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爱情欺诈指南剑缘(二)

2022/1/15 13:44:21 作者:狩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情欺诈指南
爱情欺诈指南
作者:狩心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一名专业的爱情欺诈师,夏沉扮得了清纯白莲,能演妖艳贱货,高岭之花更是游刃有余,穿越各个异世界,随心所欲扮演他人,谋夺渣渣们的真心,至于真心得到后……当然是装可怜装迫不得已,转头就撒丫子跑人,“对不起,我下个世界还有任务。”《多重入侵[未来]》@围脖,码字工狩心,

《剑缘情阁系列》之《南宫败北篇》(第五集5)

第五章:决斗

小桥流水,风抚树梢。

桥体虽不甚大,且也算得宽广,足可驱使三辆马车并列而行,也不显得拥挤、举步维艰。

桥头另一端是条平阔的官道,出入襄阳府的官差衙吏均需经此道过。官府为行道方便,将此道扩建得平平坦坦,镶以粹石铺地,即使雨天,此路面也可通行方便。道旁左右栽满了粗干枝密的大树,树木浓荫,遮挡日光焰晒用处甚大。

此刻,剑缘情阁四大刺客之一败北正伏身于此,很谨慎的盯着桥的另一端。

败北身作青绿色长袍,隐身于茂密的树叶之中,衣服的颜色与树叶相容,甚是难辩。

夏日的天,很烈、很燥,尤其是午时,败北身上的衣服已被汗水浸泡得湿淋淋的,但他依旧一动不动。

刺客,最大的优点就是善于伪装,无能在什么地方都能将自己隐藏得稳稳当当,在行刺之前,刺客最善于隐忍自己,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露出蛛丝马迹。

一但时机成熟,他的动作将快如闪电。

剑缘情阁是个颇具声势的大集合,人口众多。

人,天生就得消费,既然涉及到消费,无疑就得讨论到开支。

剑缘情阁百分之四十的开支全依赖于四大刺客,即南宫败北;怜雪残月。

当然,四大刺客诛杀的皆是**恶吏,劫的也多是不义之财。

这些劫来的不义之财百分之三十充补剑缘情阁的开支;百分之二十入库用以天灾施救;百分之五十救济贫苦百姓。

每次行事前皆由剑缘情阁机密部三大探子:暮雨、吟风、无痕查清底细,即欲劫数额;看守力度;最易袭击之地;被劫人资料等等,确保万五一失,四大刺客方可行事。

每次行事败北皆与南宫同行,其为一组,怜雪残月为二组。

可此次阿德竟只点名败北,一人独行此事,这的确让败北感到有些迷惑。败北的思绪一下子落在这疑点之上,蓦然间,不远处马蹄声响,败北自思绪中回醒过来,乍见不远处,一队官兵护送着三辆马车由远而近。为首一人身作官服,金戈铁甲,大刀在手显得威风八面,不时目射四方。

五丈、四丈、三丈……败北的手慢慢的触近了剑柄。

锵……一声龙吟,剑已出鞘,剑光疾射。

就在诸人眼前白光一划而过之时,已有五人中剑倒地。

太快,出剑太快,众人大乱,因为他们根本就没看清楚来人是什么模样,已不明不白气绝而亡了。

刺客的动作一向都无与伦比的快,快得出奇。

惨叫声四起,随处可见缺脐断腹的惨状。

败北趁敌方大乱之际,祗近马车,用剑挑开马车上檀木箱子的锁扣,白亮亮的银子立马露了出来。

“何方小辈在此撒野?”一道气势迫人的喝叫声,自败北身后欺近。败北不敢大意,回首相探,方瞧清说话之人正是适才那为首的官吏。

二人数尺之地相持,那人身在马背之上,虎背熊腰;弄眉阔面显得剽悍无比,气力过人。

手中的金钢大刀,在阳光的反射之下,更增添了几份霸气。

二人基本是在同一时刻,同时向对方发起了攻击。

一人剑法快绝无伦,一人内力气势迫人,几百回合下来不分上下,二人体力消耗甚快。数名还幸存的差吏持刀在手,竟不敢参入战团,只得在一旁观看。

败北开始有些急燥了,无奈今逢劲敌,竟是进退不得,且万万不能再如此耗下去了。

正在这时,一白衣少年,手持折扇踏步而来,远远道:“败北兄,南宫来迟了。”败北闻言心头一喜,斗志陡然增加几分。

来人正是剑缘情阁四大刺客之一南宫书生。

那官吏见对方援手到来,且并不显得惊慌,反而一反常态,露出了几声怪笑,笑音极沉。回身向后挥出一刀,冷冷道:“南宫败北此处就是你们葬身之地,等你们很久了。哈哈,哈哈……”笑声中充满了自信。

