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司少的重生娇妻在线阅读第4节

2022/1/14 23:07:12 作者:菲溪 来源:17K小说网
司少的重生娇妻
司少的重生娇妻
作者:菲溪来源:17K小说网
温汀被陷害后,意外重生。她知晓前生的一切阴谋,所以她绝不会让悲剧重演。“喂,司南聿,你竟然碰瓷?”温汀一脸的不爽。“我碰瓷怎么了?我就是碰瓷,你这辈子都得对我负责!”这是温汀听过最土的情话了。唉,这没情商的家伙,不过……蛮感动的。

“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伊莫顿睁大眼,脑海中狂乱地轰鸣。祭司们使劲拽他离开,他却扭着头,如同石化般无法移开目光。帘上,安苏娜黑色的剪影被一刀刀划过,终于伏地不动。急切间,他双臂猛然发力,挣开周围的牵绊。只往回冲了两步,他突兀地顿住脚,脸上尽是惊惧。啊,他见过,他见过这一刻的景象!它们初次在眼前闪现时,他不敢也不愿碰触这些零星的不详预兆,将其抛诸脑后。现在,安苏娜真的死了……那么刚掠过脑海的众多新画面又代表了什么?那一瞬,他冻结在原地,不可抑制地浑身颤抖。祭司们七手八脚将他往后拖,而帘布后,当值的王宫近卫还在泄愤似的劈砍,法老遇刺,他们别想活下来……绝望中,他再次甩开众人温热的手,冲回那象征至高王权的金色帘幕后。年轻纯洁的公主呆在对面,满脸惶惑。他突然觉得他们的神情姿态大概很相似。这个莫名而来的念头象电光划过,他一震,回过神,厉声喊叫:“通报王储!通报王储!”

“我在这儿!”回答从回廊里传来,伴随着急促的步伐。王储匆忙跑进来,眼光扫过,顿时脸色煞白,抬头盯住他,“怎么发生的?”

“他才十九岁。我都做些了什么……”他心里苦涩地想,开口回答,“我不清楚,殿下,我也不清楚,”至少这句是真的,“我和王说着话,安苏娜走过来,我就退出来,没再注意,”他吸了口气,声音微微哽咽,“等我回过神,只看到她的影子从王身上拔出凶器,刺入自己的身体。”他用手捂住脸,深深弯腰,泪水从指缝间溢出,“宽恕我,请宽恕我的失职,殿下,陛下。”

————————————

墙边的油灯默默地燃烧,死神殿堂依然阴凉静谧。伊莫顿背靠着墙,坐在地上,怔然望着半空中的阿努比斯像。胡狼的面容半掩在晃动的光影里,不动声色,一如既往。

他已在那儿待了整个夜晚。

轻巧平稳的脚步声响起,渐近,停在了他身旁。随后,是女祭司柔和的嗓音:“今天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需要你,伊莫顿。”

他没有回答。稍过片刻,她在他身边坐下,云一般柔软明亮的气息弥散:“伊莫顿,我们……你不该失去控制,那是错的……但你是我们的导师,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身边。别担心。”

他茫然地转过头,看着她:“站在我这边?”目光渐渐聚集,“你知道我做过什么?你知道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她安抚地微笑:“就算不随你出入,大家多少也能察觉。当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事实上大多数人没那么敏感。不过,但凡留意到的,不少人向我表示过担心,剩下的则保持沉默。放心,没人会告诉外面,我看着哪。”

他悲怆地低笑:那又如何,有什么意义……在那些偷来的甜蜜而苦涩的时光片段里,他和安苏娜曾无数次幻想终有一天能相伴,然而他已失去她,他必将永远失去她,就算他执意寻回她——这是神的意志,对他亵渎罪行的惩罚。他不该,也不能再陪着她,永远不能。可,安苏娜……他垂下头,捂住脸:没有选择,这次没有选择,他答应了安苏娜,他怎么能让她永远在冥域的门口徘徊等待,成为流浪的孤魂?只要她活着,哪怕……哪怕……也好。

一有决定,他的心顿时安宁。这次,他将不再忽视那些惊鸿一瞥的图象,就算依靠预知安排的行动往往直接奔向注定的结局。“忍耐,要有耐心。”他在心中告诫自己,然后站起来,轻声问,“如果我离开,你依然会跟我走?”

