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浮沉命主在线阅读飞升成仙

2022/1/14 21:18:04 作者:沫泫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浮沉命主
浮沉命主
作者:沫泫来源:纵横中文网
规则崩碎,天道泯灭。被人送出去的孤儿,自从一些梦境之后,即可控制天地造化之产物,走上塑天之路。“其实世间本来是没有什么路的,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我,就是第一个走的人,也是最卑微的,也是最传奇的”

地华星,东胜神洲,西昆仑,某处隐秘山谷上方。

福灵驾驭着清风,全身散发出护体宝光,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正在渡天劫。

此时,他身着一袭月白太极道袍,整洁如新,随风飘逸,颇有上仙风范。

天劫的声势越来越浩大,越来越汹猛。方才,已经接连降下三道雷劫。他抬头凝视上空正在汇聚的雷劫云团,没有半点儿恐惧,更没有丝毫轻视之意。

阳光早已退避,天空比之前还要阴暗...就快变成黑夜。还好,尚有一片光明在勇敢不屈地抵抗着黑暗,此时,福灵堪比白夜里的皎月。

雷劫云团在酝酿了片刻后,突然,向福灵接连降下四道有水桶粗细的闪电大柱。

这四道闪电大柱,就如顶天立地的银色降魔巨杵,眨眼间,便鱼贯击向福灵头顶。

闪电出现时,昏暗的天空陡然一亮,连层层叠叠的乌云都被银光穿透,消弥于虚无之中,四周空气也被灼烧出许多大大小小的孔洞。

可见,这第四道雷劫有多么恐怖。但福灵手上仍是空无一物,身上也没有宝甲护身,他目光坚毅,看似只想凭着肉身来硬抗雷劫。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四道闪电大柱刚一露头时,福灵已经出手,他同时向四道闪电大柱各自弹出一指灵光。

灵光并不如何耀眼夺目,虽然只有手指粗细,在璀璨闪电的掩映下,仍然清晰可见。

这灵光与他身上的护体宝光一样,也散发着清蒙蒙的光华,纯粹而平实,就犹如一道能荡涤所有浊气的清风,迎向闪电大柱。

轰隆隆......激烈的轰鸣连绵不绝,响彻云宵。强大的灵力波动,向四面八方倾泄而去,即使爆炸发生在半空中,下方的群山也发出轻微震颤。

虽然,福灵居于灵力大爆炸中心,但其身外护体宝光并没有发生一丝变化,依旧是寸许来厚,那强大的灵力波动也不能让其摇晃半分。

还有第五道天劫吗?福灵凝视着晴朗如初的高空,耐心等待。一柱香后,天空又是突然一暗,犹如黑锅。

第五道雷劫云团在高空中快速汇聚成形,这次降下雷劫的速度要比上一次快出很多。

五道水桶粗细的闪电大柱,向年轻道士连击而来。“唉,不过如此。”福灵的眼神中不再蕴含期待,连续五道指头粗细的清光,被他弹射出去。

熟悉的爆炸声和更为强大的灵力波动,仍如之前那般向各处奔涌而去,下方的群山又颤动起来,却比上一次猛烈不少。

福灵依然纹丝未动,方才的雷劫对他没有产生半点影响。“诶?老天爷,如果您仅是这样,那小道就无法再保持低调喽。”他有些委屈地说。

不到一柱香后,如洗的天空又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没有星光,没有明月,只有无尽的黑暗,一个庞大的雷劫云团又在急速汇聚中。

福灵低头沉吟少许,做出一个惊人之举,他飞到雷劫云团近前,一挥大袖,就将其收在袖中,瞬间,骄阳露出笑脸,晴空万里。

他的举动看似轻松,却不知让多少在远处观望的仙真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是逆天的神通啊。

这手“袖里乾坤”会用的人很多,但几乎没有谁能使得这般轻松,竟然,能将苍天雷劫一袖兜走。

很多仙真不由得暗自猜测:此人,不会是...某位大仙真转世重修的吧?

如此这般,福灵如法炮制,将相继出现的雷劫云团一一卷到了袖中,直到第九道雷劫云团出现,他也是如此施为。

“还会有第十道雷劫吗?那可说不过去了。”福灵皱眉自语,他带着奇怪的神情再次仰望高空,安静等待第十道天劫亮相。

这一状况,让远在十里、百里之外观看天劫的西昆仑众仙真,也都诧异不已。

本来这些仙真没想到:就在本圣境中还会有未飞升的修真者存在,他不止隐藏的很好,竟然,还会选择在圣境中渡劫?

起初,仙真们虽然发觉到有人在渡劫,但并没有刻意去关注,因为在昆仑圣境时常会有仙真晋升道果,大家对天劫早已熟视无睹。

可今天这个天劫,不只渡劫者来历不明,神通也极其强大。并且,他竟然在勾动九重雷劫的情况下,还没有立即飞升,这就有违常理了。

天劫有两种:一种是来自苍天的自然天劫同,另一种是仙真界以大神通施展出的模拟天劫。

比如天庭的火部或雷部等等,都可起坛聚阵施展出模拟天劫,有些大仙真也有如此能为。

这两种天劫有明显区别,其结果也是相去甚远。模拟天劫只能助渡劫者提升出一个“伪道果”,但会比此前的境界要高出一些。

而能渡过自然天劫者,会成就级别较高的“真道果”。当下,福灵所渡天劫,便是来自苍天的自然天劫。

按理说,能渡过九重雷劫者完全可直升“真太乙金仙道果”了,可这年轻道士仍然没有即刻飞升,这就更加非比寻常了。

要知道,一个能拥有真太乙金仙道果的仙人,在仙真界已是举足轻重的存在,是极其难以成就的境界。只冲一点,福灵就赚足了眼球。

可他的天劫却好像仍然没有结束,有越来越多的仙真闻讯从各处洞府中走出,都在应劫之地附近,或明里或隐身窥望起来。

又等了一盏茶后,天空上还是一点儿反映也没有。可谓是阳光和暖,微风徐徐。

“呵呵,九为最大之数,看来...苍天仍是讲理的吧?”一位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太乙金仙,向身边的道友笑问。

“嗯...天劫好渡,人情难过啊!”另一位准大罗金仙,神情凝重地颔首回答。

二人话音才落,福灵就被一股莫名力量托升到了高空,一朵祥云也适时出现在他脚下。此刻,他欣喜异常,全身散发出大片清蒙蒙的灵气光华。

在感知到自己拥有了更为强大的力量后,他的心情无法再保持平静,多年的修心养性,已经起不到多少作用了。

是啊,回想千年修真历程,他一路摸爬滚打,苦苦挣扎,历经艰难险阻,斩断七情六欲,弃红尘,灭心魔......

其中的苦楚和努力,不是三言两语能描述清楚的,而今——总算是修成正果了,他终于飞升成仙了!此刻,怎能不叫他百感交集、心潮澎湃呢。

就在福灵思绪万千之际,一道如黄钟大吕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沁入心田。

“下方,可是渡劫成功的福灵道友!今日春光明媚,道友成功升仙,真是个好日子啊,恭喜恭喜,哈哈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