南宫败北并列肃立,具是心头一惊,后背心冷汗汗溢溢,想得都是同一个问题。

----------------------------靓丽的分割线-------------------------------------

《剑缘情阁系列》之《怜雪残月篇》(第六集)

第六章:大劫

“天干地支,斗转星移。**阳取,散势鸷鸟。环转退却,三步制君。奇形八阵,索人性命;上至飞天,下至遁地……”

那管吏忽然自腰身衣带处取出一物,嘴里没头没脑的念叼着。

南宫败北闯荡江湖,南至天涯海角;北至黑龙地脉;西入寒冰雪山;东行渤海之宾。可谓是足迹踏遍大江南北,虽说年岁尚轻,但见识绝无不广之说。二人携手斩杀、破损高手奇圣甚多,可今日遇这虽说不得武艺如何高深的官吏,心底且莫名其妙的生出胆怯之意。

二人静立原地,手中的兵刃握得紧紧的,招式虽未泼露出来,但蕴式待发,谨慎之态文以难表。即使电光闪石一刹那,他们似乎都能在一刹那,最为短暂的那一刻使出杀招来。二人四目,紧紧的盯着那官吏每一个微笑的动作。

高手过招,容不得一招半式。

招式是死的,可人且是活的,随机应变是每一高手通用的一种招式概念。

当然对于这另一境界的招式概念是不可抱残守缺的,二人二心四用,忽然天宇变得暗淡了,只听那些兵差大呼小叫道:“天狗食日了,大家快找个地方避一避。”

南宫败北心头为之一顿,不由得分散了一下心神。

那官吏将手中那物展开,且是一面绘有七星八卦的黄色三角小旗。

只见他将那小旗左右挥动,南宫败北身处的地方忽然变了,眼前竟变成了一望无垠的沙漠,烈日当头,到处皆是些毒虫异蛇,群毒物向他们二人包围过来。二人同时喊道:“天地阴阳索命阵法……”

天宇间立时显现出一个巨大的人影,正是那官吏。只见他肃立在天宇之上,且只露出半个身子。

蓦然张嘴向南宫败北吹了一口气,竟将二人吹得老远,身子重重的撞在了山腰巨石之上,二人的五赃六俯皆给这巨大的气流撞得分分裂裂,显然已是身受重伤。

那官吏忽然又将手中那面旗向南宫败北二人身处之地一指,二人身旁忽然跳出几只巨大的怪物来,单是那爪子一角竟有人腰粗细,巨大怪物皆露锋利白牙,样子甚是狰狞……

且说,怜雪残月千里迢迢完成了叶子指派的一项重要的任务刚回剑缘情阁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

忽闻五月身受重伤,正在紊苑阁叶子的住处调养,急忙奔去探望。听五月言及是己身所为,皆是目瞪口呆。

二人久日未见着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孤剑云,心中甚是怀念,多次在五月口中探问,终是闻出了些眉目来,孤剑云已被叶子追逐出了剑缘情阁,二人皆一头雾水,茫然不解。且又不敢迫问叶子,只得各怀心事。

这时门外一人闯了进来,且是阿德阁主身边最贴切的侍卫小鬼子,三人长时未见,自然少不了问这问那。

三人谈笑片刻,且见一旁正躺卧在床上的五月朝三人白眼,三人心头皆是尴尬。

想这五月正重伤在身,而三人且笑嘻嘻的,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味儿了。还是怜雪脑子转得快,急忙问道:“小鬼子,你匆匆赶来,不单是为了来探望五月的吧?”这一问不仅仅缓解了适才尴尬的场面,还背地里恭维了一翻五月。

小鬼子闻言这才想起,阿德阁主派自己来此的原因。急忙道:“阿德阁主有令,南宫败北在鄂境襄阳府地带可能会遭人暗算,派你们火速前去支援。”

