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命中偏爱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2/1/14 22:29:30 作者:九兜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命中偏爱
命中偏爱
作者:九兜星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啦!!】养肥的快来看吧。【合约结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娱乐圈甜爽文】微博:@九兜星戳专栏求个作者收藏谢谢~软甜小可怜X偏执叛道占有欲爆棚霸总【1】温凝二十岁那年,被接回寒城江家,履行婚约。婚后卑微又讨好地陪了江恕半年,到头来也没能焐热他的心。离开那晚,暴雨寒风,小姑娘抱着腿蜷缩在凉椅上,清瘦的小脸冻得苍白。不远处的车里,助理忐忑开口:“江总,我去把太太接回来吧?”男人冷冷勾唇,闭眼假寐:“吃点苦头长记性,受不住了自己会回家。”江恕第一次失了算,那晚过后,连她的声音都没再听到过。几周

日本,久远的战国时代。在被大雪覆盖的大山前方,有一个叫苇名的国家,人称“剑圣”的苇名一心,发起了“盗国之战”建立了苇名国,在北国称雄。

但现在,苇名国处于存亡危机中剑圣之孙,苇名的大将军,在困境中秘密召集了自己的军势

“如今,想要守护住苇名,已经别无选择。”

“现在,我们需要那个御子的力量。”就这样,御子被孤独地囚禁,没有家人,没有家臣,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忍者。

这是无依无靠,孤独的主仆两人所展开的故事。

背景带有制作者老贼一贯的不可名状风格,里面的某些BOOS更是典型代表,例如樱龙这类诡异生物。传说,它是被龙之故乡放逐出来的,也可能是混不下去了被赶出来,总之它落在了苇名这片土地,从而诞生一系列故事。

樱龙乃神圣之龙,古时由西方漂流至此地,苇名有一块古老的土地,使神龙在此生根。

由给水生村神官京城水使神官转化为淤加美得知樱龙为淤加美一族血脉源头,由主线和断绝龙胤之书,龙胤之书等等得知樱龙为御子血脉源头,由以上樱龙的力量,罐子贵族,和鱼王生活在源之宫,推测樱龙为鱼王一族不死之力源头,由源之宫水底鱼王尸体产生的虫,杀死鱼王后鱼王尸体出现在狮子猿饮水处,狮子猿死后被蜈蚣操控身体,虫之书,被蜈蚣操纵的僧人,以及仙峰寺对于变若的研究,我们可以推出樱龙也是变若之力的源头。

也就是说,这条奇怪的龙是苇名这边神秘力量诞生的根源。

对蒋三来说,了解了具体的故事脉络以后才方便行事。最关键的一点在于人物取代卡的选择。

“狼?我可以得到他修炼的技巧与力量,但危险性极大。”

毕竟,这位龙之忍者身比纸薄,不算所谓的周目,小兵只用两刀就干掉他了。他还得跟各种BOOS交战,尤其是前期无敌的白蛇。

“剑圣?”剑圣貌似可行,但取代后那副衰老的身体是个严重的问题,就算他孙子把他拉出来了也一个样。好处在于剑圣很强,一人敌国的存在。

“屑一郎?”屑一郎这个家伙也算是主角一般的存在了,手下众多,还会巴之雷,更是服用了变若水,状类不死。缺点是太屑了。

“实在不好选择啊。”偏偏人物替代卡不能选择异类,然而异类里也没有什么看起来不错的选择。

“不如选择御子。”想到这,蒋三觉得可行。

龙胤的御子,是苇名国远古一族的末裔,与外界的皇族并无任何关系。继承了龙的力量,因此被称为御子(神之御子)。九郎被苇名国的重臣平田一家收养做了养子,没有血亲也没有家臣的御子身边唯一陪伴的就是忍者——狼,于三年前的盗贼袭击平田家事件中和狼立下了不死的契约。

“安全性高,起码在没有不死斩的时候安全性很高,但没有力量啊……”毕竟蒋三希望得到强大的力量,这样不仅能左右剧情发展,还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关键是如果我选狼,那打败了屑一郎之后,真的就直接离开苇名吗?”苇名好东西挺多的,不说什么苇名流秘笈,就说那把黑色不死斩以及巴之雷都是蒋三希望得到的。

选择狼,只有战败和战胜,战胜就离开苇名啥也没有,战败就断手或者重伤。简直两难。

“力量啊,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修炼吧。”

只要狼得到了那些秘笈,自己都可以尝试着修炼一下。打败屑一郎后有一段时间的空闲可以让狼帮忙指点一下。御子也不是没有武力,起码会基本的东西,虽然对其他人来说就是个‘弱鸡’。

“那就开始吧。”决定就是御子了。开局就拥有龙胤之力,不死还被各方觊觎。层次高点的都知道他是神之御子,起码也算半个苇名少主了。

“确认开始。”

“确认。”

“时空锚定,人物取代,概念覆盖流入……”

眼前白光一闪,所有的事物仿佛都在眼中倒退着。待到蒋三无法承受这光芒时,他闭上了眼。

待他睁开眼时,自己已经来到了一间昏暗的房间中。

房间乱糟糟的,仿佛被人肆虐了一番般凌乱。蒋三坐在一张古朴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烛火被一边的寒风侵袭着,忽暗忽明。房间的一角还有着囚笼,看起来御子之前就在那囚笼里待过。

