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第十八侦察小队拖家带口去上学

2022/1/15 3:37:15 作者:追击放逐者 来源:17K小说网
第十八侦察小队
第十八侦察小队
作者:追击放逐者来源:17K小说网
架空的大陆中,一场气势磅礴的大战正在展开。这不仅是铁与血的较量,还是阴谋与智慧,正义与信念的激荡与冲突。第18侦察小队,一支隶属于帝门特陆军的普通装甲侦察小队,在队长麦克·哈里斯的带领下,无意中站在了历史洪流交汇的十字路口上,何去何从,18小队有着他们自己的选择。本文以系列故事的方式进行,一条精心织就的主线同时贯穿于其中,请各位看官期待故事的不断推出与深入.....第一章第一节作了些修改,感谢“林荫大道”同学的建议!在17K的连载将以第4章为句号,如果对18小队以后的故事有兴趣,请大家移步幻剑书

八点钟,魔法闹铃轻柔地唤醒了沉睡中的夏恩。夏恩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抬手揉了揉微眯着的

眼睛。她下意识地去看那枚被她放在枕头边的蛋,却惊恐地发现——

银色的蛋壳碎在了床单上,被堆成了一小堆。一只羽毛灰灰的鸡趴在旁边,睡得昏天黑地。

夏恩:······?

她孵出了一只鸡?

夏恩对这个奇妙的想法表示恶寒。她尝试着去戳了戳那只鸡灰不拉几的绒绒毛,意外的发现非常软。小鸡被戳了后悠悠转醒,看到夏恩也醒了,它蔫蔫地扭头蹭了蹭自己的羽毛,对夏恩娇娇地叫了一声。小奶音又黏又甜,夏恩如遭雷击——

糟糕,她好像被这个小可爱俘虏了。

夏恩·绒毛控·声控·斯塔克小心翼翼地捧起小可爱,用食指轻轻抚过它的头顶。小东西此刻已经完全醒了过来,它享受得闭上了眼睛,小模样萌的夏恩心肝颤。那一刻,夏恩下定了决心,自己孵出来的娃自己带,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奶大!

她觉得小东西应该不是鸡。鸡的叫声可没有这么好听,而且从它那银光闪闪的壳来看,应该是什么名贵品种。她觉得那个掉了蛋的人应该会找来,在那之前,她先替他养着吧。

“你叫什么好呢?”夏恩眨着眼睛问手里的小可爱,它萌萌地冲她叫了一声。夏恩扒开它的尾巴看了看,发现是个姑娘(其间小灰鸟疯狂扭动着不让她看,然而以失败告终)。她想了想,开口道:“叫花花怎么样?”

即将被取名为花花的正宗贵族鸟正在滴溜溜转的眼睛一怔,整只鸟都不大好。求生欲它努力地炸起了毛,表示对于这个名字的不接受。

夏恩:······好讨厌哦它为什么听得懂我在讲什么。

夏恩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巫师和一只刚出生的小菜鸡没什么好计较的。她默默咽下了这口气,绞尽脑汁地开始给菜鸡取名字。夏恩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竟然有比历史还不擅长的东西,此时的她觉得自己之前给海星取名字时真是脑力大爆发。

“你就叫贝壳吧。”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名字的夏恩满足地拍拍手中的贵族小菜鸡,“正好和海星凑成一对。希望你们两姐妹以后相亲相爱,互帮互助。”

贝壳打心眼里觉得一只自己作为一只高贵的飞禽叫海底生物的名字似乎不太好。但它也知道,这可能是它能从主人那儿得到的最好的名字了。于是贝壳认命地拍拍翅膀,颤颤巍巍地从夏恩手里跳了下去,打算在床上再睡一觉。

夏恩爬下床,这一觉睡的她骨头都有些软。她懒懒散散地把上午买的东西都收拾进行李箱里,也懒得下去吃饭了,凑合着吃了中午的饭菜。施了魔法的保温袋完美地保存了饭菜的温度和新鲜,使得夏恩再次感叹了一番魔法力量的作用之大。吃完饭,她随手揉了揉刚睡醒的海星,给它倒了一碗猫粮。海星挪过来眯着眼睛蹭了蹭她的手臂,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夏恩被萌得不行,手上不停地撸着猫猫的毛。