怜雪残月闻言具是一惊,也来不及问清楚一个所以原,只是匆匆向五月、小鬼子道过别,差人备马,匆匆扒了几口饭,便策马上路了……

话说,爱爱被扶桑幻术所困,幸亏一凡及时感到解救了爱爱。爱爱也自危乱中白白的捡了个**宜——自一凡身上得以尝学剑缘情阁,至高无上剑法——三剑决,上中下三篇。

一凡正训示爱爱之时,忽然身后射出一支暗箭,一凡中箭,不想箭上染了剧毒,一凡立时毙命。

一凡临别前,只说了一句话:“三十年后阖门邪派竟重现江湖,爱儿快回去通知大家,剑缘情阁将会面临一场生死存亡的大劫难。”

爱爱只是伏在一凡身上大哭,浑然不知一人已自暗出走了出来,怪笑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靓丽的分割线-------------------------------------

《剑缘情阁系列》之《真水欣儿篇》(第七集7)

第七章:童真

(下接《终结篇》)

且说爱爱悲哀欲绝,已至忘我。

伴随着那怪笑声,一素巾黑服,面罩一诡异面具的汉子已自暗处走了出来,行至爱爱身旁不足三尺之地,蓦然挥手成爪,隔空向爱爱聚气挥洒而去。

“催护法,手下留情。”一女子匆匆赶来,急忙喊道。

那叫催护法的黑衣汉子闻声,出手便缓了一缓,回过头来看了看那女子,泰然自若地回答道:“欣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如果让她活着回剑缘情阁报密,教主那关先且不说,倘若引来剑缘情阁主力攻打,我们辛辛苦苦秘密调养声息的阖门教派说不定会被他们斩尽杀绝,到时我们三十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剑缘情阁与我们阖门教派天生就是死对头,你别阻止我了,让我来吸干这丫头的功力,让她气绝而亡。”

那女子正是剑缘情阁三年前无故失踪的真水欣儿,且不想她早已投身阂门教派,位立右护法监管。

“不行,她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姐妹,虽然我已背叛了剑缘情阁,但念及昔日情义,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伤害她。”

真水欣儿瞧着爱爱那涕泪交加、泣不成声的样子,心头一酸,说话也有些含糊其词,几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她小心翼翼的蹬下身子,去抚慰爱爱。

谁知,真水欣儿的双手刚要触着爱爱,爱爱蓦地立直了身子,死死的盯着真水欣儿和那催护法。咬牙切齿道:“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夯拄爷爷之所以会死,全是你这叛徒、魔女害的,想当年夯拄爷爷一再训示我们,做人就得往正道走,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替夯拄爷爷报仇。”

话未说完,剑光闪动,且是爱爱的配剑直取真水欣儿要害。

那催护法早有准备,就在爱爱剑光闪动之时,已自后背掏出两只铁手爪,向爱爱丢去,两只铁手爪一端均系有铁链,催护法手持铁链牢牢锁主爱爱腾跃的方向,控制着铁爪的攻击目标。

爱爱一剑刺出,本就没留什么后着,见铁爪袭来,横剑一挡,两件铁器相撞,击起星星点点的火花。谁知那催护法所使铁爪乃非凡品,加之那催护法的武功远在爱爱之上,爱爱的配剑在而物相撞之后裂为两半,而爱爱的躯体也被击得向后飞去,重重的摔在了赤剑身旁。

爱爱急忙拾起赤剑,沉气丹田,再经左右中府、尺泽、列缺、太渊、少商汇于双手少阴、太阴经脉,赤剑被爱爱手中内力所牵引,牢牢粘在爱爱手心中,刹那间赤剑发出道道刺人眼目的光芒将暗洞照得亮于白昼。

“‘驱魔术’……‘驾仙术’。”使出了一凡适才所授之‘三剑诀’,催护法被三剑诀 气势所慑,竟也不敢贸然接招。茫然爱爱背后一阵酸麻且是被人点了穴道,动弹不动。

只听得身后一人柔言细语道:“催护法,欣监管辛苦你们了,这丫头就留她一条生路,不过现暂时将她关押在‘阎冥洞’中,等三股势力到齐,灭了剑缘情阁才能放她走。

催护法、真水欣儿闻言,恭敬道:“紧尊少教主圣命。

二人话未完,那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远远传来爱爱的叫骂声:“卑鄙,有种出来跟你姑奶奶单挑,背后暗算人算是什么东西……呜呜呜!我不要被人关押,我不要低人一等。夯拄爷爷救救爱儿……”声音渐渐远去……