蒋三放下手里的书,往打开那一处后门走去。门外是空荡荡的一片,下方是深不见底的峭壁。当当是看着这险峻的悬崖都令蒋三眩晕不已。

“就算得到了狼的力量和技巧,没有那份心态,也不过一个弱者而已吧。”想到这蒋三不由庆幸。这悬崖是谁都能爬的吗?别说像他这种和平年代的现代人了。

“等待啊。”蒋三坐回自己的椅子,然后拿起了之前的那本书阅读着。

这本书封面已经老旧了,里面的内容大概是跟金刚经一类的佛言。只狼这个故事处处都透露出这边本土佛教的风格。颇有些邪异。

蒋三刚刚看书入迷时,一道黑影忽然闪过。即便意识到这是他的忍者,蒋三都吓了一跳。不过他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你来了,狼。”

转过身,狼此时半跪在地:“我前来迎接您了,主人。”

他的声音低沉,看起来饱经风霜却又有种坚毅不拔的力量,同时他有着令人看不懂的内心,修罗的内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樱兰高校]蓝墨沙印在线阅读第八章

    原来他也用了排眼卡,是能看到自己的。贾白的手被他抓住之后,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直接躺倒在地,指环七毫不犹豫的骑上来,掏枪,上膛,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他又掉坑里了。欺负他善良。“大侠,大侠,饶命,饶命。”贾白赶紧用手握住对着他脑门的枪管,“有什么事咱们好说好商量,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像是吓坏了,想

  • 千木春强者为尊【7】

    “这是萧家大少爷发布的任务,我们佣兵团里缺一个用短剑近身搏斗的武士,各位有兴趣不妨来试试啊!报酬非常高!”高级任务栏前有个男人贴了一张新任务上去,是到都城边缘那座闻名的迷雾森林去寻找提升实力的碧灵果。碧灵果是一种巩固元气的药材,修炼的时候辅助,可以事半功倍,但是三年才结一次果,因此也非常珍贵。短剑近

  • 废宅双生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熙熙攘攘,川流不息,在这座繁忙的城市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都像是一座孤岛。“可怜可怜我咯……”一双满是污垢的、颤抖着的手拿着一个缺了一角的破碗伸到纪沐身前。纪沐抬头看了一眼双手的主人,而后漠然走开,有些人,可怜,但不值得同情,四肢健全,宁愿出卖自己的尊严伸手讨要,也不肯去勤勤勉勉的工作,又

  • 赛尔号之来世今生修行【下】

    龙珠精神世界十年后“天照·剑。剑术·诛神。”夜冥站到夜曦月【夜冥的复制体】的面前,看着夜曦月手里拿着查卡拉刀,身上爆发着强大的剑意,向夜冥冲了过来,夜冥双眼的红光一闪而逝,手上却出现了一把带着天照之炎的剑,也直接冲了上去。“曦月你真漂亮,别真打啊,意思意思就得了吧。唉,剑术·拔刀斩。”夜冥看到曦月使

  • 一场夜雪,半城烟沙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军官一见,就躬身说道:“是。我家公子有请,麻烦阁下同我们走一趟,还望阁下不要拒绝。”楚易尘折扇一收,笑道:“我知道你家公子是谁,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楚某还有一事相求。”那军官听楚易尘言语里并没有拒绝的意思,随道:“啊,楚公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楚易尘道:“这倒不用,大人只需容楚某在临走之前同师兄师

  • 唐朝大俗人在线阅读第6章

    失去席多蓝恩的控制,十数秒后,肆虐涌动的岩浆慢慢凝固,弥漫了整个场地的火山灰也开始渐渐平息,露出里面重伤濒死的风速狗。周围的火系能量还在不断伤害着这只重伤濒死的风速狗,可以说,如果这只风速狗的特性不是引火的话,早就在岩浆中化作灰烬了。当然现在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几十秒后这只风速狗马上就要归西了,现在

  • 女神锻造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此时的李若需已经成为全国举足轻重的人物,上千万人的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宋书记,你快想想办法,他李若需把粮食价格已经抬到常人无法接受的地步了,目前所有的城市,老百姓都疯狂的抢购粮食,要尽快想想办法啊。”粮油部长对宋书记说道。宋书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李若需现在的行为已经违法了,通知相关单位进行

  • 汉魏珍芙在线阅读第9章

    陈亦新是这学期才转手接任他们班的,她从教二十余年,从未放弃过任何一个学生。不论是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还是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她都要锲而不舍地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点醒他们,即使对方根本不领情也不听教导。魏昀的斑斑劣迹,她在接任之前就听说过不少,比如开学不久就和别的学校的人打了一架,一战成名;又比如在学校附

  • 我终结了人类疾病在线阅读第3章

    “报告!玛伽巴萨消失,哥儿赞潜入地底!”所有人沮丧地叹着气摇着头,又是失败的一战,直升机降落在停机坪上,重伤的香织和尼古拉被送往了医疗中心。两周后……训练场上,罗恩拿起胶囊压下了上面的按钮,一道白光闪过,古厄巴萨赫然出现在训练场的草坪上,它趴在地上扑通着翅膀打着滚,活脱脱就是一副野生怪兽的德系。“这

  • 系统之饥饿少女奋斗史在线阅读第四章

    后来我顺利地通过了学校的测试,直接跳读四年级。对此二年级的校友表示十分高兴,因为只能争第二的痛苦终于可以由四年级的学长们去承受了。对于我,跳级以后并没有什么变化,名次还是原来那个数字,只是赞助我邮票和信封的热心人士,由原来的一个变成了很多。周围的同学,也从两小无猜,变得互相之间有些暧昧。不过那时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