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甜头脑和咸高兴[娱乐圈]第7章在线阅读

2022/1/15 13:58:59 作者:清汤串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甜头脑和咸高兴[娱乐圈]
甜头脑和咸高兴[娱乐圈]
作者:清汤串串来源:晋江文学城
没头脑x不高兴,撒娇精x傲娇怪。电竞圈世界冠军巅峰时期退役进入娱乐圈,冠军队伍痛失队长成绩一路走低,无论哪一点都足够让曾经荣誉加身的宋连被骂成叛徒了。他本人却从未就此事作出回应,该演戏演戏,该学习学习。当经纪人提出炒CP时,宋连怎么也没想到,跟自己合作炒CP的对象竟然会是退役前的老冤家。没多久,一对“没头脑和不高兴”的CP火遍了全网。冤家:我没有不高兴啊?我哪里不高兴了?我挺高兴的啊?宋连(扭头):……冤家:……哦,你才是不高兴。冤家:那谁是没头脑?宋连:你说呢?冤家:QAQ

附近有一个小区,名为金庭山色,也是一个较为有名的小区。

金庭山色主要集中着城市中上阶级人士,像一些都市白领、蓝领、技术工人、小公司老板等,都会选择市中心而相对便宜一些的房子安居定业。

萧寒的目标正是‘金庭山色’,那里楼层众多,人口普遍密集,丧尸数量肯定不在少数,且不似市面街道空旷辽阔,一路都是一马平川般。一旦遭到大量丧尸围攻,很难全身而退。

选择不规则的建筑物,更有利于游走猎杀。

“主人,我们这座别墅的外围就有很多丧尸,为何不选择清理干净,而跑到别的小区猎杀丧尸。”夜魅眼眸满是疑惑,不解道。

“因为…我是个老好人。”萧寒用指尖轻轻刮着夜魅小琼鼻道。

“主人,讨厌。”夜魅含羞神迷,声音尽是磁性。

“额?这谁顶得住啊!”

至于萧寒不选择猎杀自家的丧尸可畏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如此,既做到掩饰藏身之处,蒙蔽外人,让其感到此地已经被丧尸攻陷,避免逃难者、幸存者蜂拥而至,很好的保护了藏身之处的暴露性。

倘若一处繁华之地彰显得太过平静,极度不符合该有的因素,事出反常便必有妖。

况且,丧尸可是看家护院的一大利器。

充足准备下,萧寒和夜魅向‘金庭山色’迸进。

地狱恶犬则留下守家,这一手底蕴,放在哪里都是显眼的存在。

俩人不打算如此张扬的掀牌,多留一手准没错。

加上地狱恶犬过于庞大,小区之地不擅于施展。

它的主场理应是万众瞩目的地方。

而花诺和夜魅都存在心灵感应,一旦遭遇无法化解的危情,双方都可以做到很好的支援。

……

偌大的金庭山色连排着四十多栋楼盘,每栋楼盘足足有三十多层高。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有出入口。

萧寒潜向西门这个比较偏僻的入口之时,便见到四头丧尸蹲点在门口,往小区里面放眼望去,更是见到一片密密麻麻的丧尸在游荡。

数量之多,令人头皮发麻。

“雨汐,咱俩一人处理二头蹲点的丧尸,动静一定要小,最好能做到不动声色,不然引起其它丧尸的连锁反应就麻烦了。”

萧寒极为认真道;“记住,丧尸弱点是头颅。”

“遵命!!!”

话落,夜魅顷刻间从乖巧的猫咪转变为果断无比之人,高挑身姿如风似影,那条黑色长鞭仿佛一条水蛇般猛然窜出。

散发着幽幽黑芒的长鞭夌角,噗通一声,绿色血液飞溅,便把相隔几米远的丧尸头颅割下。

这头丧尸没有反应机会便当场暴毙。

与此同时,浮现在半空的魔动旋律并没有落下,随着夜魅意念一动,魔动旋律巧妙拐了个弯,尖刺的长鞭一下子贯穿另一头丧尸眉心。

而萧寒尤为诡异的身法,神不知鬼不觉摸到丧尸背后,利用掌中匕首彻底解决了最后一头蹲点丧尸。

“干得漂亮。”萧寒一边挖出丧尸头颅中的源晶,一边夸赞道。

夜魅含笑点头;“主人谬赞。”

服食过初级养成剂,中级增强剂的夜魅早已不同往日,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同时更具备超乎常人的体质。

