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女主那炮灰闺女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2/1/15 3:23:27 作者:沐雨经霜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女主那炮灰闺女
穿成女主那炮灰闺女
作者:沐雨经霜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泡了反派他儿子文案一:我是顾呦,穿越党一枚。刚刚醒来的时候,我被告知,父亲被人迫害,不知所踪,我以为我要走复仇升级点家流。经纪人拿着最新的综艺剧本送到我面前,我以为我要娱乐圈成王,封神称霸。几千亿市价的公司求着我来做董事长,我推开剧本,雄心勃勃地幻想自己商海沉浮,霸道总裁,邪魅一笑。再然后,我楚楚可怜的母亲抹干眼泪,以光速带着我一路奔逃回老家县城,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我:???数年后,我看着那个传说中身价几百亿的霸道总裁拉着我那智商二百五的弟弟,伸出手臂将小白花母亲抵在墙边,勾起嘴唇,

虽说我们大清国力强盛,许多外来使者都会借机来拜谒皇阿玛,同时借着这种机会与我们朝廷来做生意,皇阿玛对于这些使团来者不拒,在与他们做生意的同时吸取了他们当地的文化。这些年在皇阿玛的大力发展多措并举下,平民百姓们早已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很少在有因饥荒而饿死的事情发生。

即使朝廷对大力发展经济,但是在准噶尔部那边还是不太平。准噶尔首领逐渐吞并周边的一些小部落,建立了一个汗国推崇巴图尔珲台吉为首领。没过几年巴图尔珲台吉病逝,他的儿子僧格接手继承汗位,可准噶尔部有些人并不服气,遂内部逐渐分裂成几小股势力,彼此之间相互对抗互不相让。

终于这种矛盾到达顶点,巴图尔珲台吉的儿子噶尔丹借机将他的异母兄长僧格暗杀,僧格被杀后噶尔丹顺势夺得了准噶尔部的台吉位。

噶尔丹是个颇有野心的人,他并不愿意只屈就于一个小小的草原,他要的是更大的权力。在他担任准噶尔部台吉期间不断的发动战争,将周边的一些势力比较弱的部落吞并。

皇阿玛在年轻时为了平定蒙古,保证我们大清的局势安定曾组织左右两路大军亲征,最终噶尔丹兵败出逃。

在出逃过程中噶尔丹被仇家给暗算身中毒箭,最终不治身亡。在他病逝后,他的侄子策妄阿拉布坦继任准噶尔部台吉。

策妄阿拉布坦是个比噶尔丹更阴狠之人,对权力的欲望更大,他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要吞并蒙古,更要借机将整个清朝的地盘纳入他的囊中。在他刚接手准噶尔部的时候,他便策划出偷袭计划,对相邻的几个部落进行袭击。

蒙古在他的捣乱下并不安生,蒙古诸部落怨言纷纷,甚至漠北蒙古的部落首领联合起来借着给皇阿玛祝寿的名义前往京城,向皇阿玛诉说苦衷,请求皇阿玛派兵支援。

面对蒙古变化多端的局势,皇阿玛立即决定要率兵亲征,消灭策妄阿拉布坦以平定蒙古。

皇阿玛率兵出征,大哥、四哥、五哥、六哥、八弟和我各率一队出征,太子哥哥和三哥留守京城管理在京事务,并为我们先前部队筹备粮草事宜。

出行那日,我们跟随皇阿玛一起出发前往蒙古,沿路有许多的百姓夹道为那些士兵们送上祝福。

经过长时间的爬山涉水我们终于到达蒙古,在勘察过周围的环境后皇阿玛决定在此安营扎寨,以便让经过长时间长途奔袭的大部队进行休息。

我们在短暂的休息后便随同那些经验丰富的将领一起前往皇阿玛的主账中集合,对现在的局势进行商讨。

经过几天的反复讨论,我们终于研究出了一个更合理的计划,争取一举将策妄阿拉布坦拿下。

在双方不断的偷袭交火中我们终于摸清了策妄阿拉布坦的军事实力,同时不断的调整着与准格尔部对仗的方案。

终于在蒙古驻扎了两个多月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一次正面的战场。

战场是血腥的,稍有注意便会将性命交付在这广袤的大草原里,然而我们在这里只能拼净全力奋力杀敌。

打着打着我的眼中仿佛充满了血,整个人都不听自己使唤似的,突然我的战马被人给绊倒,我随着战马一起倒下时耳边传来四哥的一声怒吼,“小七。”紧接着一阵痛彻心骨的感觉从我的双脚处传来,而我整个人随之失去了知觉。

