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超级大军阀星星眨着眼

2022/1/14 20:57:39 作者:皇辰 来源:3G小说网
三国超级大军阀
三国超级大军阀
作者:皇辰来源:3G小说网
穿越到三国,本想也来个统一天下,车同轨书同文,做个明君始帝什么的。可是一次意外,让李天看到了被异族屠戮的同胞,想起历史上记载的五胡乱华,想起国家和民族遭受到的苦难,李天决定,做一个只对外侵略的大军阀。于是,三国少了一个争霸天下的帝王,却...

学校一共发了六套校服,两套夏装,两套春秋装,两套冬装。

夏装边线以红色为主,白衬衫加百褶裙,还有一件薄外套。春秋装就是淡蓝色的运动装,冬装是黑色羽绒服。

阮音觉得还挺人性化,包了他们一年四季的衣服。

省钱。

自打昨天晚上她和阮如兰吵架后,阮音在这栋别墅里就真的再没碰上他们。

阮如兰和王浩波暂且不说,至少王坤宇肯定是在家的。一直见不着,无非是躲着她罢了。

反正他们见面也是相看两生厌,不见最好。

经过昨天的事,阮音已经可以说服自己,理直气壮地把这里当成宾馆。

只要再熬几个月,下学期她就能住校了,在十八岁以前她还是想尽量平静地度过。

第二天一早,阮音换了身夏装校服,从别墅区里出来,路过离学校不远的早餐店看时间还早,叫了份豆浆和两个包子慢悠悠坐在店外的桌上吃。

“老板,来八大个肉包子和两碗豆腐脑!”

洪亮的一嗓门只穿耳膜,阮音吓得差点把手里的勺子抖掉。

俩穿着不知道是哪所高中校服的男生大步朝这里走来。

阮音浅浅扫了眼他们,又事不关己低头接着吃。

任子山和陈见大老远走来就瞧见了这家他们平时经常光顾的早餐店外坐着个生面孔。

女生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双腿合拢竖立在椅前。

穿着身再好认不过的成中校服,红色格子的百褶裙平整地盖住大腿根,从下至上白衬衫的每一颗扣子都安安分分地扣着,遮得严严实实,留了半截白皙秀颀的脖子,低头间摩挲着衣领,透着一种禁忌的紧束感,让人不由得鼻腔暖暖热热。

任子山下意识吸了吸鼻子,真怕有东西流出来。

这姑娘成中哪儿的,整一个纯情小白兔。

他怎么之前完全没在这片见过?

早餐店老板闻声从店里出来招呼,笑脸迎人。

“好的好的同学,你们在外头坐会儿啊,我里面好了马上就端出来。”说完又跑回店面里。

任子山和陈见以前来,次次都是坐在店外这张桌子旁的,日子久了周边的人也就知道了,今天也是头一回被人占了。

两人插兜走到桌边,俯视着一声不吭完全没打算让位子的女生。

阮音眼前光线一暗,一抬头面无表情对上两人,两秒半啥情绪都没有,然后淡定地说。

“可以拼桌,坐吧。”

陈见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他们还是装不知道,总之觉得这女生还挺大胆。

扭头望了眼任子山,正准备和他一起调侃来着,没想到他竟然乖乖拖出椅子坐下来了,最后还不忘特别礼貌地道谢。

“谢谢啊——”嗓门儿还挺大。

阮音:“不用。”

两人坐下来没多久老板就把他们点的东西端上来了。

男生吃饭的速度比她快上许多,嗖嗖嗖几下四个包子就下肚了。

阮音吃完,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起身走进店里结账。

付好钱的时候碰上同桌的两个男生讲着话进来。

任子山:“阿见,把钱付了,我回头给你。”

陈见:“我没带现金……”

任子山:“操,手机呢?”

陈见:“昨天我俩手机不是一起被老师收走了嘛,哪儿来的手机……”

时间定格。

……

尴尬。

很尴尬。

特别尴尬。

店里头大早坐满了人,两人着并肩走进来对话被听得一清二楚,老板愿不愿意赊账是一回事,他俩这明目张胆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

任子山和陈见当下就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

阮音觉得这俩大男生本来大概跟陆鸣那帮人是差不多的设定。

满脸写着老子不好惹,莫挨老子。

此时像是被冻住一样站在本来就拥挤的店里,还真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还有……可怜巴巴?

