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悄悄被甜晕第9章在线阅读

2022/1/14 22:28:14 作者:鹤闵 来源:晋江文学城
悄悄被甜晕
悄悄被甜晕
作者:鹤闵来源:晋江文学城
高三誓师大会上,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发言的周近屿有些紧张,捏着演讲稿的手微微颤抖。只因为台下坐着他喜欢了好久好久的女孩。“鸵鸟总是逃避的去面对这个世界,而我想要说。我对你的爱意从不逃避。”学校礼堂喇叭的质量不是很好,但男孩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传进坐在第一排毕业生代表余令的耳朵里。余令这才发现,自家养的弟弟原来已经这么优秀,这么让人喜欢了......-------表完白在后台笑得春风得意的周近屿被人揪着耳朵拽到了角落里。被动化为主动,周近屿极尽温柔的在余令脸上落下轻轻一吻。只不过粉红的耳垂还是露出了

李时谦不解,“爷爷,你什么意思?”

李老爷子将那只破旧的木匣拿在手中,神色严肃端详着。

被老爷子的严肃传染,李时谦也紧张起来。他看着老爷子用指甲刮开木匣外面的污垢,大气不敢喘。一层层黑色的污垢被刮下,裸/露出来的部分呈现出暗紫色。紫中又隐隐带红,在阳光照射下居然如玉一般温润有光泽。随着露出的部分越来越多,李时谦发现这上面居然还雕着图案。

“爷爷!这是什么?!”李时谦大吃一惊,谁能想到这个破盒子居然内藏玄机。他刚才差点就把这盒子给扔了。

“别一惊一乍的。这么大人了。”李老爷子训了孙子一声,看着露出真面目的木匣,沉思片刻,开口道:“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应该是华国的漆雕。而且看这颜色,似乎是华国朱朝时候的物件。”

李时谦历史不好,但因为李老爷子爱收藏古董,他对古董价格略有了解。他在心里默默一算,惊地差点跳起来,“那那那!那这东西不是要值五百多万信用点?!”

老爷子摇头,“坏成这个样子,肯定要打个折扣。不过你一百万入手,还是赚了。”

“哈哈哈哈!那个死骗子肯定没想到,这么一件宝贝就被他自己送走了。”李时谦回过神来,叉着腰笑声猖狂。

李老爷子拿起一旁的拐杖往自家孙子头上一敲,“蠢货,人家都特意提醒你别扔盒子,你以为对方不知道吗?”

欸?李时谦摸着脑袋仔细一想,觉得也是。但是说不通啊,“他既然知道这个木盒很值钱,干嘛还要故意造假压低价钱卖书法呀。”

这确实奇怪。李老爷子让孙子调出贴子给他看,沉吟片刻后,猜测道:“对方恐怕是因为缺钱。通过正规渠道出古董拖得会比较久,远不如网上下套来得快。比起漆雕,书法是更大众化的收藏品。而且对方也不完全是骗人。”

“那是我没把盒子丢了,还碰上您老爷子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这破玩意儿暗藏玄机。”李时谦不服气,“换个人,要是把盒子丢了,不就白白被骗了吗?”

李老爷子恨铁不成钢,“我又没夸他!”

李时谦撇撇嘴,您是没夸他,但您刚才那语气,一看就是对对方满意得很。

李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喜欢那些品行端正,有君子之风的年轻人,但现在年纪大了,也能欣赏那些剑走偏锋、灵活贯通、颇有才智之人。

……

江姣并不知道自己得到首富极高的评价。她此刻正和报道回来的徐明烺一起逛百货商城。在食品区精挑细选食材的徐明烺一不留神,江姣就不见了。等他挑完东西,正好看到江姣带着一辆机械推车朝他走过来。

推车里全是东西,装得满满当当。徐明烺看着推车,心中默默计算存款。

尽管经济压力很大,但徐明烺实在说不出让江姣把东西放回去。算了,钱这种东西,总能再赚的,这般想着,徐明烺朝江姣微笑,“姣姣,你挑完了吗?”