女祭司随之起身,声音低柔而坚决:“当然,我们会陪着你的。”

“好吧,去问一下那些表示过担心的人,看谁愿意跟我去游历。”他迈步,沉稳地交代着,“不愿去的和其他知道的人都送到外地的神殿去,换各处的首席和次席祭司过来,让陛下挑选新的大祭司,他需要他可以完全信任的人,我只怕已不在此列。”他突兀地停下,呛笑一声,左手捂住眼,右手握成拳,撑上粗糙冰冷的石壁。

身畔的助手扭过头去,似乎正在打量甬道另一侧的壁画。

没过多久,他便放下手,继续前行,“等忙过这几天,我去向陛下辞行。从明天开始,让可能执掌各地神殿的祭司主持祭祀,他们得熟悉怎么做。另外,多安排些年轻学徒在这儿,陛下也许需要同龄人……”

走廊那头的白光逐渐亮起来,祭坛快到了。伊莫顿止步,转头,郑重地:“奈斯,无论如何,我非常安慰,你始终在我身边。”

同样郑重地,女祭司奈斯后退半步,略略躬身,低头行了个礼。随后她抬头,调皮地挑起唇角:“那么伊莫顿,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呢?”

“啊,去希腊,去小亚细亚,去红海的另一边。” 伊莫顿回答,微微露出笑容。

————————————

三年后。

“伊莫顿回来了?”年轻的法老王惊讶地挑眉,“我以为他选择了流放自己。”

“也许他改了主意。”底下的人深深弯腰,头低着,“神殿传来的消息,他们明天到。”

法老王来回踱了几步,旋身立住:“那么,明天我们去看看,他回来干什么。”说着,嘴角的笑意如寒风般掠过。

第二天。

正午的阳光下,神殿前的地面到处泛着眩目的白色,让人无法直视。

伊莫顿和奈斯穿过广场,走上台阶。此时,身后有马蹄声传来。伊莫顿回头,凝神看了看,抬手示意奈斯停在原地,自己转身迎过去。

广场中央,法老王勒住马,如鹰鹫般俯视曾敬重过的智者匆匆走近,在他马前行礼。他本以为有一天这个人会可靠地站在他身边,就像站在他父亲身边一样。然而,他父亲遇难时,这个人竟然全无作为。绝不原谅,永不。

他把玩着马缰,漫不经心地开口:“我来问候远归的旅人。十个人离开神殿,却只有两个回到家乡。我可以得到解释吗,侍神者?”

伊莫顿的视线始终保持在马的前蹄之间,他需要谨慎,再谨慎一些:“陛下,神有时在意料不到的地方召唤他的侍从。我们中间,四人留在异信者的土地上,传递神明的意志。一个异神的仆从加入了我们,希望沐浴太阳神的光辉。他留在了尼罗河畔的神殿,两个祭司陪伴并指导他。另外两人在一个相邻的小神殿找到了合适的位置。”

法老王瞥了一眼,却只看到低垂的头颅,他顿了顿,轻笑起来:“然而你回来了,我假设你这一路上未能得到召唤?”

伊莫顿默然,当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意外的低沉:“这一路上,我观察异神的力量,求访古老的知识,聆听各方的战歌,品尝他人的苦乐。然而,心,始终未得安宁。阿努比斯指引我回到这里,在莎草纸和石刻中寻求平静。陛下,我并不打算重新承担祭祀的职责,也许,余生,我将不再跨出神庙地底藏书室的大门。”

沉默又一次降临。伊莫顿盯着马蹄间的那块地面,那热烈刺目的白色烧灼着他的灵魂。终于,马蹄开始侧移,年轻的王者离开了。而他,一动不动,直到蹄声消失的很久以后。

————————————

两个月过去了。

“看起来伊莫顿正在实践他的诺言,”法老王想,听着来自神殿的消息。

“……他和大祭司交谈后直接进入地底,之后除了他的助手,未曾与任何人有过对话,也没有离开过藏书室。他的助手照料着他,倒是正常参与祭祀,但也很少和别人谈论他。人们已不再提及他,如同他从未回来。”

“这么说,他真的自囚了?在流放自己之后?就这么简单?” 法老王轻声,象在说给自己听,然后仿佛漫不经心地吩咐,“不用特地看着了,”犹豫一下,加了句,“平时多留心。”

六个月后,法老王放弃了关注伊莫顿的动态,新的战争就要到来,需要祭司的地方太多了。

八个月后的一天清晨,信使带来了急报。

“……我们发现塞提王的墓室被侵扰后,排查了王之谷内所有可以进入的区域,发现除了罪人安苏娜的棺木被打开,木乃伊失踪之外,没有任何损失。看来窃贼就是为了安苏娜的遗体。”

法老王冷着脸,“去看看伊莫顿还在不在。”咬牙,“集结我的近卫和塞提王的守护卫士。”

