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重生之嫡女谋嫁圣诞节

2022/1/15 1:56:48 作者:笑寒烟 来源:红袖添香
重生之嫡女谋嫁
重生之嫡女谋嫁
作者:笑寒烟来源:红袖添香
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赚银子,闲暇时间还不忘记虐虐继母继妹渣男什么的,把前世他们欠她的债,十倍百倍的一一讨回来。

“我能有什么情况呀?”

秦洛洛颇有些无奈,“再说了,我要是有情况还能圣诞前夜的晚上跟你一起待在宿舍嘛?”

林淼跟刚出院的男友约会去了。

容美也不知道去哪儿浪了。

在这个美丽而又蠢蠢欲动的夜晚,只有秦洛洛和叶凌夏这两只单身狗作陪。

叶凌夏想想也有道理,捂着受伤的小心脏爬上床挺尸,没过几分钟又诈尸般弹起来哀嚎,“人家也想谈恋爱!人家也想要小哥哥!”

“小哥哥没有,小姐姐要不要?”

叶凌夏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床上,“将就着吧。”

“……”

“小姐姐,明天圣诞节要带人家去哪里约会啊?”

秦洛洛一本正经道:“小姐姐明天要去面试,你自己约会吧。”

“……”

“不是吧洛洛,圣诞节你都不休一下啊?”

“休不休息也没什么差别,”秦洛洛微微皱眉,“圣诞节跟我这种单身狗没多大关系。”

“扎心了……”

叶凌夏揭掉面膜,拖着两条宽面条泪去洗脸。

谁还不是个单身狗呢……

只是秦洛洛这只单身狗格外的勤奋。

平日里,秦洛洛在学校就忙得团团转,到了节假日更是找不到她的踪影,各种兼职工作,她几乎什么都做过。

一开始叶凌夏和林淼猜测她家里有什么难处,明着暗着帮了秦洛洛不少,直到某天秦父开着大奔来送秦洛洛开学……

这才知道人家家里是开服装厂的,虽算不上超级富豪,但也是小资家庭了,比一般人都要有钱得多。

秦洛洛完全只是为了多累积点社会经验,再加上闲不住,所以在别人看来才会那么拼命。

叶凌夏看着秦洛洛伏在书桌上的背影咂了咂嘴。

又美又有钱,还特别勤奋,这么优秀的姑娘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小崽子。

*

秦洛洛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一边看着窗外,一边来回搓着手心。

不过半小时的车程,她已经在街上看到七八颗大大小小的圣诞树了,小情侣们手挽着手,在圣诞树前留下过节的合影纪念。

就连旁边坐着的那两个小学生都在互送平安果。

到处都飘荡着恋爱的味道,似乎只有秦洛洛独自芬芳。

秦洛洛搓了搓鼻子,裹紧大衣顶着冷风下车,在寒风萧瑟里迈进了省电视台的大门。

电视台大楼很雄伟气派,内部装修虽算不上富丽堂皇,但也干净大气,每块瓷砖都被擦得锃光瓦亮,能用来照镜子了。

大楼里暖风开得很足,一路上遇见的工作人员都穿得很薄,只有秦洛洛裹着厚外套,手里还是不停冒冷汗。

也不怪她紧张。

A省电视台一直是全国排前三的电视台,就算秦洛洛只是应聘个寒假实习生,那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应聘上的。

来面试的人还挺多,在楼道长椅上坐了一长排。

秦洛洛找了个空位坐下,像等待医生叫号一样坐立不安,生怕一会儿面试官跟她说得了绝症没得治赶紧回家吧。

“洛洛。”

秦洛洛从冥思中回过神,睁开眼抬头循着声音方向看去。

叫她的那人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脖子上挂着蓝色的工作牌。他站在秦洛洛不远处,眉眼弯弯看着她,笑容很干净,却又有种力量,仿佛多看一眼就能把人吸进去。

难怪觉着声音耳熟。

秦洛洛赶紧起身道:“师兄,好久不见了。”

男生是秦洛洛的同系师兄,今年大四,校园风云人物,高颜值学霸。两人虽是同系,但这位师兄常常神龙不见尾,秦洛洛还是因为风云师兄和阿喵男朋友是好兄弟,这才有幸得以认识,说过几句话。

宫晨微微点头,“是好久了,你来面试?”

