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极度秒杀之遇到不错的男人

2022/1/15 2:29:36 作者:秒杀喧哗 来源:17K小说网
极度秒杀
极度秒杀
作者:秒杀喧哗来源:17K小说网
在茫茫宇宙中,我们只是一粒小小的尘埃。无极的宇宙之中却拥有极度的杀戮,我们在这些杀戮之中成长,直到不再是那些尘埃。

纪云江离开后,我突然觉得丧气的疲累,不知道原因却沉甸甸的失落感夹着烦乱的生气,让我觉得特别的累,我应该如释重负才对,为什么会疲累呢?

我不知道我的决定对不对,我刚才是试着相信了我的直觉,我一直以来抗拒的事还是没有办法彻底痊愈。

也许,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人可以,但我不知道他是谁什么时候出现。

刚才纪云江问我的决定,我本来是要答应的,可就在张口之际,突然的恐惧感让我改了决定。

我告诉纪云江,我选择离开!

纪云江似乎是有这样的预料但见我说出口还是面色凝滞了几秒,之后他很快恢复常态,对我说,“我很遗憾听到朱小姐的答复,我想这大概是朱小姐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我们凌海不会过多干涉,之前提过的补偿也会如数打到您的银行卡上。您既然选择了,那我祝朱小姐早日找到更好的发展平台。”

我的选择让办公室一片哗然,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好的机会白白让我浪费了,好几个还轮番上阵劝我改变主意,我笑着安慰她们,我说我有其他打算,想休息一阵子,出去散散心。

她们见我主意已经,不再浪费口舌,开始各种最后留言祝福,我其实很喜欢他们的,相处2年多了,要离开蛮不舍的。

一早上我忙着交接工作,下午吃完饭后手续都办好了,我抱着我的个人物品跟大家告别。

回到家,我将那堆物品分类找好位置归置,心里却异常的空落,比早上更甚。

强打了几分精神洗澡换衣服,还要应付晚上的相亲约会,虽然是不抱什么希望,但也不能太丢我妈的脸,我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拎着包出门了。

昨天我妈就把地址发到我手机了,离我住的地方不太远,打车半小时的车程,我一般都是提前到,不喜欢被等的感觉。

我妈就是一辈子在等,等我爸回头,可我爸在我七岁的时候彻底铁了心要跟那个女人走,我妈痛哭哀求,可他还是甩开了我跟我妈,头也不回地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我妈从刚开始发现蛛丝马迹开始就等着我爸回头,可他执迷不悟,纵然撕破脸还是要跟那个女人走,就因为那个女人怀孕了,他提了离婚。起初我妈是死活不同意,她还是在等他的回头。

可后来,那个狠心的男人扔下一切走了,离开的时候却留下他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

他就这样离开了,可我妈一天天的等着,觉得他会有醒悟的一天,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等待被岁月渐渐风干,她的心也就慢慢死了。后来我们绝口不提那个抛弃我们母女俩的男人,我们都当他死了,死在我7岁的那年。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凡事都会提前一点,让自己掌握主动,不想被任何人等,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如果被等,就等同于那个离开我们的男人,不想跟他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牵连。除了我不能改变的一切,我都在努力跟那个男人撇清一切的关系。

我到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了一个男人,我跟他几乎是前后脚要进门,我们在推门的动作上几乎撞车,我缩回了手,他毫不犹豫的推开门,我以为他是要抢先,所以退了一步,结果是他推开门摆手让我进。

我有点脸红我刚一瞬间对他的认知,以为他是跟我抢了进门机会,原来他的不客气是为我打开门,我很诚恳的跟他道谢。

服务员朝我走来,询问我是不是两位,我点头。服务员说,两位这边请,我愣了一下,回头,发现刚那个男人也在我背后,我尴尬冲他笑笑,赶紧跟服务员解释说,我跟他不是一起的,我在等人。

服务员跟我们道歉,然后引着我们往空位的地方走。

我跟这个男人的位置很巧是前后桌,我坐下后看了眼手机,距离约定时间还有10分钟,我点了一杯柠檬水开始发呆,还在想我早上那一刹那的冲动。

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好打算喝水,手刚伸过去,铃声吓得我一哆嗦差点把水杯打翻。

是个陌生号码,我猜想大概是我的相亲对象,我深吸一口气,缓缓接起,“喂,你好。”

那头的人没说话,我有些奇怪,难道是手机信号不好,我又喂喂了几声,还是没反应,正打算挂电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转身,在你后面!”