江姣点头,“可以了,去收银台吧。”

收银台旁站着一个仿真机器人,对方一看到江姣,立刻朝她走来,“江小姐,您的购物清单在这里,请您过目,如果没有问题,付清钱款之后我们将立刻为您送货上门。”

站在江姣身边的徐明烺眼尖地看见那张清单上密密麻麻列满项目,显然不止刚才购物车里那些,他一时头疼起来。然而,没等他想好要如何和江姣说明白,就看到江姣打开电子终端准备结账。

江姣朝徐明烺颔首,“连他手中那些一起。”

徐明烺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江姣付完所有钱,安排商场负责人把东西送货上门。两手空空的徐明烺刚想问江姣哪来的钱,就听见一个还算耳熟的女声响起。

“徐明烺!你真是太——”如烈焰玫瑰般的漂亮女人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她脸上鄙夷不屑的表情足以表达她的意思。

见到柳晴,徐明烺神色慢慢转淡。亚盟第一学府有个引导者制度,每位新生都能分配到一名老生作为引导者。他的引导者正是学校风云人物、作战系系花柳晴。但奇怪的是,对方第一次见他,就对他隐含不屑。说实话,其他新生羡慕他能分到这样一位漂亮又厉害的学姐做引导者,但他宁愿换个普通的学长。

不管心里如何想,徐明烺面上还是保持着对前辈的尊敬,“学姐也来买东西吗?”

柳晴简短地应了声嗯,仿佛不想和徐明烺多说一个字。她眉目凌厉看向江姣。

江姣差点以为对方要向她发出挑战。谁料,柳晴开口却是,“小妹妹,眼睛放亮一点。”看在徐明烺是自己学弟的份上,柳晴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但在她心里,徐明烺俨然已成软饭男。

江姣奇异地理解了柳晴的意思。她略一思索,微笑开口,“你误会了,我用的是徐明烺的账户。”

在她记忆里,这个叫做柳晴的美人同样是徐明烺后宫一员。对方似乎有很严重的慕强心理,在原来的时间线中,被徐明烺强大的实力所折服,自愿与其他人一道成为徐明烺的女人。想到前两个后宫已经被搅和,江姣决定做个助攻。

柳晴心里,徐明烺已经从普通软饭男升级成心机深有手段的软饭男。甚至,她连对江姣的印象也一落千丈。

柳晴走后,徐明烺沉默地看着江姣。一次两次还能说是巧合,但这次江姣做得太明显了。

大概是上午受到刺激太大,雪貂下午没有跟着江姣出门,而是独自留在家里怀疑人生。难得能够避开雪貂,江姣自然紧紧把握住这个机会。她回望徐明烺,翘起唇角,底气十足地开口,“看我做什么?我这是在帮你。”

徐明烺久久注视着她,却无法从她脸上看出半点心虚。

时间仿佛停止,空气也变得凝滞。秋风在树枝间穿梭,将枯黄的树叶无情鞭打。脆弱的枯叶在行人脚底发出粉身碎骨的声响,最终化为一堆深褐色的粉尘重新被风带走。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徐明烺松开握拳的双手,朝江姣自然地一笑,率先朝前走去。

落在后面的江姣望着徐明烺的背影,心中吐出一口气。所以,他已经清楚自己的想法了吧。真好。她踢了踢路上的落叶,她可是最讨厌感情骗子了呢。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百货商场的机器人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徐明烺和江姣一道布置好房间后,进了厨房准备晚餐。

吃完饭后,徐明烺起身打算收拾碗筷,却被江姣忽然拦住。

“我听说亚盟第一学府是要住校的?”