只可惜一凡再也听不见爱爱的呼救声了,曾几何时,爱爱只是一个不足三尺的小女孩,一次和孤剑云、五月、紫蝉儿玩水戏鱼,一不留神,滑进了鱼塘深处,喝了几口清水,急忙喊道:“夯拄爷爷救救爱儿。”

于是夯拄爷爷就出现了,救了爱爱一条小命。曾几何时爱爱偷偷拿跑了挂在墙壁上的赤剑和几个小玩伴们分西瓜吃,一不小心划破了小手腕,鲜血直流。

小玩伴们都吓傻了,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爱爱吓得脱口喊道:“夯拄爷爷救命啊……”

夯拄爷爷一凡出现了,在包好伤口之后,小爱爱依偎在一凡身旁问道:“夯拄爷爷,爱儿会死么?”

一凡抚摸着爱爱的小脑袋说:“有爷爷在,爱爱不会死,除非爷爷死了。”

“不要,我不要爷爷死,爱儿也不死。”

那天爱爱哭得很厉害。再后来爱爱长大了,学会了很高深的武功,虽然还是很调皮,常常找一凡的麻烦,但自那时开始,她便开始学会了保护一凡,因为在她心里,一凡既是她的父亲、母亲、爷爷,又是她一生中最值得依靠和尊敬的长辈。

小时候遇到什么困难,一凡总会为她撑腰。记得有一次,孤剑云哥哥打了她一巴掌,她立刻跑夯拄爷爷那去告状,夯拄爷爷自然是狠狠的训责了孤剑云一顿。

比如说什么:你是哥哥不好好照顾妹妹还打妹妹之类的话,自那之后,孤剑云再也不欺负爱爱了,他也开始学着保护爱爱。

“夯拄爷爷不在了,云哥哥也不在了,爱爱该怎么办?夯拄爷爷你还能听见我说话的声音么?你还会哄爱儿开心么?你还弄些好吃的东西给爱儿吃么?你现在在那里啊?小时候你不是说过,人终有一天会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么,那里很美很美,你现在就在那里么?为什么不带爱爱去。

不要丢下爱儿,呜呜呜……”爱爱自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夯拄爷爷已经不再在她身边为她做好吃,为她打蚊子。

自己现在躺在一块冰凉的石板上,四周黑黑的。好冷啊!爱爱心里说,这里是那里?夯拄爷爷在那里?

是啊。人的一生总是在最苛刻、最黑暗的日子里回想起往事。

可惜往事已只能是回忆,每个人都只有一个童年,童年的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真得很令一些生存在生命边缘的人们留恋,只可惜夕阳依旧,前事已尽是过往云烟………………

----------------------------靓丽的分割线-------------------------------------

《剑缘情阁系列》之《覆灭篇》(第八集

第八章:江湖

话说,南宫败北被困“天地阴阳索命阵”已是枯灯残油,实则是大半个死人。

二人的体力也渐渐耗尽,眼下生机渺茫,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身处之地已由黄土沙漠变成了冰天雪地 ,二人缩卷成一团,眼下真有点生不如死。

怜雪残月赶来见一虎背熊腰;浓眉阔面的官吏正挥舞着一面旗,南宫败北被一道古怪的光圈所笼罩,卷缩着身体显得无比的痛苦。二人急忙弃马腾身跃起,向那官吏扫去。那官吏猛闻背后劲敌袭来,急忙撤了“天地阴阳索命阵”可惜还是迟了半步,后背中招,受伤不轻。

南宫败北得以脱阵,急忙盘膝坐地,运功疗伤。

怜雪残月则与那官吏盘旋周转,片刻!南宫败北体力渐渐恢复,见怜雪残月与那官吏一时之间斗得不相上下,各取兵刃相助怜雪残月。

剑缘情阁四大刺客连手,天下间少有敌手,只可惜这官吏并非乏乏之辈,虽然在四人连攻之下落尽上风,且也丝毫不显惧态。倏地一对人马冲来,马上一人,人未近,朗声已传了过来:“司徒将军,皇上派我等御前八护卫前来支援将军。”