我转身,看到身后晃着手机的男人,我愣了几秒恍然意识到,原来就是他。

在我还盯着他发愣的瞬间,他挂了电话起身走到我跟前,问我:“可以坐吗?”

我点头,坐正身子。

江右祈坐下后,我脸上惊诧的表情还没有收拾干净,他很和煦的笑了一下,说道:“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也是刚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听见你的电话响,还以为是巧合,没想到就是你。看来,我们需要正式认识一下。”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好,我是江右祈,是今天跟你见面的人。”

我看他最后一本正经的介绍自己,绷不住笑出声,“抱歉,你真的很有趣,我是朱青,也是跟你今天约定见面的人。”

我是故意学着他的话说,江右祈也乐了,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我们聊的很愉快,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没有负担和顾虑的跟相亲对象聊的这么开心。

吃完饭他提出送我回家,我没有拒绝,毕竟遇到聊得来的人本身就很不容易了,不管将来能不能走在一起,至少也可以做朋友。

我刚到家,我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妈问我情况怎么样,有没有进一步的打算。

我实话实说,觉得还不错,可以处处看。我妈很高兴但同时也很担忧,她告诉我,一定不要草率,要了解清楚人品再说,女孩子还是要慎重一点。

我知道我妈的意思,她想我有个归宿,但又怕我跟她一样,遇人不淑,遭受难以忍受的苦痛和折磨。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但这些年我一直谨小慎微的,总是一感觉到危险就会及早避开,就像这次的离职一样。

可我还是太天真,有些人纵然前面避开了后面还是会遇到,是缘分,也是劫难。

我在家待了三天后,终于有些待不住了,无所事事的巨大空虚将我笼罩的严严实实,起初还能若无其事,后来就是各种烦躁不安,以至于在何静又一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没绷住说漏嘴了,她的大嗓门让我更郁闷了。

何静下了班就直奔我这里,见我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嘴里的质问变成了安慰,但还是旁敲侧击的问我原因,我只说就是遇到瓶颈了,需要想换个环境,也在考虑是不是也需要换个方向。

何静将信将疑,她知道我的确好几次跟她聊到工作问题,知道我一直有更换工作的想法,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有凌海这么大的平台,我还辞职,就有些不太令人信服。

何静问我打算,我说想休息一阵子,带我妈出去旅游回来再说,她很认同我的计划,她知道这些年我跟我妈相依为命是怎么过来的。

我跟何静认识在我初二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从外地转过来做了我的同桌,后来我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好。

初中毕业后,虽然她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但我们一直都有联系,直到大学毕业后,她邀请我到海城找工作,我们这才重聚。

这些年我跟我妈过的艰难,要不是有何静,也不会是现在的我,我有好几次我撑不过心里的苦,何静都会是最忠实的听众,

她私底下默默为我做了很多,我大学去北方实习的那几个月,我妈都是她照顾的,她虽远在海城,但事无巨细,要不是我妈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我给她安排了住院,我都不知道我妈已经病了一个月了。

所以我跟何静的关系不同于常人,她对我有莫大的恩情,我始终将她的事放在我的第一位,哪怕是她的不理智,我也会义正言辞好言相劝,虽然她铁了心,但我还是担心和期待着,希望最后可以是好的。

第二天,我就收拾东西去了车站,我没给我妈提前说,我怕我妈不同意,她被我们这几年的生活节省惯了,舍不得乱花钱。虽然这几年我上班收入也可以,我妈偶尔会做点小工,所以过得还算可以。

我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带我妈出去转转,不管她怎么不愿意,我想多陪陪她,好不容易的机会以后不会太多。

我妈果然吓了一跳,问我怎么过来了,我没顾上回答,忙着把手里拎着的大大小小的东西往家里拖,她一边数落我,一边接我手里的东西。

我放下东西嚷着渴,四处找水喝,大半年没回来了,五月假期的时候我正好加班,后来就一直没合适机会,家里的摆设似乎有点陌生了。

我妈拍了我一下我的后背,小声嗔怪我还毛手毛脚的,说完她自己去了厨房给我端了茶水过来。

等我缓过来,我妈又问我,怎么过来了,我回答:“公司修年假,正好就回来了,我想你了!”