待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皇阿玛的御銮中,马车在摇摇晃晃中前行。皇阿玛侧身趴在一旁的桌子上,似乎睡的也并不安稳。

“皇阿玛,”我张了张嘴,却感觉发出的这声音好像并不是我的似的。

皇阿玛似乎是猛然间惊醒,迷迷糊糊地喊道,“胤祐。”他醒了醒神,看见我睁开的眼惊喜的道,“老七,你醒啦。”

看着皇阿玛那惊喜的样子我咧了咧干裂的嘴唇,挤出一个格外难看的笑容,“皇阿玛。”

“你是要水嘛?朕马上给你倒。”说话间他快速的打开门,冲外喊道,“李德全,快给我停车,准备些水和吃的来。”

皇阿玛在吩咐后小心翼翼地来到我身边,将车上的几个靠枕支起来放在我的背后,让我能够斜靠在马车上。

李德全在得皇阿玛的嘱咐后迅速的将物资准备好,在踏上御銮看见清醒的我顿时笑开了花,高声喊道,“七爷,我的小祖宗,你终于醒了。”

皇阿玛在李德全高声喊叫的同时转过头道,“喊什么喊,你那么喊是在催命哈。”

“皇阿玛,您就别怪李谙达了,李谙达也是高兴来着。”看着皇阿玛和李德全主仆两那相处的情形,我不由的羡慕起来,皇家很少有主仆相处的能像皇阿玛他们这样,“不过李谙达您老人家得悠着点叫,要不我还以为您这是在锁魂的,不是高兴的。”

李德全笑的有些不太好意思,“七爷,您这可是折煞奴才了。奴才这不是看见七爷您醒了感到高兴嘛。”

“谙达,您高兴归高兴,能不能给我口水喝啊,我都快渴死了。”感觉许久未喝水的我,在皇阿玛接过李德全端过来的水杯时,我的眼睛就离不开那杯水,直到皇阿玛将水杯凑近我嘴边时,我仿佛感到我的人生有了希望,快速地将那杯水喝干喝尽。

“慢点,慢点,没人给你抢。”一旁给我喂水的皇阿玛看见我这牛饮似的样子,急的将杯子拿开,避免我呛着。

喝完一杯,我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不好意思的看着皇阿玛,“皇阿玛,我还渴。”

李德全在接过皇阿玛手中的杯子给我倒水的时候,还在一旁念叨,“能不渴嘛,小祖宗你都昏迷了大半个月了,这段时间您又是发高烧又是病危的折腾了许久,这水都没喝上,每日全靠主子爷拿着湿棉签沾着水给你擦拭。您病了这么久,主子爷也就担心你担心了这么长时间,不过好在七爷您醒了,要不主子爷可怎么跟太后娘娘她们交代呀。”

“好了,李德全。老七能醒来也是他的命大,你就不要在这说了。”李谙达说了那么多,全一股脑地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说了出来,皇阿玛眼睛微红及时喝止了李德全的话。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李德全意识到自己恐怕说多了,一巴掌扇在自己的嘴上,及时地跟皇阿玛承认错误。

李谙达的话反而引起了我的深思,我竟然昏迷了半个月,那这场战事最后如何了?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皇阿玛,我昏迷了半个多月吗?那这次的战事怎么样了?大哥他们呢?”

皇阿玛摸着我的脑袋,甚是欣慰的道,“吾儿,你就不用担心了。这次我们大获全胜,将策妄阿拉布坦活捉,他们准噶尔部死的死伤的伤,留下来的人我们交给喀尔喀蒙古诸部来处置了。你大哥他们几个还留在准噶尔部收拾战场,这次是朕先带着你回京城,毕竟咱们太医院里还有些好太医来给你诊治。”

听着皇阿玛慈祥的安慰话语,我内心还是有些许波澜的,难不成我的病情已经严重到需要回京城找太医院里最好的太医来诊治吗?