徐明烺收拾碗筷的动作一顿,他低垂着眼眸,盯着手中的碗碟,应了声是。

“哦,那你去住校吧。”

沉默了片刻,徐明烺简短地应了声好。他没说,学校允许学生在校外住宿。没有说穿的时候,徐明烺能够毫无顾忌待在江姣身边,然而在江姣已经婉拒的情况下,他确实感到有些棘手和茫然。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也好,他需要好好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我中午和晚上会回来给你做饭的。”

江姣:“不用了,我今天订了个家用机器人,有烹饪技能,明天就能到货了。”

徐明烺心口一滞,薄唇轻抿,心里又酸又涩。

【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主动让任务目标去住校?】

江姣趴在床上,数着账户里还有几个零,抽空敷衍道:【我这叫善解人意懂不懂。这是他们学校的要求。而且距离产生美。】

雪貂完全忘了,一个多月前,江姣还说自己要使劲作,绝对不能走温柔贴心路线。下午没有跟着去,根本不知道江姣已经隐晦地拒绝徐明烺的它,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江姣说得有道理。

【那你是钱多得慌?买啥机器人?!不然任务目标还能来给你做饭。】

江姣叹了口气,望着余额里的数字,摇摇头,“不多不多一点都不多。”

只有八万信用点了,她还不知道要在这个世界呆多久。江姣翻身躺下去,真心希望徐明烺能早日想通。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雪貂得知任务之后的表情了。

……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大亮,徐明烺就已离开了。他先去了趟昨晚申请的宿舍,把东西都放下后去了教室。

早上第一堂是历史课。作为文化课之一的历史课是大课,几个系合上。徐明烺原以为自己去得算早,没想到一半教室已经被坐满。

他挑了个位置坐下,翻着书本等着教师过来上课。然而,摊在徐明烺面前的课本半天没翻过一页,徐明烺虽然盯着书本,心思却早已飞到江姣身上。

“嘿,哥们儿,你旁边没人吧。”一道爽朗的男声将徐明烺拉回现实世界。他转头,朝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摇头。

对方一屁股在徐明烺身边坐下,手在桌面上一拂,课本凭空出现。

正侧着身体聊天的前排同学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搭讪道:“你的空间按钮不便宜吧。”空间储存技术虽然早已开发出来,但戒指大小的空间存贮器依旧十分昂贵。

“也没多少钱。”

前排同学感受到对方的敷衍,讪讪转回去。

黑超男摘下墨镜,主动朝着一旁的徐明烺开口:“我叫李时谦,金融系的。哥们儿你哪个系的?”

如果江姣在这里,肯定会吐槽徐明烺的王霸之气发挥作用了。

“徐明烺,作战系。”

徐明烺的态度并不热络,但李时谦反倒对他更感兴趣了。他想了想,“作战系的。作战系上一年有个很厉害的家伙你知道吗?”

“抱歉,不清楚。”

“那家伙叫白元恒,是白家嫡系,一直有天才之称,S级体质。去年作战系第一名。”说起白元恒,李时谦神情略有些复杂,既不屑又包含了一点点嫉妒。作为首富孙子,他和白元恒也有接触,那家伙眼睛长在头顶上,爷爷还老拿他来要求自己。

“诺诺,就是外面那家伙!”李时谦眼睛一亮,朝窗外努嘴。

徐明烺看向窗外。一群人从窗外走过,尽管没见过白元恒,但他一眼认定走在最前面、神色冰冷的男人就是上一年的第一名白元恒。他刚想收回目光,忽然看到走在白元恒身边的一个男人。

“那人是谁?”

李时谦瞥了一眼,“哦,那个是白源靖,也是白家人。”

能被称作白家的,大概只有九大议员家族的白家了。徐明烺想到那天那个气急败坏的女人,当即决定今晚回家住。

但这个念头只存在了一秒,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发简讯将白源靖的身份告诉江姣,并提醒她小心。

与此同时,钟漪终于收到了她命人去调查的资料。

“两个第九区来的贫民。”钟漪翻看着光屏上的资料,嘴角不屑地一扯。“那个男的麻烦点,不过这个女的。呵。”她打开联络器,给对方发了个地址和一张照片,“三天内,我要看到这个女人的惨样!”

挂断联络器后,钟漪愤怒又嫉妒地盯着光屏上江姣俏丽的面容。盯着盯着,她忽然觉得这张脸好像有点熟悉。

像谁呢?绝对是她常见的人。

钟漪对此莫名在意。她皱眉凝视江姣的照片半天,鬼使神差重新打开联络器更改了要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