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食在大宋第六章

2022/1/15 12:18:39 作者:古藜 来源:言情小说吧
食在大宋
食在大宋
作者:古藜来源:言情小说吧
一场雷火将城北一家棺材铺劈成了灰烬,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通过山海经世界的铁盒子.....文舒:长着人脸的狗对着我咧嘴笑,还要用石头砸我....文舒:长着人脸的马总是追我,还要把我举起来.......文舒:全身火红的猪,不仅骂我,还要咬我.......她抖了抖亮出菜刀,最后它们变成了:红烧山煇,清蒸山膏,焦盐熟湖。某位外表光风霁月,实则心狠手辣的少卿大人品尝过后,嘴角微弯的点点头,“味道不错....”已有百万完结文《农门符医》感兴趣的朋友,养肥期间可以移步观看

这是cult电影中也难以再现的血腥一幕。

一堆被扒光的人形叠在冰雪空地上,肢体七零八落。地上到处都是血迹,他们的头颅被整整齐齐堆成了尖塔的形状,头顶无一例外被削开,脑髓被吸得一干二净。每一张脸都是许烈熟悉的。

“是什么东西……干的?”

许烈的声音剧烈颤抖着。

空地上一处漆黑格外显眼,那是一个烧完的火堆,树枝上还串着一只手掌。

林儒锐道:“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爱熟食胜过生食,娴熟的生火技巧,无一不在表明吃掉学生的东西具有一定智慧,很有可能也是人类!

“吃人的人……藏在树林里的东西,是食人魔?”这大寒天,许烈竟吓出了一头热汗。

“数量不少,是食人族才对。”林儒锐蹲下来,抓了一把篝火中的灰烬。

“糟了。”她忽然道:“灰烬是热的!”

与此同时,一股锋利的危机感逼近,她反手将许烈往旁边一推。下一刻只听嗖嗖尖啸,两支利箭从林中射/出,贯入二者中间的空地。

四周树海摇曳,桀桀怪笑掺杂在风声中传出,一双双绿光闪烁的眼在树阴中接连亮起,兴奋而残暴的恶意涌动着。

林儒锐拔/出地上的箭,反手掷回,一道惨叫应声而起,接着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

怪笑停滞了一瞬,似乎没想到林儒锐能伤到他们伙伴,这些食人族出离愤怒了,手握长矛从树林中弹跳而出。

他们的长相与摩根·托马森家中挂画上的形象相差无几。光脚踩在雪地里,只在腰间围一圈野兽皮,体质并不畏寒。身材健硕浑身长毛,脊背佝偻,形似野兽,还有着一口腥臭的牙。

有的背着简陋的弓箭,有的拿着长矛,有的挥舞着一只吃到一半的女性大腿。四五十只食人魔一齐冲出,将林许二人围在了中央。

“这、这就是吃人的东西。”

肺叶因恐惧而收缩,许烈正感到呼吸困难,忽然手上一沉,有人往他手里塞进一个冷冰冰的沉重物体。低头一看,是枪!

林儒锐:“会用吗?”

许烈狠狠点头,擦了把冻红的鼻尖:“好歹我也是玩过射击游戏的!”他没有问林儒锐枪是从哪来的,老大身上总有他看不透的秘密。

比特犬朝着对面一只狂吠。这只食人魔的体型格外健硕,身高将近两米,面如地狱修罗,一道贯穿双眼的伤疤显得他更加可怖。虽然眼瞎,其他的食人魔却都以他马首是瞻。应该就是首领。

首领往二人方向一指,其余食人魔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快跳疾跑冲锋上来。

铮然刀鸣,林儒锐抽出背后双刀,脚尖一点,掠向对面。身后也同时发出枪响。

许烈虽然第一次在现实中摸到真枪,但他性格豪迈胆气足,并不如何畏惧,花了点时间便能运用自如了。

砰砰砰枪响在空地上空不绝于耳,火舌不断从枪口舔舐而出。食人魔肌肉紧实,骨骼强壮,有时子弹甚至不能完全穿透他们,而是悲惨地卡在骨缝当中。许烈得补上一枪才能让对面倒下。

他猜测,林儒锐那边用冷兵器只会更加麻烦吧?