“对啊,”秦洛洛抓了抓脑袋,“来碰碰运气。”

“别这么说,你有实力能过。”

秦洛洛咬着嘴唇,心里还是对自己没底得厉害,本想再跟师兄讨教点经验,却该轮到她进去面试了。

宫晨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温柔地说:“别紧张,你可以的。”

秦洛洛点点头,深呼吸调整微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放松。

面试官是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人,但保养得很好,身上沉淀着一种岁月独有的气质,讲话也很温和,和她交谈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几句交谈下来,秦洛洛彻底放松了。

其实面试的内容很简单,都是些常规问题,也亏得她昨晚熬夜做了一大堆准备工作,丝毫没派上用场。

不知道面试官对她满不满意,反正秦洛洛自己是觉得还可以。

她步伐轻快地刚迈出门口,就看见楼道的墙壁旁倚着个修长的人影。

“师兄,你还在啊?”

宫晨双手插兜,两条长腿随意地搭在一起,看到秦洛洛出来后站直了身子。

“我正好要下班了,送你回去吧。”

“那就谢谢师兄了。”

秦洛洛跟在宫晨身边并排走着,一路上碰到不少小姑娘,小心翼翼地看看宫晨,接着又充满好奇地盯着秦洛洛,盯得她浑身不自在。

宫晨让秦洛洛先在大门口等着,自己去地下车库取车。

看着秦洛洛系好安全带后宫晨才发动车子,空间里回荡着舒缓的音乐声。

车子开得很平缓,音乐也很轻柔,这要是搁在平时,秦洛洛早就犯困了。

但是她现在没那个心思。

秦洛洛和宫晨算不上熟识,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里,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秦洛洛也不知道该谈什么话题,尴尬的要死。

“今晚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宫晨一手操作方向盘,目视前方,看似很随意地问了句。

秦洛洛撇过头看了眼,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师兄,我约好了今天去做家教的……”

“没事,怪我没有提前约,”宫晨淡然一笑,“那就下次吧。”

秦洛洛讪讪地点点头。

其实她跟花逸说一句今天取消补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就是打心底里不愿意放他鸽子。

宫晨按照秦洛洛指的路,停在那家咖啡馆门前。

秦洛洛下车,透过车窗跟宫晨道别,挥手看着银灰色轿车驶去。

“他是谁?”

“啊!”

秦洛洛正要转身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这么个声音,吓得她一激灵。

抚着小心脏缓过神来,这才发现面前是花逸那张看起来不大高兴的脸。

秦洛洛拍着心口,“吓我一跳,你走路没声儿啊。”

“刚才那人是谁?”

花逸又重复了一遍。

“……”

秦洛洛一头雾水,这孩子怎么对宫晨师兄这么好奇?

不过想想也是,师兄的魅力可谓是男女通吃,在校园里不光有迷妹们,还有一群小迷弟天天围在师兄后边转,花逸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对师兄这么感兴趣也不难理解。

秦洛洛豁然开朗,意味深长地对着花逸笑了笑,“你想认识呀?改天我帮你介绍介绍。”

花逸听这语气知道她是想到别处去了,气得涨红了脸,最后憋出了句“不用了!”,大踏步转身迈进咖啡厅,坐到他的老位置上,狠狠灌了杯凉水,一副谁都别来招惹老子的样子。

秦洛洛在后边跟着,一脑门问号,实在想不通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难道是在学校里违纪被老师骂了?

又或是早恋被喜欢的女孩拒了?

亦或是跟同学产生摩擦吵架了?

越想越头大……

青春期的孩子真难懂啊……

秦洛洛双手托腮观察着对面闷头喝水的少年,总觉得今天哪里不一样,仔细看了会儿才发现,花逸竟然穿校服了!