喂饱了自己和猫,夏恩却对贝壳发了愁。小东西现在还在睡觉,小身子随着呼吸起伏着。它身上的毛虽然灰灰的,却并不难看,没有一丝杂毛的深灰色反而显现出了一种高级感。夏恩撑着脑袋看着它,突然觉得等它长大了拔了毛做成一件大衣应该很不错。

睡梦中的贝壳抖了抖,鸟类的直觉让它意识到了气氛不妙。然而作为一只刚出生的小宝贝,它只是抖抖羽毛,翻了个身继续会梅林去了。

夏恩从来没养过鸟,更没养过贵族鸟。因着贝壳身份似乎有些高贵,又是在斜角巷得来的,夏恩不敢贸然带它去宠物店。不过反正它是只魔法动物,只要避开牛奶、巧克力、油腥这些动物容易踩雷的食物,剩下的让它自己挑选,应该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幸好霍格沃茨的厨房就在赫奇帕奇休息室旁边,正好方便她给贝壳偷渡食物——这更坚定了她进入赫奇帕奇的决心。

想到学院,夏恩叹了口气,开始思考哈利·波特的事情。无法否决的是,那个梦应该就是预知梦,哈利·波特是她的同学,伏地魔即将在未来回来并制造恐慌。她烦恼地把手插进她松软的黑发间慢慢地梳理,这是她沉思时的习惯性动作。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仿佛就逃不开麻烦。托尼本身就是一个大麻烦,地下一楼里一堆发明创造,每一个拿出来都能震惊世界,也每一个拿出来都能引起抢夺和接踵而至的麻烦。公司里要不是有小辣椒撑着,麻烦估计也能多的把斯塔克先生淹没。而现在,夏恩头疼地想,她也惹上大麻烦了。

她不敢把脑子里的东西告诉邓布利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作为斯塔克家的女儿她比谁都懂。更何况,梦境里已经是既定事实,也就是说只要她不干预,所有事情都会就和梦境里发展的一模一样。只要······只要她不参与任何可能会影响到结局的事情就行了。伏地魔会失败,魔法界会恢复和平。这很好,起码她不需要去拯救任何事。

“不要跟波特三人组接触。”她对自己说,“成为一个赫奇帕奇,真的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海星边吃食物,边应和着也跟着喵喵叫了几声。

喝饱喝足喂完猫洗完澡收拾完东西的夏恩十分满足地躺在床上。她看了一会儿魔药书,却有些心不在焉。白天被斯内普教授带出斜角巷的记忆一直在脑海里徘徊,她虽然并没有真正和他相处过,却也知道他绝不会是这么好心的人。他明明有更好的方法,只要在她身上下一个驱逐咒和指路咒就行。而他却亲自带自己出去——作为一个被怀疑的食死徒出现在斜角巷,他难道不怕她说出去吗?

老汤姆那天说过的话在她脑海里响起:“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我见过的由斯内普教授引导的新生。”

夏恩从来不相信巧合。斯内普教授似乎和她有什么关系因而对她有些许的······不同。如若不是她和托尼长得非常像,她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是那个在她的梦里被学生厌恶害怕的“老蝙蝠”的女儿了。

但是很奇怪,虽然会被斯内普教授的气势所震慑,但她却一丁点都不害怕他。也许是因为梦境告诉她斯内普教授是个好人,又或许是那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算了算了,反正不会是什么坏事。”夏恩喃喃的对自己说,“不过如果能成为他的学徒,那肯定很棒吧。”

夏恩说完,就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她对魔药非常感兴趣,从暑假自己的试验来看自己的天赋也不错。但能被斯内普教授收为学徒······梦想很美好,但她还是先睡觉吧。

她伸手关了灯,缩进了暖暖的被窝里。

早上六点钟夏恩就起床了。她拉开窗帘,窗外微熙的阳光照进来。楼下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几家店倒是亮了灯,店员进进出出地打扫着。

贝壳和海星都醒了。贝壳天生就会飞,此刻扑棱着它的小翅膀,欢快地飞到主人的肩上。夏恩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低下头轻声叮嘱:“上火车的时候你就待在我的口袋里,别到处乱跑。被发现了我可救不回来你。”

贝壳叫了一声。夏恩满意地又摸了摸它,转身去换衣服。她今天穿了条白色连衣裙,领口是海军制服的设计。这条裙子是小辣椒给她带回来的,说是某著名设计家的作品。虽然衣橱里被小辣椒塞了好多件名家设计的常服,但她平日里几乎都没穿过——听说这裙子要十几万,万一不小心划到了岂不是非常心疼。