“老板,他们的多少钱,我一起付了。”

就当。

日行一善。

“好的好的,总共十五。”有人付钱总比被人赊账的好,老板当然乐意。

干脆利落地付完钱,路过任子山和陈见,阮音礼貌性地笑了笑,然后大步走出店外。

事发突然,等到两个人反应过来跑出来找人时,已经瞧不见女生的身影。

“这姑娘挺酷啊。”陈见感叹,扭头接着说:“好像是成中的女生,以前没见过啊,要不要晚上顺便打听打听?”

任子山:“……嗯。”

陈见:“子山,这钱……我们要不要还?”

任子山眼睛一亮,格外认真点头。

“还!一定要还!”

————————————————

今天周五,明天就周末放假。

不少学生午休过后,下午的课就已经心不在焉,放飞自我了。

这其中,包括程宁。

最后一堂课基本上已经没人在听了,老师在讲台上按部就班讲着课,学生在底下兴致怏怏趴着等下课。

阮音被这股氛围影响,握着笔,懒洋洋打了个哈切继续听课。

程宁坐在一旁,时不时低头玩着手机。回完上一条信息后,轻轻推了推阮音的胳膊,等她扭头看向自己事才沙着声音说:“今天周五,等会儿下课就没事儿了,班里几个同学说今晚要一起去聚一聚,你去不?”

阮音想了想本来打算拒绝,程宁下一句话又立马接了上来。

“反正大家回家都没啥事儿,开学这么久了,就当认识认识嘛……去吧去吧,你不去我也不敢去了。”

有点像撒娇。

阮音侧低头轻声回答:“我去了,怕是其他人就不敢去了。”

她风流女高生的名头都挂城墙上好几天,人尽皆知了。

这段时间,阮音明显感觉到不光是平时路过走廊碰见的其他班的人,就连自己班的某部分人日常看自己的眼神都很古怪。

特别是今天。

让阮音有种自己是国家保护动物的错觉。

还是特稀珍那种。

“不会不会,我看过了,去的人都挺好的。实在不行,我罩着你。主要是他们都没有深入了解你,才会有那些误会。你总得给大家个看清现实的机会嘛,是吧?”

阮音拗不过程宁,而且她回家的确也没事情做,索性点点头答应下来。

完后还煞有其事地讨保证。

“记得罩着我。”

还有,阮音其实挺喜欢程宁。

程宁疯狂点头:“一定一定。”

“多谢多谢。”

“客气客气。”

“......”

“......”

两人对着眼干眨两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差点被讲台上的老师抓着。

……

放学时分,程宁老早迫不及待整理完包,站在一旁。

阮音将布置了课程任务的作业本规规矩矩收拾进书包,抬头间看出了程宁脸上难掩的兴奋,怕自己太磨蹭耽误时间。

“很赶吗?很赶你先过去,地址告诉我就行。我马上就过来。”

“不赶不赶,我就是第一次体验和同学聚会的感觉,比较兴奋。以前我读初中,我妈每天只准我看书学习,其他的什么都不让干。”

程宁话说到一半,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顺势就拿出来看了看。

是条短信。

“周信和梓芽先过去预约桌游店的包厢了,杨飞和师栋栋在路上了,说不急我们慢慢过去也成。”

“好。”

周信是目前他们班的班长,梓芽是学习委员,杨飞和师栋栋是班里一直很活跃的两个男生。

实际上,阮音其实也算得上是第一次参与同学聚会。

虽然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她重新回了县城,可因为阮爸阮妈的因素,她和同学们一直都热络不起来。

上了初中情况并没有好转,当她看见别人都已经成群结队进出,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想着去融入集体。