“皇阿玛,我这次是不是伤的很严重?为什么非要回京城找那些太医再进行诊治呢?”

皇阿玛听闻我的话语有些哽咽,背过我有些难过的掉开眼泪,李谙达听闻我的话忍不住地背过身,虽然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不让情绪外露,可是他那一耸一耸的肩头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好一会儿皇阿玛才转回头笑的道,“没事,只是你这段时间一直发高烧,所以我有些不太放心,趁着这次带你回京城好让王太医他们给你调养一下身体。”

直到回到京城皇阿玛他们还是不肯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该来的最终还是会来的。

在一个多月的诊治中,我断断续续地听王太医他们和皇阿玛在那窃窃私语地商讨着我的病情,从他们透露出来的只字片语中我知道了因为这次战役我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在摔下来的同时敌方有人刚好砍过我的双脚,致使我的双脚脚筋被砍断。

虽然太医及时的将我的脚筋接了回去,可是这还是误了些许时辰。即使我的伤口愈合了,但我以后很有可能留下后遗症,并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这种后遗症是致命的,以后我可能就变成一个瘸子了,这让我很难接受。我的年纪还很小,这种残疾要是伴随着我一生,那今后我的生活该怎么办?

在知道这种结果我的内心一直很挣扎,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着实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大哥他们从战场上回来,听说了我的事情后一起来到阿哥所来看望我。

我记得他们那日来看我时,天气还是很晴朗的。彼时我正靠着床边透过窗户看着窗外的风景,那时我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突然间我感觉我的视线被一层阴影笼罩着,等我抬头看时却看见了大哥他们齐刷刷的站在我的床边表情很是沉重。

看见他们我挤出一点笑容看向他们,“大哥,你们终于回来了。”

大哥看着我欲言又止,忍了片刻只能无力的说,“小七,你还是别这样笑了,你这样看着我很难受。”

四哥扯了扯嘴唇说道,“小七,你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六哥还说,“小七,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过一些。”

我不会哭,我想清楚了现在只要我活着便是最好的,也能给母妃她们带来安慰。我瘸了又能怎样呢?大不了做回我的闲散皇子,就凭着皇子的身份难不成我以后还能混的更差劲嘛?

六哥说,“其实这次最难过的除了你以外还有一个人,五哥他虽然伤的没有你重,但是他毕竟脸上被人砍了一道,太医说以后哪怕治好了也会留下一道很深的印子,为什么我们兄弟成了这副样子呢?”

“五哥?五哥也受伤了?”我听到六哥提起了五哥,在室内环视了一周好像除了太子哥哥和五哥外其他兄弟都来了。

“哎,你是伤在脚上,而五弟却是在打仗室不慎被准噶尔部的人划伤了脸,现在已经回到宫中由太医来诊治。不过因为伤口太深,太医院的人说哪怕伤口治愈了还是会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好在他这伤口并不会影响到后期的生活。”四哥看着我有些不忍,他还是有些自责因为自己没有照看好我们才让我们出现这等意外,“不过老五的伤势还是没有你的严重,皇阿玛还说让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可以让我们兄弟帮忙。”

“如今出现这种事都是大家不愿意看见的,以后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站在一旁的大哥踌躇片刻还是开口说道,“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给大哥说,大哥一定会帮你的。”

兄弟们的心情我都能理解,现下的气氛还是有些沉重,我看着他们笑着道,“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我又没有死,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是这种表情?”

“七哥,现在你还能笑出来。”九弟看着我这副样子有些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我现在又没有死,为什么不能笑。好在我是福大命大,这次能够从战场上安然下来,只是伤了脚,以后行动不方便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以后我要是有什么行动不便的,你们可不许笑话我。”我扯了扯嘴角看着他们担忧的样子,只能转过来安慰他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逆袭称王在线阅读第7节

    抱下父母的尸体!“母亲父亲你们安息吧!我会让他们为你们陪葬的!”冰冷的声音从厄尔的嘴里发出,厄尔的心中一阵冰冷,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亲人!“除了自己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相信!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碰我,我必诛之!!”心中默默的道,仇杀的种子在10岁少年厄尔的心里深深的埋了下来!甚至于自己的老师艾