她看着镜子里被设计良好的裙子衬托得更加清纯可爱的自己,不禁觉得果然人靠衣装,十几万的裙子就是不一样。

由此可见,斯塔克小姐对于这次开学真的重视极了。毕竟她的小学、初中和高中入学都是随便抓了条裙子就去了——哦,高中那次不小心睡过了头,直接请了假。

夏恩把行李施了缩小咒放进了小挎包,又让贝壳乖乖地在包里蹲好,下楼吃了早饭,便叫了出租车去火车站。司机很健谈,看夏恩是个十一岁的小姑娘,不停地关心她去哪上学,家人为什么不跟来。夏恩无法,只好告诉他自己是从美国来的,要去拜访姑妈——然而,那司机仿佛把她当成了没人要的小可怜,一路上对她关怀备至,还死活不肯要她的钱。

“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吧,小姑娘。”四十多岁的司机对着她挥手,“生活不易,但温暖常在!”

夏恩:······

行吧。

她拽了拽自己十几万的连衣裙,陷入深深的“难道自己看起来很穷”的迷茫中。

然而现实并不给她时间迷茫。旁边一位推着手推车的女士见她手里拿着车票,怀里抱着猫,就热情地冲她打招呼:“嘿,小姑娘。是霍格沃茨的新生吗?”

夏恩忙点头:“是的。”

女士笑得更热情了。她说:“那跟着我们一起走吧,新生第一次都找不到站台呢——”她看了看夏恩的周围,没看到她的家属。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问出口。不过夏恩刚才被司机叨唠了一路,此刻倒是立刻明白了她在想什么。她解释道:“我爸爸工作特别忙,我再三跟他保证了我能行才自己来的——我有手机呢!”她掏出手机,晃了晃。

那位女士有些困惑地看了眼夏恩手里的手机。但她并不想纠结于这些,她敏感地发现刚才面前的长相甜美的小姑娘并没有提到她的母亲。她顿时明白了几分,笑得更和蔼了:“我送我家几个调皮鬼来上学的。哦,他们来了——”胖胖的女士笑眯眯地往夏恩身后看去,“罗恩!快过来,这位小姑娘和你是一个年级的呢!哦,珀西快点儿——乔治!弗雷德!你们在干什么!”女士突然变脸。夏恩转过头,几个红头发的男孩子朝他们走过来,其中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正试图给他们的小妹妹塞棒棒糖——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给金妮吃太多糖!健齿魔药不能常喝!”女士气势汹汹地朝女孩子走过去,魔杖一挥,女孩嘴里的糖被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女孩委委屈屈地看着妈妈,伸手捂住了自己正在换牙齿的漏风的左腮帮。

夏恩有些惊奇地看着这一家人。罗恩,乔治,弗雷德······都是梦里的人。

她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在回想梦里的情节。在斯内普教授之后,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认识的人了。她看着双胞胎被妈妈追着她,一时间有些恍惚。

乔治的耳朵还好好的在脑袋上待着,弗雷德也在生龙活虎地大笑。

他们才刚刚踏进魔法的初级殿堂,他们年轻,热情,充满活力。

谁能想得到六年后呢?

谁能想得到。

“嘿,你还好吗?”罗恩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旁边。他推着一辆手推车,有些犹豫地看着她:“我看你好像有点······呃,”他看着女孩回头看向她,焦糖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他莫名有些脸红,手不由自主地拽了拽身上的袍子:“我是说,你的家人呢?他们没送你来吗?”

“我爸爸有些忙,”夏恩耐心地解释,“我们住在美国,爸爸的公司很忙,赶不回来。”

“哇哦。”罗恩惊奇地感叹,“我从来没去过美国。呃,事实上我也没去过除了英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美国的巫师是什么样子的?”

“不知道,我从来没在美国见到巫师。如果接引教授不算的话。”夏恩说。这时,韦斯莱夫人料理好了双胞胎和女儿,让他们跟上。她连忙和罗恩一起小心翼翼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就是这儿。穿过这堵墙就行。珀西,你走在最前头。”韦斯莱夫人站在旁边,牵着金妮的手看着儿子们穿过墙壁,“然后是弗雷德——”

“我是乔治!”双胞胎之一的男孩抗议道。

“好吧,乔治。”

“其实我是弗雷德。妈妈你总是分不清我们——”

韦斯莱夫人有些急燥。她不由分说地把他往前推:“快走!我们赶时间!”