太阳完全升起之后,神殿回报,伊莫顿和他的助手失踪。

自己的猜测被证实,法老王的笑容象咆哮的雄狮:“难怪只说,把人留在了尼罗河畔,尼罗河那么长,谁会想到是为了靠近王之谷……”人们保持埋头俯身的姿态,不敢作声,只听见笑声越来越大,象风暴刮过所有人的头顶,随后突然终止,变成喃喃自语:“你说,他去了哪儿?他为什么要安苏娜的尸体?……他要复活安苏娜!”他猛地嚷道,跳起来向外走去,“去死者之都。叫上奈芬缇莉,她会想亲眼看着的。”

密集的马蹄声如雷霆般划过大地,城市战栗,荒野噤伏,沙漠中咆哮的尘烟在身后久久不散。长久的急驰后,法老王觉得自己沸腾的愤怒开始平息。他依旧无法相信,会有人胆敢这么彻底地亵渎神明——复活生灵可是不朽者的专有领域。啊,他当然猜想过伊莫顿和安苏娜的关系非同寻常——每个长眼的人都能看见他们对望时目光中的渴望,但为此承担神罚?简直无法想象!

前方,哨探掉头折回,法老王举手,骑队的速度渐渐放缓。哨探绕了半圈,与法老王并排,大声汇报:“我们在哈姆纳塔门口遇到了阻击,是祭司的召唤战士。”

法老王的怒火腾地又燃了起来,他望向前方,一字字低声迸射:“那么,你动用了亡灵之书。准备得非常充分,伊莫顿——”

————————————

伊莫顿忽然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沉声说:“他们来了。” 接着苦笑,“真快。”

“时间足够吗?”奈斯问。

“应该够了。”他按捺住心中的不安,“进来还要一些时间。德弗洛提斯,”他转过脸问,“传送阵准备好了?”后者点头,身后的空地上铺着四大块绘满奇异图案的羊皮,上面嵌着宝石。于是,他捧起黑色的大书,“那么,防御也暂时交给你。我们抓紧时间。”

德弗洛提斯取出一个刻着纹路的青铜盘,往上面镶了些小粒宝石,手势奇异繁复,完成后他说:“入口封住了。”

伊莫顿点头,和其他祭司一样手里不停,过了片刻准备完成,大家陆续住手。他深深呼吸,环视一周,说:“开始。”

众人跪伏,祈祷词随之响起。他翻阅着手里的亡灵之书,不时地引领或应和,不敢分心。身后的德弗洛提斯间或低声提示一句,尽是坏消息,“入口被破。”“第二屏障激活。”“第二屏障被破。”“最后一道防御阵。”他专心吟唱,恍若未闻,头上的汗却密密冒出来,不停滴落。祭台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他继续着咒语,却立刻打出手势,辅助祭司们退了下去,两人一组,站到了传送阵前。

这时,德弗洛提斯开口,手中的青铜盘同时崩裂:“最后一道防御阵被破。”他没有等伊莫顿回答,直接转身,开始传送操作。祭司们一个接一个踏上羊皮中央,在骤然亮起的白光里消失。德弗洛提斯随即毁去地上使用过的两张阵图。身后传来女性的尖叫,他来不及回头看,只听到伊莫顿的话别:“奈斯,交给你了。”紧接着奈斯拽着惊恐茫然的女子跌跌撞撞过来,把她推上了传送阵。已经听到脚步声了,德弗洛提斯想,熟练地打出手势,白光一闪,奈斯马上站了上去,白光再次划过。伊莫顿嗓音低沉,开始施咒,地面猛地晃动起来,祭室入口处一片惊呼叫骂声。他立刻销毁第三份传送阵,回头,伊莫顿捧着黑色厚本,侧首看看他,站在原地不动。他一步跨上最后的阵图,晕眩过后,眼前已是蔚蓝的爱琴海。

伊莫顿的学徒从礁石后扑上来问:“怎么样,怎么样?”语调焦灼。他跨出传送阵,一时有些恍惚,然后他作出手势,岩石上刻着的线条逐渐消失。他说:“我是最后一个。他在其它地方。现在,照他说的做吧,不要彼此寻找,好好生活。” 不错的朋友,他想,他会怀念这个祭司的,尽管他们侍奉不同的神。

伊莫顿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地上的羊皮连着宝石寂然化为灰烬。他没有多想,专心地控制咒语,不让人进来,也不让祭室坍塌。听见脚步声时,他看到一贯平和的奈斯面容惊慌,她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再说无论谁留下,都知道所有人的去处,不是吗?尤其是德弗洛提斯,他可以直接把追踪者送到所有的地点,只要宝石和魔力足够。说到底,他并不是个合格的秘密行动组织者,不过至少安苏娜暂时已脱离险境,其他人也还活着,在希腊、高加索、希提王国后面的国度……

过道里传来大声的命令:“后退!所有人后退五步!”他随之减低了咒语的强度。入口处的卫士消失了,法老王和奈芬缇莉出现在那儿,两双愤怒而悲伤的眼睛盯住他。

他低下了头,听到法老王突然变得粗砺的嗓音:“为什么?为什么要不顾禁忌,复活一个弑君的女人?!”