如果再与萧寒一战,她将有很大胜算。

俩人避开小区中的尸堆,悄无声息摸到三号楼。

伴随着进入这栋楼层里,由于没有电力的缘故,四周黑漆漆一片,唯有独特怪异的声音不断回荡于整栋楼层内。

熟悉始源之语的萧寒一听便知这是丧尸发出的,而且这些丧尸太多数不存在灵智,就像初生的婴儿般只懂得吚吚吖吖乱叫。

没想到都只是普通丧尸,萧寒略微失望,如今他渴望的是进化型丧尸,唯有开启进化之门才能解决自身的燃眉之急。

倘若想要有幸开启进化之门,还须进化之物搭桥引线。

根据声音密集程度,萧寒判断着三号楼起码有四百头以上丧尸,每一层楼层绝对不少于十头丧尸守护着。

“居住在这栋楼层的人看来都被感染了。”萧寒神情严峻,咕哝着;“这么多丧尸,不能鲁莽行动,一定得一层一层清理掉,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才为上上策。”

“雨汐,杀掉一楼的丧尸后,我们分头从左侧和右侧楼梯口迸进,然后以此类推,每个楼层千万不要放过漏网之鱼。”

萧寒郑重有力道;“我们的目标,只须猎杀三十头丧尸即可,三十头也应该到我们的极限了。”

“奴儿明白。”

刹那,萧寒就冲向电梯口那几头丧尸,然而除了丧尸发出的声音之外,在这个针落可闻的黑暗中,异样的动静立刻引起丧尸的侧目相望。

其间有一头丧尸反应极快,瞧见萧寒这个奇怪的种族便张牙舞爪猛扑过来,而下一瞬间,丧尸又停止了凶残的架势,一头雾水左看右看着眼前之物。

僵硬的手脚,扭曲的面孔…全身上下无一例外不充满丧尸的特征,萧寒转变之快令人发指。

毫不夸张的说,他伪装的丧尸瞒天过海般欺骗了真正的丧尸。

仿佛这一刻的萧寒才是地地道道,正正宗宗的丧尸,以至于那些真正的丧尸都成了弟弟般。

特别是萧寒喃呢着祖宗级别的尸族之语,用一副爸爸训斥孩子的口吻猛怼着冒犯自己的丧尸。

本就智商堪忧的普通丧尸见此面目不由极度扭曲起来,那种语言令它发自内心的恐惧,仿若触犯了滔天罪行的孩子般。

其余那几头丧尸更是被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瞬息间,萧寒抓住良机,趁丧尸们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下一刀捅死了冒犯自己的丧尸。然后又装成祖宗级爸爸,怒气冲冲靠近躲在角落里的丧尸。

那贱样似在表达孩子你站着别动,快接受爸爸的惩罚。

这般诡异的一幕,夜魅直接看呆了。

萧寒呢喃不停,始源尸语强烈干拢着丧尸神智,暗地里,诡异匕首闪过,刹那刺入了一头丧尸头颅。

同伴缓缓倒地,旁边的丧尸傻里傻气愣住了,一时之间满头问号。

可随着萧寒浑水摸鱼,阴公无比的接二连三出手,又有三头丧尸被匕首捅死。

半盏茶功夫不够,就有四头丧尸死亡,而且死得古怪无比。

站在萧寒面前的余下二头丧尸渐渐从神智不清中回过神来,颤巍巍的模样顿时变得有些反常,面孔异为凶戻的审视着眼前这尊祖宗级爸爸。

那意思疑似在问,你这个祖宗级爸爸是不是冒牌货?

当然,萧寒不给这二头丧尸机会,始源尸语喃呢得更为汹涌,更为凶狠。

丧尸倘若听到这种古老的尸语,从根源性上,灵智必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毕竟再怎么说我虽不是同族类的亲爸爸,但也算是半个祖宗级爸爸。

果然。

那二头丧尸在遭到始源尸语恐吓的一瞬间,便会出现短暂的失神,这个短暂虽然很短,但足够萧寒动刀子了。

“噗、噗、噗。”