我还很娇气地抱了抱她,我妈立刻语气温和下来,“天天打电话,还有视频通话,就你娇气,想我是假,想我做的菜是真的吧。”

我立刻搂住我妈的腰撒娇卖萌,“这都被你看出了,我妈果然厉害,但我也想你啊,天天视频电话,都不如我这样抱着你啊。”

我妈被我哄的很开心,没有细究我的说辞,其实,我的年假只有三天,而且早已被消费,四月我妈脚崴了,我知道后就是请的年假回去照顾了她几天。

我提出带我妈出去玩,她一听脸就黑了,我好说歹说,强调已经跟旅行社说好了,钱都付了,不去钱也拿不回来的。

我妈给我气的半天不跟我说话,我又是撒娇又是提钱,她总算应了,但还不忘数落我瞎花钱。

我嬉皮笑脸的跟她逗笑脸,她才问我路上带什么,说了一大堆,我说不要带太多东西,我们就带随身的其他的路上买,她一听又不乐意了,我只好听她的。

但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在她一旁边吃苹果边提议说行李多了估计会超重,也得加钱,她一听要加钱立马又丢了几包吃的出去。

我接着又说太多吃的过安检的时候会被检查的,她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我很认真告诉她,是真的,何静就遇到过。我妈低头思索了一会,把零食吃的这才精简了一大半,我才满意。

我妈一直对北方草原心心念念,大概是因为一直生活在南方,对于北方就像北方人向往南方一样。正好刚入秋,北方天高云淡,秋高气爽,应该会很不错的。

路上,我妈一直在掩饰自己的雀跃,她其实很开心,早上出门的时候,领居阿姨问她去哪里,她说,闺女带她出去旅游,那神情和语气好像我特别有出息似的。

那一刻,我对于辞职的那点不开心早就烟消云散,至少在看到我妈这么开心后,我那些患得患失都来去无踪了,我有点特别庆幸自己的决定。

我妈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问我相亲对象的具体情况,我照实将我了解到的和印象给她说了。

她低着头吃着饭,一会才说,虽然别人说那家的男孩子人很不错,但别人说的毕竟有些偏向,让我自己多点心眼,别跟她一样,跟错了人,一辈子都被毁了。

因为晚饭时的话,我非要跟我妈一起睡,我看出她因为我触到自己的伤疤了,我不想她一个人,我们母女俩絮絮叨叨的到半夜才睡,第二天我妈一早叫我起来收拾东西,我萎靡不振的东倒西歪,我妈倒是情绪很高,一直持续完了我们的整个旅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娱乐:我的未婚妻是橙果第五章在线阅读

    锦缎般黑亮的长发被一根青玉簪子松散散挽在脑后。合着山间的白雾,到似麋鹿幻化的精怪,精致的五官,似浅浅勾勒地水墨丹青。身后跟着两个带刀侍卫。“爷,有人过来了。”“要不要赶走。”“不用。”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整个身子开始防备,他们爷出来之事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顾家那小将军都不知,这个时候出现的会是谁。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在线阅读第4节

    创世天地,位于A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历年世冠预选赛都选址于这里。这次也不例外。一楼进去,就可以一眼看到无比宽敞奢华的商场正中央立着去年冠军TXT的五个等身比队员模型,他们身后的巨型显示屏循环播放着这支队伍从预选赛到总决赛的胜利画面。这是独属于冠军队伍的特权。程希他们赶过去的时候,无数粉丝已经聚集在那