这样想着,许烈用余光看了一眼,却差点惊掉自己下巴。噗嗤入肉声不绝于耳,食人魔在泛着青光的刀刃下变得比豆腐还柔软,活生生被拦腰斩断。长矛还未刺出,刀锋已逼至眼前。

血光四射,肉沫横飞。这完全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林儒锐的表情依旧淡然。恍惚间,许烈以为自己误入了水果大战现场,而林儒锐只是在砍瓜切菜而已。

眼盲首领意识到不妙。他们猎人的立场已转变成了猎物。首领大声呼喊:“退回树林!退回树林!”

林儒锐不甚明显地一顿。

这个首领的声音……好耳熟。

食人魔群如潮水退进阴暗处,但这种睚眦必报的生物并未放弃。

许烈警惕地观察四周,正要出声,密集的箭雨忽然从树林中射/出。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许烈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一只手捏住了他后颈,将他脸朝下按进了雪地。接着一股炙热的火浪。

鬼知道这天寒地冻哪儿来的火?可那温度高得快把他后背烤熟了!

磅礴火光冲天而起,箭雨在火浪中分崩离析,只剩零星残骸溅落地面,冒出青烟。

“怪、怪物!你是魔鬼!”

许烈刚被松开,就看见食人魔一边指着林儒锐颤抖大叫,一边撒丫子跑进树林深处。许烈有些傻眼。一群怪物喊另一个人类叫怪物?这叫什么事儿?

林儒锐拔腿就追。许烈心道喂喂那可是怪物啊,反追杀怪物老大你真的强到过分了吧……吐槽归吐槽他依旧忙不迭跟上。

跑着跑着,食人魔的影没见着,一个湖泊却兀的出现在二人面前。

气温低寒,湖面结满了冰晶,湖边则立着一栋木质小屋,战斗中失踪的比特犬立在屋前的台阶下疯狂摇着尾巴。

许烈给林儒锐递眼色:“老大,要去看看吗?”

二人走到小屋前,小屋没有窗户,顶上有一个小小的烟囱,房门则用一把厚重的铁锁锁着。

“看来主人出去了。”许烈挠挠头:“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进去看看。”林儒锐道:“游戏不会设置毫无用处的线索。这栋小屋出现必然有它的理由。”

“那我去找找有没有铁丝,把锁撬开。”

话音刚落,只听啪嗒一声,锁头坠到地上,林儒锐已经推门进去了。

“原来锁是坏的啊?”许烈一边嘟囔一边蹲下将锁捡起,却不由痛叫一声,“什么鬼东西?”他的手指瞬间被烫出一个水泡,原来锁头并非自然损坏,而是被极端的高温烧得融化断裂。

屋内光线昏暗,大概十来平方的狭小面积,用一道帘子隔开了主厅和卧室。帘子后安置着一张小床,床头摆放着一只粉色的兔子玩偶。

“小女孩儿的闺房吗?”二人正站在帘前,一块石头忽然破空飞来,狠狠砸中许烈的后背。

“哎呦!”他转头一看,托马森家的小儿子怀中抱着一堆石头,警惕地立在门口。

许烈怒了:“熊孩子,你爸妈没教过你不能用石头乱砸人吗!?”