尤为锋芒的匕首就这样往死里捅,几个大窟窿没几下就出现在丧尸太阳穴上,死得甚是悲凉。

魔动旋律在黑暗里划过、挥舞、飞窜、伴随着一颗颗狰狞的头颅从脖子坠落,夜魅如魔似夜,浑身冰冷无比的同时,黑色长鞭在疯狂的吞噬生命。

与萧寒的老阴比相比,夜魅杀死丧尸的手段彰显得血腥、粗暴、魔鬼。

一楼的十二头丧尸很快被处理干净。

更关键的是,萧寒和夜魅都能悄无声息,并没有引起楼上丧尸的注意便先一步干掉楼下的丧尸。

这对后面的行动起到很好的掩护作用。

同时介于突发情况发生,萧寒都会选择收拾好战利战,避免无法自顾下的情况下竹篮打水一场空。

按照刚才战略性打法,萧寒与夜魅分别各从一个楼梯口迈向上一层楼层。

萧寒摸到楼梯转盘一刻,瞬间和三头丧尸贴脸遭遇,心头剧震下暗道一声糟糕。

完全不给他呢喃起始源尸语,丧尸干瘪瘪的双臂已经死死锁住萧寒喉咙。

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把萧寒勒得满脸通红,似要窒息般,脖子处更是渐渐浮现一圈清晰的勒痕,眼看就要出现致命伤口。

一旦出现伤口,丧尸的病毒就像一条条毒虫钻入体内,再顷刻间侵蚀全身。

用不了多久便与它们无异,化为没有丝毫感情的行尸走肉。

来不及任何思索,反抗是本能的,萧寒手中开山刀使上吃奶力气便砍向丧尸手臂,绿色血液与肢解的声响蓦然传出。

得到喘息时机,顿时,排山倒海般的始源尸语震荡于整栋楼层内,与萧寒贴脸相对的三头丧尸轰然剧震,始源尸语宛若一根根钢针刺入丧尸脑壳,面目随之变得无比扭曲,神智陷入一片空白。

杀意颇重的萧寒趁机一一毙命这三头丧尸,甚是惊魂未定道;“好险,要是没有始源之语,死一百次都不够。”

不得不说,丧尸的力气是真的力大无穷,以刚才那种情况萧寒压根无法挣脱,只能被按在墙上打。

所幸,始源之语这门祖宗级爸爸功法立了大功。知识的力量,强就强在无形之中。

也许很多人当初会认为这种知识不如进化药物诸类东西来得实际,但都错了,包括萧寒也错了。

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

并不被看好的低级货,却成为了杀手锏、大杀器的存在。

想想就觉得可笑。

经历此回,萧寒对始源之语重视程度再次提升几个档次,也甚是希冀揭晓黑术第二篇章的神秘面纱。

不时,萧寒迅速和夜魅会合。

并且,两人打起了默契之战,一个充当老阴逼,一个充当收割者。

始源尸语这一手大杀器仿如演变成定格时间的沙漏,天克丧尸,死死克制着其行动。而这个短暂的呆滞期,不…改为眩晕与控制显得更体贴。

此时此刻,将丧尸限制于眩晕、控制状态下,魔动旋律开始疯狂的收割起来,一道道头颅滚落之音不绝于耳。

这种杀戮式收割让夜魅既骇然又惊呆萧寒能力之时,她整个人伴随着沐浴鲜血,伴随着无尽杀戮,精神力的大量消耗下,脸色苍白间,更是冰冷得有如一座万年冰山。

不知不觉,萧寒已经掌握了将近四十颗源晶,这笔横财来得太突然,也超出了开始之初立下的目标。

放眼世界,一度跃入进化者才能具备的资源财富,可他显然还算不上真正的进化者。

四十颗源晶的战利品,更是让萧寒与夜魅的磨合性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惊人。

往往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便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还是有相当道理。

“噗噗~~~”

魔动旋律在半空呼啸而过,犹似一支黑色长箭,刹那之间便穿透二头丧尸眉心。

很真实的一箭双雕。

第三层楼层,在二头丧尸倒下之后,再没有一条漏网之鱼。

重重呼出一口浊气的萧寒不由暗暗道;“差不多该撤了,太过贪婪容易出问题。”

况且,身体的体能与精神力已经濒临极限,甚至夜魅也好不到那去,魔动旋律把她精神力吃得太厉害。

这里不算高层,但透过窗口遥望小区,勉强把小区半景映入眼帘,然而那半景除了数之难尽,疹人无比的身影之外,便是一双双绿幽幽的光束。

“嗯?”