怎么回答?他在神谕中见过自己的下场——不可能更坏了,但那是可以想象的,如果所有人都被抓住,什么问不出来呢……法老王厉声:“回答我!”

他蓦然惊醒,抬头望向年轻的王者,下了最后的决心:“不是她。”他的声音颤抖、微弱,充满了恐惧,“是我。”他慢慢镇定下来, “弑君的,是我。”

“什么?” 法老王震惊地,“你说什么?你曾以武士的名义在神的见证下向他宣誓效忠,你杀了他?杀了他?”他的语气渐弱,一脸不敢置信。

“是我。”伊莫顿重复,“我看见安苏娜,无法自控,占有了她。她只是无从反抗,”他奇异地笑了笑,“那天,塞提王看见我纠缠她,过来阻止,我夺刀杀了他,我自己也没想到,本能地弃刀逃出房间,安苏娜趁那会儿捡起刀自杀。我想,那是因为,她没有未来,她那时很绝望。”他停下,四周静得出奇,只余墙边的灯光晃动。死寂中,他接下去,“没人知道,包括我身边的祭司,他们只以为我迷恋她。然而我一直不得安宁,所以,复活了她。是我。”

依旧没有人出声。不知过了多久,奈芬缇莉哽咽着问:“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她啜泣着,一直重复这句话。法老王伸臂紧紧揽住她,她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伊莫顿看着他们,年轻的王者面容平静,眼神却象尼罗河底的石块般冷硬。对着那样的目光,伊莫顿只能垂眼。

哭泣慢慢停止,法老王开口了:“你,想要什么?”

“请您宽恕安苏娜和其余的人,”伊莫顿声音极低,“安苏娜没做什么,而我手下的祭司们,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是我,隐瞒欺骗了他们。”

“不!”奈芬缇莉哭嚷,“不宽恕,绝不!”

“那么我将摧毁哈姆纳塔,埋葬所有的人。” 伊莫顿举起亡灵之书,“我的审判和惩罚将来自阿努比斯,那必然严厉而公正。”他读出咒语,地面再次剧烈晃动。

“同时让我们的国家失去保护者,”混乱的惊叫中,法老王的声音无比清晰,“我尚未立储。”

伊莫顿中断了法术。

年轻的王者容色酷厉,话语简短:“我可以放过从犯,如果你向奈芬缇莉发誓,她将掌握来生处置你的权利,直到永恒。”

顿时,伊莫顿满口苦涩:不久前他还觉得自己的命运不可能更坏了……不过若真受虫噬之刑,交出未来也不见得多糟,反正她用不上。况且如果现在退缩,法老王将会更加愤怒——这可是“征服与统一之王”,记录中上一个得此神启的王者统治了希腊和两河流域……死者之都又不容有失……他说:“好。陛下不再追究我犯下的罪孽中,所有从属人员的行为。此生之后,我接受奈芬缇莉的一切处置,只要我和她的灵魂同时在这个生者的世界。”他翻动亡灵之书,挑拣起咒语,“请允许我和你们缔结誓约。”

……

带着魔力的声音象滚动的雷鸣,慢慢消散在空气中,一切已成定局。法老王看着他:“那么,面对你的惩罚吧。”

伊莫顿垂目,他紧抓着厚重的书脊,觉得内脏缩成一团,虫噬……书中有不少方法可以让他现在就死……法老王向前走了一步,他猛抬头,见到一双捕猎者的眼。只要刻意去找,所有的誓约都有漏洞,如果法老王的怒火需要渲泄……安苏娜……

他颤抖着放下亡灵之书。

卫兵们涌了进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鲛人末世修真手册之给钱还是给人(1)(10)

    三天时间很快就到了,田大财主天一微亮就早早堵在了田大壮家。“大壮怎么样,想好没,给人还是给钱。”田大财主今天是有备而来,身后还带了两个强壮的汉子。“田老爷,你看我也只有这么多,您在宽限些时日,等天好上山打了猎,卖了钱,马上就给你补上,你看好不。”田大壮低躬上前,从身上拿出500文,赔笑的送到田老爷面