  • 综漫:寻真之旅在线阅读第10章

    情起不知何时深,缘却已来。元宵节过去了,君美悦看着右脸也已经消肿了,最起码不像之前那样吓人了,多少有点红肿,想着再过两天应该就没事了。正月十七这天,天刚蒙蒙亮,君美悦换上一身卫衣穿上运动鞋,这一个年过的,昨个儿她捏着自己的大脸,年过的成是不赖啊,防止体重在恢复,她决定在去Y国之前她要每天围着活动中心

  • 寂夜无声在线阅读第1节

    徐然现在觉得头痛,很是头痛。自清醒过来之后,他就一直木然地站立在这辆武装护送车的后窗位置,死死地盯着车后的远方,紧皱的眉头下是充满戒备之色的目光和深藏眼底的那一抹惧意。高速狂奔的车辆让他不得不双手死命地抓住护栏,来固定住因为车辆狂奔而急速甩动的身体,指骨之间因为过分用力而早已泛起青白之色。他面前那块

  • 恣意不羁在线阅读第八章

    不远处,秦家少主秦虎正和几个公子哥谈笑着行来。“咦,那好像是洛家的废物少主啊,这个穷鬼,还敢来二楼,不嫌丢人啊。”说话的正是秦家少主秦虎,此刻认出了洛尘的身份,满脸的讥讽之意。“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秦虎身边几个公子哥更是拿出了留影石,等着拍下洛尘出丑的画面,即使是财大气粗的他们,第一次趾高气扬

  • 若孤寂请转身第2章在线阅读

    “考核就要开始了!”“咱们快点!”“呵呵,林兄,急什么?”“凭你实力,还会担心考核不过么?”“不能大意啊!”“听说今年星辰殿招收弟子名额有限,前些天就有人没通过,被打了回去。”“哇,不是吧?”“这么严格?”“我以为差不多,都能让进呢。”几名弟子一边说着,急匆匆前往大殿。叶东和谁都不认识,也不便打招呼

  • 桃花遍地美男艳:风月传奇之千年囚禁终束之(1)

    话说古有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及玄武。皆诞生于虚空混沌之中,而虽是无媒介的诞生,但他们对于或者的感触不亚于凡间天上的万物。就譬如青菱现在吧,四周乌黑,莫说伸手不见五指了,他连手也伸不了。就是这样很真切地在这破地方被迫待了九百九十九年。凡间,青龙殿。这里不是个人烟稀少的地儿。毕竟这里供奉的是一只

  • 女主每天都要被雷劈在线阅读第6章

    冬木之地。“终于到了。莉雅,别忘了拿行李。”“契约时限应该已经到了,我好像不需要听从你的命令了吧。”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Saber还是乖乖的推着行李箱。“我早就想问了,这里面装了什么?”“秘密,爱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Saber突然有些脸红,眼睛不由自主地移向远方。“我觉得夫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 [综]是撒娇怪第3章在线阅读

    “先把身份证拿出来,”暴龙还是一副媳妇不疼二奶不爱的样子,张浩走后对王卓和大智就更没好脸。“拿身份证干啥啊?”听了暴龙突然间说出来的话大智蒙圈了,好奇地发问但还是老实地把身份证拿了出来。暴龙立马咆哮:“记住,以后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老实听着就行了,别唧唧歪歪的,你知道有这功夫我都能在游戏里拿多少经验吗

  • 临终朗读者黄濑凉太

    一天的训练任务总算完成了。“阿哲!一起走吧!”千莫奈肩上挎着包,站在训练室门口,回头说到。“是!”黑子哲也点点头,走了过去。两个人消失在门口。千莫奈从兜里取出一颗糖塞进嘴里“阿哲要不要来一块?”黑子哲也摇摇头“小奈还喜欢这个?”“嗯!改不掉了呢。”千莫奈轻笑道,不过,她也没想改,因为这里面包含了重要

  • 重逢第三章

    萧子澄拉着秦朗上房车后问道:“你开车还是我开车,看你好像还没有恢复过来,这样你给金刚准备吃食,我都拿上来了,你给炖上就行,然后去休息,我来开车。”秦朗听到后点点头,这时候他也不准备逞强,看着金刚还想往子澄那边钻,怕金刚打扰子澄开车,秦朗伸手拉在金刚脖子上的项圈上开口低声呵斥道:“别打扰子澄跟我过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