双胞胎嘻嘻哈哈地都进去了。下面是罗恩和夏恩,正当夏恩咬着嘴唇准备闭着眼睛冲进去的时候,旁边一个黑头发的男孩突然开口道:“对不起。”

夏恩和罗恩一起看向他。男孩腼腆地站在那儿,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似的。

“第一次来霍格沃茨吧?”韦斯莱夫人了然地笑了。“罗恩和——呃——抱歉,我还没询问你的名字。”韦斯莱夫人这才发现夏恩还没有介绍,她和蔼的脸上一时有些歉意,“抱歉,刚才乔治他们太闹腾了。你知道,孩子太多就是会很忙。”

夏恩当然不介意。她冲韦斯莱夫人露出了个甜甜的笑:“我叫夏恩,夏恩·斯塔克。”

“好的,夏恩。”韦斯莱夫人说。她转过头对哈利说:“你等会儿跟着夏恩和罗恩就行了。他俩都是新生。穿过这个墙壁就到了。罗恩先走。”

罗恩抿了抿唇,一个加速就进了墙壁。夏恩惊讶地看着,但她没有迟疑,也跟着跑进了墙壁。她没有闭眼,眼前先是一片黄色的砖石,然后刹那间就成了另一副熙熙攘攘的画面:红色的老式蒸汽火车停在铁轨上喷着蒸汽,站台上小巫师们窜来窜去,家长不停地喊着他们的孩子的名字,催他们赶紧上车。还有些糊涂的家长突然发现有行李没带,跟孩子商量着明天早上给送过去······

夏恩愉快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她伸手安抚了下篮子里的海星,它有点不喜欢吵闹的人群。

夏恩和罗恩在人群里穿行,一个不留神和身后的黑发男孩走散了。

“反正大家总会在车厢里遇到的。”罗恩说。她点点头,跟着他走到了韦斯莱夫人旁边。

韦斯莱夫人正在给珀西整理衣服。她看到罗恩,便把他拽了过来,掏出块手帕:“罗恩,你鼻子上有脏东西——”

罗恩红了脸,左右躲闪着。他满面通红地看了一眼旁边笑着看他的夏恩,这下,连脖子都红了。

夏恩冲他挤挤眼。

”猜猜我们刚才看见了谁!“双胞胎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哈利·波特!就在车上!”

“什么?”金妮尖叫到:“妈妈,我能去车上看看他吗?就看一眼!”

哈利·波特?那个救世主?

夏恩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她早就知道他确实在这辆车上,只不过她对他确实没有太大的兴趣——

等下,刚才那个黑头发的男孩有点眼熟。

······他好像就是哈利·波特。

夏恩抽了抽嘴角,顿时感到了自己的无知。她对长大了的哈利比较熟悉,小时候长什么样基本已经忘光了。梦里的脸模模糊糊的,她也只记得大致情节,名字倒是能想起来很多。

真没想到,短短半个小时内,她已经遇到了波特三人组里的两个人了——这使得她之前立的“不和波特三人组接触”的flag摇摇欲坠,充满了打脸的尴尬气息。不过她觉得没什么问题,只要自己不参加那些大事儿就行了——

反正她是个和格兰芬多八杆子打不着的赫奇帕奇:)

坚决的赫奇帕奇学生夏恩·斯塔克如是想。

“我们上车吧。”罗恩对她说。他对救世主非常好奇,当然,也迫切地想逃离妈妈爱的魔爪——特别是在一个好看的姑娘面前。

夏恩点点头。罗恩和妈妈道了别,韦斯莱夫人也亲切地同夏恩挥了挥手,并让罗恩多照顾她。罗恩再次红了脸,转身就跳进了车厢。

……他怎么那么容易脸红。夏恩笑着想。她对韦斯莱夫人挥挥手,也跳上了列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之懒汉丈夫的奋起在线阅读第三节