  • 地球最强女婿在线阅读第八章

    鼻息间夹杂着酒味,是霍时彦厌恶的味道。可也不知怎么,他舍不得松开女人柔软的唇。贪心的,一寸寸的汲取着,直至大脑空白,手不受控制的摸到了慕澜光洁无暇的后背。偌大的卧室里,两道交叠的身影,呼吸乱了方寸。等慕澜被疼得找回一丝理智时,霍时彦那张俊脸就放大在她眼前。男人一双深眸锁着她,满眼都倒映着她的羞红脸的

  • 一骑清尘如霞烟在线阅读第2章

    夜间,刘家酒楼。“夫子啊,我再敬你一杯,今儿这酒可是我特意让人去武都城采购的,咱武安县可是喝不到这么好的酒啊!”夫子此时也是喝的有些上头,顿时不乐意了。“百年陈酿,确实是好酒,还是酒神庄的。但是,你说县城没有好酒是不把我的收藏看在眼里啊,我这可是有着从星辰宫带来的繁星坠,喝一口就感觉自己与繁星共舞,

  • 嫁给聋哑男配第3章在线阅读

    阳春三月,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随着风儿摇曳的柳树条刚刚爆出嫩绿的芽,一对对的燕子衔着泥,飞往屋檐下忙着筑巢。但是,在高高的宫墙内,一处偏僻的院子里,却感觉不到春的暖,冷清的让人发抖。“公主她会不会是被吓傻了?”院子一个宫女小声的对身边的太监说着,手却依旧拿着扇子往一个小炉子上扇,炉子上一个罐子

  • 皎若云间月第一章

    九天劫雷已连续劈了八下,林舒渡劫的山头早已夷为平地。第九道劫雷姗姗来迟,水桶一般粗的劫雷宛如有生命般在乌云中穿梭,趁她虚弱之时,直冲而下。趴在地上的林舒,抬起头来,双目灼灼看向上方,她伸出右手,本命剑小红心随意动出现在手中。她白衣黑发,手持宝剑,一跃而起,向着半空中的劫雷迎头而上。林舒再次恢复意识,

  • 我!主角猎杀者在线阅读第2章

    刚回到房间,一位傲慢的师兄就传音过来:“废物快过来给我捶背!”那位师兄常年困居聚灵中阶,别的弟子都通灵境界了,他也只能使唤下赵圣。“聋了吗,小爷我让你过来!”看到赵圣不来,那弟子越发强横了。“他娘的!”那位弟子飞过来一掌拍下,聚灵中阶的实力没有保留地爆发了出来。“既然汝心想诛我,那我也不客气了!”赵

  • 万界拼多多第六章在线阅读

    淮引视角:我是淮引,凤唳国的将军。从小,父亲便告诉我:你将来一定要做个好将军。那时我才七岁,我问父亲:“什么是好将军?”父亲说,“忠君,报国。最后,是保护好自己。”父亲摸着我的头说。自那以后,父亲教授我武艺,我不敢有丝毫疲懒懈怠。别的孩子在戏扑黄蝶时,我在读兵书,练武。父亲不断告诫我:各司其职。所以

  • 我的绝色小姨第十章在线阅读

    诗毅回到灯火通明的诗家大别墅时,客厅内一家四口欢声笑语和乐融融,她的脚步顿住了,生怕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就破坏了别人家的天伦之乐。“大小姐回来了。”保姆阿姨的话让阖家欢乐戛然而止。徐薪茹瞧见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她端着母亲高高在上的模样,皱着眉头对诗毅说:“怎么磨磨蹭蹭这么久才回来?”诗毅懒得跟她

  • 三界镇邪刀之穿越

    “唔,这里是哪?”女孩穿着白色的吊带裙站在路上,她□□着双脚有些迷茫。四周的景象她很陌生却又有一丝熟悉,路上偶尔有行人路过好奇的看女孩一眼。“柯南,那里有个大姐姐耶!”步美叫住柯南指着街道边上的女孩,柯南眼镜闪过一道光“走,我们过去看看。”“呐,大姐姐在这里干什么?”女孩低下头看着旁边多出来的四个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