他们今晚准备去的地方是一家位于市中心繁盛街的网红桌游店,平时包厢就很难定,周五周六更是。

周信和梓芽肩负着六个人的使命,下课铃声一打,转眼就冲出了教室。

因为桌游店允许外带实物,程宁和阮音动作慢落在后面,就负责制备他们几个人今晚玩桌游期间的零食和饮料。

买了薯片、话梅、肥宅快乐水、烤翅类的垃圾食品和些吃饱的饼干面包,付完钱,两个人领着两袋胖鼓鼓的零食从超市出来。

进超市的时候太阳已落山,可天还是亮的,现在两人出来,四周已经有些灰暗暗,不过好在繁盛街夜里本身人流量就大,所以也不显得冷清。

两人肩并肩说说笑笑往桌游店走。

……

CO2酒吧门口,任子山刚挂了电话就瞅见远处向这边走来的三个人。

“这边这边!”

陈见冲着他们拼命招手,像个地主家的二傻子,搞得陆鸣觉得丢人想直接掉头就走。

任子山和陈见以前初中和陆鸣他们是一个学校的,算是一个完整的“犯罪团伙”,后来中考考完散了,陆鸣三个来了成中,任子山他们去九中。

这家CO2是任子山的小舅舅开的,以前他们隔三差五也会来,只不过现在少了,今天这次算是他们高中后第一次聚头。

“陆鸣,你那头黄毛怎么染回去了。是不是被你爸抓回去的,哈哈哈哈哈。”任子山伸手就想揪陆鸣的毛。

“操,我劝你别鸡儿多嘴,想起来就气。”陆鸣翻了个白眼。

孙禾默默站在他们后端的位置,穿着件干净的t,身子板停直模样斯斯文文,看起来特像个混在痞子里的好学生,格格不入。

路灯的光打在他在他的发丝上,星星闪闪。

“嗨~”任子山机械摆摆手。

孙禾十分客气地点了下头。

任子山以前跟他们一块儿的时候,就不敢招惹这只读书好的狐狸。

多久没见了,现在更不敢。

人来齐后,刚打算进去。

陈见余光一撇,刚扭过头觉得不对劲,马上又大幅度转了回去。

对街从交叉口并肩走来的两个穿白色衬衫和红色百褶裙女生的脸愈发清晰。

陈见一把拉住抬脚的任子山,强扭着他的脑袋看过去。

“那个是不是早上成中的女生?”

任子山定眼一看,可他妈不就是嘛。

兴奋的不要不要的。

“卧槽!什么叫有缘千里来相会,这他妈该死的爱情!”

陆鸣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

得,认识的。

还不等孙禾表态,陆鸣先一步摇头说:“李成东,点一首梦醒时分给这个傻子。”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李成东极其配合地说唱就唱。

任子山一头雾水,“啥意思啊?大十几的人了,还不能对姑娘心动咋地?”

“我禾哥的绯闻对象你也敢心动,心动你妈心动呢!”

几个人打打闹闹不断,陆鸣拦下了原本想冲上去示爱的任子山。

孙禾一声不吭站在酒吧大门前,饶有兴趣看着街对面越走越近的阮音。

李成东观察了一会儿。

“你们难道不觉得,她这身校服穿起来,身上那股气质比以前穿便服更收不住吗……那形容具体叫什么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然后,我们陆鸣同学十分具有同学爱地解答了他的疑问。

张口就来。

“制服诱惑!”

——————————————

阮音和程宁按照周信给的地址找到了桌游店,正准备进去。

迎面走过来两个穿着破洞牛仔裤,脖子上绑着大金链子的男的。

“哟,两位小妹妹有没有人陪啊,没人跟我们走走呗。”

尖锐又猥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王妃超难撩之巧遇王胖子(10)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文封等人就被叫了过去,谭元就是唐军等人说的猴子。不得不说还真像,精瘦,尖嘴猴腮外加一点猥琐。造就了这样的一个人。“你们今天的任务就是搜索东面的超市,我们要去东边找我们另一半的兄弟们。所以收集物资是刻不容缓的!我们要为了‘龙腾团’而拼搏!虎哥说了,这次表现出色的,副团长会亲自奖励!”