怪不得感觉他今天更有青春气了。

秦洛洛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彩虹屁一阵狂吹。

可是效果并不好,花逸那张脸阴转多云,并没有放晴的意思。

他听课也不在状态,有心事似的一直在走神。

秦洛洛忍了良久,终于憋不住了,拿中性笔敲了敲桌子,有些不悦道:“花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

少年从思绪中抽离出来,眼神有些空洞,像是自言自语般淡淡开口道:“你是不是喜欢他?”

“谁?”秦洛洛一脸茫然。

“刚才送你过来的那个人。”

秦洛洛微微皱眉,“你问这个干嘛?有心思管我的八卦倒不如多做几道题。”

怎么?还怕她成了情敌?

她拿笔指着书上的练习题,顺带往花逸那边推了点。

少年扫了眼,兴致缺缺,“太简单了,我都会做。”

“……”

既然都会做了那还要她这个家教干嘛???

秦洛洛身体里的燃气罐被一根小火柴瞬间引爆了。

“都会做了?好,马上期末了,你要是总分能有五百,我手抄新华字典!”

花逸就算脑袋瓜再好使,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提高到五百分。

秦洛洛摔下一句狠话,猛地起身离开。

什么叫恨铁不成钢。

她熬了那么多夜就为了能让花逸多学点东西,结果发现人家心思根本不在学习上。

花逸没想到秦洛洛会突然生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顾不上再矫情什么,抓起背包就追了出去。

由于生气,女孩子闷头走得很快,短靴皮鞋踏在柏油马路上哒哒响。

花逸三两步追上去,在秦洛洛旁边并排走着,有些无措地摸了摸鼻子,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从没哄过女孩,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哄。

沉默良久,花逸举起手指试探性地戳了戳秦洛洛的胳膊,刚一碰到就被人姑娘无情地甩开,还像躲瘟神一样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了几米。

“……”花逸又凑近几步,轻声道:“别生气了,你昨天留的卷子我都做完了,要不要检查一下?”

秦洛洛没说话,终于停下脚步,有些狐疑地朝他看了眼。

花逸趁热打铁,从背包里摸索半天摸出来卷子,赶紧给秦洛洛递过去。

天知道他昨晚为了这项作业几乎一夜没睡啊!

秦洛洛接过来随手翻了翻,本来也没想着他能一天做完,所以今天就没检查,想不到四十套卷子这小子还真给做完了!

顿时气消了大半,秦洛洛拿捏着老师架子点头道:“还不错,以后就保持这个学习态度,知道了吗?”

花逸也乖巧地点点头,反正秦洛洛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又不能反驳什么。

“等下,还有个东西。”

花逸费劲巴拉地在背包里掏着什么,好不容易才掏出来个五彩斑斓亮闪闪的圆球状物体,还带着个巨大的蓬蓬尾巴,像是一捧花束。

秦洛洛仔细看了看,原来是颗平安果,不知道包了多少层彩纸才这么蓬,细细的拉花绳子都快被撑断了。

整体效果还是很好看的,颜色搭配也很舒服,看得出来包这颗苹果的人是花了心思的。

少年手里捧着大大的苹果,咧嘴笑着,凛冽的寒风吹过来仿佛都多了份柔和。

落日余晖将天边染成火红色,也染红了少年的脸。

“洛洛,圣诞快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认真起来鬼都害怕.在线阅读第九章

    南辰看着手里的纸条,上面只有四个字:刻舟求剑越是简单的迷想要解出来往往越难,这道题着实难住了南辰,他已经找过了「吕氏春秋」,「古代寓言故事大全」等众多书籍,任何提到刻舟求剑的书里,都没有纸条,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方向搞错了,这题应该有二层含义,不然答案也太显而易见了,索性他把复习资料都先放到了一边,

  • 魔柯传说在线阅读第6节

    事情发生在三个月前,那个时候的冷风宁还在大学念书,临近毕业的时候,正在忙碌的准备着毕业论文和答辩,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这天,突然有人同学来图书馆找自己,说外面有个穿西装戴墨镜的人来找自己,看着就像电视里面演的混合社会的,看着很吓人,问自己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了什么人,冷风宁将眼睛暂时从书本中离开,看了一

