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阴符仙经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2/1/15 1:47:12 作者:辰北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阴符仙经
阴符仙经
作者:辰北羽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是世间长存的代表,代表永生,天道下介是蝼蚁。其实不然,不过是露水跟杂草的对比。露水生于杂草之上,只是露水觉得杂草长存而已。天道犹如杂草,只不过是世人愚昧而已。看到的就一定存在么?看不到的就一定不存在么?人看不到气的存在,就如鱼看不到水一样。世人皆笑井底之蛙,那世人何尝不是井底之蛙呢?长生的秘密,依然不是在这天地里,只是要想踏出,必须生于这个天地里。而仙经是打开所以秘密的钥匙……

淼淼日记:

啊啊啊啊啊!鬼啊!

???日记:

她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可我听不懂。

我要想想办法。

……

许淼淼在森林里绕了几圈之后,绝望地发现自己根本出不去了。

她又累又渴,之前还受了伤,没过多久就觉得自己浑身无力,实在没有继续走下去的力气。

她找到了一棵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大树,颓然地滑坐下去。头顶是甚至透不过阳光的树荫,把二黑往怀里塞了塞。

虽然之前说得有勇气,但是此时此刻,许淼淼心里真正的念头却是,她可能走不出去了。

这森林里有狼,肯定也会有其他的猛兽,以她的身手根本不可能在猛兽手里活下来。

就算运气好没遇到猛兽,可她看过了,这里的植物虽然一眼看上去与地球类似,细看却大有区别。

满地的覃类带着奇异艳丽的纹路,有些甚至在微微发光,都带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这里的树高得出奇却少有果实,就算偶尔有些挂果的,都全部高高长在树的上端,没有绝佳的攀爬技能根本摘不到。

而那些低矮些的草本果实,长得又太过稀奇古怪,根本没有让人尝试的欲望。

许淼淼曾掰开过一颗难得看起来像是橘子的青皮果实,里面却不是果肉,而是黏腻的汁水,泛着一股古怪奇异的青草气味。

而她一路走来,也没有发现过一条河流。

也不知道她最后,到底会先是饿死,还是渴死。

“啊呜?”

见她不走了,小狼崽在她怀里抬起了头轻声叫唤着。

许淼淼揉了揉它的脑袋,听着它啊呜的叫声,顿时弯了弯眸子。

“没想到翻译机能够翻译外星人的语言,但还是听不懂狼语。”她戏谑道:“还是不够先进的嘛!”

她摸了摸耳朵里贴着的那个软片,还是挺为外星人的高科技感到神奇的。

如果她能带着这个软片回到地球,或许可以卖个天价,还能促进地球科技发展呢。

许淼淼转而又想这还是不要了。那些人对她这么感兴趣想拿她做实验,显然是因为她地球人的身份,如果真的把这东西带回去,也未必不是祸源。

小狼崽看她摸着翻译器出神,忍不住凑上去想舔舔她的耳朵,被许淼淼一把抓住了爪子捏了捏,说了一句别闹。没过多久,困意涌上来,她竟然不自觉地靠着大树就昏睡过去。

见她睡着了,那小狼崽凑上去舔了舔她的嘴唇,然后换了姿势趴在她的怀里开始睡觉。

而在她的身体下方,骤然冒出了一股黑色的触须,晃晃悠悠地笔直向上,搭上了女孩的手臂,然后攀爬上去,轻轻碰了碰她的耳朵,然后又在她面前晃了晃,好像是在观察什么。

须臾后,这股黑丝缩回了地底,消失无踪,看起来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而与此同时,在森林的另一个角落,还有几个人同许淼淼一样,在森林彻底迷路了。

他们是一女二男。

为首的就是那个姜黄色头发的女人,她脸上既有逃出生天的庆幸,又有丢失宝贝的懊恼。

“一个彻底的失误!”她用自己的语言说着:“一个已经灭绝的,纯种的人类实验体!就这么,就这么丢了!这损失不可估量!”

另一人脸上带着未去的惊惧,听见女人的抱怨,他心里的怨恨与害怕彻底掩饰不住了,他尖叫着:“闭嘴黛尔,都是你的错!这都是你的错!我们出不去了!不可能再出去了!”

黛尔身形比这个尖叫的男子还要高大,居高临下看着他:“你怎么敢这么说我?你不过就是一个残缺种!”