  • 真实游戏开发狂人之第四章

    第二天早上,明楼吃早餐的时候,阿香照常把当天的早报给他送上来。他指着其中一版,对坐在旁边的阿诚说道:“周佛海气的跳脚,骂戴笠了。”“三姓家奴!”阿诚一边喝粥,一边斜眼瞟了一眼明楼手上的报纸。“嗯?”“我是说周佛海。”“阿诚,你脸上怎么有饭粒。”阿诚伸手摸了摸脸和嘴。却见明楼拍着桌子,哈哈一笑,跟明台

  • 第三年在线阅读第6章

    虽然看破,但楚天却并未直接道明。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祖龙,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意,故作低声念叨道:“其实这件极品先天灵宝跟我并不适合,既然三位族长都不感兴趣,那我就干脆毁了他算啦。”说着楚天就开始调动身上的法力,好像真的要毁掉手中的混沌珠一般。看着三祖直接一愣,脸上更是情不自禁抽搐了一下。尼玛!那可是极

  • 小美满分集介绍吖在线阅读第8节

    不知觉间这一年已然入秋。中秋节前下了几日小雨,山木园中植物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就枯黄凋零,走在其中令人深感萧索荒凉。自打那晚与萧在宥在庭中醉酒闲聊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家中见过他。那日清早林小鹿酒醒后,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睡去更不知是谁将她送进房里。之后林小鹿在这园子里安分的生活了几日,那几天她几乎把整个山

  • 二战之开局有一个师在线阅读第6章

    不知是不是还要留着自己一条命种出天阶灵草,总之最后薛一雪并没有为难他。罗燃来到餐厅,说什么都不肯再去送饭。罗妈凑过来悄悄问:“小雪修炼的样子,是不是帅呆了。”罗燃扒拉一口饭:“妈,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儿子。那你去养一个剑修吧,我这种不知上进的草修入不了您的眼。”你根本不知道薛一雪那个狗东西在楼上对你儿子

  • 捡来的夫郎(女尊)电子竞技比赛

    计划赶不上变化,但凡玩游戏的人都有争胜心理,这次我也是一路玩到了半决赛时碰到了对手,抽到的居然是给美女换装这样的小游戏,搞错没有,电子竞技比赛居然会把这种游戏列为抽签游戏之一,我一边抽搐着嘴角一边快速进行着游戏,最终结局是我以两分之差略胜一筹,而我的对手似乎是一个男生,这让我万分的佩服他,这样的游戏

  • 旧时墨之第三章(3)

    这个时空的陈安安,二十四岁,在靠近公司的附近有个高档的单身公寓,独居。原来在平行世界的自己,过着自己一直梦想中的生活,这感觉既新奇又莫名得满足。陈安安回了家,瞅了眼微信,暂时还没有莫瑜的消息,于是卸了妆打算敷个面膜泡个澡,然而打开热水又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死神死神死神死神。”已经很熟悉的嗓音响起来了

  • 大明之猛将无敌在线阅读孽罪加身

    文士模样的中年人从一条小巷子里走出,手撑着一把黑伞。“跪着作甚?起来。”他看了看跪在齐望辰身边的人,淡然道。再轻微不过的声音,却有如平地起雷。一声之下,齐望辰瞪大了眼,往后退了数步,原本围绕在齐望辰身边的几个高大身影猛然炸裂开来,消散在天地之间,那些只靠邪术支撑行动的人也停止了一切动作,一个个躺倒在

  • 西柚汽水第二章

    李云歌是典型的农家男子,干活的好手,力气劲可大。他身材高挑,皮肤是小麦色,上挑的丹凤眼极具气势,这是一个相貌姣好的泼辣男子。原身记忆里两兄妹吵吵闹闹,跟仇人似的,互相看不上眼。原身不服管教,李云歌就直接上手,他力气大,原身瘦弱不堪,常常被拧的要死要活,认错认得一个顺溜,可惜死不悔改。南息摆摆手,急忙

  • 和情敌结婚后我失忆了初现端倪

    袁何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自己的镇位于人类领域和血族领域的边缘地带,在这里人类被吸血鬼袭击的事件早已司空见惯。但仍有人会住在这里,因为这里矿物资源丰富,搞不好可以发一笔大财。林芝也是被抓前几天才过来。不过吸血鬼也有好的,不是么?袁何想起了自己的养父,他就是个吸血鬼,最后不忍变成demon的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