吃着腰果,问贺子非:“你猜这是个什么人?”

“皇帝?”

苏蓝翻个白眼:“天雷!”

“王爷?”

第二个白眼:“狗血!”

“那是,将军?”

苏蓝这次不翻白眼了,而是上上下下打量贺子非:“你言情小说没少看啊?”

贺子非摇头:“我不看小说,想象不出画面,没意思。不过我看过别人看小说。”

“哦,你看过别人脑补出来的画面,怪不得呢!”苏蓝弄清楚了之后,评价道,“将军多俗啊!”

“那到底是什么人?”

苏蓝嘿嘿笑了两声:“当然是霸道总裁了!”

贺子非:“……”你这个更俗吧?!

苏蓝紧接着解释:“不是你想的那个霸道总裁。这个男人是个商人,他呢,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做生意,被人骗到树林里谋财害命,一时没死透,被狐仙救了。但是他也很不幸的失忆了,于是女主就带着他晚一步回了小山村,咦嘻嘻,这下小山村就成了修罗场了。”

还咦嘻嘻……笑的这么……可怕呢!贺子非腹诽着,自己也抓了一把榛子吃,然后观看苏蓝小姐那九曲十八弯的脑洞。

男主看见女主又带了一个男人回来,一开始有点懵,等知道这个人也失忆了,而且女主居然给那个男人取了个名字,还就是他之前刚到这里时女主给他取过的名字,顿时就怒了,非得要把男人二号赶走。两位主角由此进行了激烈的争吵,然后男主就威武霸气的壁咚了女主,把她给亲了!

苏蓝想到这里,心潮澎湃,差点儿没直接开车,幸好贺子非极有存在感,忽视不了,她才能及时刹车,赶紧喝了杯菊花茶静心。

心一静,她脑子又活了,贼兮兮的问贺子非:“你画过小/黄/图没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神的游戏之逃离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再次睁开眼时,夏玉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身旁的一切。粉色纱缦装饰的檀木雕花大床,华美精致的双阁玉屏风、及人高的特制清晰琉璃镜……甚至于还有那满室淡淡兰花的幽香,这一切的一切熟悉得让她瞬间心如刀割。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她未出嫁时住了整整十六年的闺房,这里的每样

  • 我的师父是武林高手第九章在线阅读

    “颜颜,你想什么时候搬过来?”姜璟言开口温言问顾颜。顾颜脱口而出:“明天吧。”顾颜说完,姜璟言的唇角似乎勾了勾。姜老太太不由莞尔。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很久没有见姜璟言笑了,今天自家孙子露出的笑容有点多。顾颜完全是下意识的说完,她甚至现在就想在姜璟言的身边,不想离开。说完之后,顾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将

  • 我用微波炉锤爆仙帝之第四章(4)

    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起床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本来想出门打听打听,但是又怕被人打击报复,索性在家多待几天,避避风头,就这样,又在家待了几天。这天早上,还在床上睡懒觉,就听外边有人敲门说他们是公安局的,需要我和他们去局里一趟。我起床透过门缝看到确实是警察同志,就让他们稍微等等,我刷了个牙,穿上衣服

  • 一梦成仙之星之碎片(10)

    话音刚落,身旁伸过来一支中性笔轻轻地敲在迟轻轻柔软的头发上,沈嘉许收回白皙的胳膊,胳膊搁在桌子上,拧眉看她,“玩心收一收。”她低下头乖乖地说,“哦。”向恺歌纳闷地嘟囔一句,“真是一物降一物。”解决完数学题之后,迟轻轻回头用笔盖戳了一下向恺歌的呆毛,“运动会表格填好了吗?还差几个人?”“女子400米没

  • [海贼王]叫我海神大人!之温暖

    “为什么……”林夕抹了把眼泪,声音还有点沙哑,“为什么选择我?”说这话的时候林夕已经有了猜测,是不是她的“超能力”暴露了。西德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因为你值得。”林夕虽感动得又一把眼泪,但显然不信。西德妮也知道这个“心灵鸡汤”太过牵强,叹了口气,与她的形象有些不符:“这个你之后会知

  • 不逝荣耀正义之剑第七章

    无相寺的无名浮尸案在菰城传得沸沸扬扬,几天后又传出了新消息,听说凶手已经被抓到了。也是那凶手不走运,好巧不巧,尸体被发现那日菰城知府也在无相寺,知道放生池发现浮尸后就亲自赶去了现场。正当周围的人还在纷纷猜测是自杀还是谋杀时,他已经发现了数个疑点,当场就判断出是谋杀,最后根据线索剥茧抽丝,没几天就抓到

  • 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恰在这时,琵笆乐声骤停。从楼中三尺台上渐渐传来泠泠醉音,琴声悠悠,曲调流转如柔美少女轻抚耳面,让人心生荡漾。清冷美人歌声一转,细细唱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莫忘尘听得如痴如醉,不禁娓娓道:“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琴音……就算是万妖宫的妖曲……我……嗯??师姐?”莫忘尘大骇,只见在他面

  • 修仙:从贪玩蓝月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孔芷喊完了这嗓子,仿佛才意识到不对似的,赶忙的压低了声音,抱着文件小跑到她面前,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不舒服就请假吧。不就是扣一天的工资嘛,没必要要钱不要命啊。”真是她的好姐妹啊,好人坏人自己全都做了,她也不嫌累。“安安,你来。”孔芷拉住了顾安安,将她拉到了茶水间,问道,“安安,你欠的

  • 诺温之歌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和亚瑟还有塞穆尔在营帐内讨论战术,纳西莎由于受伤的缘故,所以他没有叫醒她。卢修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不如我们从侧面包围怎么样?”塞穆尔看着他们说。“不行,太危险了,而且我们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卢修斯一脸严肃。“那绕过山,从后面偷袭怎么样?”亚瑟说。“会不会太耗费体力?”塞穆尔问。“不会,我

  • 抓个情敌当道侣在线阅读第2节

    晚上十点,整栋港黑大楼都没有几盏亮着的灯时,中也大人的办公室终于打开门,他打着哈欠,走出来。“走吧,秦。”我起身,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与工作时长相呼应,年纪轻轻的中也大人,作为中层干部,如今家资颇丰。买得起名牌重机车、跑车,听说最近还开始喜欢收藏贵得吓人的有年份的红酒,俨然是个有钱有品的少年。我内心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