另一个人听见黛尔的称呼,忍不住皱眉,然而他到底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仪器开口:“这里的磁场有异,仪器彻底失灵,不能用了。”

“那就……”黛尔刚想说飞上去看看,就听见另一个人再度尖叫起来。

说起来这个人自从刚刚开始已经吓破了胆,一路上不停尖叫,叫得黛尔心里早已起了杀意。

果然是最低贱的残缺种!

此刻听见他又尖叫,黛尔再也不想忍耐了,她一把抓过这个人,毫不留情地抓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把他的头拧了下来。

然后,另一个人也开始尖叫。

“你也不要命了吗?”黛尔狠厉地转过头恐吓,却见那个人直直地看着她手里那人的尸体,表情是难以抑制的恐惧。

黛尔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头一看,顿时浑身僵直,甚至连动都动不了了。

只见那被她拧掉头的男人并没有死,只见他脖子里涌出了许多股黑色“藤蔓”,将那人落在地上的头颅接起。那人原本闭起的眼睛又再次睁开,冷冷地看着她,露出一丝奇怪地恶意。

“它无处不在,我说过的……”他说:“来了这里……就逃不掉……”

黛尔将他彻底甩开,那人摔在树上掉落,等他再次爬起,已经看不出之前受伤的样子。

唯一不同的是,他原本狰狞的脸色,却变成了一种奇怪的茫然。

低着头看看自己的手,又僵硬地动了动,只是却并没有抬起来,像是一个幼儿在学习熟练自己的肢体。

“你……需要……”

他慢慢地开口,慢慢吐出一个音节,然后渐渐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神色。

这样的怪异,让黛尔和剩下那人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那个黑色的物质占据了这人的身体,并且在试图掌控他!

“这是——黛尔,这是它!”另一个人脸上也是绝望,他哆嗦着吐出那个堪称禁忌的名字:“普——”

“怪物——去死吧!”

已经大受刺激的黛尔拿出了腰间的武器,忘记了曾经自己学习过的,对于这生活在森林中堪称禁忌之物的描述。

——能吸收任何形式,强度的能量,并且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只见武器发出的光芒直接击中了面前这个已经被控制的“人”,而这恶魔披着的那层人皮却在激光中销毁殆尽。

等能看见东西的时候,黛尔面前的那个人完全消失,就连里面的那些黑色“藤蔓”也全部被燃烧殆尽。

“吁——”黛尔放下了心,甚至为了表现自己的勇敢,嘲讽道:“不过就是传言,一个变异的寄生植物罢了……”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黛尔骤然发现自己手脚发麻,似乎浑身都失去了控制。在她对面人惊恐的目光中,她想低头却已经做不到,这时候她想要尖叫,却发现连声音都已经不受她的控制。

意识存在的最后一秒,是她看见同伴屈膝跪下的身影。

他说的是什么——

普……?

头脑飞速的运转,她脑海中最后浮现出了她进入研究室前学习的一门内容。

那门课讲的,就是宇宙中那些堪称神的禁忌存在,就在第一堂课——

光屏上投放的,她曾经看过的关于它的图像——那铺天盖地的黑色浪潮,最终将她彻底淹没了……

……

等许淼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只黑夜了。

树叶间的缝隙,连一丝光都再也看不见。

然而森林此刻却算不得黑暗,甚至比白日的昏暗更加美丽一些。

满地的菌类发出淡淡的光亮,如同满天的星子,明灭闪烁。一些白日里平平无奇的植物,当夜色降临,也发了幽幽的亮光,足以照亮周围的路。

最神奇的是一种果子,有着足够明亮的光线,连着枝条采摘下来,就像是一个手持的小灯笼。

如果忽略这美丽背后的恐怖,那这里简直可以称为人间仙境。

许淼淼怀中的小狼崽也在昏睡,她一动,便也幽幽转醒,哼哼唧唧地叫唤起来。

许淼淼忍不住把它抱在怀里揉捏了一通,肚子却在这时微微震颤,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

“好饿啊。”许淼淼喃喃道:“可是我能吃什么?”

她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色,她把小狼崽放在地上,不抱希望地问它:“二黑,你知不知道什么东西没毒可以吃?”