丹尼尔只冷冷道:“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

“真没礼貌!”许烈跳脚。丹尼尔却忽然脸色一变,他看见林儒锐拿起了那张倒扣在桌上的相框,端详起了框内的合影照片。

这是一张全家福,但两个大人的身形都被黑色的马克笔涂去了,只剩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坐在草坪上互相依偎,脸上露出暖洋洋的幸福笑容。

“为什么从别墅里跑出来了?”林儒锐问。

“关你什么事!”手中的相框被恶狠狠夺了回去,丹尼尔咬牙瞪着她,忽然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反正你们也会死的。你们所有人都会死。”

“呸呸呸!你这小孩儿别说丧气话!”许烈连忙啐道。

丹尼尔却不再理会他们,抱着石头堆在房间中央那个小小的壁炉周围,开始烧柴生火。这些木头浸足冰水,潮湿厚重难以点燃,只冒出缕缕呛人的黑烟。

丹尼尔呛咳几声,正要挪远一点,身旁黑影一落,是林儒锐盘腿坐到了他身边。丹尼尔手上的木柴被她接过,眨眼间就冒出明亮的火光。丹尼尔看傻眼了,一时竟分不出那火光到底是木柴烧出还是从她指间突兀窜出。

林儒锐将柴火一个个点燃塞进炉子里,拍了拍手,从衣兜里摸出一个东西。看清那东西的瞬间,丹尼尔的神色就变了。那是一只粉色兔子发夹,正安静躺在少女苍白的掌心。

“你从哪里找到这个的?”丹尼尔的声音显出几分尖锐。

“在狗舍里发现的,应该是你家的狗藏了起来。”林儒锐将发夹交给他,“可以告诉我,艾玛到底怎么死的吗?”

丹尼尔紧抿着唇。林儒锐明白他不想多谈,站起来走出屋子。

丹尼尔紧紧握着兔子发卡,就在林儒锐快要跨出屋子的前一瞬,他忽然大声道:“小心珍妮·托马森和摩根·托马森!”

“那不是你的父母吗?”林儒锐没说话,许烈却诧异万分。

“曾经是!”丹尼尔的声音冷硬得就像雪中的石块:“直到他们杀死了艾玛!快逃吧,如果不早点离开,你们也会变成那种面目可憎的东西!”

“什……”许烈还想问,屋子却被啪的关上了。这次是从里面反锁了门。

直到二人返回别墅,许烈还在义愤填膺:“托马森夫妇都是好人,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孩子?老大,那小孩绝对不正常!”

林儒锐若有所思。当她在狗舍内捡到兔子发夹时,赛斯特的声音提醒她这是关键道具,林儒锐便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当她在湖边小屋中看见床头的同款玩偶时,她意识到这个道具的使用时机到了。运用一些技巧,果然从丹尼尔口中套出了关键信息。

相比托马森夫妇杀死自己小女儿,她更在意的是丹尼尔最后那句话。这句话散发出不安的气息,似乎隐藏着血淋淋的真相与核心。

面目可憎的东西是什么?触发什么条件才能变成?

未至门前,别墅门忽然打开,老李忙不迭将俩人拉进别墅。众人聚集在别墅内的客厅,气氛压抑,愁云惨淡。林儒锐的思考被打断,她不由猜测是否别墅在她离开的这半天内又发生了变故。而老李接下来的话则印证了她的猜测。

“不好了!又有人失踪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球最强女婿在线阅读第八章

    鼻息间夹杂着酒味,是霍时彦厌恶的味道。可也不知怎么,他舍不得松开女人柔软的唇。贪心的,一寸寸的汲取着,直至大脑空白,手不受控制的摸到了慕澜光洁无暇的后背。偌大的卧室里,两道交叠的身影,呼吸乱了方寸。等慕澜被疼得找回一丝理智时,霍时彦那张俊脸就放大在她眼前。男人一双深眸锁着她,满眼都倒映着她的羞红脸的

  • 一骑清尘如霞烟在线阅读第2章

    夜间,刘家酒楼。“夫子啊,我再敬你一杯,今儿这酒可是我特意让人去武都城采购的,咱武安县可是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啊!”夫子此时也是喝的有些上头,顿时不乐意了。“百年陈酿,确实是好酒,还是酒神庄的。但是,你说县城没有好酒是不把我的收藏看在眼里啊,我这可是有着从星辰宫带来的繁星坠,喝一口就感觉自己与繁星共舞,