“不对!那几道光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我的未婚妻是橙果第五章在线阅读

    锦缎般黑亮的长发被一根青玉簪子松散散挽在脑后。合着山间的白雾,到似麋鹿幻化的精怪,精致的五官,似浅浅勾勒地水墨丹青。身后跟着两个带刀侍卫。“爷,有人过来了。”“要不要赶走。”“不用。”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整个身子开始防备,他们爷出来之事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顾家那小将军都不知,这个时候出现的会是谁。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在线阅读第4节

    创世天地,位于A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历年世冠预选赛都选址于这里。这次也不例外。一楼进去,就可以一眼看到无比宽敞奢华的商场正中央立着去年冠军TXT的五个等身比队员模型,他们身后的巨型显示屏循环播放着这支队伍从预选赛到总决赛的胜利画面。这是独属于冠军队伍的特权。程希他们赶过去的时候,无数粉丝已经聚集在那

  • 地球最强女婿在线阅读第八章

    鼻息间夹杂着酒味,是霍时彦厌恶的味道。可也不知怎么,他舍不得松开女人柔软的唇。贪心的,一寸寸的汲取着,直至大脑空白,手不受控制的摸到了慕澜光洁无暇的后背。偌大的卧室里,两道交叠的身影,呼吸乱了方寸。等慕澜被疼得找回一丝理智时,霍时彦那张俊脸就放大在她眼前。男人一双深眸锁着她,满眼都倒映着她的羞红脸的

  • 一骑清尘如霞烟在线阅读第2章

    夜间,刘家酒楼。“夫子啊,我再敬你一杯,今儿这酒可是我特意让人去武都城采购的,咱武安县可是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啊!”夫子此时也是喝的有些上头,顿时不乐意了。“百年陈酿,确实是好酒,还是酒神庄的。但是,你说县城没有好酒是不把我的收藏看在眼里啊,我这可是有着从星辰宫带来的繁星坠,喝一口就感觉自己与繁星共舞,

  • 嫁给聋哑男配第3章在线阅读

    阳春三月,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随着风儿摇曳的柳树条刚刚爆出嫩绿的芽,一对对的燕子衔着泥,飞往屋檐下忙着筑巢。但是,在高高的宫墙内,一处偏僻的院子里,却感觉不到春的暖,冷清的让人发抖。“公主她会不会是被吓傻了?”院子一个宫女小声的对身边的太监说着,手却依旧拿着扇子往一个小炉子上扇,炉子上一个罐子

  • 皎若云间月第一章

    九天劫雷已连续劈了八下,林舒渡劫的山头早已夷为平地。第九道劫雷姗姗来迟,水桶一般粗的劫雷宛如有生命般在乌云中穿梭,趁她虚弱之时,直冲而下。趴在地上的林舒,抬起头来,双目灼灼看向上方,她伸出右手,本命剑小红心随意动出现在手中。她白衣黑发,手持宝剑,一跃而起,向着半空中的劫雷迎头而上。林舒再次恢复意识,

  • 我!主角猎杀者在线阅读第2章

    刚回到房间,一位傲慢的师兄就传音过来:“废物快过来给我捶背!”那位师兄常年困居聚灵中阶,别的弟子都通灵境界了,他也只能使唤下赵圣。“聋了吗,小爷我让你过来!”看到赵圣不来,那弟子越发强横了。“他娘的!”那位弟子飞过来一掌拍下,聚灵中阶的实力没有保留地爆发了出来。“既然汝心想诛我,那我也不客气了!”赵

  • 万界拼多多第六章在线阅读

    淮引视角:我是淮引,凤唳国的将军。从小,父亲便告诉我:你将来一定要做个好将军。那时我才七岁,我问父亲:“什么是好将军?”父亲说,“忠君,报国。最后,是保护好自己。”父亲摸着我的头说。自那以后,父亲教授我武艺,我不敢有丝毫疲懒懈怠。别的孩子在戏扑黄蝶时,我在读兵书,练武。父亲不断告诫我:各司其职。所以

  • 我的绝色小姨第十章在线阅读

    诗毅回到灯火通明的诗家大别墅时,客厅内一家四口欢声笑语和乐融融,她的脚步顿住了,生怕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就破坏了别人家的天伦之乐。“大小姐回来了。”保姆阿姨的话让阖家欢乐戛然而止。徐薪茹瞧见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她端着母亲高高在上的模样,皱着眉头对诗毅说:“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才回来?”诗毅懒得跟她

  • 三界镇邪刀之穿越

    “唔,这里是哪?”女孩穿着白色的吊带裙站在路上,她□□着双脚有些迷茫。四周的景象她很陌生却又有一丝熟悉,路上偶尔有行人路过好奇的看女孩一眼。“柯南,那里有个大姐姐耶!”步美叫住柯南指着街道边上的女孩,柯南眼镜闪过一道光“走,我们过去看看。”“呐,大姐姐在这里干什么?”女孩低下头看着旁边多出来的四个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