作为狼的二黑,虽然还小,但是对于森林的认知可比她多多了。

如果它能找到一些能吃的野果,或者叶片,或者菌类,那她才能寻找食物的头绪。

二黑抖抖耳朵,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一副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一条狼而已啊的表情。

许淼淼本来也没有抱多大希望,她把二黑抱进怀里站了起来:“算了,让我们去看看这里有没有其他动物吧。”

许淼淼倒是不指望按自己的能力能逮到什么活物,只是如果有动物,她就可以看他们都在吃些什么东西。

说来也奇怪,这片森林别看树木茂盛,却并没有任何动物的存在。

无论是鸟,还是兔子野鹿,或者夜晚会出没的蝙蝠老鼠,就算许淼淼眼睛不够尖利看不到它们,可不会连一点声音都不被她发现。

这森林太安静,安静地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就连原本嘲哳的虫鸣也是极少,就算有,只会叫上几声就停止了。

许淼淼莫名联想到白日里见到的那一群狼尸,顿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不会所有的动物进入这片森林都会死吧?!

想到这里她顿时一哆嗦。

不管怎么样,她必须要想办法快点离开这!

小狼崽歪着脑袋看她,伸长上身舔了舔她的下巴。

许淼淼痒得发笑,原本想拍拍它的脑袋让它安静,结果森林里突然出现了轻微的“沙沙”声,听起来是人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轻,步调缓慢,听起来像是一个人的。

这是那些变异人,还是这星球的土著?

这土著会是人吗?

许淼淼知道自己应该跑,但是想到自己根本找不到出森林的路,最终还是侧了身,把自己藏到了阴影的暗处。

树枝被拨开,许淼淼于是便看见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个人许淼淼还认识,就是那个姜黄色头发的女人!

许淼淼顿时歇了求助的心思,开始庆幸自己做的选择。

然后那个女人却好像知道她在哪里似的,直接转头看着她的位置,然后慢慢走了过来。

“……别走。”

许淼淼转身想跑,却听见那女人这么说道,声音依旧带着一股奇怪的嗡嗡声。

许淼淼心道我听你的才怪了,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莫名摔在一片柔软的地上,眼睁睁看着那女人走了过来,在她面前蹲下身,直直地看着她。

这种情况下,许淼淼吓得都要尖叫了,她不停扒拉着地面向后退,却发现身下滑溜溜一片根本抓不住。别说往后了,甚至莫名往前动了动,把她送到了那女人面前。

那个女人没有再靠近,轻声对她说:“你想要什么?”

许淼淼心里道:我特么想让你滚远点啊啊啊啊啊啊!

见她不回答,那女人更凑近了,嘴角努力向上勾,似乎是想笑,却十分僵硬。

许淼淼简直被她这个奇怪的表情吓得灵魂出窍。

能够想象吗?

在一个黑夜里,微光下,一个曾想把你当成实验体的变异人,此刻露出一个奇怪的,僵硬的微笑,莫名其妙地问你要什么!

“你看起来很难受。”她努力笑着,说话十分缓慢:“你要什么?”

“——给我走开啊啊啊啊!”许淼淼崩溃大喊,双手使劲往前一推,不管有没有用直接把女人推倒在了地上,原本想爬起来,却因为看到的东西一屁股又坐回到了地上。

那个女人坐了起来,脸上带着一种奇异的,可以称为委屈的表情看着她。

可那个女人的头,却因为摔了一跤成直角歪折着,就这么断了头,斜着,委屈地看着她!

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因为女人的头歪了,从她的脖子里伸出了许多黑色的丝线一般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把头扶正放回了原位。

断头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许淼淼瞪大了眼睛,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多,甚至让她一时间根本不能动弹。

手下依旧是一片让她动弹不得的丝滑。

不知道怀着什么念头,许淼淼低头往下一看,借着一边植物发出的光,许淼淼看到了她身下的是什么东西——

黑色丝状物体铺散在地上,滑溜溜的,涌动着,泛着淡淡的光泽。

……和那女人身上出现的一模一样。

恐惧终于突破了许淼淼的承受底线。

她昏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明:朕年号天启第十章在线阅读

    门外马声长嘶,紧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大踏步地冲向了沙归途。沙归途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足有八尺的大汉,方形的脸膛,粗犷的五官,两道浓眉不怒自威。此刻他紧抿着嘴唇冷冷地看着沙归途。“韩桐,你很好,很好!沙归途眼角抽了抽,他也没想到韩桐能这么快赶来,韩桐赶来保沙无心,这一次的行动已经注定是失败的了。若是杀了