说罢已加入了战团。剑缘情阁四大刺客本占尽上风,这时敌方一下来了这么多强援,不免有些落风于对方。

一时之间,刀光剑影,杀气交横。不时夹杂些惨叫声。

驾——小鬼子策马急奔,蓦然间发现不远去一人抱枪而立,似乎早已在此等候多时。那人还未待小鬼子逼近,已挥洒出铺天盖地的杀气。

“阁下是谁?”虽说是身处险境,小鬼子还是出于讲话规矩的抱手而道。

“呵呵!阖门教派左护法修罗一鬼,呵呵,咱们可都是鬼,鬼对鬼有趣得很。在此等候多时了,想去报信?先过我这一关……

且说紫蝉儿给五月灌下了断情蛊之后,被紫蝉儿藏在一山石隐秘处。紫蝉儿对着五月哭泣道:“月姐姐,请恕蝉儿万般五奈给你喂下了断情蛊,只是不想也拉上你一条性命。剑缘情阁已面临着大劫,或许过了明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剑缘情阁了。

而你已经不能再练武功了,你若知道剑缘情阁被人所灭,定然会去报仇,只是你力单势薄,去了也是冤枉送条性命而已,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活下去。月姐姐多多保重,后悔无期了。”

紫蝉儿说到这个“无”的时候,已转过身去,不再向五月多看一眼向剑缘情阁奔去。

江湖事,江湖了。

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打打杀杀从来就没有终止过。

血腥味只会让这个所谓的江湖更加的敏感,更加恐怖。今天你杀了我,明天就是我儿子来杀你,后天又是你儿子来杀我儿子,大后天……如此反反复复,让江湖真的变成了“江湖”。

血,人血来添盖的江湖,那该流多少血?死多少人,才能用血来添满湖,添满江?

在一个远离江湖的地方,孤剑云正在一个池塘边垂钓。忽然浮子往下沉了沉,孤剑云心头一乐,嘻嘻笑道:“鱼儿终于上钩了。”于是在浮子一点一点下沉的时候,他开始很小心的将鱼竿往上抬了抬。感觉下面沉沉的,急忙往上加了点劲。

孤剑云乐了:“好大个家伙。”于是与一条大鱼周旋了起来,用会劲,松一下,如此反复,那条大鱼终于屈服了,任孤剑云牵着嘴走。终于将那条大鱼拉上了岸,果真是条足了十斤重的大草鱼。

“哈哈,今天晚上可有得吃饭了,只是这么大一条鱼,我要怎么吃得下了?如果夯拄爷爷,爱爱妹妹在就好了,我们三个人一定能将这条大草鱼吃个精光。

夯拄爷爷以前的确说过,等再过一年,满了六十六岁便带着他和爱爱去一个远离江湖的地方,掉鱼摸虾,栽菜种田。

那时爱爱还老不大情愿了,这个傻丫头岂知江湖险恶。

不知道他们还好么?南宫败北,怜雪残月,小鬼子他们了?他们还好么?

剑缘情阁还好么?

五月还好么?”

一想到五月,他心头一酸:“她可是为救我而受伤的,她终身不能练武……”越想心越乱,于是索性不去想。

月色很淡,但星星且是密密麻麻的。孤剑云吃了几口鱼,便吃不进去了。

他躺卧在自己亲手搭建的草房顶上,望着天空中的星星,进入了沉思之中,慢慢的睡熟了。

蓦地一阵哀鸟长鸣声将他从梦中惊醒,剑缘情阁有难,这是他醒来之后第一反应。

夯拄爷爷、爱爱他们有事么?

对了她了?她是不是也有事?