    冰糖葫芦,冰糖葫芦,不好吃不要钱楼。妙春丹,妙春丹,一颗让你夜夜不倒,不管用不要钱喽。上好的布匹,上好的布匹,选材精良,做工精致,低价大甩卖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来。龙飞和叶彩儿刚刚走出龙家的据点就听到了街上一声声的吆喝声,叶彩儿一眼就看到了卖糖葫芦的小摊,拉着龙飞飞快的跑了过去,飞哥哥、飞哥哥彩儿要

  • 天降魔帝在线阅读第2章

    易风辰的那张脸可太好认了,许秋心想。有人俊俏在皮囊,他则俊在气质。乍一眼看上去,他就像春雨后的新芽,蓬勃有生命力,却构不成威胁。日后的易风辰,一柄细剑问鼎天道,他的剑意也如春风化雨一般,柔和而暗藏杀机。不过现在到底还是个小孩,气势少了几分,显得更加柔弱可亲。乍然与许秋四目相对,他的气息乱了一瞬。片刻

  • 狂医废材妃第十章

    顾良出审讯室的时候,发现白儿子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看,模样颇有些紧张。但顾良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见他不说话,白儿子不由问:“你们聊了那么久,聊出什么没?谁是凶手?”“每个人心里有判断即可。我不影响其他人。”顾良淡淡说一句,闭上眼睛,看上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白儿子拳头握紧,

  • [快穿]病娇养成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安塔琳娜和温彻斯特的关系,还要从七十年代说起。彼时她刚离开上一个收留了她十二年的家庭,并给那人再三保证自己会注意安全、不会让任何不怀好意的男性接近她的第二个星期,就被吸血鬼袭击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很理所当然,安塔琳娜被前来围剿吸血鬼巢穴的驱魔家族,温彻斯特救了出来。并在阴差阳错之下住进了他们家。当然刚

  • 康熙是本宫的猫(清穿)之东方餐厅

    龙角和耳朵不同。动物耳朵的形状大同小异,只需要用优质的人造毛发覆盖,就能遮盖大部分制作方面的瑕疵。而角的形状和材质都比较特殊,想要做得精致逼真,就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成本。所以,临时用一下以假乱真的猫耳可以直接买,龙角却需要特殊定制。顾明渊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管怎么说,先下个单吧。看起来,人类

  • 主角不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沧州。(架空)落霞千里,长烟一空。破旧的租房内。本该闷热的租房只因冷雪瞳的存在而感到一丝丝冰凉的气息,那是冷雪瞳特有的味道。生锈陈旧的铁窗再也挡不住,放进来了几缕调皮的迷蒙霞光,穿过租房里的层层尘埃,扑在了冷雪瞳的清冷似雪小脸上,白里透红,娇艳无比,自有说不出的风情。周围的粒粒尘埃反射着光的粒子,好

  • 第一权臣是病美人[穿越]神秘的少女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穿着打扮不合时令的小女孩,顿时出现在天彦的视野当中,穿的破破烂烂的,仿佛就像好几天没吃过饭、没洗过澡一样,迷迷糊糊地在大街上行走着,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背井离乡躲避非人性战争的难民一样。天彦当时就惊愣了,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从她身边插件而过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很小,大概也就六七岁的模

  • 选秀男团搞基实录在线阅读第六章

    平静的生活似乎从这一刻起便乱了套,苏锦袂从休息间的浴室走出来,脸上写满热情过后的疲怠。他披着衬衫,站在镜子前能够看到满满的印记。痕迹真真切切,身体如此酸疼,而他脑子里对那两场欢.爱却毫无印象,连半点片段都不记得。雾气化作水珠,聚集着从那张轮廓优美的脸庞上滑落,沿着尖细的下巴滴落,在雪白的衬衫领子上留

  • 黑帝的天价娇妻在线阅读第2节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秦风,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全身的状态。的确是十六岁的自己没错。灵根受损,修为也还在后天境界!“难道,我只是做了一场梦?”回过神来的秦风只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在梦里过了六十年的岁月。“不对,应该不是梦,我是真的学了三千六百种副职业!”很快,秦风确定下来,

  • 重生家有软萌妻之不带这么玩人的吧?【求收藏鲜花】

    “王昊,你觉得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一生应该娶多少个媳妇?”恍惚中,耳边传来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缓缓睁开眼,身前是一个约莫二十二三岁,美的简直有些逆天的美女。此时,这女子正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等待着答案。“当然是一个!”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女子跟自己什么关系。但一个女子,而且是美女,问一个男人这样的问题,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