  • 魔兽世界之帝国远征在线阅读第一节

    今天,是我钟毓走出校园、乔迁新居的大日子。当然,以我目前的经济实力,想在这有名的高档小区里拥有一套房,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去抱大腿。之前几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有问我想不想合租,但钟某人暂时找到了落脚之地啊,所以就都很委婉地拒绝了。等到该离校的时候,我就直接拎着自己打包好的行李,轻车熟路、堂而皇之

  • 金莲花开之第十章(10)

    袁明清又惊又怒,几欲喷火的眸子盯着已经几乎空了半数的瓶子,“这是什么?谢凉,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受吗?我要是再提前一点回来你是不是就打算午饭都不吃了就吃这个?!你说话!”谢凉脸色苍白地看着他:“……不是。”“不是?!”袁明清拿起瓶子看了一眼,咬牙道:“艾司唑仓,一瓶也有一百个吧,你他妈十天吃了小半

  • 荒星时代在线阅读第4节

    “可怜的孩子……”蒋晨给她拍着后背,就这毛病,别人要是说什么东西,可能正常人听听不会有反应,乔荞接收到信号之后都是成图的直接映入脑子里,还是来回点播的那种,吃饭讲恶心人的笑话,别人不中枪,乔荞是一次一个准,并且不只是当时这顿饭吃不下去,就连下一餐吃的时候她脑子里就自动补脑,神经过于纤细。乔荞前半夜对

  • 婷泓恋之开天辟地之撒花,开新文啦~~~

    某楼的新文,妙手宠医,已经开文啦,诸位可以在本书附近的某些位置,找到它的踪影,点击链接进入,就可以啦~~还望大家多多支持,收藏养肥,给某楼投点票票哦,谢谢拉~~

  • 材料帝国:开局罐头换飞机在线阅读第六节

    开区的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要点的东西太多了,特别是建筑系统,前面低级建筑的建造时间前3级都可以直接用VIP特权免费加速掉,在0.20分的时候我的主公等级达到了20级,我把满体刷掉一点之后,就开始在国家频道打字收人了:军团收人,N个区老玩家,欢迎各路高手加盟本团,本人对所有英雄职业流派均了如指掌,欢迎大

  • 那就互虐到底!在线阅读第三节

    徐慧之本来在路上闲逛,听到旁边篮球场上的嘈杂声,感觉到烦躁。于是拐进了小操场,同样被四盏大灯照得明亮,散步的学生很多,小孩子也很多,后面跟着老人或者并不年轻的父母,都是教师及家属。因为在班级聚会上唱歌跑调,被人嘲笑,觉得世界都灰暗了一半。可是她并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明白那不过是鸡皮蒜毛的小事,连放在

  • 熱血王朝在线阅读第6节

    宁振琛像往常一样在书房里批阅奏文,边塞那边军情稳定而且还有肖峰在那儿守驻,他大可放心地留在府里。过了一会儿,守门侍卫走进来向他报告,“禀报将军,夫人醒来了。”“嗯,退下吧。”宁振琛微微颔首,突然想见见他的大夫人,放下手中的卷书跨步走出书房。“啊,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许悠然惊慌地问道,看着陌生

  • 战国之夏在线阅读第六章

    宽厚的树叶遮蔽了阳光,只有零散的圆形光斑散落在地,这里是野兽的的天堂,很少有人类会来到这般的深林。正因如此,男孩一身浅蓝的衣装才格外的突兀,明明身处危险的深林,但男孩却是一副宛若在自家后院散步的样子,还时不时地停下步伐,摘下一些植物,随后手掌一翻,植物便消失在他手里。男孩似有所觉的看向林子的更深处,

  • 冷总裁低调呀第3章在线阅读

    “脑袋上的绷带拆了吧。”刚拔完针,陆博衍就淡淡说道。下一刻,护士麻溜的给宋景昀拆掉缠了一脑袋的绷带。绷带一拆开,白似雪的肌肤便露了出来。宋景昀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得出了结论。这张脸和她自己那张并没什么区别。可惜的是,她依旧对自己是怎么结的婚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的记忆,只停留在了2019年的3月份,在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