  • 嫁给聋哑男配第3章在线阅读

    阳春三月,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随着风儿摇曳的柳树条刚刚爆出嫩绿的芽,一对对的燕子衔着泥,飞往屋檐下忙着筑巢。但是,在高高的宫墙内,一处偏僻的院子里,却感觉不到春的暖,冷清的让人发抖。“公主她会不会是被吓傻了?”院子一个宫女小声的对身边的太监说着,手却依旧拿着扇子往一个小炉子上扇,炉子上一个罐子

  • 皎若云间月第一章

    九天劫雷已连续劈了八下,林舒渡劫的山头早已夷为平地。第九道劫雷姗姗来迟,水桶一般粗的劫雷宛如有生命般在乌云中穿梭,趁她虚弱之时,直冲而下。趴在地上的林舒,抬起头来,双目灼灼看向上方,她伸出右手,本命剑小红心随意动出现在手中。她白衣黑发,手持宝剑,一跃而起,向着半空中的劫雷迎头而上。林舒再次恢复意识,

  • 我!主角猎杀者在线阅读第2章

    刚回到房间,一位傲慢的师兄就传音过来:“废物快过来给我捶背!”那位师兄常年困居聚灵中阶,别的弟子都通灵境界了,他也只能使唤下赵圣。“聋了吗,小爷我让你过来!”看到赵圣不来,那弟子越发强横了。“他娘的!”那位弟子飞过来一掌拍下,聚灵中阶的实力没有保留地爆发了出来。“既然汝心想诛我,那我也不客气了!”赵

  • 万界拼多多第六章在线阅读

    淮引视角:我是淮引,凤唳国的将军。从小,父亲便告诉我:你将来一定要做个好将军。那时我才七岁,我问父亲:“什么是好将军?”父亲说,“忠君,报国。最后,是保护好自己。”父亲摸着我的头说。自那以后,父亲教授我武艺,我不敢有丝毫疲懒懈怠。别的孩子在戏扑黄蝶时,我在读兵书,练武。父亲不断告诫我:各司其职。所以

  • 我的绝色小姨第十章在线阅读

    诗毅回到灯火通明的诗家大别墅时,客厅内一家四口欢声笑语和乐融融,她的脚步顿住了,生怕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就破坏了别人家的天伦之乐。“大小姐回来了。”保姆阿姨的话让阖家欢乐戛然而止。徐薪茹瞧见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她端着母亲高高在上的模样,皱着眉头对诗毅说:“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才回来?”诗毅懒得跟她

  • 三界镇邪刀之穿越

    “唔,这里是哪?”女孩穿着白色的吊带裙站在路上,她□□着双脚有些迷茫。四周的景象她很陌生却又有一丝熟悉,路上偶尔有行人路过好奇的看女孩一眼。“柯南,那里有个大姐姐耶!”步美叫住柯南指着街道边上的女孩,柯南眼镜闪过一道光“走,我们过去看看。”“呐,大姐姐在这里干什么?”女孩低下头看着旁边多出来的四个孩

  • (东京喰种)目标!甜倒研君第3章在线阅读

    封蔷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逃跑计划竟折在了被老爹狠揍一顿,赶出来寻人的封嗅身上。苍天啊,想当初还是他放她走的,总不好直再这一个人手心里兜圈子吧。“不是,你想想,就这么把我带回去了,你那顿打还不白挨?”封薇于是决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痛定思痛,觉得自己果然一时糊涂,做了混帐之事,今日寻到你,那自是天意

  • 异界纨绔无双之同学会【修】(4)

    晚上七点过,天色渐暗。然而对于很多榕城人来说,这才是一天最热闹的时候。算着时间,谢晟睿换上礼服,让司机送他到本市最豪华的酒店“金海棠”。将请帖交给门口站着的侍应生后,谢晟睿来到了举办这次同学会的海棠厅。深吸了一口气,谢晟睿让人打开大门。门内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作为金海棠最富盛名的大厅,海棠厅自是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