于是孤剑云匆匆的收拾了一下,便准备连夜向剑缘情阁赶去。

幸好在他退隐之前,在集市上买了匹马,现在正是需要马的时候。

----------------------------靓丽的分割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樱兰高校]蓝墨沙印在线阅读第八章

    原来他也用了排眼卡,是能看到自己的。贾白的手被他抓住之后,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直接躺倒在地,指环七毫不犹豫的骑上来,掏枪,上膛,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他又掉坑里了。欺负他善良。“大侠,大侠,饶命,饶命。”贾白赶紧用手握住对着他脑门的枪管,“有什么事咱们好说好商量,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像是吓坏了,想

  • 千木春强者为尊【7】

    “这是萧家大少爷发布的任务,我们佣兵团里缺一个用短剑近身搏斗的武士,各位有兴趣不妨来试试啊!报酬非常高!”高级任务栏前有个男人贴了一张新任务上去,是到都城边缘那座闻名的迷雾森林去寻找提升实力的碧灵果。碧灵果是一种巩固元气的药材,修炼的时候辅助,可以事半功倍,但是三年才结一次果,因此也非常珍贵。短剑近

  • 废宅双生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在这座繁忙的城市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像是一座孤岛。“可怜可怜我咯……”一双满是污垢的、颤抖着的手拿着一个缺了一角的破碗伸到纪沐身前。纪沐抬头看了一眼双手的主人,而后漠然走开,有些人,可怜,但不值得同情,四肢健全,宁愿出卖自己的尊严伸手讨要,也不肯去勤勤勉勉的工作,又

  • 赛尔号之来世今生修行【下】

    龙珠精神世界十年后“天照·剑。剑术·诛神。”夜冥站到夜曦月【夜冥的复制体】的面前,看着夜曦月手里拿着查卡拉刀,身上爆发着强大的剑意,向夜冥冲了过来,夜冥双眼的红光一闪而逝,手上却出现了一把带着天照之炎的剑,也直接冲了上去。“曦月你真漂亮,别真打啊,意思意思就得了吧。唉,剑术·拔刀斩。”夜冥看到曦月使

  • 一场夜雪,半城烟沙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军官一见,就躬身说道:“是。我家公子有请,麻烦阁下同我们走一趟,还望阁下不要拒绝。”楚易尘折扇一收,笑道:“我知道你家公子是谁,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楚某还有一事相求。”那军官听楚易尘言语里并没有拒绝的意思,随道:“啊,楚公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楚易尘道:“这倒不用,大人只需容楚某在临走之前同师兄师

  • 唐朝大俗人在线阅读第6章

    失去席多蓝恩的控制,十数秒后,肆虐涌动的岩浆慢慢凝固,弥漫了整个场地的火山灰也开始渐渐平息,露出里面重伤濒死的风速狗。周围的火系能量还在不断伤害着这只重伤濒死的风速狗,可以说,如果这只风速狗的特性不是引火的话,早就在岩浆中化作灰烬了。当然现在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几十秒后这只风速狗马上就要归西了,现在

  • 女神锻造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此时的李若需已经成为全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上千万人的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宋书记,你快想想办法,他李若需把粮食价格已经抬到常人无法接受的地步了,目前所有的城市,老百姓都疯狂的抢购粮食,要尽快想想办法啊。”粮油部长对宋书记说道。宋书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李若需现在的行为已经违法了,通知相关单位进行

  • 汉魏珍芙在线阅读第9章

    陈亦新是这学期才转手接任他们班的,她从教二十余年,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个学生。不论是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还是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她都要锲而不舍地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点醒他们,即使对方根本不领情也不听教导。魏昀的斑斑劣迹,她在接任之前就听说过不少,比如开学不久就和别的学校的人打了一架,一战成名;又比如在学校附

  • 我终结了人类疾病在线阅读第3章

    “报告!玛伽巴萨消失,哥儿赞潜入地底!”所有人沮丧地叹着气摇着头,又是失败的一战,直升机降落在停机坪上,重伤的香织和尼古拉被送往了医疗中心。两周后……训练场上,罗恩拿起胶囊压下了上面的按钮,一道白光闪过,古厄巴萨赫然出现在训练场的草坪上,它趴在地上扑通着翅膀打着滚,活脱脱就是一副野生怪兽的德系。“这

  • 系统之饥饿少女奋斗史在线阅读第四章

    后来我顺利地通过了学校的测试,直接跳读四年级。对此二年级的校友表示十分高兴,因为只能争第二的痛苦终于可以由四年级的学长们去承受了。对于我,跳级以后并没有什么变化,名次还是原来那个数字,只是赞助我邮票和信封的热心人士,由原来的一个变成了很多。周围的同学,也从两小无猜,变得互相之间有些暧昧。不过那时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