  • 那片蔚蓝色在线阅读第五章

    顾清招看着手机,嘴角勾起了一抹清浅的笑,顺手摸了摸身旁狗子的头。小金毛被摸的哼哼了两声,顾清招注视着它的眸子道:“珠珠。”——————第二天,林临早早的坐上了回家的车。原身的家位于京郊,距离这里并不远,乘坐公交大约需要两小时,只是中途需要换乘的次数有点多。原身对家里的号码倒背如流,因此手机里并没有存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之第五章

    第五章初遇两人走到外头,开始洗手,林倪拿着消毒洗手液不停在自己手套上洗,洗了再把手套脱掉,付蕾站在她一旁洗,倒也没有她洗得那么仔细,她瞥见林倪的手十分修长且干净。这样的手其实很少见的,明显平常林倪很注意卫生,比如她的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圆盖让人忍不住多瞥一眼。洗手间,付蕾忍不住道:“教授应该很重视

  • 娱乐圈之妖精养成可怕的男人

    养婴人操控夜婴,亲手杀死并吞食了它母亲。这一幕的确震撼到了徐闻跟米娅。那一刻,徐闻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抓到那个养婴人,一定要。夜婴在吞噬了白衣女人之后,就重新潜入了徐闻的影子里面,然后从影子爬到了徐闻的身上。徐闻能感受到,夜婴又变强大了。“徐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米娅此刻内心五味杂陈,她感觉今晚的

  • 泼辣小农女之血灵花现(5)

    “好冷啊。”这是王辰一路上说的最多的话,常年积雪使得这里变得很冷。等到他们来到城门外,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王辰突然注意到远处森林里有着一些动静,隔得很远也能被发现,在等待的期间,这也成了谈资。王辰正在城门口等待采药人的到来,这时,一队人马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位少年,只见中年人挺胸抬头,

  • 尸而不僵(综)在线阅读第五章

    温宁看着眼前好像是昏过去的姑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却突然就倒下了。要不是他扶的及时,弄不好是要摔个狗啃屎。他刚刚把她平放躺好,这实在是费了他不少劲。因为这位青姑娘穿着实在是大胆,他手放哪里都觉得很是失礼。还没等温宁擦擦并不存在的汗水,谷水青身上冒起荧光来。荧光飘飘扬扬的飞起,谷水青好

  • 综漫异界纵横之激战三(5)

    无数银鳞砸入地面,巨大声响回荡在森林每一个角落,森林中小型动物都远离这事非之地,一些大型猛兽和其他生物在外围悄悄观望。战斗区域内一片狼藉,烟尘覆盖了整个战斗的地点,瞬投下无数的银鳞将生长茂盛在这附近的原始森林夷为平地,尘埃逐渐散去只见一只背甲青黑色巨虫,包裹着人型生物躲过这一轮的攻击,青黑色巨虫慢慢

  • 囧囧往事第六章在线阅读

    “算了,算了。……有没有椅子,你把我扶上去,然后让那两个家伙隔着一椅子把我抬出去。”她只是想出去晒个太阳怎么就这么心力交瘁呢?……等到夏满舒舒服服地眯着眼躺着晒太阳时,不经感慨到,她怎么这么聪明。不管历经多少艰难,最终她还是找到了解决办法。啊哈~~她可真聪明。正当她沉浸自恋当中,无法自拔时。总有人不

  • 我!小鲜肉的魔鬼教官之赎身(8)

    离开戏班居身小院,我痛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决定。韩默拧着眉头,还是坚持那个问题,把青锄安置在哪里。“我们没有赚钱,顶多就是家里给的零用,不仅少吧还有定数,平时一点一点接济还可以,多了根本拿不出来。”“租不到房子也得找个地方,即便让人找到了也找不了他的麻烦。”回去以后我无心理会母亲的絮叨,听完她的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