  • 穿越之我的别样人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黑衣男子在说完之后,再一次转过头来,笑眼凝视着叶天一。叶天一没有思忖太久,慎重点头道:“我愿意加入四极武馆!”世界上的势力有很多,但毫无疑问加入武馆是最为自由的。叶天一之前也做过调查,四极武馆是他最好的选择。现在有这么大人物亲自邀请他,他没有理由拒绝。得到叶天一的肯定回复后,黑衣男子显得极为高兴,朗

  • 我替别人做选择在线阅读第4章

    第四章十年上一次踏入这块土地时还是十年前,想到当初离开时惊慌失措、茫茫然不知未来何处,今天再一次回来却有种世事全非的感觉,什么都不同了。天边微亮,一缕缕橘光慢慢侵染着天边,橘中泛着红,慢慢又聚变成金光,平时最亮的最远的太阳此时略显着有些苍白,犹如玉盘举挂在其中,却没有一丝违和之感,远远看着美丽极了。

  • 笑傲三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齐木和歌子作为一位胎穿的穿越狗,不仅经历了又一次的幼儿园小学的生活,而且现在也仍旧是一位中学生。好不容易高考完终于脱离苦海结果又要重来一次的齐木和歌子: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不过当和歌子又想到自家的某位明明可以闭着眼考满分却还是要刻意写错题目来拉低分数免得引人注目的哥哥后,她就觉得自己的经历其实也不算

  • 霸府在线阅读第四章

    蒋峤西一大清早,从父亲手中接过电话听筒,听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是远在香港的堂哥打来的,蒋峤西刚穿上衬衣,听堂哥说:“听说你和你爸爸闹脾气,转学考试交白卷啊?”蒋峤西也不讲话,低头扣衣领上的扣子。“今天既然能重新考试,就好好对待一下,”堂哥认真道,“拿出真实水平来,你怎么知道群山没有好老师呢?”有小狗汪

  • 德玛西亚之网游大玩家之第七章(7)

    随着蚌壳的逐渐张开,夏林赫然看见那白白的蚌肉之中那一颗夺目的黑珍珠,黑得发亮。要知道在现代黑珍珠也是价格不菲的,而且市面上的大部分是人工加工而成的,要买到天然的黑珍珠还真是不易,更何况是这一颗跟鹌鹑蛋一样大的黑珍珠还真是少见呢。子池和白白还真是没见过这一颗黑乎乎的东西,至于木系他有见过白色的,不过不

  • 次元位面之猫娘之草帽男

    “我去……”我停下脚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你这办法不错。”这时候魏叔笑着走上前来。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想表现一下差点搞砸了。“知道老鬼在哪吗?”魏叔走到草帽男身前,蹲下身子问了句。魏叔的话问出口,草帽男的眼睛一下就睁大了,他嘴巴微微动了动。“我知道你能说话,说吧,老鬼在哪,你能联系上他吗?”魏

  • 女配重生记[综古装]在线阅读自作孽不可活

    事实证明,幸村的道行果然比一般人高上许多。在柳生捂着嘴咳嗽以掩饰尴尬的时候,幸村依然一脸泰然自若十分淡定。“时间不早了,你们还没吃吧,一起去?”说这句话的时候,幸村脸上依然带着浅笑,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在转移话题。“那午饭就由我来请吧,放学之后就拜托你们二位了!”里代自告奋勇地提议请客,等价交换的道理她

  • 乘风龙王 第6章

    我们慢慢的穿过光廊,终于来到了光子圣殿之中,巨大的宫殿里,四周环绕着无数的画,每个画都是一个世界,或者说每幅画都连接着一个世界,用星门科技连接起来,而如果仅仅只是用星门科技(虫洞)连接外面的世界那么这也不过如此,而这些世界,有很多很多都不是当下此时时空里的世界,也就是说,连接的有些是以当下为参考点的

  • 漫威:天网系统终结者若不放开如今又怎样

    另一方面,在王远进厕所后没多久,餐厅大门外。一个看上去才成年的年轻少女,神色匆忙赶来,刚想进入大厅,却被门口的两名保镖给拦住。这两名保镖分别是李家和赵家的人,负责查验宾客手中的邀请函。他们一看少女穿着T恤衫和牛仔裤,脚上还是很普通的板鞋时,第一感觉就是这小姑娘走错地方了。其中一个保镖带着调侃的语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